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tinamiao

一個視運動如生命、以運動員自詡的女生。 畢業於政治大學新聞學系,不經意撞上社企流之後, 開始覺得自己應該能做些甚麼,為自己、為未來、為社會。

社會效益債券:福利?無力?

2012/11/26

編譯:繆葶 今年八月初,美國紐約市市長宣布,紐約市將發行美國第一份社會效益債券,期待透過由高盛集團提供的債券發行,降低青少年犯罪率;而在大力推動的背後,社會效益債券究竟能為社會帶來多少正面效益? 紐約市市長彭博大力提倡社會效益債券(圖片來源) 社會效益債券被運用於降低犯罪率,實為2010年於英國的彼得堡監獄首創:提供囚犯社會工作的機會,以期降低再犯率。而後,在美國紐約、麻薩諸塞州及明尼蘇達州亦採用相似方式,透過供給社會機構資金,盼能達到改善治安的效果。 開發效益債券與社會效益債券為相同架構,但多被運用於國際開發事務上。自從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與社會投資銀行(Social Fianance)共同創造開發效益債券後,投資者為了參與其中,已開始尋求新的策略。 縱然沒有任何確切證據指出社會效益債券的效果,其仍獲得眾多好評。社會效益債券起源於政府、社會機構以及私人投資者的契約結構:投資者的資金投注促使社會機構運轉,若機構達到投資者及政府的預期目標,政府將付予投資者本金及利息;若無達成,政府將不需要支付任何金額予投資者。也就是說它可以同時提高了社會福利、政府責任以及利用市場效益的定價效率。 有些媒體將紐約的社會效益債券政策定義為「三贏」,有些則以「預防勝治療」來形容它的預期效果。究竟,效益債券能夠產生甚麼樣的社會價值? 強化責任制與透明度 投資者可能獲得的潛在利益係效益債券被詬病的重點:若是機構達到預期的目標,投資者即可獲得一筆不小的利潤。例如紐約高盛集團投資社會效益債券,若投資的960萬發揮效用,即可替紐約市省下監禁囚犯的1200萬費用,高盛集團勢必可從剩餘的240萬中獲取利潤。 潛在的利潤也許會陷投資者於不義,但若政府與投資者能透過相互認可的獨立機構進行績效考核,由獨立機構審查以確保: 產出的利潤經過嚴格評估 公正立場可建立責任制 或許可以降低大眾對於投資者分食效益債卷利益的疑慮。 此外,將投資結果公開其實對發展援助並不會形成太大的阻礙,反而能促使更有效的資源分配及成果評估。簡單來說,效益債券可以加速以往進度緩慢的討論過程,進而產生更具體的成果。 提高效率 雖然發行這些債券的好處不少,但因為是全新的社會計畫(其中效益債券的發展還處於籌備階段),再加上牽涉環節眾多,只有部分經過證明可完善實施的計畫才能夠獲得投資。因此,若能透過獨立機關進行嚴謹審查,便可以剔除部分效率不彰的機構,提升整體效率。 全球發展中心的Owen Barder 和 Rita Perakis表示:「多數的經費被用在審核上,或者用做支付該如何計畫、監測甚至是報告經費該如何使用上。」因此發展效益債券可藉由其成果導向的特性,進而提升整體效率。現在,社會效益債券更能將不同類型的投資者結合在一起,獲得來自不同領域的支持。 增進創新 礙於官僚體系及有限預算,政府往往難以做出創新的策略,然而效益債券能夠將研發危機或是擴大有效社會計畫等問題,從政府轉移至私人投資者身上,讓即便是有限的投資,機構仍然能從中受益,同時,投資者也能在其中找到平衡。 在一篇美國進步中心的相關報告中指出,想要讓社會效益債券成功,必須要有五項條件,其中包含「高經濟效應」和「可信性評估」,然而這當中卻沒有將「找到正確投資者」列入條件考量。 在看過彭博的相關報導後,高盛集團負責人Alicia Glen指出:「市場若能更了解債券利益回收的狀況及潛在風險,這才能真正促使他們來進行投資。」 社會效益債券正以其具有潛力的結果為導向,快速地席捲美國及歐洲;在發展的同時,開發效益債券將對於投資結果做出更清晰的呈現,也承諾將針對發展中國家的投資打開新的通路。 然而,社會效益債券也不是沒有過爭議。但在英美輪番發行實施後,也證明了它的價值所在;全球發展中心致力於開發效益債券發展的同時,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也能看見其在開發中國家實施的成果,預計將掀起另一波改變開發方式的風潮。 資料來源 Nextbillion:Impact Bonds: Boon or Boondoggle?  延伸閱讀 經濟又實惠的社會效益債券 創新的結盟模式:社會效益債券

