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Allen Lai

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 嚮往社會企業的理念,希望運用自己所長,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力。

購物、看病All in One

2013/05/30

編譯:賴菘偉 近來,國內醫界擔心「四大皆空」的現象(編按:指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四大科的醫師不足),將惡化偏遠地區的醫療資源缺乏的情況。針對此一現象,政府雖提出許多改善方案仍未見成效。這樣的情形不止發生在台灣,許多國家都面臨城鄉醫療資源分佈不均的情況,巴基斯坦甚至因為醫師人數太少(該國醫師人數相對人口比例約為台灣的40%),且醫療資源嚴重往大都市集中,導致偏鄉缺醫的情形更為嚴重。 Shahida Saleem是一位致力於運用新科技,提供全面性方案解決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家。幾年前,Shahida Saleem在巴基斯坦一個非常窮困、沒有任何醫療設施的偏遠鄉鎮,親眼見到一位三歲兒童因為不斷腹瀉脫水死亡,兒童母親甚至不知腹瀉將造成脫水而有生命危險。其實這樣的兒童死亡是可以避免的。Shahida Saleem相信永續經營、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模式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因此創立了Sehat First。 偏遠鄉鎮的醫療供應不足問題包含專科醫師太少、藥物取得不易、醫療費用高……等等。雖然許多非營利組織試圖解決這些問題,卻無法找到能夠永續發展的模式。Sehat First與Unilever公司進行策略合作。(編按:Unilever聯合利華公司,旗下有「白蘭」、「多芬」、「旁氏」、「康寶」、「立頓」…等消費性產品品牌) 要解決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為什麼不是尋求政府或醫療院所的協助,而是與一家賣肥皂、洗髮精跟洗衣精的公司合作?原來Sehat First想在各個偏鄉建立結合診所、藥局、遠距醫療中心及雜貨店的「All in one連鎖遠距醫療中心」,為偏遠地區提供更多的醫療服務。 「All in one連鎖遠距醫療中心」是這樣進行的。首先,由當地的創業家出資20%,另外80%向銀行貸款,資金用來設立一間販賣生活用品的雜貨店。店內將會設立一間藥局配置一支視訊電話,讓民眾在購物的同時,也能依據需求看病。醫師可透過視訊電話問診、給予醫療建議及開立處方,民眾再到旁邊藥局拿藥。以遠距醫療的方式提昇偏遠地區的醫療人力供給,可幫助解決偏鄉不易找到長駐醫師及缺乏專科醫師(尤其婦產科及小兒科)的問題。此外,Sehat First還會聘請並訓練當地女性做為醫療工作人員,協助量血壓、體溫及基本理學檢查等簡易檢查,再把數據跟結果回報給電話另一頭的醫生,讓醫生有更多資訊可以下診斷及給藥。 (圖片來源) 這些由在地創業家設立的連鎖店,不僅雇用當地民眾,增加就業機會,還讓許多醫學院畢業,在文化及社會壓力下,選擇棄醫進入家庭的女性,可以透過遠距醫療的工作方式讓職業生涯得以延續,充分運用了這些珍貴的醫療人力。 目前Sehat First已開設5間連鎖遠距醫療中心,服務超過25,000位病患。以連鎖店的經營模式,不但可大量採購降低成本;與聯合利華公司的策略合作,更能壓低生活用品的進貨成本。雜貨店的人潮,搭配低廉的看診費,可大幅提高遠距醫療的使用率(每間店平均一個月有300~500個就診人數)。目前Sehat First的主要營收來源有80~90%來自於販賣生活用品,而非醫療服務(因為就診費一次只要8元台幣)。但由於生活用品已可創造可觀的利潤,每間店在第一年即可自給自足,其中甚至有一間連鎖遠距醫療中心第一年即已經獲利。 Sehat First藉由銷售生活用品的獲利支持偏鄉醫療服務的經營模式,已跳脫傳統以醫療服務營利的框架,同時也因為採用連鎖店的商業模式,讓這種「All in one連鎖遠距醫療中心」的模式更容易大量複製到其他地方,有機會對更多偏鄉地區提供協助,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資料來源: Sehat First CHMI:Sehat First CHMI Innovations Webinar:Sehat First CHMI:Telemedicine in Action TED Fellows:Shahida Saleem 延伸閱讀: 提昇醫療品質新曙光 2012最佳醫療照護創新 行動數據新世代,醫療照護零距離 Dignostics for All改善發展中國家的醫療品質

