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tinamiao

一個視運動如生命、以運動員自詡的女生。 畢業於政治大學新聞學系,不經意撞上社企流之後, 開始覺得自己應該能做些甚麼,為自己、為未來、為社會。

微設計 改變世界正能量

2013/05/20

編譯:繆葶 具備創新與改變的商品能為貧困世界的人們帶來一絲曙光,然而其中的設計概念常常都只是返璞歸真的簡單思維。 「Extreme By Design」是一支由Ralph King所執導的紀錄片,內容紀錄一群學生們憑藉著設計思維與構建能力,替許多存在於貧窮世界,那些看似棘手的問題找到解答。影片開始於課程第一天,結束於一年後學生團隊結束實地測試後而歸,在今年2月於波蘭的Mercy Corps全球總部進行公開放送。 跟隨3組來自於史丹佛大學,修習「Design for Extreme Affordability」(超低廉設計,註一)的團隊,劇組紀錄了他們與3個分別位於孟加拉及印尼的組織合作,開發創新產品的過程。每一組設計都將目標市場鎖於那些一天開銷侷限於2美元,金字塔底層的人們,學生必須構思出兼具實用性及可負擔的產品。 使用滴灌技術的灌溉系統(圖片來源) 第一週的場景是在1位授課教授家中的後院,學生們必須運用20美元的材料來建造出在模擬雨季裡能有效攔阻雨水的設施,這個實驗立刻讓他們體會到超低廉設計預算不足的殘酷現實;而當團隊與合作組織實地造訪,準備動手設計之時,要如何使當地文化背景融入產品更是挑戰。 在印尼,這支團隊發現當地對於塑膠原料的反感,進而改造產品雛型,設計出Flexitangki(編按:價格低廉的雨水收集及儲存設備);而另外一支隊伍的成品Caregiver(編按:低價且低功率耗損的靜脈輸液幫浦)則因為面臨了專利權爭議,使他們在課程結束後不得不終止這項產品的開發,在低廉預算與產品功能的不同理念上,產生了內部紛爭,最終已解散收場。 至於另一支在印度的團隊,則創造出了兼具實用與實惠於一身,幫助罹患肺炎的嬰兒的呼吸器-Inspire,這項產品十分的成功,在課程結束後已成功開發上市。 這支影片中刻劃出了商品成功的關鍵:良善的動機並不足以造就完美的成品,穩當的事前準備、錯中學的勇氣、納入因地制宜的理念,再加上幸運之神的眷顧,才能夠成就兼具市場及人性素養的優質產品。 其它在課堂中傑出的作品: Embrace:低價的嬰兒「盔甲」,讓寶寶保持溫暖,降低存在於開發中國家的嬰兒失溫案例。 AdaptAir:為罹患肺炎的兒童所發想,經濟實惠的鼻腔呼吸管面罩。 DripTech:超低廉設計水源灌溉系統,構思為小農導向。 學生將直接面對真實地社會問題,思考解決之道,其設計開發出的產品最終可能上市,從實際層面來改變世界。課程共分為兩個部份:前期出發點以人為本,讓學生了解目標消費群重的處境與困難,使其將心比心投入設計問題解決方法;後期以實作為主,實地進行測試並修改。在過去9年中,已經有80件產品實際活躍於14個國家。     註一:Design for Extreme Affordbility,超低廉設計,是由哈索普拉特納設計研究所(Hasso Plat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透過商業研究以及機械工程而設計出,並與各營運組織合作的共同課程。 資料來源 Extreme By Design: Film tracks the world's biggest little ideas 延伸閱讀 救早產兒的百元睡袋

