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amyncy25

台大政治系畢,現就讀台大新聞研究所。受到社會企業改變世界的理想吸引,喜歡蒐集一個個實踐夢想的故事,現為社企流編輯。

本月社企:棉樂悅事─縫紉一片扭轉月事迷思的布衛生棉

2014/03/02

文:張簡如閔/圖:棉樂悅事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人生的轉彎處,放手一搏的勇氣可以創造出什麼樣的人生風景?大學畢業即投入非營利組織的台灣七年級女生林念慈,在工作上接觸了許多國際發展、婦女衛教推廣的業務。2010年,念慈赴南印度生態村旅遊時,買了人生第一塊的布衛生棉,因而觸發她成立「棉樂悅事」工坊(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尼泊爾文中大地母親之意)的念頭。 她將創業的想法寫入企業舉辦的「夢想資助計畫」之中,並於2011年獲得補助、在尼泊爾的樸門農場創立「棉樂悅事」工坊,藉由倡導女性製作、購買及使用布衛生棉這項產品,不僅讓在地農村婦女能夠從這個過程中有所覺醒與反思,也使月事──這原先許多人羞於討論、甚至曾在尼泊爾當地被視為禁忌的話題,成為女性正向看待與重視的人生課題。 扭轉月事迷思的布衛生棉 念慈指出,尼泊爾當地有百分之八十的農村婦女仍使用舊紗麗與舊布製成的布墊,常因清潔與衛生問題而產生感染與相關疾病。而台灣大多數女性經常使用的拋棄式衛生棉有90%是石化副產品,自然分解就需要300至500年。「拋棄式衛生棉往往不如棉製的布衛生棉透氣,對女生不一定好,」念慈表示,「棉樂悅事」推廣純棉製造、倡導乾淨、衛生,且具有公平貿易理念的布衛生棉,希望能改變大眾的消費習慣。透過這樣的的行動,有愈來愈多的人們開始對於月事有更深的認識並以正向的方式看待。 2012年,念慈辭去原本在NGO的工作,全心投入經營「棉樂悅事」。她表示,從在過去NGO工作習慣「給」的過程,要過渡到真正「賣」一件商品時需要調適。她說,早期製作出成品習慣很開心地送給別人,但今天要成為一個社會企業,勢必需要更多成本上的精算。她實地訪查尼泊爾當地一百多位的農村婦女,訂出了一個她們買得起且願意消費的價格,目前大約是一片衛生棉約1-2塊美金之間。 女性賦權 衛生與婦女力量的覺醒 「月經陪伴女性四十年的時間。若女性能在這段時間把自己照顧好,小改變造成的影響是很巨大的。」念慈表示,她之所以投入這個計畫,有一部分是希望能夠婦女更加了解自己、照顧好自己。此外,她也期望女性透過參與製造、購買與使用的過程,藉此追求女性賦權(women empowerment)的展現。 「一開始,有其中一位婦女來的時候頭低低的、很嬌羞,但之後漸漸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主見。」念慈表示,在尼泊爾兩性非常不平等,女性經常不敢表達自我的意見。然而,透過陪伴、給予她們表現的機會,會發現許多女性們製作布衛生棉、接納了這個產品的想法之後,整個人開始變得不一樣了。透過這個工坊中訓練、考試,傳承給下一位員工技能的過程,她們開始變得有自信,覺得:「哇,我原來也可以教新的人!」 往返台灣尼泊爾 多種方式鞏固營運 經營「棉樂悅事」不僅是待在尼泊爾當地深耕,念慈每隔三個月左右就會回到台灣,建立更多的宣傳與通路。她表示,目前棉樂悅事製造的布衛生棉,除了賣給當地農村以外,也會依照世界各的物價水準不同,而銷往各的追求不同的訂價,目前,在當地農村、加德滿都、台灣、香港……等地,都有棉樂悅事的布衛生棉通路,讓國際上較高的價格能支應整個供應鏈的運作。 念慈也觀察到,台灣表面上看似一個開放討論多元議題的地方,然而對於月事,有許多人還是抱持著羞於討論的心態。因此,棉樂悅事在去年一整年開始在全台各地舉辦「布入尼國女兒心,布衛生棉創意展」,在咖啡廳將布衛生棉從天花板垂吊下來,讓布衛生棉大剌剌地展示在眾人面前,讓大家不僅能摸到這項「神秘的網路商品」,同時也增加在公共場合討論的機會。 青年創業 必須被自己的想法感動 念慈回憶從大學畢業後投入職場,直到創立「棉樂悅事」之前的七年時光,她認為這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動心起念創業,是她對於自身狀態的調整,並將過去工作、旅行裡的想法,化為具體的行動。 從無到有的創業過程中,念慈認為最重要的是必須釐清自己的真正想做的事,她認真地表示:「必須被自己的想法感動。」回憶寫計劃書時的過程,她說:「當時我感覺,若不去做這件事,我會感到非常痛苦。寫計畫書時,我寫到莫名其妙地落淚。」 念慈認為,一但決定投入,就直接去做了。「不用等到去學理財、想很多之後才開始,當時我連縫紉機都不會用。」透過邊做邊看、與婦女一起學習的過程,她一步步的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農場,縫紉出屬於她和許多農村婦女的一片天空。 延伸閱讀 老園丁的綠園:用商業力量帶動女性賦權─棉樂悅事工作坊 棉樂悅事Facebook 粉絲專頁 棉樂悅事Facebook 社群「布能沒有你,布衛生棉女孩兒的永續生活」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專欄:棉樂悅事在尼泊爾  