MBA新顯學:社會企業

2013/03/25

編譯:賴菘偉 二十年前,隔著大西洋遙望的兩間頂尖商學院裡,都種下了社會企業的種子。 在當時,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Institut Européen d'Administration des Affaires)的兩名學生用email詢問全校是否有人對建立非營利相關的課程及就業感興趣。隔天,便獲得126位學生及教職員回覆支持,而且由校方提供50,000歐元種子基金,成立由學生及教職員主導的INDEVOR社會企業社團。 在大西洋的彼端,John Whitehead,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的前合夥人,也對哈佛商學院院長提出了類似的想法,並提供小額捐款來資助一些實驗性計畫,希望以此激發哈佛商學院提出創新的方法來改變社會。他認為如果這些實驗性計畫能達到改變社會的目標,就會有更多資金湧入,也因此催生了哈佛商學院的Social Enterprise Initiative組織。 在過去幾年, INSEAD種下的社企種子在歐洲地區穩定地成長,而且促成了INSEAD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Initiative的成立,現在這個組織舉辦研討會及論壇、贊助研究、支持學生學習如何連結商業知識與社會影響力。 在波士頓,哈佛商學院的Social Enterprise Initiative也正以相似的軌跡成長。 以下是哈佛商學院社會企業相關的統計資料: (圖片來源) 不只是INSEAD及Harvard Business School表達了對社會變遷的渴望。近幾年來,在其他頂尖MBA(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課程裡,學生對於社會企業的興趣也日漸增加,為了滿足這些需要,學校便提供了更多相關的課程。 以下是各MBA學校課程涵蓋社會公益內容的比例: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高達95%的課程都涵蓋社會公益的內容,排名第一。 (圖片來源) 柏克萊大學的兼任教授Nora Silver說:「這個世代的學生是首先被要求在高中或大學時期進行社區服務的世代。這些學生不論進入哪個領域,長大後都期望將社會影響力整合到工作之中。」 以下是各MBA學校關於管理社會組織的課程統計資料 (圖片來源) 此外,教職員對於社會公益的興趣也與日俱增,他們會與許多社會領域工作者共同研究,並將其轉化為課堂上的案例及討論。 現在的MBA課程不只是塑造未來產業的領袖,同時也培養了社會公益的改革家。課程內容不僅教導需要的商業技巧,也訓練學生除了為公司也要為社會盡一份心力。MBA課程協助這些想成為創業家的學生了解多重底線(multiple bottom lines)的觀念;對想成為企業精英的學生灌輸企業內社會創業家的願景,使他們能結合商業利益與社會價值。這些結合社會及商業原理的MBA新血輪,能夠帶領我們通過錯綜複雜的現況,並創造機會,使世界能夠永續發展。(編按:Multiple bottom lines是指企業最終目的不再只有盈利,而是將創造財務利潤、解決社會問題、改善環境等許多議題共同納入企業營運的目的。) 資料來源: Harvard Business Review:The Rise of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in B-Schools in Three Charts

