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Allen Lai

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 嚮往社會企業的理念,希望運用自己所長,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力。

這些菇菇可以幫你吃掉塑膠垃圾—再變成你的下午茶

2015/07/06

編譯:賴菘偉 現在有個全新處理塑膠垃圾的方法—「吃掉它!」這是種全新的桌上農場,利用真菌來分解塑膠,再把它轉變成安全、甚至美味的點心。 「我們想採用從未被視為食物的材料」設計師Katharina Unger如此說。她與Julia Kaisinger及Utretcht University的生物研究員一同參與「Fungi Mutarium」計畫。 「Fungi Mutarium」計畫的驚人設計,回應了現今世界的兩大問題:第一,全世界每年會產生兩億八千萬噸的塑膠垃圾;第二,許多地區需為快速成長的人口生產足夠的食物。 「農夫生產食物漸受嚴苛的環境條件所苦,Fungi Mutarium計畫展現了新的生物科技能如何將有害、甚至有毒的廢棄物變為可食用的原料。」Unger說。 (將小塑膠塊放入洋菜果凍杯中,再滴入真菌。圖片來源) 整個系統先用紫外線光照射,將塑膠垃圾滅菌,並讓塑膠開始分解;接著,再將小塑膠塊置於用洋菜做成的像果凍一般的杯子內,並滴入真菌,使其開始成長與消化塑膠。最後,塑膠會消失,充滿真菌的杯子就可以吃了。 「當看不到塑膠材料在裡面,就表示可以吃了。在此時,會長滿毛茸茸的白色菌絲。」Unger說。 儘管吃起來的口感就像磨菇,但設計師還是創造了一些食譜想讓這些洋菜杯子更可口。其中有一種料理方式是從日本料理取得的靈感,另一種則是酸甜口味的芒果與胡蘿蔔組合;甜點則使用巧克力加水蜜桃果泥。另外也有特殊設計的食器讓人可以從杯子上把真菌刮下來、切開、然後用吸管吸食。 (當看不到塑膠材料時,這些白色杯子就可以食用了!圖片來源) 雖然原本的塑膠很明顯是不能吃的,但這個設計是有研究根據的—研究發現,不同種類的真菌可以完全消化塑膠。在這個產品雛形中,設計師使用杏鮑姑及裂褶菌兩種真菌,讓它在吃完塑膠後仍可以被食用。 若是金屬的話,真菌會囤積,所以吃了會有危險;而真菌分解塑膠,卻不會累積這些化合物。不過,設計師也承認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認這樣的東西是安全、可以食用的。 目前這個設計只是個概念,展示這套利用玻璃半球體來處理塑膠的模組,將來也許能用在小工廠或農場。設計師想要藉此激發一些新的想法,並將真菌可以幫助我們處理廢棄物這個觀念推廣出去。 Unger說:「避免製造過多的塑膠垃圾是現在最重要的事。目前沒有單一的解決方案可以在我們的環境中去除這些東西,但真菌可以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Home-Grown Fungi Will Eat Your Plastic Trash (And Then You Can Eat The Fungi) 延伸閱讀: >> 紙袋真的比塑膠袋環保嗎?這位永續設計師將翻轉你的環保思維 >> 印尼生化塑膠袋「粉圓」做的 >> 汪劍超-離開微軟的垃圾小王子,賦予每一克垃圾新價值