本月社企:World Bicycle Relief─兩個輪子改善世代貧窮

2014/01/02

文:張簡如閔/圖:World Bicycle Relief網站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距離,經常是許多發展中國家人民無法在傷病時即刻就醫、得到教育資源,或提升生產效率的一大阻礙。自行車的出現,能為人們的生活發揮多大改變? World Bicycle Relief(以下簡稱WBR)致力透過自行車來改變非洲各地貧困人們的生活,協助在地居民突破距離障礙,讓偏遠地區的醫療、教育、經濟得到適切發展,進而改善當地的生活品質與經濟水平。 海嘯過後  自行車帶來的距離革命 WBR的成立契機可追溯自2005年南亞大海嘯後的國際賑災行動,當時,世界知名自行車零件大廠速聯(SRAM)的共同創辦人F. K. Day創辦WBR,籲請自行車業界為大海嘯盡一份心力,捐贈近兩萬五千輛自行車到斯里蘭卡,作為救援人員視察時代步與居民災後自立更生的交通工具,發揮相當大的社會效益。救災行動結束後,F. K. Day透過世界展望會牽線,將更多的自行車送到幅員遼闊的非洲大陸,盼能藉此改善更多窮人的生活。 WBR亞洲區經理鄭永權在接受社企流專訪時表示,WBR在經營上是採取「布局全球」的策略,找出全球各地資源的特性後,發展不同項目。目前組織可分為三部分:美國負責資源整合、建立各地連結;以自行車產業興盛的亞洲負責供應鏈與研發;最前線的協助工作者、銷售人員、銷售店面、組裝廠等散布各國,肯亞、南非、尚比亞、辛巴威等地皆設有在地分部。 營運創新  探索永續商業模式 草創之初,WBR屬於純慈善型的非營利組織,主要仰賴外部捐贈。2008年適逢金融海嘯,經營團隊開始思索如何讓WBR發展得更好,最後結論是:唯有建立一套穩定的商業模式,才能使WBR達到規模化與永續發展。 「社會企業本身就是一個企業 。」鄭永權表示,過去速聯出產的高價自行車零件訴求的是金字塔頂端的高消費族群,現在需要思考「金字塔底層」的創新,從營運模式創新開始改變。因此,WBR在原先的非營利組織之下,成立一間控股公司「Buffalo Bicycle Limited」,同時也將「Buffalo(水牛)」作為打入非洲市場的品牌名稱。WBR在非洲當地進行市調與行銷後,以高價、耐用、質佳的方式,尋求穩定的獲利模式,至2013年底,合併捐助及銷售數量,已有十六萬輛WBR自行車在南非、尚比亞、辛巴威等非洲國家的土地上奔馳著。 藉由向當地銀行貸款買下WBR自行車,一位本來一天只能步行、牽著一兩頭牲畜至市集販賣的農夫,便可在自行車上組裝貨架、承載更多牲畜到市集交易,增加的交易所得;一方面償還貸款、雇用員工進行買賣,擴大營業規模。另一個例子是WBR提供肯亞一個玫瑰農場的老闆300輛自行車,老闆挑出表現好的員工,為他們支付百分之七十的價錢來購買腳踏車,其餘百分之三十由員工每個月分期付款。對員工而言,這是農場給予他們的肯定,而他們也會因為騎自行車而更加準時上班,進而提升農場整體生產效率,也能逐漸改變當地經濟體質。 而自行車銷售所得的收益會回饋到WBR,透過投資教育訓練,培養一千多名非洲當地的自行車組裝、維修技工,在當地創造工作機會,也形成自行車產業鏈。WBR也以小額分期貸款方式讓窮人買到可供代步的自行車,讓中小企業與微型創業者可「借力使力」,透過交通工具改善生產力,以及家庭成員看醫生、受教育等活動的效率。「我們不只是給他魚吃,也不只是給他釣竿、教釣魚,而是嘗試做到『讓池塘裡有魚』,」鄭永權說道。 走進現場  看見實際需要 鄭永權認為,即便他有多年在自行車產業工作的經驗,在運作WBR時仍遇到許多困難。「它是非常真實的戰場。要做社會企業,一定要讓你的產品跟其他產品有競爭。」他指出,高檔的自行車進入到非洲,定價較中國、印度品牌高昂,但要保證絕對比其他產品有更好品質,因此能克服非洲惡劣地形、又堅固荷重的自行車,便是WBR產品的競爭優勢。 他也提到,投身社會企業或是志工時,應該拋開想要「豐富我們自己(enrich ourselves)」的浪漫心理;即便意識到當地人的需求,能夠同理他們的感受更為重要。「常聽人講說『The answer is in the field』,走入現場,真正了解在地需要之後,才能提出相應的對策。」也因此,他每年都要到非洲待上一段時間,實地了解他口中所謂「艱困的最前線」的變化與挑戰。 跨世代布局 金字塔底層的翻轉 「窮人的發展比你想像中的慢,必須要有很長的耐心,終其一生都必須想:還有多少必須改善。」鄭永權表示,金字塔底層人口是全世界人口的八成,這群人在生活上有相當大的「需求」,但需求卻不會自動變成「市場」,WBR希望建立一個跨世代平台,將非洲龐大的人口轉化為一個需求能夠被滿足的市場。 「量化數據可以告訴我們已經幫助多少人,但這不是我們的目標,」鄭永權表示,提升當地的經濟環境是WBR持續努力的目標,「我們希望看到金字塔底層的翻轉。」 延伸閱讀 老園丁的綠園:翻轉金字塔底層的營運創新─World Bicycle Relief World Bicycle Relief官方網站 World Bicycle Relief Facebook粉絲專頁 WBR in Taiwan