共享新紀元,租車也要P2P

2013/03/01

編譯:賴菘偉 編按:原文為RP Siegal所撰寫,曾出版過Vapor Trails一書。 講到「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就不得不提Wheelz公司。他們不僅為這樣的概念貢獻良多,而且其創新的「點對點」(peer-to-peer,P2P)商業模式,搭配科技的運用,讓他們在快速變化的趨勢中脫穎而出。 Wheelz不像個公司,反倒像一個共享汽車的社群,將需要車子的駕駛與想要分享共用車子的車主聯結在一起,服務範圍目前已涵蓋許多大學校園及城市。 Wheelz的創始者從一家製造可更換式汽車電池的公司「Better Place」展開創業之旅,由解決電動車充電問題轉成幫助別人不用買車卻可以開車到他們想去的地方。 Wheelz執行長Jeff Miller說:「當在做電動車時,會不斷的思考多久必須停車充電。但充了電卻沒有持續使用,反而是浪費資源。若藉由類似Airbnb的方式,便能讓汽車更有效率的使用(編按:Airbnb是一家線上租屋服務,讓屋主可以把多餘的房間按日租給臨時房客賺點外快)。」 懷抱著這樣的願景,他們開始用全新的思考方式並努力的執行。Wheelz的P2P平台,結合他們的DriveBox™車內技術及行動通訊聯結,提供了一個簡單有效率的P2P租車服務,將閒置的汽車用來購買雜貨、出門喝咖啡與週末出遊。正如他們所說:「我們不是發明新的車子,而是改變你的使用方式。」 Wheelz行銷長Platshon說:「在交通運輸系統方面,使用者經驗非常重要,而我們專注的其中一個領域就是客製化的車內技術系統DriveBox™,它會安裝到每一台參與計畫的汽車上。對於駕駛人來說,這個系統可以幫助他們使用行動裝置的GPS(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全球定位系統)找到車子、然後持會員卡感應,就可打開車門進入車內,非常簡單方便。對車主來說也相當便利,因為可以隨時將車子租借出去,而且不需要與租車人花時間見面完成交易。」 (圖片來源) 目前為止,Wheelz已募集了將近4億5000萬台幣的資金,其中一個重要的投資人是Zipcar(編按:全球最大的汽車共享公司,最近才被美國租車龍頭Avis併購)。 究竟Zipcar與Wheelz有何不同呢?其實它們的商業模式本質上就不同,Zipcar擁有你租賃的車子,有些人甚至提出Zipcar根本不是共享車子,而單單只是規劃良好的汽車租賃服務。 以商業上或協力消費(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的觀點來看,「共享」即為一種非常透明、非常輕鬆的消費者經驗,利用行動及社群媒體技術,打破個人與交易的實體疆界。我們都會跟家庭成員共享或借東西,所以無所不在的行動網絡能否讓整個世界變成一個大家族?也許並不盡然,但在某些情況下,它可以讓我們更親近,親近到可以創造親密經濟(economic intimacy),這是共享經濟的關鍵。 Zipcar確實做得很棒,它不僅省略了租車櫃台,而且把車放到你家附近,只要用智慧型手機先預訂,你就可以走過去、打開車門、輕鬆開走。根據美國柏克萊大學的研究,每台共享車輛可以取代13台私人車輛。這就表示基本上加入Zipcar,你就已經與一大群人共同擁有這輛車,使我們逐漸遠離「私有經濟(ownership economy)」的模式,離「世界一家親(world-as-family)」的概念更近一些。 Wheelz執行長Miller進一步提到:「消費者行為逐漸改變,過去大部分的人不會買台新車與陌生人共享,Wheelz想做的就是擴大人們分享的社群。這需要時間才能普及,但其實在那之前就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力。假如1%的車主願意加入P2P的社群中,意即有250萬輛汽車可以共享,這已經比傳統租賃汽車加上現存的共享汽車車輛數目之總和要多出一倍以上。所以只要有1%的人加入,將對交通運輸產生重要的影響力,因為在主要都市的每個街道,你都可以藉由手機找到共享的車子,並且可以挑選跑車、卡車等各式各樣的汽車。」 身為一個傳統的商務旅客,在未來幾年,機場應該還是傳統汽車租賃公司的天下。Wheelz執行長同意這個觀點,但他也補充表示:「你可以想像一個汽車交換服務,當你的飛機抵達目的地,你開走一輛別人停在機場的車,而另一個人則開走你出發到機場的車,並且因為別人開你的車,你不但不需要付停車費,你還可以有一筆額外的收入。」 這樣的光景,著實令人印象深刻,開啟了共享經濟的新局面。 資料來源: TriplePundit:An Inside Look at Wheelz