使用這款智慧App,你真的不需要買車

2015/04/28

編譯:賴菘偉 如果你還未滿35歲而且住在城市裡,只要能到達目的地,你可能根本不在意是否有車。「Shift」是全新的交通運輸app,可以為顧客找出最佳交通方式。五分鐘內,根據距離、停車場、所要處理的事務,即可為你安排一台小電動車、特斯拉(Tesla)或電動腳踏車來幫助你到達目的地。 Shift的CEO,Zach Ware提到:「每個人對移動的需求經常在變化,有時你只需要移動幾公里,有時更少;有時你可以舒服地騎腳踏車前往,有時卻不行;有時你只是想用一個下午的時間,一口氣開車把雜事處理乾淨。」Shift決定串聯所有的交通方式,而非只提供一種服務。經由這個app的運算,可以計算出在某種情境下最合理的交通方式,讓使用者省了做決定的麻煩。 Shift希望提供混合的運輸選項,從特斯拉(Tesla)、小汽車、電動腳踏車、司機、甚至聚會巴士,幫助人們減少開車次數,甚至不再需要擁有車子。 「改變習慣是很慢的。」Ware解釋。「那些像我們一樣想使運輸更簡便、更快的人們,所想像的世界與現在的世界完全不同。我們常討論如何讓會員用他們較習慣的方式來移動,然後慢慢地進化到新的移動方式,而非浪費時間說服他們立刻徹底地改變行為。」 Shift的服務特別適用於公共運輸有限的城市,或是有大量從郊區來的通勤者。「較多城市是類似拉斯維加斯(缺乏大眾運輸),而非像舊金山。我們看到許多城市有活躍的市中心,但這些都市工作者及居民卻缺少容易取得、負擔得起的移動方式。 Shift將採會員制,而非以每趟計費,所以顧客不需要浪費時間嘗試找最便宜的交通方式。會員費從最便宜的腳踏車代步(約一個月750元台幣),到一個月30趟或吃到飽的方案,最頂級的方案甚至可以提供私人飛機的選擇(雖然似乎有點令人難以置信)。 (圖片來源) 這項服務比自己擁有一台車要便宜,車子的維護和使用是很複雜且昂貴的。根據美國汽車協會統計,擁有一台車的平均每月花費是24000元台幣左右,而90%的時間車子是閒置的。特別是對於居住及工作主要都在市中心的人,處理車子的費用可能高多了。 若你身處市中心,可以在五分鐘內找到適合的車子、腳踏車或其他運輸方式來符合你的需要,讓你像是有自己的車一般,卻沒有停車或車輛失竊的困擾。 Shift也即將推出通勤者的接駁車,來幫助解決大眾運輸只在固定路線、不能將人直接送到家的問題,並相信根據會員需求的即時動態路徑系統是更有效率的。 不像Uber(編按:以行動應用程式連結乘客和司機,提供接送服務的公司)或Lyft(編按:讓有車族在任何時間地點,隨車主意願搖身一變成為計程車的公司),所有Shift的司機都是全職的,而且會處理從車子清潔到道路救援等大小事務。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Brilliant New App Calculates Where You Need To Go And Sends You A Bike Or A Tesla In Five Minutes 延伸閱讀: 英國大學生創意,讓你省下萬元油錢 共享新紀元,租車也要P2P 怎樣讓租車變成一種公益