本月社企:BR Link─連結「看見」與「需要」的一雙鞋

2013/11/04

文:張簡如閔/圖:BR Link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穿鞋行走,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然而,在許多貧窮的偏鄉地區,擁有一雙屬於自己的新鞋,對孩子們來說是莫大的幸福。 過去曾在印度、泰國北部,以及台灣偏鄉兒童服務的經驗,使牧師出身的陳玟潔(小米)決心創辦BR Link這個品牌,讓更多消費看見偏鄉的需要,也使需要幫助的孩童受惠。當消費者購買一雙鞋的同時,世界角落有另一個孩子也能穿上一雙合腳的新鞋,讓上學的路途不再冒著髒污與受傷的風險。BR Link希望創造Buyer(消費者)和Receiver(接受者)之間連結(Link),讓消費者購買的行為成為一股改善社會的力量。 由「鞋」出發 看見在地需要 「鞋子並不好做,但這是他們(當地孩童)的需要,」小米表示,BR Link之所以從「鞋」這個項目做起,是因為相較於衣服、日用品,鞋子是偏鄉孩童較為缺乏的物資。在印度孤兒院服務時,她看見當地孩子穿著印有台灣小學校名的運動服,卻仍在上學的路途中,因為缺少合腳的鞋子而弄得傷痕累累。因此,她以鞋子作為BR Link的主打品項,期盼讓有需要的孩子們得到一雙耐穿的好鞋,更重要的是讓消費者和接受者兩端產生直接的連結。 在沒有設計、製鞋相關背景的情況下,小米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摸索創業的門路,與另外兩位創業夥伴在各大製鞋廠、企業穿梭洽談,最後親自操刀、設計出BR Link第一款的版型。 光腳丫上街 體驗無鞋行走 經歷一年的籌備與試賣,BR Link於今年四月十九日的「世界無鞋日」活動上,正式將自家品牌介紹給與會民眾。小米響應美國、日本、韓國等地有人發起的「世界無鞋日」活動,號召民眾赤腳行走一段路,體驗少去鞋襪包覆、保護的感覺。 「對很多人來說,脫鞋是一種解放。然而,透過這個活動,我們想讓參加者感受沒有鞋穿的不方便。」小米回憶當天使她印象深刻的橋段,即便天氣陰雨,仍有一百多人到場參與,有些上班族穿著體面的西裝、除去鞋襪在信義區行走,惹來圍觀群眾好奇的目光,場面相當有趣。雖說路線設計得很安全,大多是平坦的徒步區,但還是有人踩到水窪、碎石,因此才稍能體會落後地區孩童沒有鞋穿的難處。 購買的力量 創造永續價值 除了透過「世界無鞋日」或是其他公益活動的露出宣傳,小米也登門向許多企業推廣BR Link強調「連結」的理念。然而,她偶爾會遇上許多人質疑為何要透過自己先買一雙,對方才能得到一雙這樣的模式。倘若手上有一筆錢,何不要直接買鞋捐到當地,而要選擇經由BR Link這樣消費者「買一」接受者「得一」的形式? 面對這樣的質疑,小米談起她創立BR Link的初衷:「我們希望建立的是一個『永續』的觀念,而不是一次性的捐贈。」BR Link希望消費者認識這樣創新的商業模式,藉由向BR Link購買鞋子的行為,可以讓這個模式延續下去,讓捐贈形成永續的供應鏈,「我們想做的是從購買一雙鞋子開始,讓這個很好的意念成為品牌的價值。」 目前,BR Link在印度、尼泊爾,和台灣幾間育幼院建立起合作關係,透過確認當地需求名單、丈量每位孩童的腳型的方式,將鞋子送到每位小主人手上。面對消費者這端,BR Link會定期在網路上公布送出鞋子的地點和數量,讓大家能知道購買鞋子的效益被傳布至何處。 未來,小米希望她初步接洽的連結地點的孩子們都能得到鞋子,也希望帶著消費者一起到海外送鞋,進而讓BR Link倡議「連結」的商業模式讓更多人看見。 延伸閱讀 老園丁的綠園:有溫度的品牌,牽起一雙鞋的連結─ BR Link BR Link官方網站 BR LinkFacebook粉絲專頁