社會企業:「開創」的價值

2013/05/09

編譯:繆葶 編按:作者Pamela Hartigan係為史考爾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設立於牛津大學商學院社會企業中心的主任,同時是Volans Venture(編按:致力於面對社會未來種種挑戰,建立創新解決之道)的共同創建人之一,而在此之前,亦曾擔任施瓦布基金會(Schwab Foundation)(編按:集中於增強社企精神全球化,支持相關從業人員)社會企業部門的總經理。本文為作者第一人稱。 在新聞版面被各大主流頒獎典禮佔據之時,這裡還有一些鮮為知曉卻鼓舞人心的授獎儀式。 (圖片來源) 像是Skoll Awards(編按:每年舉辦,表揚那些創新改善重大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家,領域分為教育、健康、和平等)、The Echoing Green finalists、The Schwab Foundation Entrepreneurs of the Year(編按:每年舉辦,從世界各地區選出當年最具成就的社會企業家,重視其創新、持續性及直接的社會影響力)等,以頒獎典禮讚賞那些運用創新能力和聰明才智,同時把握機會改善社會的優秀企業家;也由於Skoll、Schwab及Echoing Green在社企界眾所皆知,獲得這些獎項的企業家不但打開了知名度,還能獲得更多資源開創社會影響力。 在第一次聽聞「社會企業家」這個名詞時,我還以為是指那些喜歡參加聚會很會「社交」的企業家,不過在2000到2010年間,我參與社企獎項的獲獎者評選,並且負責宣傳這些振奮人心的故事。在那段時間裡,我才深刻感受到社會企業精神的實踐為社會帶來的正面影響力。 很明顯的,我們需要成功案例描繪出「社會企業」的模樣-對於社會的貢獻程度,甚至被稱作「英雄」的傑出事蹟-這些明確的意象才是最好的宣傳方式,否則說實在這名詞真有些難懂。 然而「英雄」一詞常常使我們對於社會企業產生錯誤的想像,彷彿他們是來拯救現今這個受到戰爭、貧窮、糧食、環保等問題圍攻的世界;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的確將社會企業定義為特別的存在:他們總是能夠抓住旁人無法掌握的機會,為各種社會議題創造出更好或創新的解決方案。 不過社會企業家會告訴你,與其被稱為英雄,倒不如說他們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在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的過程中,他們一步步證明機會確實存在,並且重塑企業模式,以處理那些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 但在對這些才華洋溢的企業家讚頌之際,不能忽略的是:若少了優秀團隊的合作來實施這些創新點子,這些想法也無法付諸實現。 現在,我跟那些剛踏入職場的畢業生一起工作,大部份都是商管碩士專業,他們並不想等到天命之年才開始「回饋」社會,早已摩拳擦掌準備大展身手,想要運用學校所學的商業技巧與個人才能拯救世界-當個企業家。他們的確是學富五車的青年才俊,但是絕大多數都還不是個企業家。在這個當下,「不當個企業家也是可以的」似乎變得難以啟齒。 不過,漸漸了解現實甘苦,以及社會企業生態系統與支持團隊的重要性後,我們應該更能認清「人人都是企業家」不是必須的,也要慶幸如果每個人都想要當個企業家、建立組織改變社會,那我們不瘋掉才怪。 我想是時候區別「企業家」(Entrepreneur)跟「開創」(Entrepreneuring)兩者的不同,我們並非都是「企業家」,但無論是在大企業、小公司或者公部門任職,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具備「開創」的精神。 個人很欣賞在2009年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期刊中,由Rindova、Barry 及Ketchen共同撰寫的文章(編按:原文並無附上文章名稱,應為Entrepreneuring as emancipation)。文章中提及過去將「創業」(Entrepreneurship)定義為「透過開創新企業來創造價值」實屬狹隘;反觀「開創」(Entrepreneuring)一詞不侷限於創造實質財富,更是在經濟、社會、制度及文化環境上帶來新變革。 對於過去那些重要卻過於狹隘,且僅侷限於經濟貢獻的「企業家」理論,我們應該將其推展延伸,點出存在於每個人心中、不分年齡的「開創」精神,並進一步重新思考商業模式與政府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社會創業並非專業領域,而是作為一種問題的解決方法,將超越資本主義帶來的革新力量,透過市場創造正向的社會變革,產生重要的社會影響力。 資料來源 The Promise of 'Entrepreneuring' 延伸閱讀 並非每個人都應該成為社會創業家 破除社會創業的明星迷思 社會創業家,你必須要先瞭解問題

「良心消費」喚醒飢餓議題意識

2013/04/23

編譯:繆葶 編按:作者Matthew Yeomans是Social Media Influence(編按:提供商務人士之於網路傳播情報及分析)的共同創辦人以及Custom Communication(編按:提供社群媒體經營及行銷策略予公司、代理商及出版商等)的負責人。 「在美國,每6人中就有1人在煩惱下一餐。因此我們開始思考可以做些什麼,而你也能提供幫助」("One in six people in America don't know where their next meal is coming from. We think we can do something about it. And you can help.") (圖片來源) 這是一個在Facebook上發起的反飢餓活動,雖然過去曾有數個基金會、非營利組織在各大網路社群已舉辦過多次相似的活動,然而,這個活動不同之處在於發起的公司-Panera:於美國及加拿大擁有超過1,600家烘焙咖啡店,2012年銷售額達21億美元,被評選為美國前500大公司。在Facebook眾多活動發起者中,這種企業規模的舉辦者可說是相當罕見。 運用Facebook病毒式的傳播管道,Panera建立了一個名為「Food Chain Reaction」的APP程式:每位使用者可邀請4位朋友加入,完成此程序,Panera便會捐出一碗湯予Feeding America(編按:美國當地以減少飢餓問題為宗旨的慈善機構,透過網路平台串連各地的食物銀行以期達成目標)。目標希望能夠捐出50萬碗湯,目前為止已捐出2,154碗。 看到這裡似乎有些不對勁?50萬碗的湯就算以市價估算也不會超過300萬美元,對於Panera不過只是九牛一毛? 事實上,「Food Chain Reaction」僅是Panera所推動的「Live Consciously Eat Deliciously」主題中的一小部份;這個主題耗資超過7000萬美元,希望能夠呼籲美國民眾關心本土的飢餓議題,同時期待他們能以行動支持Panera推出以「Pay What You Can」(編按:良心消費,依消費者之於商品或服務的滿意程度來進行不定額的付費)模式所營運的在地咖啡店。 在過去三年裡,Panera分別在聖路易斯、底特律、波特蘭、奧勒岡等城市拓展了5間以「良心消費」方式運作的咖啡店,Panera的創辦人Ron Shaich希望能夠透過這種方式,來終止隱身於美國的飢餓問題;同時為了免除其他投資人對此決定的疑慮,Shaich將這些咖啡店單獨歸為Panera Care所有,但仍由Panera的主要經營團隊在營運。由Panera所執行的Operation Dough-Nation計畫已經捐出了數百萬美元的烘焙產品予食物銀行,已然證明了想要改變社會,不會有門檻的侷限。 「我們知道在美國,每6人中就有1人得為下一餐煩惱,全球有超過5000萬人口,沒有足夠的糧食及適切的管道能獲取食物」,Shaich在接受AP(編按:以新聞收集、提供穩定新聞來源為主的非營利組織,無黨無派,承諾客觀、精確的角度呈現新聞事件)訪問時這麼說。Panera Care期待以感性訴求的方式,喚起大眾之於飢餓問題的意識,吸引那些有能力的人們來「良心消費」的咖啡店消費,藉此產生足夠的收入來維持營運。 即便設立的最初目的並非營利,不過到目前為止,這些咖啡店的收益已達到一般商業咖啡店的7成。Panera預估,在2013這一年中,5家店的來客數可突破100萬人次,其中會有近6成的民眾將依循建議售價來付費,而其他多付、少付或未能付費的人數會各占半數。 其實「良心消費」並不是什麼新概念,許多網路軟體採取這種方式已行之有年,眾所周知的案例應當是2007年Radiohead將自己的專輯上線,並以此行銷。但Panera將企業社會責任與此相互揉合而產生的商業經營模式,利用良好的社會觀感,期許Panera Care所營運的非營利在地咖啡店,提升全國對飢餓議題的重視度。 這將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即便執行者是Panera這種大公司,依然得倚賴網路社群的傳播,而Facebook的角色便顯得重要,若Facebook能有效傳播這個活動,使其廣為人知、並獲得大眾投入,就能將「Food Chain Reaction」中的食物圖片,化為弱勢者家中的一碗熱湯。 資料來源 Facebook part of Fortune 500 company efforts to feed America's hungry 延伸閱讀 香港的「新飲食哲學」—在外用餐也可以輕鬆做公益! 窮人吃得起的咖啡店