不只是說說而已-「道德消費」這件事

2012/11/26

編譯:繆葶 編按:原作者Dan Osusky是B Revolution Consulting 的合夥人之一,同時也是B Revolution's ezBcorp的營運長,提供社會企業關於商業營運的建議,盼為社會企業建立知識框架,借而帶出社會企業多方面的影響力。 「道德消費」不過是說說而已?根據最近一份研究指出,約有30%的民眾認為自己是「道德消費者」,然而其中只有3%真正言行合一,這樣的現象被稱做「3:30的矛盾」(3:30 Paradox)。近來有兩篇關於這個議題的研究,分別是Michal J. Carrington, Benjamin A. Neville的《為何他們總是言行不一?》(Why ethical consumers don’t walk their talk)以及Michael Skapinker的《難以捉摸的道德消費者》(In search of the elusive ethical consumer)。 如果研究屬實,看起來「道德消費」的商品,需求並沒有這麼高,相對地也會降低了企業生產這些商品的意願。事情真的是這樣嗎?其實不然,這些肩負社會責任的企業,只需要一個適當的解釋,就能將它化作另一個商機。 (圖片來源) 矛盾所在 有部分解釋認為,這些將自身定義為「道德消費者」卻沒有落實的民眾,如果不是沽名釣譽就是缺乏自我意識。另外也有研究指出,這些人可能是迫於壓力,選擇一個較符合社會期待的「好」答案。但是這種說法要怎麼解釋另外70%的多數呢?顯然社會壓力並不是主要原因。 參與研究的學者認為,這種矛盾來自於成為一名「道德消費者」的重重門檻。畢竟願意在消費道德產品之前,先了解大量的商品資訊,同時支付額外的費用的人並不多。因此,就像文章前面提到的,在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狀況下,僅有極少數民眾能夠落實「道德消費」;換言之,只要能將門檻降低,就能夠吸引更多民眾購買,也將有更多民眾成為「道德消費者」。 除此之外,真正的「道德消費」並不是單單「Yes」或「No」就可以解釋的,我們應該要了解的是,究竟「道德消費」吸引民眾的原因是什麼? 對於肩負著社會責任的企業而言… 若是這「3:30的矛盾」肇因於太繁雜的商品資訊及過高的價格讓人怯步,企業大可將其解讀成:只要道德產品不那麼複雜,就會有更多民眾真正的躋身成為「道德消費者」。 簡化這些負擔可以從幾點著手:首先,讓商品的價格變得更有競爭力。一般民眾可以接受「道德消費」在合理的範圍內略高於同質性的產品。若是能讓產品以更具競爭力的價格上市,消費者願意購買、需求增加,會吸引更多企業願意投入道德產品,創新與競爭的市場機制自然會幫助產品找到合理的價位。 除了價格,企業應該要讓「道德消費」性的商品更容易被看見。一般而言,這種商品不是難找,就是無法辨識出它究竟是不是「道德消費」。越來越多以道德消費為訴求的電子商務網站也許是解決之道;另外,透過第三方認證及銷售,能夠使消費者更容易地依照著自身喜好來進行購買。當這些管道漸漸成熟,就可以逐漸消弭道德消費者「3:30的矛盾」的落差。 究竟怎樣才符合道德消費? 所謂的「道德消費」,一般認知就是購買那些產生正向影響或是將負向影響降到最低的商品。事實上,道德消費的意義並不僅於此。道德消費者關注的不單單只是企業做了什麼,更重要的是生產背後的動機。如果消費者無法認同背後的動機,「道德消費者」也不會產生購買慾望。 Skapinker的文章中提及了聯合利華的案例。聯合利華一直到綠色和平組織釋出產品的負面消息之後,才開始改進商品,結果消費者不買單而導致挫敗。這就是因為「道德消費者」期待企業能夠分享他們從商品販賣取得的利益,而非一味追求利益。至於該如何區分出兩者的差別,就是企業需要面臨的挑戰。 社會企業與B型企業的價值就是建立在他們成立的目的上,吸引道德消費者的目光,也是他們所擁有傳統產業不能比擬的優勢;然而該如何將理想化為現實商業模式並廣為消費者所接受,消弭「3:30的矛盾」,正是他們面臨的重要課題。 資料來源 Why Ethical Consumers Talk the Talk But Don't Walk the Walk 延伸閱讀 購買良心商品的趨勢成為新商機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