本月社企:東風經典食材─滋養於自然中的經典

2013/08/01

文:張簡如閔/圖:東風經典食材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離開喧囂的大都市、來到台灣東部的工作經驗,使一位素來喜好文化、藝術的廣告人,放慢原本匆促、競爭的腳步,重新檢視令她感到喜悅、有成就感,但始終無法心安的生活。在與土地及農民的互動中,開啟了她數年後投入研發、推廣食材的契機。2009年,她創立「東風經典食材」(以下簡稱東風)這個農產品牌,藉由研發、供應純淨、滋養、風尚的食材,以及推廣食材「共購」的理念,向更多人宣導「良知消費」和「土地復耕」的理念及行動。 觸動:金針為什麼要開花? 東風的創辦人─李筱貞女士,十多年前服務於廣告業,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殺出重圍,她回憶起以前的工作:「年輕時所學的都是『贏』,愈競爭的地方愈容易成功。」在服務過水上樂園園區之後,她看到設施建置時對在地環境的破壞,遂在開發案結束後、應邀擔任花蓮縣政府觀光局行銷顧問時,轉而以較為軟性、推廣在地固有水資源的訴求,以低成本兼能保護生態的方式,奠定當地觀光發展的重點項目。 在花蓮第一線接觸觀光農業的經驗,使她發覺台灣農業面臨著極大問題。當她望著花東漫山遍野的金針花田,與絡繹不絕、前來賞玩金針花的遊客,她開始想著:「金針為什麼要開花呢?」一旦金針開花,那就僅剩觀賞用途,而未能照顧到土地滋養、作為食材的用途。當大批遊客蜂擁至該處賞花,亦將使整座山種滿原不屬於這片土的花田,那些原生、適地生長的植物種類勢必無法留存。 起步:我有祖宗產,妳唔妳怎麼樣? 隨著工作案子結束,她重新審視廣告工作之於自己的意義,總覺得仍有什麼使命尚未完成,她期許自己的所做所為能為下一代找到出路。在一次聚會言談間,李筱貞受到一位富二代小開的話刺激:「我有祖宗產,妳唔妳怎麼樣?(台語)」乍聽下刺耳的話,卻使她認真思考自己究竟適合投入什麼樣的事,而她的父母又留給她什麼資產?認清自己骨子裡具有愛打抱不平、充滿創意的特質後,她停下遊走於藝文界的雅趣生活,順應自身崇尚自然、環保節約的本性,開始從事環保材料的進口,同時一邊進修中醫基本理論,花了三、四年時間學習、調養身體。在學習中醫的過程中,她觀察到生態界原本就有一個不斷循環的系統,關於宇宙間的物質如何分配,一切早已有所基礎。李筱貞說道:「每當我一閉目養神,就會看到綠色的植物、水流,還需要有設計高速公路流量的人來幫我們設計水資源流量。」 2008年,李筱貞受政府委託到花蓮做文創專案。那時的她,更深入地看見台灣農業的嚴峻現實。首先是糧食自給率偏低,再來則是廢耕、土地破碎化,以及其後所衍生出水資源汙染問題。「學中醫的那四年裡,我發現過去做的很多事情,很多是錢丟進去、根本做不下去的事,這樣一來投資就變成學費了。」有了這樣的體悟,她毅然決然告別廣告人的身分,投入過去甚少接觸的農業與食品業,於2009年創立「雅域全球股份有限公司」,並開始經營「東風經典食材」的農產品牌。 (圖:東風提供「純淨、滋養、風尚」的食材,推動「土地復耕」與「良知消費」的觀念及行動) 實踐:土地復耕,良知消費 「最近食品出了許多問題,我們叫做『經典食材』,是因為覺得若要讓台灣的農產品變得更好,一定要從『食材』著手。」因此,東風將關注焦點聚於「土地復耕」與「良知消費」兩方面。由於台灣山坡地多、降雨強度大,當降水流到山與平原的接觸地帶時,經常因為慣行農法作物的種植,而使得該處缺乏原有的護土植被,讓水流很快地流失,危及整體生態系統的運作。李筱貞說道,「我是淡水小孩,小學讀書那裡是大屯山區,可以看到梯田,水流下來時一開始還是乾淨的,到中段後若變成水泥地,水迅速就流走了。要改善這樣的現象,關鍵在於水、土、植物三者。」 東風認清了保存既有野菜品種的重要,積極在山坡與平原交界處復育既有物種,並開始了他們第一個項目:野菜,藉著找出該片土地適合保水的野菜物種,期望能在執行農作物耕作、加工的過程中,逐漸恢復與農產之耕種面積,使得環境能永續、生生不息。除了野菜之外,有鑑於稻米在台灣作為主食角色,再加上其保水的功能,東風也積極開發特殊種類的米,李筱貞表示:「水、土、品種三者間有很大關聯,一片稻田能保住豐沛的水源,使土地復生。」 除了在土地上的努力,東風也透過聚會分享及客戶服務方式推動「良知消費」。李筱貞說道,在一般人既有的觀念裡,對於應該攝取何種食物的概念經常是零星且不均衡的,常認為多喝一杯豆漿、喝一杯杏仁,就會比較營養。事實上,只吃豆漿、豆花,就只有賴胺酸,只吃堅果的話就只有蛋胺酸,營養還是不均衡,身體的循環代謝也隨之壅塞。她擔憂:「賣食物的人往往會為了增加利潤,會把食物的好處片面擴大,但事實上食物(攝取)一定要均衡,而且得有要點。」 為了使社會大眾吃得更均衡、健康,東風除了推廣自家具有穀類、維生素、礦物質與植化素的農產品之外,更在近來與幾間廚具與鍋具公司合作,推廣「共購廚房」的概念。共構廚房,兼有「共grow」,及「共購」的涵義,藉著一群人共同購買食材,甚至一起煮飯、吃飯的機會,一方面省下各自購買食材時的較高價格,也能一同煮出東風與許多主廚研發出的健康菜色,還能隨堂學習到營養與安全食材的觀念。 突破:一連串的覺知與立志 在從廣告行銷跨足經營農產品的過程中,李筱貞經歷過許多學習與磨合的顛簸,其中包括品質管控、與農民交涉溝通、試驗不成賠掉重來……種種問題。對於未來,東風期許能夠做到「生根」和「深耕」,透過異業結盟、與學校建立合作關係後,成立小型安全加工廠,在地方「生根」其適地保水的農產品,以及「深耕」其良知消費的理念。 「東風沒有『故事』,因為我們還正在起步,我們有的是一連串的覺知與立志。」李筱貞笑著說道:「現在的我很喜悅與心安於自己所擁有的事物,並愈能感受與相信吾道不孤。」 延伸閱讀 東風經典食材官方網站 東風經典食材Facebook粉絲專頁 老園丁的綠園:跟著良知,探索農耕新價值-東風經典食材