兩位教師影響百萬貧窮女性生命

2013/02/16

綜合報導:賴菘偉 拉丁美洲有兩億人口,其中將近1/3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70%的人缺乏醫療照顧,而且近半的成年女性沒有屬於自己的收入,每天辛苦的工作求生存。 1990年的某日,在世界海拔最高的玻利維亞首都-拉巴斯(La Paz),兩位學校老師,Lynne Patterson和Carmen Velasco,看著熙來攘往的人群,許多女性揮汗辛勤努力的工作想改善自己及家庭的生活,卻始終無力脫離貧窮的惡性循環。這兩位老師深信透過「教育」可以改變這樣的狀況,因此創立了Pro Mujer組織,開始幫助女性們學習生活技能,提供一連串的課程,包括商業、領導、孩童發展、節育…等等,並且提供場地讓女性們可以認識彼此,互相支持與鼓勵。 很快地,她們發現這些女性其實很需要資金,幫助她們利用所學來脫離貧困。因此,在獲得美國國際開發署的補助後,開始提供婦女們微型貸款的服務。這些課程及微型貸款,逐漸變成Pro Mujer組織幫助婦女打破貧窮惡性循環的平台。 在此同時,微型貸款的浪潮在世界各地蔓延開來,有些企業大老建議兩位Pro Mujer的創辦人應該捨棄婦女的訓練及發展課程,專心致力於微型貸款的業務。但她們拒絕了,反而複製這樣的模式,將她們的觸角延伸到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例如尼加拉瓜(1996年)、祕魯(1999年)、墨西哥(2001年)…等。 每當進入一個新的國家,Pro Mujer就會設計因地制宜的課程,以符合當地的需求。舉例來說,在祕魯,他們成立了收費低廉的托兒所,而且特別設計兒童教育及發展的課程,並且有專業醫師提供醫療照顧,包含疫苗施打、營養補充…等,同時監測兒童的健康及發展狀況。這些措施不只是為了兒童,更讓這些兒童的母親可以放心的工作,專注於她們的事業,不會因為需要照顧小孩而分身乏術。Pro Mujer的目標除了使婦女發展成功的事業,更希望可以改善小孩的生活,他們認為兒童是最棒的投資及未來的希望。 即使貸款對象大多是低收入的婦女,為什麼Pro Mujer的微型貸款仍如此成功呢?有高達接近99%的償還比例。Pro Mujer的祕魯分部,甚至只花了兩年半就能自給自足,損益平衡。其成功祕訣在於團結互信的「公社銀行(communal bank)」制度。 (圖片來源) 「公社銀行」是由20-30位女性所組成,人員的募集由成員邀請自己信任的朋友、鄰居、家人,大家團結一致,當有人還不出錢,其他成員就會出面幫她。女性們以團體互相擔保的方式來接受Pro Mujer的小額貸款,使無法償付的風險降低,團員們互相幫助、一起接受Pro Mujer提供的創業訓練課程,為改變生活而努力,更讓創業成功的機會大幅增高。 而「公社銀行」的主席、祕書、財務…等職位,由大家輪流擔任,使每位成員都有機會學習領導及溝通技巧。每兩個星期,她們就會聚集在全國各地的Pro Mujer中心,償付貸款並參與財務知識、職業訓練、商務技巧及預防醫學教育…等各種主題的工作坊。 除此之外,Pro Mujer也致力於提供高品質、低價的基礎醫療,因為生病除了對健康造成傷害,同時也影響這些婦女們的事業及增加支出。為了預防及診斷健康問題,Pro Mujer開設固定式及移動式的診所,並且與地方的醫療院所合作,以確保婦女及其家人都能得到想要的醫療照護。 (圖片來源) 22年來,Pro Mujer借貸超過10億美金,幫助了160萬名以上的女性,也幫助她們的小孩及家人,總計協助人數達600萬名以上;光過去三年,就借貸5億美金給35萬名以上的女性,並提供了超過27萬次醫療諮詢。利用微型貸款的孳息,Pro Mujer再投入預防醫學、巡迴醫療、醫療講座、急診、兒童教育、商業訓練課程…等等,其影響範圍日漸深遠,使許多拉丁美洲的女性開拓出一片新天地,徹底改變她們的人生。 兩位老師的小小善意,藉由教育、醫療、微型貸款,慢慢擴大規模,凝聚成強大的社會正面影響力,改變了拉丁美洲百萬女性終身勞碌卻始終貧困的命運,使她們有機會為自己及家人過更好、更有尊嚴的生活。 資料來源: Pro Mujer Pro Mujer blog Pro Mujer Surpasses 2009-2013 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Breaking the Cycle of Poverty" Commitment CHMI:Pro Mujer Peru

手機預付卡也能用來看病?

2013/01/10

編譯:賴菘偉 肯亞(Kenya),一個有四千萬人,每人平均GDP只有約1000美元,以咖啡及狩獵聞名的非洲國家,九成以上的人沒有任何保險。每年約有7000位肯亞婦女死於懷孕相關的併發症,比例約為先進國家的50倍。事實上,許多肯亞人民不是無法負擔醫療費用,而是不懂得如何儲蓄,八成以上的人沒有銀行帳戶,更別說為了醫療問題預做財務準備。 在這樣99%的人連電話都沒有的開發中國家,卻有著很特別的現象,就是幾乎人手一隻手機!根據肯亞通訊部門在2012年的資料,擁有手機的人高達四分之三。雖然大多數的人沒有銀行帳戶,但行動銀行(mobile banking)卻非常普遍,人們可以用手機存款、領錢、轉帳、商務往來、甚至微型貸款,這樣方便的行動金融系統,甚至在所謂的「已開發國家」都不多見,徹底顛覆了對開發中國家的刻板印象。 (圖片來源) 鑑於如此方便且普及的行動銀行系統,社會企業Changamka Microhealth Limited推出了以手機預付卡來儲值看病的創新醫療系統。鼓勵民眾平時存小錢,以備不時之需的看病需要,一次最低存款金額只要30元台幣。根據醫院級別,看病費用有台幣150元和台幣250元兩種,民眾可以依需要選擇不同的醫療配套,其涵蓋的疾病範圍很廣,且包含一整套的門診醫療照顧,有醫療諮詢、實驗室檢查及藥物治療。 由於沒有儲蓄習慣,對於許多肯亞的婦女來說,生產是一項無法負擔的醫療支出,造成一半以上的孕婦在家生產或依賴接生婆,因而生產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Changamka公司因此推出了「生產預付卡」,從產檢、生產及產後的照顧,總共只需1500元台幣。低收入婦女藉由一點一滴的小額存款,便有能力到醫院接受完整的生產醫療服務,降低生產的風險及死亡率。 Changamka公司主要的收入來自於購買預付卡時,會收取一小筆入會費用。現在肯亞國內已有超過三十家的合格醫療院所加入這個計畫,而且提供醫療折扣。為什麼他們願意與Changamka合作呢?主要是因為可以擴展客源,而且能確實收到這些醫療款項,減少行政成本,因此創造了一個醫院與病人都雙贏的情況。目前已發行了10000張以上的醫療預付卡及3200張的生產預付卡,每個月有600人次以預付卡看病、超過2300位婦女接受醫療衛教、四分之三使用預付卡的產婦認為預付卡幫助她們儲蓄,而且統計結果發現,使用預付卡的婦女的產檢次數也比未使用者高出許多。 目前Changamka仍面臨「電子硬體設備及網路成本過高」、「部分低收入婦女仍無法負擔生產醫療費用」…等等問題。但其結合行動科技、行動銀行、行動醫療的創新系統,減少繁瑣的行政申請程序及費用,使民眾簡便地藉由小額儲蓄獲得更好的醫療照護。 未來,Changamka想進一步將這個預付儲值系統推廣到整個國家,只要一卡在手,不僅可以看病,甚至連小孩學費及購買食物也可輕鬆完成。目前雖然還沒有關於Changamka的影響力報告及評估,但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不同的國家都有其獨特的文化及環境,不見得要將西方文明世界的方式套用在其他國家,即使沒有完善的銀行系統及基礎建設,只要懷抱夢想、巧妙構思,善用當地資源及文化特色,也可以為民眾健康帶來正面的影響。這樣因地制宜的社會創新,值得我們好好思考學習。 資料來源: Changamka Center for Health Market Innovations:Changamka Microhealth Limited 非洲掀科技熱潮:肯亞首都奈洛比積極發展行動網路 Kenya Country Report The insider’s guide to mobile Web and marketing in Kenya 2012 The Invisible Bank:How Kenya Has Beaten the World in Mobile Money 延伸閱讀: 哈佛新技術,一美元的紙上健檢 村落婦女是拯救窮人眼睛的最後一哩 這些故事離你並不遠,他們也曾是一顆顆懷著夢想的種子。你也有改變世界的理想嗎? 2月3日,社企流號召500個夢想家,一起往夢想啟航! 按此進活動網頁