社區支持農業再進化,讓農民專心種菜 不再擔心該怎麼賣

2015/03/24

編譯:賴菘偉 人們對於新鮮在地食材的需求正爆炸性地成長,因此農夫市集及社區支持型農業計畫在全美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即使這些活動已觸及到地方農業,但在經營方面都牽涉到耗時的物流及行政工作,這對於農民來說仍太困難及昂貴。Azoti是一個「統包型」的社區支持型農業計畫,使中小型的農夫及畜牧業者能透過他們的管道直接販賣給顧客。 Azoti的執行長Dave Ranallo,在2012年創立公司時,與8位雇主合作,成功地串連了450位員工成為訂購顧客,銷售作物則來自於3座位於俄亥俄州中部的農場。Azoti公司負責所有的行政工作,像是找到新顧客、處理訂單、管理庫存等等,讓農夫可專注農事而非產品販售。 Azoti公司就像是一個仲介,連結顧客、雇主以及食物生產者,促使他們進行交易。雇主不需為這項服務支付任何費用,而是由農夫來付費,他們付給Azoti每份訂單金額的17%。 Azoti某部分是基於執行長Ranallo對在地的農業觀察。他注意到許多農場因為激烈競爭而並未種植消費者所需的蔬果作物(Specialty Crops),反之,許多農田改種其他商品作物(Commodity Crops)甚至休耕閒置。 Ranallo強調Azoti對於農民有幾個好處:「首先,農夫可以得到比批發價更好的價格,因為他們不需與其他農民競爭,而且可以預測需求,這是他們在農夫市集無法做到的。另外,生產者還可自定價格。我們和農民是夥伴關係,讓他們為自己的產品定價,由我進行販售並抽取固定佣金作為收入,大家同心協力。」 Azoti將物流運送交給農夫及顧客自行處理,他們捨棄傳統的市場販售模式,由農民在週間時直接送到合作的公司內,藉此能直接與顧客建立關係、進行交流。 對Azoti的農夫而言,與顧客建立關係是這種社區支持型農業的好處之一。另一個好處是「保障」—與企業合作的農夫可以在種植前收到錢,因此能預先制定計畫,了解要種植什麼作物及如何管理牲畜。若因天候不佳而影響產量,訂購者與農夫也將共同承擔風險,。 因此任何會影響農夫的事,例如法規、天氣、債務等,同樣地也會影響到顧客。因此,當收成數量及價格有所波動時,如何妥善管理顧客的期望是一項挑戰,也是Azoti的商業模式中的風險。 Azoti除了需與傳統的社區支持農業、農夫市集,與販售本地食材的商店競爭外,它的重要競爭對手還包括Farmigo,一家提供社區支持農業計畫軟體的公司,藉由建立食物社群或社區支持型農業取貨點的網絡,將農夫與顧客連結起來。 關於未來的成長計畫,Ranallo認為仍有許多機會。他表示:「我們將來能擴展至全國,甚至全世界。我們可以為任何一位農夫開闢新的市場。此外,我們想要帶入食物相關課程及其他健康活動,像是減重或高血壓管理。」 2013年時,Azoti在由社區型農業圍繞的紐約市及加州的沙加緬度這兩個城市試行。Ranallo希望在未來公司的醫療保險福利中,也可以涵蓋社區支持農業。他提到美國梅約診所(Mayo Clinic)的做法,他們給予員工每個月6000元台幣參加健身房或訂購社區支持型農業產品。 Ranallo最後提到:「我們試著讓人參與在自己吃的食物之中,重新連結人與食物。我們想要讓人們去接觸食物,並加速他們對相關議題的覺醒,這樣他們才能改變飲食,攝取更健康、新鮮的食物。」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Instant farmers' market: startup aims to renew food system with direct sales 延伸閱讀: 從農田到餐桌-改變台灣農業的創新模式 社區協力農業的實踐者-喜願共和國 創愛的業/厚生市集,打造分散式供應鏈