失敗為成功之母

2013/04/10

嘗試挫敗在社會企業發展過程中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探討失敗的原因、程度以及形貌,才是為未來紮下重要基礎的關鍵。 編譯:繆葶 編按:本文作者Andrana Drencheva是雪菲爾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工作心理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Working Psychology)的博士研究員,本文刊登於The Guardian(英國衛報)的Secret Social Entrepreneurs部落格中,此部落格提供社會企業家匿名地發表想法。本文為作者第一人稱。 社企組織僅是解決特定社會問題的工具之一,若是這個工具發揮不了作用,我們就必須不斷的嘗試發掘直到有效工具的出現。(圖片來源) 在過去幾週,關於社會企業失敗的原因湧現許多討論,正當大家開始思索社會企業的形成、如何適應大環境,而後成長茁壯,甚至面臨可能的失敗之時-這是必要的進程-然而,在社會企業快速崛起的現下,我們仍未找到一個合適的措詞來描繪成功或失敗。 社會企業具備足夠的勇氣以及想像力,因此被視作拯救現代社會問題的英雄,也讓我們對其有著美好想像。但不符合大眾期待的失敗亦真實地存在,不僅挫敗了許多具有潛力的社會企業家,也使得許多現存的社會企業在營運目標上出現疑難時開始逃避問題、不再尋求幫助,甚至關門大吉。 我們的確需要討論更多社會企業的失敗案例,但必須換個方向思考。我們應當跳脫過去一個個失敗案例的討論,轉而注意日常中的枝微末節,並從中學習如何避免重大失誤發生,這才是現今所應聚焦之處。 如果社會企業志在創造社會價值,那麼組織便僅是解決特定社會問題的工具之一;若是這個工具發揮不了作用,我們就必須不斷的嘗試直到有效工具的出現。但這一切的前提是:我們能夠汲取前車之鑑,作為發掘有效工具的基礎。 有些社企的失敗原因是管理不善,然而多數是因為產品 / 服務的市場價值不足或尚不具有價值。這麼說來,這和「訂定目標而無法達成」的一般企業失敗原因並不相同。不過無論最終結果如何,企業所擁有的團隊與市場,都是值得社企學習的教材:那些失敗案例揭示了什麼是有效方法,而什麼又是無效的,以及如何區分兩者;它們讓我們更貼近有效工具,並且讓大眾了解,失敗並不能用來汙名化這些冒險犯難的社會企業家。 在Secret Social Entrepreneur裡,曾有人說過:「社會企業是一個持續改變、進化、適應以及成長的行動」。這個說法再加上創業本身太多的不確定因子,讓我們知道社會企業需要從嘗試與挫敗中不斷的學習,而這些學習經驗可大規模的用於鑑別組織架構、形成和市場策略上,也可應用在創新思維、夥伴關係、操作手段等決策。 企業成長本是一條由成功與失敗交疊而成的道路,當我們聚焦於公共討論之時,重大的挫折與細微的失誤是一樣重要的:重大挫折讓我們體會到市場的需求,細微失誤使我們學習該如何一步步管理社會企業、使之進化並且成長。 在社會企業成長並擴大規模和影響的現在,必然會遇上更多的挑戰,從失敗原由中討論與學習將愈顯重要。我們可以藉由改變討論主題讓討論內容更多樣化,並且剔除過去以結果評價經過努力後仍失敗的社會企業家的思維,進而探討失敗的形成及其規模。更重要的是,我們應當以多元化的角度來看待「成功」與「失敗」:「失敗」指的不是「沒有成功」,而是「沒有在特定時間利用獨特資源與技巧去完成指定任務」。 資料來源 What do we talk about when we discuss failure in the social enterprise sector?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們應該探討社會創業的失敗經驗  