2012最佳醫療照護創新

2012/12/28

編譯:賴菘偉 在很多新興經濟體裡,缺乏完整的醫療系統。窮人常因無法找到適當治療場所或負擔不起醫療費用,只好選擇不去看醫生或自行去藥局買藥。因此,許多創新的解決醫療資源問題的方案因應而生。 在2012年, 長期關注發展中國家醫療問題的非營利組織,Center for Health Market Innovations(CHMI)發現以下新趨勢,它們透過創新改善發展中國家醫療的品質、負擔、及可及性。 (圖片來源) 快速成長的基層醫療加盟連鎖組織 營利或非營利私人診所的網絡正蓬勃發展,他們主要提供基層醫療服務。CHMI整理了42個這樣的連鎖或加盟組織,其中大約有三分之一是在過去三年成立。他們提供永續、可負擔、有品質的基層醫療給低收入社區,這些連鎖或加盟組織正在實驗新的商業模式及營運策略。例如:  由於貧民無暇就醫,Sehat First(編按:一家致力於提供巴基斯坦人民基本醫療服務及藥物的社會企業)將商店設在它旗下的診所中,讓民眾可以在看病時順便購買生活必需品。  肯亞的Viva Afya利用貨運業常用的軸幅模式(建立數個轉運中心再向外擴展子系統)來控制成本。這些轉運中心有完整的醫療團隊、藥局及實驗室診斷。而擴散出去的子系統則有合格的診所員工及護理人員,藉由電子系統與轉運中心聯絡,取得轉診或醫療建議。  墨西哥的Primedic提倡預防醫學,為了避免民眾因為收入不穩定而無法就醫,他們建立會員方案,只要每個月繳300元台幣就可以加入,提供不限次數的基本醫療諮詢。 擴展醫療照護到偏遠地區 你曾見過用駱駝運送醫療必需品嗎?肯亞的Community Health Africa Trust(CHAT)使用駱駝來運送診所補給品,提供節育計畫及醫療服務給偏遠的遊牧民族。 像這樣使用駱駝運送是一種「移動醫療(mobile care)」的趨勢。不過,千萬不要跟「遠距醫療(mobile health)」搞混了。「遠距醫療」是用手機或資訊科技讓民眾即使不到醫療院所,也可以得到醫療服務。這邊所說的「移動醫療」,是利用牲畜、汽車、卡車、腳踏車、船、摩托車等任何載具將醫護人員,甚至是一整間心導管室帶到需要的地方。這種模式可用同樣的儀器幫助更多人,更可減低營運成本及更有效率地運用醫療人力。 CHMI整理了接近100個移動醫療計畫,大部分都符合以下三種模式之一:  第一是定點服務,像是孟加拉的Islamia Eye Hospital建立了醫療帳蓬(health camp),做為診斷及轉診病人至其他醫療措施時的臨時場所。這種方式可將基本醫療教育及預防保健送至偏遠地區。 第二是巡迴定點服務,像是位於東非Jacaranda Health所經營的移動產科診所(mobile maternal clinic)。他們會定時到數個據點,為產婦提供長期的照護。 第三是行動醫院,像是祕魯的Pro Mujer,他們藉由車輛提供牙醫、超音波檢查及醫療諮詢的服務。 建立永續發展的商業模式 CHMI找出了一些趨勢,包括: 「醫療卷計畫(Voucher Scheme)」增加了婦女支付生產費用的能力。 以電話為主的醫療決策,幫助診所職員及社區健康照護工作者,正確地診斷及治療病患。 在索馬利蘭(Somaliland)的Bulshokaab Pharmacies Network網絡系統,不只提供藥師訓練 、監督服務的品質,更為民眾提供基本的醫療服務。 這些計畫大小從一個村莊到一整個國家都有。有些已經達到自給自足,但有些還非常依賴捐贈者資助。我們還需要觀察這些組織是否能持續下去,是否有潛力擴大規模,將有品質的醫療服務提供給中低收入民眾。 資料來源 The Top Health Care Innovations of 2012:CHMI Releases its 2012 Highlights Report 延伸閱讀 Diagnostics for All改善發展中國家的醫療品質 我們都可以是改變社會的種子,一起讓心中的理想發芽茁壯。 2/3 from idea to action 500個種子對世界的想像一起發芽成長。 按此進活動網頁