本月社企: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開創身障就業新價值

2013/07/01

文:張簡如閔/圖:勝利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走入捷運關渡站附近的「勝利手工琉璃」,櫥窗與牆上展示著琳琅滿目的琉璃精品,這些作品的主人是一群有著先天或後天身心障礙的朋友,智能、肢體的殘疾並沒有使他們顛蹶不振,而是透過在「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的各式職業訓練,找尋到如同琉璃般璀璨發光的可能性。 (圖:勝利手工琉璃) 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創辦人-張英樹主任是個小兒麻痺患者,從小在一般學校體系求學,因此鮮少遇到與他身體狀況類似的同儕。直到上了大學,他來到伊甸基金會當志工,在與眾多身障者接觸、互動的經歷中,看到截然不同的生命表現,也促使其離開原先工作的證券業,轉而投入「屏東勝利基督教之家」服務。從中,他漸覺自己除了可以發揮所長為身障孩子們寫程式、輔助學習,更可進一步以「職業訓練」的方式,來協助這些孩子面對離開學校後未知的人生浪潮。 於是張主任在2000年成立「財團法人台北市私立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以下簡稱勝利),希望能結合不同身心障礙類別的朋友,以團隊互助、自給自足的方式,提供他們創意多元的就業模式與場域。 因應市場需求的鍵盤革命 勝利發展的第一個職種-打字-在民國80年左右展開,張主任開設訓練班讓身障者學習倉頡打字,並帶著他們南北征戰、在比賽中屢獲佳績。當時,許多身障孩子因為學會打字,而順利在離開學校後找到工作。在初嘗成功果實後,勝利開始接下需要打字技能的業務,漸漸把排版、文書編輯列入服務類目,不料卻因為當時軟體技術不甚發達、缺乏市場等因素而面臨虧損。 隨著打字技能日漸普及,張主任汲取挫敗經驗,調整經營策略,以服務「金字塔最頂端客群」為目標,開始承接將銀行信用卡、手機手寫申請資訊輸入電腦建檔的工作。然而,此類市場嚴格講求正確率,這對相對先天條件較不靈活、學習較慢的身障者來說,可說是面臨極大挑戰。 為因應此現象,張主任試著把工作型態切分地非常細密,發展出一套分工系統,大幅提升身障者的打字正確率。如此為方便身障者學習、就業,而發展出便利他們使用的SOP流程,也應用到勝利所經營的其他事業體中。以手工琉璃為例,勝利捨棄複雜的工法,改採融合與冷工的方式,讓身障者可以透過較為簡易的噴砂、切割、窯燒……等一系列方式,製造出相對平面卻手工細密的琉璃藝品。 除了「正確」之外,張主任更提到勝利第二個優勢是「安全」。身障者在品德上篤實、不投機的態度,使其道德風險降得很低,廠商們也更願意讓勝利承包案子。因此,勝利很快累積到第一桶金,奠定其往後向其他職別發展的基礎。 敏銳的市場嗅覺 多角化經營模式 創業頭十年的浮沉經驗,讓張主任在往後開發新職別時,很在意「市場」因素。他認為:「身障者在經過訓練後,能力會變得很不錯,但沒有市場(服務)就死掉了。」過去打字業務擴張遭挫的經驗,使他開始反思,若真的要去創業,訓練身障者並無太大問題,重點是有沒有發展出一套健全的商業模式,讓產品放在對的市場之上。 在企業定位上,勝利的特色在於其「多角化經營」,綜觀當前勝利提供的職業類屬,從網頁設計、文字資料建檔、加油站、餐廳、手工琉璃……共計十二種商業性服務,目前皆能穩定地運作、財源上也能自給自足,在在顯示勝利發展不同事業體的野心,以及其適應良好、抓對市場之處。 (圖:勝利所經營的事業體十分多元,包含左上角的勝利加油站、左下角的Enjoy台北餐廳、右上角的勝利全家便利商店、右下角的勝利資料鍵檔中心等) 張主任形容勝利的客戶有兩種:「外部」客戶為購買勝利各事業體產品或服務的消費者,「內部」客戶為勝利所雇用的身障朋友。而他在開發或經營內、外部客戶上,都追求多元化,也是組織四大核心理念之一。張主任說道,「我想做『最大銀行的最大委外廠商』這樣的角色,思考當初起心動念,我希望讓更多身障者有機會做不同的事。」 他更進一步指出,台灣當前許多非營利組織提供的就業機會,較常只服務單一障別,如此容易使社會大眾落入身障者「只能」做某些事情的刻板印象,身障人士受到標籤化的現象更不利於他們在社會中尋求自立,任何環境應當是不同的人所組成的團體,而毋須有差異對待。令他欣慰的是,由於勝利服務對象不囿限特定職別或障別,在工作場域上經常能看到夥伴彼此之間的包容與體諒,創造出如同家人一般,和諧、互助的工作環境。 如何將創意變成好生意? 作為成功為身心障礙者開發潛能、創造就業機會的先行者,張主任認為創業者須具備以下兩個特質:首先是「保持好奇的心」,對新事物想要了解、時常思考為什麼這樣做。好奇的心會讓創業者對新事物、新商品、新市場比較敏銳。其次,創業者也必須抱持「冒險的精神」,對於不確定的事情,有挑戰、衝撞的勇氣,也要在不確定性極高的創業過程中,培養出解決問題的能力。「創業就像是我的DNA!」張主任說道。正因為他性格內存在著反骨特質,才能不斷地在困難與衝撞中校準、翻新出新的點子與實踐。 未來,勝利亦會積極開拓有價值的市場,繼續堅持著不募款的精神,激發身心障礙者的生命潛力,繼續秉持一個在財務上能夠自我供給的企業模式,期許在提供身障者工作機會、職業培力的過程中,使其具備能夠走入社會的能力,消弭當前身障者可能在社會上面臨的污名化與不平等。 延伸閱讀 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官方網站 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Facebook粉絲專頁 老園丁的綠園:社會企業的多角化實踐-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 中國時報:不募款的堅持 聯合報:身障鍵檔快手 溫飽不求人