社企思維 盡信書不如無書

2013/03/20

編譯:繆葶 編按:作者Eric Tyler是New America Foundation(編按:為非營利組織,無黨無派,希望透過創新思維及想法,來面對美國下一代會遇見的困境)的研究員,目前正與Semester at Sea(編按:經由航行環繞世界的遊學課程,以全球化視野課程進行教育)在海上進行教育學習。 透過別於一般的風格,將社會企業家精神帶給這些畢業生,讓他們帶著足夠的自信來展開他們的下一段旅程。 這兩位看起來不像來教學的人,Daniel Epstein和George Kembel,正致力創造出讓社會企業能夠蓬勃發展並廣為接受的環境。(圖片來源) 「哪位同學今天有帶課程大綱的?」 同學們紛紛從背包中拿出課程大綱,準備了解一下這堂新課程的課程簡介與概要。 「請把它拿起來,然後撕掉…說真的!撕吧!」 教室裡開始議論紛紛,負責這堂「全球化企業永續」(Sustainabl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課程的講師之一Daniel Epstein繼續說:「從這一刻開始,這堂課將會不同於以往任何一堂你們上過的課。」 當報名註冊Semester at Sea的時候,參與學員都聽說過除了一般的教職員之外,他們還會遇上一群被稱做「不合理的傢伙」(Unreasonable at Sea),這個「不合理」的組織是由11位走在時代尖端的年輕社會企業創辦人所組成,並且將與學員們在課堂中進行互動。 突然,海浪劇烈搖晃船身,兩位講師在眾目睽睽之下仍顯得處變不驚,另一位講師George Kembel沉穩地繼續說,「這門課將結合我們兩位的實務教學:一為藉由實際案例來了解如何實際運用全球化企業永續的概念;二為將人性化因子與科技、商業並列的創新思考模式放入教學中,以實驗的心態來結合二者並且執行。」 學員們開始將大綱撕爛,並好奇的環顧四周,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現今大環境不景氣、工作不好找的情況下,我們需要一個全然不同的教學模式,來幫助這些即將離開學校的畢業生。全球現有將近2億人處於失業狀態,失業的年輕人比過去多了2.5倍;同時,我們還必須面對不斷增長的全球性社會、環境議題,像是氣候變遷以及貧窮問題。 近日於全球69個經濟體,共20萬名受訪者中所做出的研究,結果顯示有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覺得創業將是個好選擇,然而未知的恐懼時常使他們裹足不前,超過三分之一表示失敗的可能性會使他們卻步。 在「全球化企業永續」課程中,Daniel Epstein和George Kembel這兩位看起來不像來教學的人,正致力創造出讓社會企業能夠蓬勃發展並廣為接受的環境。Eptein相信,企業精神就是現下多種社會議題的解決之道。他在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城(Boulder, Colorado)建立了名為「To Bring Together Fellow Misfits」的組織,透過這個組織,Epstein極力輔導社會企業家,同時鼓勵那些在商業利益與社會影響間徘徊的創業者。 而Kembel來自於史丹佛大學,與他人共同創建了Hasso 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編按:又稱Stanford’s d school,是由一群史丹佛大學的成員所組成的,期待以創新思考模式來解決現今眾多社會議題,人性價值是組織專注的核心所在),Kembel是當代重要的設計思考模式專家(編按:設計思考英文名稱為Design Thinking,在設計規劃領域進行議題研究、資訊獲取、問題剖析的方法),並且相信以創意為底的教育模式是建立於同理心與實踐學習之上。 培養企業精神的第一步,就是讓學員們知道「起而行」的必要性;也可以這麼說,從書本中是無法徹底了解企業精神的,必須從實務經驗上著手。同時,為了貫徹社會企業精神,你必須親眼看看那些創業先鋒的努力過程,以及他們是如何解決這些全球性的難題。再來,企業精神的核心元素就是實踐和失敗;「做中學」已經是廣為接受的精神,然而「錯中學」更是應該被謹記的典範。 這僅是一個傳授企業精神的創業實例,教育者應該找尋更多能夠讓學生心領神會的案例。然而,線上學習的風氣日漸繁茂,進階教育必須順應潮流,並且重新評估要如何將實務課程融入這個快速演化,同時也更為企業導向的網路教學。 在第一堂「全球化企業永續」下課後,我攔住了一位撕掉大綱的學生,問問他覺得這堂課怎麼樣。 「我覺得這不像是堂課程」,Nathaniel Kewish繼續說,「這更像是一個工作坊,我在這裡遇見那些真心關切自己所作所為的人們。為了這門課我當初買入了三本書,雖然還沒有任何功課進度,但我已經準備要開始閱讀,好好充實下一堂課程。」   資料來源:Tearing up the syllabus in the name of social enterprise