共享價值(Shared Value)新紀元

2012/12/17

編譯:賴菘偉 編按:原文為非營利顧問公司FSG的總經理Greg Hills撰寫之文章。 對於念過MBA的人,相信對「根本原因分析(root cause analysis)」、「精實六標準差(lean six sigma)」、「每週、每季、每年評估(weekly、quarterly、annnual review)」…等概念都不陌生。但這些概念只能拿來應用在商業運作,或是也可以是達到社會影響力的工具呢? 奇異公司(GE)企業公民部門副總裁Bob Corcoran認為答案應該是「兩者皆是」。企業應該追求共享價值,解決社會問題同時增加獲利及競爭優勢。而要創造共享價值,需從公司內部做起,運用企業自身特色及專業改變社會。 奇異公司對於共享價值的形成是先設想要解決什麼社會問題,如「減少醫療保健服務的系統淨成本」或「減低病人在醫療機構的住院天數或死亡率」,而後思考如何利用創新產品及服務,來解決這些問題。 英特爾公司同樣在縝密評估共享價值,使其能在全球蓬勃發展的科技教育市場取得領導地位。英特爾員工Barbara McAllister認為共享價值有助於了解「什麼對於學生及老師是最有用的」,透過課堂上監測產品的表現,同時評估使用者的學習成果,改善產品設計及授課方式,大大的提升了科技教育產品的成效,進而增加銷售量及市場佔有率。 電信巨人Verizon員工Kathy Brown認為「共享價值」,其實就是「共享成功」,目的在於開發產品與服務來解決社會問題,可以做的不止是強化現有產品線,甚至可開創一個全新市場。例如,Verizon用通信技術提升電子醫療記錄的安全性,也減少了醫療支付的詐欺行為。Kathy並認為共享價值必須建立在可靠的量化標準之上,並整合傳統的企業評估,以了解這兩種評估標準是如何交互影響的。 現時許多大企業都用純商業方式解決社會問題,然而想要成功執行共享價值策略,未來的企業領袖們必須重新思考諸如策略、行銷、財務分析、營運等傳統商業實務,並用新的思維來使用這些工具。將社會問題視為一個新商機,藉由縝密的評估與執行,獲得源源不絕的創造力,並持續發揚社會價值。 資料來源 Measuring Shared Value: Not Your Father's CSR 延伸閱讀 東瀛視野-營利事業中的社會起業家 你相信嗎?其實你也有改變社會的力量、Just do it! 改變的力量,掌控在你我的手上! 想像的種子將隨著行動萌芽茁壯! 2 月 3 日(日),社企流邀您一同跨出第一步,啟動對世界的想像! 按此進活動網頁

Burt's Bees潤唇膏也可以做環保?