這間荷蘭新創公司,讓你直接跟鄰居買電

2015/02/12

編譯:賴菘偉 共享經濟即將擴展至能源產業,未來我們可以向彼此購買能源,就如同我們透過Airbnb向其他人租房子一樣(編按:Airbnb是一家線上租屋服務,讓屋主可以把多餘的房間按日租給臨時房客賺點外快)。 Vandebron這家荷蘭的新創公司,透過他們的網站,可以讓消費者直接向獨立的電力生產者購買電力,像是在自家農地上架設風力發電機的農夫。更特別的?,整個交易過程完全不需透過公營事業。 Vandebron四位創辦人之一,Remco Wilcke提到:「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為什麼不能向有風力發電機的農夫買能源?因此,我們開始研究這件事,發現到這個想法雖然很簡單,但實際執行卻比想像中複雜。」 (圖片來源) 消費者進入網站,選擇想要的合約型式(一年、三年)及需要的能源量。接著選擇適合的電力生產者,而每位生產者都有一個頁面介紹自己和他們的生產設備。 例如住在荷蘭北部的農夫Bernard和Karin Kadijk,他們有個風力發電機,可產生六百戶家庭的所需用電,售價約為每度電8.5元台幣。如果你能接受這樣的價格,只要填上你的姓名及詳細資料,兩分鐘內就可完成這個交易。 Vandebron公司宣稱,這樣的方式對消費者及生產者是雙贏。電力生產者可以得到較高的收入,因為不再被迫接受公營事業所訂的價格;對消費者而言則可節省開支,不需接受公營事業為了將能源送到家中而產生的溢價,僅需要支付生產者所設定的價格。Vandebron公司從中不加收任何費用,僅向買賣雙方收取固定的會員月費,大約是一個月360元台幣。 Vandebron的另一位創辦人,Aart van Veller說:「這代表永續能源有更好的價格,而且永續生產的投資也更有商機。」有一位農夫表示透過這樣的方式,他今年多賺了將近40萬台幣。 Wilcke認為公營事業根本不適合提供再生能源,因為他們仍有許多用在化石能源(fossil fuels)的投資成本需要回收。此外,他們往往想盡可能賣更多能源以增加營收,但從能源使用效率的觀點看來,這並不恰當。相反的,Vandebron公司的出發點是要連結更多消費者,當顧客節省能源,就可以為生產者配對更多顧客,以增加會員月費的收入。 目前網站上有12位生產者,提供的能源足夠讓2萬戶家庭使用,而荷蘭現在的獨立生產者所產生的能源就足以供100萬個顧客使用。 Vandebron公司的模式也有其社會價值,顧客可以了解他們是向誰購買能源。Kadijk一家的農場最近規劃了開放參觀日,有大約100位顧客參與,這其實有點像是了解你的蔬菜水果是從哪裡來的活動。 Vandebron的模式可以被複製到其他地方嗎?在能源市場沒有被管制的荷蘭可能會比較容易,但若是這個商業模式對顧客比較便宜,而對生產者也比較有利可圖,這個點子沒理由不流行吧? 資料來源: Fastcompany:The Sharing Economy Takes On Electricity, So You Can Buy Your Power From Neighbors 延伸閱讀: 發電靠自己!英國民眾不靠財團,自主成立再生能源合作社 英國小島的再生能源之夢 小鎮居民靠風力發電加薪600萬

換手機≠換充電器,你的充電座也可以變身精品傢俱

2015/01/01

編譯:賴菘偉 美國人平均每22個月換一次手機,光是2010年就丟掉超過一億五千萬隻「舊」手機,其中只有11%被回收。伴隨著手機一起進入掩埋場的還有手機充電器,每年大約有10萬噸重的充電器被丟棄,一來是因為它們通常沒辦法跟其他設備相容,二來是大部分的消費者都喜新厭舊,只想要新的產品。 Dodocase公司想改變這個景況,設計一個消費者願意長期使用,甚至永遠保存的充電器—只要行動裝置充電的規格在未來還可以相容。這個「未來保證可使用的充電器」是由回收的木頭手工製作而成,並宣稱這款充電器不會因為手機不斷推陳出新而被冷落,因為它美麗的外觀會讓消費者捨不得丟棄。 推出這個新充電器的Dodocase公司執行長Craig Dalton提到:「一直以來,每款充電器都只能配合特定的手機,當消費者購買iPhone 5新手機後,突然間 iPhone 4的周邊配件就被棄如敝屣。」因此當這家公司開始設計這個充電器時,他們便決定讓即將上市的iPhone 6也可以適用。 Dalton提到:「有了這個美麗的木製充電器後,不管大家是將iPhone升級,或是買了一個新的手機殼,又或者轉換到Android手機,都不需要丟掉它。我們從加州回收這些木頭,讓它們可以延長使用時間,如果你只因為換了手機就把它丟棄,這真的太可惜了。」 今年初(2014年),歐盟明訂2016年之前手機充電器必須有統一的規格,所以長久使用這類充電器的機會應該會大增。 這個新型的木製充電座吸睛之處在於它比較像是個傢俱,而不是個手機配件。雖然它售價頗高(約三千元台幣),但也許不斐的價格也是讓某些消費者願意保存而不隨意丟棄它的原因。 儘管有些設計師已找到更環保的方式,讓消費者透過更新某些零組件來升級手機,而不需「整台換掉」,但大部分的手機製造商仍會不斷地製造新產品,Dalton最後提到:「我們無法強迫蘋果不去升級他們的手機,但如果手機配件可以長久使用,情況或許就會好一些。」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Future-Proof" Phone Dock Wants To Stop Chargers From Filling Our Landfills 延伸閱讀 >> Fairphone:撼動血汗手機的革命家 >> 越環保越賺錢的企業 >> 「性感」環保企業為何歐洲造?