從數位公益行動出發的社會企業-NETivism

2013/05/16

文:張簡如閔/圖:網絡行動科技 本月YK專欄將帶大家認識網絡行動科技(NETivism),透過與兩位創辦人-Jimmy與Charles的對談,了解這個從「數位公益」行動出發的社會企業,如何用網路力量改變社會。 問:當初創辦網絡行動科技的契機為何?如何將「網絡行動科技」定位為社會企業? Jimmy:學生時代曾在環保團體實習、工作後參與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社群的經驗,使我發覺許多非營利組織較缺乏網路經營的方針和想像,在倡議理念時未能妥善運用網路的力量。創立網絡行動科技,是希望結合自己資工的背景與接觸非營利組織的經歷,來賦權(empower)非營利組織進行倡議行動。之所以將公司定位為社會企業,則是希望朝網路商業營利模式發展。 問:網絡行動科技的市場定位與優勢為何? Charles:網絡行動科技結合「社會企業」、「開放原始碼」、「服務非營利組織」等核心概念,我們希望服務非營利組織,作為它們的後勤「軍火庫」。創立初期我們為非營利組織架設官方網站,後來則比較深入其日常運作,站在資源提供的角色,協助非營利組織的行動與改革。我們會適時給予客戶網站架構建議、功能規劃,或建議客戶善用手邊工具,達到彈性、客製化效果。 Jimmy:我們比較像「科技」公司與「顧問」公司的合體。由於我們提供的產品是「網站」,在資訊高度流通的當代社會裡,許多倡議型組織都有此需求,可以進一步發展相關服務來進行市場利基定位。像是我們近來推出的支持者關係維護/管理系統(Constituent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CRM),可讓客戶自由選擇租用額度,這樣的計價方式對小型非營利組織較有吸引力,能以較低成本的方式,穩定經營其資訊系統。 Charles:此外,因為觀察到非營利組織在網路方面的資源較少,我們效法國外活動「Net Tuesday」,發起「網路星期二」社群聚會,邀請公益組織或資訊工作者一同參與。除了分享我們的專業知識之外,更介紹許多與網路相關的趣事或案例,讓大家了解如何善用網路的力量,並激發更多改善社會的靈感。 問:平時如何和客戶互動?過程中是否曾遇到困難與挑戰? Charles:我們的客戶通常經由過去合作對象引介,在選擇合作對象上,我會偏好一些倡議型團體,欲建立合作關係,必須先贊同對方的理念,不要說我們挑客戶,客戶也會挑我們。 Jimmy:起初我們與客戶的溝通較缺乏經驗,和客戶的接觸與磨合花了不少時間,為了更清楚了解客戶耕耘的議題,必須要花很多時間詢問。 Charles:確立合作關係之後,我們會詢問該組織三到五年內的營運計畫,根據它們對網路的偏好與策略進行產品/服務設計,例如若該組織想增加社群連結,我們就會多規劃和社群有關的項目。 問:公司的計價策略為何?是否會站在協助非營利組織的立場而提供優惠? Charles:公司的計價模式和一般網站製作公司類似,給非營利組織的收費標準會低一些,也提供一些折扣,例如提供給一般商業客戶的網站保固時效可能是2~3個月,對非營利組織可能是半年。 問:有沒有印象深刻的合作經驗? Charles:廢死聯盟的網站滿特別的,當涉及死刑存廢討論的社會案件爆發時,網站會一次湧進很多訪客,造成流量暴增的情況,需要即時處理。此外,我們覺得群眾募資(crowd funding)的概念有發展潛力,也架設了具有這樣功能的「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 (圖: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 問:使用「開放原始碼」是否與社會企業理念相契合? Charles:「開放原始碼」和社會企業的精神都強調分享、解決社會問題。一位北歐社會學者Pekka Himanen所著的《駭客倫理與資訊時代精神》一書中提到:「相信資訊的共享是一種力量強大的美德,並且認為,盡可能藉由撰寫自由軟體(free software),以及促進資訊及電腦資源的自由流通,以將他們的專業技能分享給大眾。」