魚與熊掌的一兼二顧:企業營利與社會責任

2013/02/15

編譯:繆葶 編按:作者Morten T.Hansen、Herminia Ibarra以及Urs Peyer分別為柏克萊大學管理學教授、歐洲工商管理學院行為組織學教授及歐洲工商管理學院金融系副教授。以下為作者第一人稱觀點。 不再只關心企業營運是否順遂,該如何同時肩負社會、環境責任,已經是現今企業管理階層普遍思考的問題,然而運用什麼辦法方能一兼二顧,才是企業需要努力的方向。 今年,我們檢視了一些企業的財務營運狀況以及他們用之於社會的回饋數值(此數值由MSCI所評估。MSCI專門提供投資決策予企業,主要項目為各式指數、證券投資風險及性能分析等資料)。很多企業,少了溢美的宣傳之詞後,得到的回饋數值是,零。從下面這張圖表將1,100家企業過去兩年的營運表現與社會責任所做的分析,即可一覽無遺。 (圖片來源) 四散在這張圖表上,有些企業可能並沒有將社會責任放在心裡;有些可能沒有足夠吸引人的社會目標;有些可能對於社會責任與企業營運之間的運作有所誤差;有些可能沒有完備的計劃來執行社會責任。雖然部分文章也許會說,「一個持續發展且負責任的企業,總會漸漸地改善、進步」,但你我都知道,事情並沒有它們所說的這麼簡單。 然而,這張圖表也告訴我們了一些事實:右上角有將近5%的企業,同時在公司營運以及社會責任上有著卓越的成績。儘管它們是少見的成功案例,但也點明了:想要同時貫徹這兩者,絕非不可能的任務。 這些企業在這股創造分享價值的新潮流中,成為了值得學習的典範。像Danone,一家法國的跨國企業,主要營業項目有民生食品、礦泉水、醫療營養補充品等等,平均年營業額可達2,700億美元。對一家以民生用品為市場的企業而言,是相當出色的營收表現;而從巴西起家的Natura(以美容產品及居家用品為主,已遍布全球消費市場),營收是本次搜集的樣本中營收排名前6%。Natura的執行長Alessandro Carlucci相信,降低貧窮與環境保護和Natura的產業議題息息相關。 他們在企業營收與社會責任上,都獲得了MSCI的良好評價,因為他們知道,社會議題之於產業政策有著關鍵性的影響,他們必須修正企業策略,正面扛起這些社會責任。 但要知道一開始就在兩種之間取得平衡並做出好成績並非易事,因此那些在環保、社會議題上有著傑出表現,但是營收財政卻讓它們掉到15%之外的企業也值得關注,例如Adidas跟Eaton(提供適用於整個電力系統的服務和解決方案,產品包括配電、電力品質、自動化控制以及電力監控和管理)。 由Adidas執行長Herbert Hainer所負責執行的「三重底線」心法(Triple-Bottom-Line,此概念由英國學者John Elkington提出,將企業盈利、社會責任、環境責任做為三重底線,視為企業成長的根本),大力推動減低Adidas企業的碳足跡、使用回收的聚酯纖維和可養殖的棉花做為產品的原物料等。而Adidas近日的創新技術:DryDye,在染色過程中不需再以水做為媒介,則可大幅減少水汙染。 另外,這家多樣化動力管理公司Eaton則將永續性深植於企業文化中,持續的開發創新產品,像是混合動力及水力的液壓傳動系統,能夠幫助使用者節約資源並且減少碳足跡。 這些新穎企業不僅告訴我們大眾的市場需求重要性遠大於那些既得利益者的獲益,也證明了社會責任與企業收益,並不是魚與熊掌那種不能兼得的關係。他們走出了這條道路,也給其他企業點亮了這個方向。 我們無從得知企業何時才能夠將企業營收與社會責任並列為企業的奮鬥目標,但我們將會持續追蹤,並期待著那一天的來臨。 資料來源:Can Companies Both Do Well and Do Good?