2012/12/11

編譯:賴菘偉 Burt's Bees最近與一家提倡100%可回收產品的公司Preserve合作,大力鼓吹回收#5 plastics(或稱為polypropylene,即聚丙烯塑膠,廣泛使用在消費產品的包裝)。 這個合作屬於Preserve的Gimme 5計畫的一部分,主要的目的在於讓消費者可以回收含有#5 plastics的產品,再用來生產刮鬍刀或牙刷等物品。消費者現在可以回收Burt's Bees的潤唇膏(Lip Balm)、上色唇膏(Lip Tinted Balm)、亮彩唇膏(Lip Shimmer),還有其他所有Burt's Bees產品的塑膠瓶蓋,可以把它們放到美國各地的Gimme 5回收桶或是將產品寄回。 根據美國環保署統計,#5 plastics是美國最常用的塑膠。在所有硬質地的塑膠包裝中都有使用,像是牙刷、藥瓶、或是奶酪、潤唇膏、或優格的瓶罐…等。#1及#2 plastics的回收率都相當高,但99%的#5 plastics卻被當成垃圾送去掩埋,大量的原料來源都被浪費了,因為#5 plastics是很好的塑膠,而且回收再利用相對比較容易。然而,Preserve的Gimme 5計畫是目前美國境內唯一大規模回收#5 plastics的計畫。 Burt's Bees永續企業部門的主管Paula Alexander說:「我們的潤唇膏一開始是放在陶瓶裡,後來改成錫的包裝,一直到創始人Burt 和Roxanne在1990年代終於找到可以回收的塑膠來當作容器,這才更換包裝。我們很驕傲藉由與Preserve的合作,可以提供給顧客回收服務,並進一步管理我們唇膏系列產品包裝的生命周期。」 雖然Preserve不像Burt's Bees的規模這麼大,但從1995年創立至今,非常成功地銷售100%可回收材料製成的產品。在2012年初,Preserve通過社會及環境績效標準,獲得認證為B型企業(B Corporation,B Corp)。 B型公司的認證單位B型實驗室(B Lab)的共同創辦人Jay Coen Gilbert說:「Preserve公司以新的經營方式實踐理念,以永續性消費產品的先驅,成為其他公司的模範,帶動想法相同的公司一起建立產品的回收系統。」 資料來源 Burt's Bees Launches Lip Balm Tube Recycling Program 延伸閱讀 越環保越賺錢的企業 誰說賺錢才能做好事,做好事不能賺錢! 改變的力量,掌控在你我的手上! 想像的種子將隨著行動萌芽茁壯! 2月3日(日),社企流邀您一同跨出第一步,啟動對世界的想像! 按此進活動網頁

社會企業找錢術

2012/12/05

編譯:賴菘偉 編按:原文為Helen Crane整理三位社會企業專家在Shine Unconference 2012中的演說內容,主要是針對社會企業如何募資的一些看法。 提出建言的三位專家分別是:REDS10的創始及領導人Tom Storey,REDS10是一間社會企業,針對地區性的建築工人及學徒的需求,與地方政府、開發商、承包商合作,提供訓練課程及工作機會;媒體創業者Richard Flaye,同時也是一位投資家,經由Big Venture Challenge(由樂透基金發起,致力於幫助社會企業募資的組織)的介紹資助REDS10;ClearlySo的經理Simon Evill,而ClearlySo的主要任務是幫助社會企業募資。 以下是他們給社會企業的建議: 在募資之前,先擁有信任你的第一位顧客 Storey承認他鼓起很大的勇氣才離開原本待遇很好的工作,創立了REDS10。不過還好,他那時已擁有了第一個顧客,大幅降低了創業風險。當時,Hackney鎮請他幫忙規劃訓練課程來增加建築人力,以建造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場館。儘管很多人質疑REDS10的企業訴求,但Hackney鎮的請託使他的企業概念得到證實。Storey說:「你得持續與那些既得利益者及挑戰你的夢想的人們對抗。」 REDS10目前活躍於倫敦地區的13個城鎮。社會創業家應當了解潛在客戶的需要,並建立吸引投資人目光的商業模式。Evill認為在現今保守的金融環境中,除非你提供的服務有很明確的市場需求,否則很難找到資金來源。他也建議社會企業在募資前,最好先測試市場水溫,同時也要針對潛在投資人可能會有的問題,預備好詳細的答案。 智慧地選擇投資人 Storey建議社會創業家尋找那些除了能提供資金以外,也能做出專業指導及擁有相關知識的投資人。同時他也建議可以調查對這個領域有興趣的金主或是對某個議題有「特殊偏好」的人,例如麥當勞的高階主管也許對兒童肥胖特別有興趣。 Evill警告,募資的過程是冗長且變化莫測的,投資人隨時都有可能因為有了其他標的而抽銀根。他建議社會企業不要太早開始募資,應該好好確認自己擁有足夠的時間及資源後再進行。畢竟,投資人對於企業的社會目標感興趣與否才是最重要的。 Storey認為社會創業家不該對投資人卑躬屈膝,應該要直接向他們闡明理念及社會使命,同時讓他們了解就算他們不想參與,還有很多人想加入。REDS10就找到一個認同自己社企使命的投資人,這位出資者說:「我一直希望成為投資人並且從中獲利,然而之於我們的國家政策,我認為政府並沒有好好幫助年輕人就業。」 展現你的商業敏銳度及社會使命 Flaye說REDS10之所以能綻放投資前景的光芒,關鍵在於他們的商業頭腦。他進一步解釋:「Tom是個很有創意的夢想家,而Paul(Ruddick,REDS10的營運主管)只是想經營一家成功的企業。你需要平衡這兩者,才能成功。」雖然商業計畫必須是很可靠的,但它其實需要彈性。Flaye估計他原本的商業計畫其實只實行了一半,但他不會因此困擾。他說:「這就是年輕企業的天性,隨時彈性改變。如果你被投資者拒絕了,可以請他給一些建議,並以此修正你的計畫。」 社會創業家多了解公司管理、實質審查(due diligence)、預測等商業概念,能讓潛在投資人安心,顯現出你對社會企業的認真。可以藉由財金相關課程或者利用一些機構所提供的財務諮詢服務來強化這些商業概念。 將財務風險降至最低 在募資之前,最好有不錯的財務狀況,這聽起來有點像「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Flaye說在他知道REDS10之前,這個企業已經有部分營收了,能夠證明這樣的商業模式是可行的。 社會企業可以尋求私人投資以降低風險,或者也可以用眾人集資或申請創業啟動基金的方式來獲得財務資助。就如同REDS10是透過Big Venture Challenge介紹而認識Flaye,因此獲得雙方各提供七百萬元台幣的資助。Flaye承認若非Big Venture Challenge先提供了資金,他也不會做這樣的投資。他說:「雖然我看到他們的優秀經營團隊,但財務風險真的太高了。」 資料來源 How to raise capital for your social enterprise 延伸閱讀 群眾募資網站,社會企業家的圓夢平台 善用揪團募款 小資族也能募千萬 群眾集資與社會創業家