使用自由軟體,除可以實踐DIY、降低成本的好處之外,更關鍵的是它背後強大社群力量的支持,非營利組織能找我們架設網站,以後也可以找其他業者進行維護或調整,降低網站經營上的風險。 問:未來的規劃如何?如何讓組織運作更加健全? Jimmy:我覺得未來公司在財務結構上的轉換是關鍵。接專案並不是一個最好的商業模式,因為當合作關係更深入時,較容易與非營利組織共存亡;此外,靠朋友口碑介紹合作案的機制也有風險。因此,目前公司逐漸調整為服務的角色,例如現在架設的CRM系統,我們仰賴非營利組織提供的租借費用,而非營利組織也仰賴這套服務系統提高捐款和績效、節省人力,這樣互利共生的關係,比較有機會永續成長。

「你吃麵,我付錢!」待用愛心不打烊

2013/05/01

綜合報導:張簡如閔 走進咖啡廳,你會點上一杯榛果Latte,還是香濃的Cappuccino?精神不佳時或許來杯醒腦的Espresso?現在,你有一項全新的選擇──「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 近來因為一張流傳在臉書上的照片,讓「待用咖啡」成為廣大網友們討論的話題──冬日的咖啡館中,一位歷經風霜的老人,捧著一杯陌生人預先付款的咖啡,那專注啜飲的模樣,好似將手中的咖啡視作珍寶。 老人專注啜飲待用咖啡的模樣(圖片來源) 「待用咖啡」的構想來自義大利的那不勒斯,當地的咖啡廳提供民眾預購咖啡的服務,讓付不起咖啡價格的人們也能享用它的美味。如此創新的助人方式蔚為風潮,響應者們紛紛提供免費的餐食、蔬果,讓家境清苦的人們也能獲得生理與心理上的滿足。今年初剛成立的臉書專頁「Suspended Coffees」,迄今已有逾八萬名網友按讚,該專頁設計了「待用咖啡支持者」標誌,供響應活動的商家使用,更蒐集世界各地實踐「待用」理念的事蹟,讓更多人看到互助、分享的美好。 Suspended Coffee支持者標誌(圖片來源) 「台版」待用餐 麵攤、超商巧思助弱勢 「待用咖啡」的理念透過媒體網絡不脛而走,從義大利到歐陸、美國、俄羅斯、亞洲……當這樣的概念流傳至台灣,也發展出各種在地化的服務,從本島到離島、從攤商到超商,不同形式的「待用餐點」呈現在眾人眼前。 新北市板橋的一家麵攤近日推出「待用麵」,讓單親兒童、失明母親、拾荒與獨居老人食用,六十歲的老闆娘顏林蔭因日前在臉書看到代用咖啡的照片,感動之餘遂提供一碗七十五元的「待用麵」,讓好心的顧客付錢後,留予需要的人使用。麵攤的善行讓鄰近菜市場的攤商、早餐店與牛排館願意跟進,讓一碗麵、一塊牛排、一頓早餐的溫暖傳遞至社會的角落。 不只在台灣本島,離島的澎湖馬公的超商也效仿「待用」的精神,店長蔡興達在門口張貼「愛心餐食」海報,昭告每晚十點到十二點店裡享用尚未過期的餐點,並歡迎有需要的人免費取用。蔡興達表示,超商每到午夜就需下架到期的食物,使之成為廚餘或雞鴨的飼料,「當世界上的糧食不斷減少,人類卻還不斷丟東西」,這樣的行為毋寧是暴殄天物,不如每日犧牲兩小時的營業時間,讓餓肚子的人們能夠吃得溫飽。 各式各樣「待用餐點」服務在台灣各處遍地開花,待用粥、待用水餃、待用甜不辣、待用滷肉飯、待用早午餐……等等案例逐漸累加,透過大眾媒體、社群網路迅速傳播。熱心的民眾更在網路上成立資訊平台、蒐集響應店家的事蹟,並計畫製作「待用地圖」來讓更多人看見這些創意與善行。 當「待用」的靈感在大街小巷裡萌發、實踐之際,或可從另個角度思考:那些遊走於社會邊緣的人們,在接受他人施予的「待用餐點」後,是否能因此走出弱勢的困局?西方曾有句諺語道:「給他魚吃,不如教他如何釣魚。」當社會中有愈來愈多人願意自掏腰包、付出愛心,具有實質影響力的上位者們亦應關照整體社會所面臨的問題,就制度、法規層面進行檢討與改革,使得「待用餐點」的感動不僅僅停留在喝咖啡、吃湯麵的當下,而能擴及社會福利規範的改善,創造出更長遠的社會價值。 延伸閱讀: 窮人吃得起的咖啡店 香港的「新飲食哲學」—在外用餐也可以輕鬆做公益! 待用餐點,台灣 Suspended Meal, Taiwan 晚間十點提前到期 超商餐食免費吃(2013/04/15聯合報) 「好心人付錢」待用麵助弱勢(2013/04/12 蘋果日報)  