全球成衣產線 排毒淨化ing

2013/01/19

編譯:繆葶 「多年以來查驗過這麼多工廠,我們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大範圍的汙染,其中廢水檢測已被證實含有前所未見的強烈毒性。」綠色和平組織汙染防治東亞區負責人李一方指出。 在這篇名為《潮流˙污流:紡織名城污染紀實》的綠色和平組織報告中,揭漏了兩個中國重要的紡織製造區域-其中不乏生產知名品牌Levi’s、GAP、Calvin Klein的工廠-將內含大量有毒物質的工業廢水傾倒於河川之中。 在兩處大型廢水處理廠得到的污水檢體中,被檢測出有毒且可能致癌的化學物質,其中部份更具有持久性及生物累積性。當地居民十分擔心,因為他們的飲用水源均來自地方政府分配,無從得知喝的水會從哪裡來。 李一方提及:「像Levi’s等許多國際知名品牌,都在這些紡織工業區裡製造產品。我們不可能辨別出哪家工廠得為這些污染負責;但這變相地提供了煙霧彈來掩蓋他們使用有毒物質的事實。這種現象不僅存在於中國,更遍及全球紡織業。」 當那些推廣有機棉的紡織工廠持續生產的同時,傳統紡織業所使用的有害化學物質仍然繼續造成污染。即便到了零售階段,殘留的化學物質仍舊經過一般清洗流入我們的水循環系統。 「除了在最短時間內消除有毒化學物質殘留以外,這些品牌也必須要求他們的上游工廠公開承認排放汙染物;這兩點將是2020年前達到零化學物質殘留的關鍵。綠色和平組織也會持續地公開那些不願為其生產線負責的品牌。」綠色和平組織排毒運動領導人Martin Hojsik表示。 (圖片來源) 全球流行產業的回應 這並不是綠色和平組織首次報導這個議題,2011年的「時尚之毒」報告中便指出了某些企業及其上游廠商排放有毒物質及環境激素等物質,已經流入了中國的幾條河川中。 當時,知名品牌包含Puma、Nike以及擁有兩萬多家連鎖零售的H&M集團都做出保證,會致力於降低生產線的危險化學物質排放量,並在2020年前達成零污染排放量的目標。而在綠色和平組織的排毒運動(督促時裝產業消除其供應鏈中產生的毒性問題)強力推廣下,Esprit、Mango以及全球最大的流行服飾經銷商Zara也都做出了相關的承諾。 這些公司也相應成立了永續成衣聯盟(由美國環保署、多個非政府組織以及服飾品牌共同成立的組織,主旨為減少產品對於環境及社會的衝擊),他們所推出的Higgs Index,是經由參酌現有環保評估標準後所制定,透過檢測自原物料採購到產品生命週期結束之環保數據,來推動全球成衣業的改革與創新。 紡織汙染遍及全球 在同為綠色和平組織發表的「全球時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裡,顯示出紡織工業的污染情形遍布全世界。2012年4月,綠色和平組織在29個國家的141件成衣產品中,抽驗出多達94件含有有毒物質。 除了CK、LVMH、Guess、Gap等品牌大廠都在綠色和平的檢驗報告中以外,Levi’s更被綠色和平組織列為觀察名單,因為在墨西哥兩家被驗出排放廢水的紡織大廠,都是Levi’s的上游供應商。 「這是墨西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污水污染。」墨西哥排毒運動主辦人Pierre Terras說,「這些工廠掩藏的十分隱密,最後還是跟政府合作才取得了工廠負責人以及廢水成分的資料。」 在中國幾家非營利組織的另一篇成衣污染報告「永續成衣的重大盲點」將Levi’s與中國紡織業的環境汙染做出連結。但在報告發表前,做為一家成衣品牌領導者,Levi’s搶先發表了之於中國紡織業的去毒保證。 Levi’s表示他們已經仔細檢查生產線的污染紀錄,同時督促上游共200家的紡織、羽毛原料供應商,開始重視環境保護的議題;目前正逐漸推廣至染色及末端生產供應鏈。 聲明中,Levi’s列舉過去為解決廢水而做出的努力,同時也強調未來將致力於生產線「排毒」,然而他們也提到:「在全世界的生產工廠中,不僅是成衣業,有太多其他製造業的廢料進入河川,去毒之路困難重重,這條路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投資、創新、合作以及毅力。我們也坦承業界找不到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但我們將會將此視為己任,督促自己完成使命。」 最佳實踐 若這些成衣企業想要尋找一個能夠解決廢料問題的方法,他們也許可以參考一下BizNGO所採用的新方式。BizNGO是一個由企業及非營利組織所組成的聯盟,期望以有系統的模式來調和大眾對於化學廢料的高度關注。 他們所製訂出的Guide to Safer Chemicals指導如何將產品中那些可能造成健康危害的有害物質去除,為製造商、零售業以及消費者建立了一個評量基準,提供了具體方法來評估及揭露現有情勢,也使得生產線相對應做出改善。 總共有500多家廠商以這份指引為依歸,其中包含Staples(產品為辦公用品)、HP(印表機、數位影像、軟體、計算機與資訊服務等業務)、Dignity Health(非營利組織,發展醫療診斷機構)等知名企業。 「從電子製造業到健康醫療事業,這些公司都願意以購買更安全的化學替代品來消弭大眾的疑慮。」,BizNGO的領導人兼組織主持人Mark Ross說,「透過擴大安全商品的需求市場,企業大廠自然會為市場驅動,進而減少那些不被法規允許的情形發生。」 資料來源 Push for World's Clothing Manufacturers to Clean Up Global Supply Chain  你也有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嗎? 憑著信念,不用是超人,也可以拯救世界;不用有翅膀,也能逆風飛翔 From idea to action,你也可以是改變世界的夢想家! 2月3日,社企流號召500個夢想家,一起讓想像的種子萌芽茁壯! 按此進活動網頁

完美創業藍圖 加上社企才夠IN

2012/12/27

編譯:繆葶 編按:作者Nidhi Thapar是一位社會企業家,致力於幫助小型企業建立品牌以及定位其社會使命。本文為Nidhi Thapar第一人稱觀點。   在你準備要成為一個企業家之前,除了遠大的志向及躍躍欲試的心態之外,你還必須問問自己的是:社會使命算不算在你的創業計畫之中? (圖片來源) 所謂的社會企業-將慈善義舉納入商業模式中的一環,已經漸漸成為Y世代企業家的考量趨勢。TOMS(主要產品為男女鞋款及太陽眼鏡)便是其中之一,自2006年由Blake Mycoskie成立起,即秉持著「你買我送」的策略,TOMS已經捐贈出超過100萬雙鞋子給需要幫助的孩童。 先站穩腳步再邁向社會使命? 為何要等待? Manicube(經營美甲及相關彩繪服務)的創始人Katina Mountanos和 Liz Whitman提醒,如果沒有在企業起步時將社會使命及社會價值納入,可能會讓社會企業只是紙上談兵而已。 以下就告訴你應當將社會企業放進規劃藍圖中的原因: 社會使命作為企業目標會區分出你與競爭對手的不同,做為剛剛起步的企業,與眾不同的社會價值將會是成功的關鍵。 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或服務的同時,他們還知道這麼做為社會責任做出貢獻,並且透過口耳相傳的品牌推薦將大大提升企業知名度。不僅如此,你會吸引到高素質的員工,Mountanos跟Whitman發現,企業的社會元素帶給員工和消費者一樣的感動。此外,企業獨特之處也會吸引媒體目光,選擇一個獨一無二的願景,你將可能得到一些免費的媒體版面。 如何決定社會企業受惠人呢? 當成立社會企業時,需要注意到兩個市場:一為購買產品或服務的傳統消費者;另一個則是受益於社會企業的群眾。為了產生最大的影響力,請確認兩者間存在某種共同性。 舉例來說: The Honest Company是一家以會員為主的線上零售商,專門販售天然、無毒的嬰兒用品,每個禮拜均會將最新的產品訊息寄給會員。而The Honest Company選擇合作的對象是洛杉磯的非營利組織Baby2Baby(提供相關幫助與需要協助的家庭),讓受益人能獲得安全、環保的嬰兒用品。藉由結合傳統消費者及社會企業受益人,The Honest Company能夠更貼近他們的企業初衷:讓每位孩童的人生都能擁有健康的起步。 如果你的新事業屬於服務業,你可以捐贈部分收入予慈善機構列為選項之一。像Manicube提供到府指甲修剪,同時將從每一次收費中捐出1美元至開發中國家的女性企業家。 另外一件必須注意的事情是,確認合作的受益機構足以信賴且擁有充足聲譽去達成他們的承諾。Mountanos跟Whitman透過Charity Navigator(為美國國內稅收法規下的非營利組織,宗旨為建立慈善捐贈規範,目標推動一個更有效率的慈善市場)來了解他們的合作機構Kiva(為一非營利組織,透過互聯網及微型貸款,經由借貸來減輕窮人負擔)。 值得嗎? 身為一位新企業的創辦人,在排山倒海的忙碌中,要再加入社會企業這個考量,看似麻煩還會造成利潤減少,似乎不是個好選擇;而管理一個社會企業,你也一定會面臨到許多難題:該幫助誰?哪種方式最好? 每當這個時候,請告訴自己:你,正在改變世界。除去一開始的猶豫和那些反對的聲音,第一次捐獻出自己力量的那份感動,將會雋永於心,一次又一次的鼓勵你為改變這社會而奮鬥。 Rachel Roy(著名設計師,其設計包含衣服、鞋子、包包等,多位名人為其產品愛用者,經常參與慈善活動)近來在Twitter上轉發了一條參與社會企業的好處:激發靈感。秉持著慈善事業必須透明化,Roy提及:「透過回饋,你將能夠看到清晰的規劃,獲得平和幸福的心靈,以及掌握到人生的平衡點。」 想像一下在建立新企業的同時擁有一個更平和的心靈狀態吧。 資料來源:Is Entrepreneurship Better With a Social Mission?   你也有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嗎? 憑著信念,不用是超人,也可以拯救世界;不用有翅膀,也能逆風飛翔 From idea to action,你也可以是改變世界的夢想家! 2月3日,社企流號召500個夢想家,一起讓想像的種子萌芽茁壯! 按此進活動網頁