「烤」出社會企業

2012/11/26

編譯:賴菘偉 剛出爐的新鮮麵包香味漫延在紐約市的公園大道上,這間看似平凡的烘培坊除了烤麵包,還有個重大的社會使命。 Jessamyn Rodriguez在2007年時,為了改善移民女性的經濟狀況,而開了「Hot Bread Kitchen」這家店。現在,這家麵包店有25種麵包,而負責烘培這些麵包的,幾乎都是缺乏工作經驗的新移民或低收入女性。 Rodriguez從前並不是個麵包師傅。2007年之前,她是在人權與移民的相關領域工作。在某次應徵一個非政府組織的職位失敗後,她走上了一條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在某次Rodriguez與朋友聊天時提到,自己沒拿到「Women’s  World Banking」的工作,但她朋友卻聽成「Women’s World Baking」。突然間,這個美麗的錯誤讓Rodriguez靈光乍現,整個腦袋充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在一起烤麵包、分享食譜與文化的畫面。從此,這個想法就深植她心中。 Rodriguez並非馬上就開始她的社會企業,而是花了一些時間才轉換跑道。她繼續當了八年的高階政策分析師,之後又花了幾年學習基本的烤麵包技術。Rodriguez說:「我雖然是個有經驗及天份的廚師,但是我對烤麵包一竅不通。」因此,她開始當學徒,然後在一家位於曼哈頓的高級餐廳工作,她在那裡了解到,自己真的很喜歡這個工作。 此外,她也觀摩了一間專賣正港古早味麵包店的開創過程。她說:「在當社會公義的鬥士前,我其實是個美食家。」 在2007年,Rodriguez開始在她布魯克林的家中烤麵包,而且為了這個事業忙得不可開交。她一個人必須負責烤麵包、販賣、送貨,同時她還是個全職的顧問跟經營者。當客戶需求增加,她便開始雇用及訓練移民女性來幫忙,並且還提供員工一些英文課程。 一年之後,當生意越來越好,她將Hot Bread Kitchen從家裡搬到一間與他人共用的辦公室,在2010年,又將公司搬到現在所在的東哈林區。在此期間,Rodriguez雇用了更多的員工,其中包括了Nancy Mendez。 Mendez從墨西哥搬到紐約,學歷是高中肄業,之前曾做過外膳服務與零售的工作。Mendez說:「我過去常得靠賣CD增加收入維持生活,但現在完全不同了。我的收入增加,而且有能力到餐廳享用大餐。我以身為墨西哥薄餅的產品協調員為榮,因為這是墨西哥的食物,而我們的製造方式是最道地的。」 Hot Bread Kitchen現在有46個員工,為了滿足需求,最近剛開了一間店。Rodriguez說:「我們在紐約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仍樂意把事業擴展到其他城市。」 資料來源 Profile: Jessamyn Rodriguez Cooks Up Job Opportunities at Hot Bread Kitchen 看完覺得意猶未盡,想進一步親身了解社會企業家? 憑著信念 不用是超人,也可以拯救世界 不用有翅膀,也能逆風飛翔 從他們身上看見夢想一步步實踐發亮 From idea to action  2月3日(日),社企流邀請你一起讓想像萌芽茁壯 按此進活動網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