社企流年會講者專訪:余志海(安豬)-多一公斤,改變旅行的意義

2012/12/26

文:張簡如閔、林威志 真正的創業家需要不滅的熱情與明確的理念,而創新的點子也往往產生於他們實踐理想的過程當中。余志海(安豬)是公益網站平台「多背一公斤」的發起人,在投入社會企業經營之前,他任職於電子、IT產業,並且熱愛旅行與攝影。在多次遊歷大江南北的經驗中,他開始反思「旅行」之於自己的意義─或許並不是為了看最美麗的風景、拍攝出令人欣羨的照片,而是能夠在每次的旅行的過程中,以更細膩的眼光關照自然風景背後的人文景觀,加強自身與在地人、事、物的連結。 2004年,他在一次與友人同行的旅途見聞中,開啟了投入公益事業的契機。在實地走訪四川、雲南的旅程中,他看到了當地孩童的純真,同時也見識到農村教育資源的匱乏。每當回想起足跡到過的地方,那些曾與他接觸並建立深刻聯繫的生命便強烈牽動著他的理智與情感,他開始思索:究竟能為鄉村裡的老師和學生們做些什麼? 余志海(安豬)/「多背一公斤」創辦人 因為看到了農村中亟待改變的現狀,安豬提出了「多背一公斤」的概念。他認為傳統慈善公益的捐助模式,往往對於幫助對象的背景不是非常了解,甚而對於接受餽贈者常帶有歧視性的眼光。因此,他希望透過網路平台號召「多背一公斤」的旅行,讓每位背包客能在旅行的同時,多背一公斤的物資到偏遠地區扶助弱勢,在不增加背包客太多負擔的前提下,又兼能達到做慈善的目的。這樣的社會創新模式,使得公益不再是傳統上「施者」與「受者」的關係,而成為一種近似於朋友之間雙向的情感交流。 「我想,我們每個人的力量都很有限,但如果每個人都能出一點點力,那麼這個力量將是巨大的,甚至是無與倫比的。」安豬鼓勵背包客在旅途中進行舉手之勞的公益活動,來幫助落後地區的孩子。每個人都能在網路上免費申請「一公斤盒子」,使用其中的素材和操作指南為貧窮地區的學童上課,同時也使自己的旅途更加有趣和有意義。 在「多背一公斤」剛誕生時,安豬是以兼職的方式經營網路平台,然而,隨著這個概念日益獲得眾人肯定、跟進之後,他需要花更多時間、精力來經營這個平台,全職投入公益的想法因而萌生。令他備感糾結的是:一旦投身全職做公益,所要面對的就是自己未來的生存和發展,他擔心:這樣一條看不到「錢途」、沒有前人走過的路,能夠堅持多久? 因此,他給自己三年的時間做為停損點,三年後即使失敗了,天也不會塌下來,最多也不過是再找份工作而已,而他完全能夠接受這個結果,於是他毅然辭去原本的工作。辭職的那天,他在日記裡寫道:「有些事如果必須要做的話,那就馬上做,有一種生活也許沒有豪宅名車,但我更不希望年老的時候只比年輕時多了豪宅名車,卻從來沒有追逐過夢想。」時至今日,他依舊堅持在夢想的道路上,向更多人推廣多背一公斤的公益旅行。 這些故事離你並不遠,他們也曾是一顆顆懷著夢想的種子。 你也有改變世界的理想嗎?From idea to action   2/3 開始發芽。 按此進入活動網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