行動數據新世代,醫療照護零距離

2012/12/17

編譯:繆葶 正所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當你在亞馬遜線上購物買了台電視、在超市用了張折價券,甚至在臉書上按下一個個「讚」的同時,這些紀錄都被保存了下來。利用這些資料,企業能夠進一步改善產品及服務。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你身處於已開發國家中。 圖:正在運作中的滅菌儀器(圖片來源) 在開發中國家,特別是那些遙遠的地區,數據的收集是難上加難。在過去,收集資料的方法不外乎問卷調查及個人觀察,但這兩種方法除了成本高之外,也容易產生偏見或錯誤。這些與真實狀況有落差的資訊不但會削減創新能力、造成利益損失,也會導致那些關注於金字塔底層的企業失去競爭優勢。 而在醫療健康的領域裡,數據落差將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舉例來說,每年約有130萬人死於使用不潔注射針頭。其中大部分是因為針頭未經消毒、重複使用所致。雖然現今多數醫療診所都具備消毒滅菌系統,但很多卻只因為相關人員不知該如何操作,被收起來積灰塵;而提供消毒滅菌系統的廠商多半不會提出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缺乏這些產品的使用數據來進行設計改良或提出教導相關人員使用操作的培訓計畫;換言之,獲得產品使用的確切數據將會是改善這一切的第一步。 很幸運地,數據落差出現了解決之道。 2000到2010十年間,發展中國家的手機使用人數比例從29%躍升至77%;而在超過6億的手機訂閱人口中,有76%是來自發展中國家;前所未見的科技進展正為一場全新的革命吹響號角。 現在偏遠地區的數據收集不再是不可能的任務,爾後這些數據都能夠有效幫助改善產品設計,更進而增進使用者與企業之間的交流;在產品開發階段,透過這些數據,企業便能了解產品是否符合消費者需求,同時這些資訊也改變了設計者發想的過程、加速成就產品的誕生;而最終產品進入市場端,企業也能經由數據資料的回報來監測產品的狀況。 遠端數據收集好處多多,因此許多公司也將這個設計建置於他們的產品中。 OttoClave(主要生產滅菌系統,市場為擁有較少臨床資源的開發中國家)目前正在開發一套能夠直接藉由行動網路來得知滅菌儀器使用狀況的遠端監測系統,這個計畫來自於兩位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的企業家,此計畫也正持續接受麻省理工學院的資金補助。 最初OttoClaves將其產品推廣到印度及尼泊爾市場時,精確的數據回報收集根本是不可能的:為了掌握真實的使用情形,工作人員開始進行數據調查,然而幾個月後卻發現,有家診所甚至在還沒收到產品之前就已經有了使用紀錄,這些誇張的數據根本不可能拿來應用。也因為設計產品原型時所遭遇的種種挑戰,讓OttoClaves開始了發展行動網路監測系統的計畫。 這項計畫提供的數據可以告訴我們各種訊息,像是器械使用頻率、不同功能的使用頻率,以及成功滅菌的次數等等。這些訊息將能帶動更多的滅菌器械的製造,讓產品快速地更新,同時也提供測試效果的基準;此外,這個監測系統對於未來使用者的產品回報也有相當的助益,可以有效確認使用程度及是否有帶來正面影響。 這套監測系統也為手機應用及探測系統掀起波瀾,重新定義了金字塔底層的數據收集,描繪出意想不到的新視野。 像EpiSurveyor是一家手機APP調查的開放式平台,其應用程式相當廣泛,包含對抗肯亞的小兒麻痺症、調查瓜地馬拉政府的弊案等。從前為了獲得相關數據,研究者或企業主必須跋山涉水來收集紙本數據;EpiSurveyor將手機轉變為收集數據的工具,輕易地即時分析那些經由手機或行動網路收集起的資訊,省去了過往漫長的資料分析等待。 而在產品這部分,位於波特蘭州立大學裡的SWEETLab(一間研究飲用水、能源以及環境科技的實驗室)已經創建出一個多功能平台,具有實體感測器,可以簡單連接多種產品,並可提供監控功能,透過行動網路即時傳送使用資訊到數據資料庫,讓企業能夠隨時了解到產品在市場端的使用情況。 Mercy Corps(一家全球性的援助機構,提供糧食和經濟上的援助給那些遭受自然災害、經濟蕭條及戰爭摧殘的國家)便利用這個監測平台,來執行關於水資源及公共衛生的計畫。SWEETLab的遠端監測將廁所及洗手檯納入監測範圍中,收集兩者的使用數據,結合人員使用等外在因素,來觀察出Mercy Corps相關計畫的有效程度。如此一來,計畫人員便能掌握計畫的優缺為何,同時有效地減少資源浪費。 行動網路的成長已經為金字塔底層帶來了數據革命,無論是何種需求,企業主們都應該好好的運用這項利器,經由掌控數據資料加速創新,使社會企業及其消費者均能從中獲得龐大利益,進而帶給全球金字塔底層的民眾更良善的生活品質。 資料來源 The Data Collection Revolution::How Remote Monitoring Is Transforming Health Care Business 你也有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卻不知怎麼展開下一步? 改變的力量,掌控在你我的手上! 想像的種子將隨著行動萌芽茁壯! 2 月 3 日(日),社企流邀您一同跨出第一步,啟動對世界的想像! 按此進活動網頁

舞出Peckham新生命

2012/12/11

編輯:繆葶 編按:作者Leanne Pero是The Movement Factory的創辦人,The Movement Factory是一家從佩卡姆(Peckham,位於英國倫敦南方地區)起家的社會企業。近來被Shell(主要產業是能源及石化產品,是一家全球均有據點的能源公司。訴求以環保且具經濟效益的方式,販售能源產品)提名未來女性獎(Women of the Future Awards),此獎項讚揚那些35歲以下,於商業、藝術、自然科技等方面有傑出表現的年輕女性。本文為Leanne Pero第一人稱觀點。 「The Movement Factory希望能藉由提供佩卡姆貧窮青年寶貴的生活技能,幫助佩卡姆地區的青年擺脫貧困。」 圖:街舞幫助佩卡姆的青年們活出新生命(圖片來源) 每當人們問起我的家鄉,一聽到:「北佩卡姆」就能讓他們倒抽一口氣。對很多人來說,印象中的佩卡姆無疑就是犯罪、幫派及貧窮的代名詞。因此,從15歲起我就開始努力爭取,期待終有一天可以改變這樣的偏見。 佩卡姆是一個僅能分配到極少預算的地區,因此要在這裡成功機會很渺茫,生存也很不容易。很小的時候,我就想要改變這個地方,為自己,也為其他同樣在這裡長大的人們,走出不同的路。 2000年,以索斯渥克議會補助的1000英鎊,我成立了The Movement Factory,那年我只有15歲。希望透過免費的街舞課程,為貧困青年建立生活技能以及工作經驗,幫助他們未來的就業發展。 一直以來我都很清楚,真正影響這些貧困族群的並不是犯罪問題或者缺少機會,而是那些深植於內心,缺乏自信、自我肯定的想法。因此,儘管在同儕面前表現得很浮誇,這些青年對自己始終沒有信心,自然也難以跳脫出眾人眼中的佩卡姆。 於是,我想要創建一個計畫,一方面了解自我價值低落與弱勢族群未來發展的關聯性,另一方面希望藉由教導生活技能、給予他們充足信心,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扭轉這個既定模式。而我深信「舞蹈可以做到這些!」 The Movement Factory一開始是從街頭找尋那些無所事事的年輕人,計劃教導他們一些新東西。我希望舞蹈不只是消遣,更能成為一種教育訓練。為此,我設計了一套10週的舞蹈課程-Leanne’s All Stars(LAS),招募16-25歲的年輕人擔任舞蹈老師,期待這樣的設計,能夠提升他們的教學工作經驗,並藉此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 這些志願者將透過不同的舞蹈訓練來建立自己的專業,同時接受企業實務相關課程,像是法律規範、財務管理、資訊科技等。這些專業也許與舞蹈無關,卻能為他們在未來的求職路上奠下更好的基礎。 The Movement Factory的另一個理念是積極的凝聚社區向心力。舞蹈能夠融合群眾,跨越種族、文化以及個人差異的藩籬。此外舞蹈表演總能帶給群眾正面的力量,給予年輕族群學習的典範。透過這些演出,激發更多年輕人的靈感,鼓勵他們一同加入這個計畫。 走過這12個年頭,我漸漸找到了佩卡姆真正面臨的問題以及The Movement Factory存在的必要性。也開始對學生們進行一對一輔導,幫助他們達成自己的目標。我曾經透過課程成功地輔導年輕女孩們,遠離家庭暴力以及未婚懷孕。 雖然不是每一個案例都有皆大歡喜的結局。但我知道許多年輕朋友因為加入我們而有了不同的生命經歷。Shell的未來女性獎的提名,再次肯定了這些努力的價值。 自2000年開始,佩卡姆有很大的轉變,許多讓這個地區活化的計劃也在進行。雖然仍有很多不足之處,但這也是需要更多年輕人以及更多以社區為單位的社會企業共同努力的地方。 資料來源:How street dance is inspiring Peckham residents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