咖啡渣別浪費,未來可以幫你省油錢

2014/12/24

編譯:賴菘偉 提到咖啡店的廢棄物,一般人都會想到堆積如山的拋棄式紙杯被丟進垃圾堆裡的畫面。但其實每家咖啡店平均一天會丟掉大約10公斤的咖啡渣,而像倫敦這樣的大都市,一年會產生20萬噸的咖啡渣。現在,一家新創公司計劃將這些咖啡渣轉變成汽車的燃料或是家庭暖氣的能量來源。 Bio-bean是由一位建築系學生創立於倫敦,經由Founder.org組織的加速器計畫支持(編按:Founder.org是一個協助學生創業家創業的組織,提供一系列的支持與培訓),目標成為第一家大規模回收再利用咖啡渣的公司。Bio-Bean的共同創辦人兼CEO,Arthur Kay提到:「一開始提到回收咖啡渣,一般會想到就是從咖啡店收集一大袋咖啡渣。但Bio-Bean的流程要複雜的多,而且對象會是即溶咖啡的製造商及專門收集咖啡渣的公司。」 在收集咖啡渣之後,Bio-Bean公司計劃把它送到當地的大型加工廠,然後用機器將咖啡渣乾燥,萃取出油質,將剩下的部分轉為生物質顆粒,可做為暖氣的能源,而油質的部分可以做為汽車或卡車的生質燃料。 與玉米乙醇這類的生質燃料不同之處,在於它不是從農作物而來,所以不會減少糧食的產量。咖啡渣生質燃料被認為是「先進的」或「碳中和」的生質燃料,目前已經有顧客想要購買Bio-Bean的產品。 Kay進一步提到:「英國的生質燃料市場正快速的增長中,主要是因為傳統燃料的價格攀高以及消費者意識上升。生質燃料市場的增加,加上低成本及生質燃料的永續性優點,代表我們的咖啡渣燃料將有很大的需求市場。」 同時,咖啡渣比其他的選擇更便宜,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原本是將被丟棄的東西,咖啡店現在需要付錢才能把咖啡渣載去掩埋場、焚化爐或厭氧消化廠。 Bio-Bean公司目標形成一個閉鎖迴路模式,最終希望將電力直接送回提供咖啡渣的咖啡店。Kay最後提到:「Bio-Bean公司十分貼近循環經濟的概念,將廢棄物視為有價值的資源。」 雖然目前只是小規模的經營,但在持續發展倫敦的系統之後,Bio-Bean可望往海外擴張。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urning Waste Coffee Grounds Into A Different Kind Of Fuel: Powering Your Car 延伸閱讀: 本月社企:把咖啡穿上身的藍色經濟先行者──興采實業 電子垃圾回收的商機 垃圾也可以性感-小智研發 你也擁有一身長才,和滿腔熱血嗎? 現在報名社企流三週年論壇 從再生經濟到翻轉設計,從國際視野到在地實踐; 一同來看社會企業如何用想像與創新改變世界!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這個團隊大幅提升非洲婦幼醫療效率 靈感來自FedEx和速食店

2014/11/26

編譯:賴菘偉 編按:本篇文章是由採訪Jacaranda Health執行長Nick Pearson的訪談稿改寫而成,介紹肯亞的產婦照護現況及Jacaranda Health組織的營運模式。 對於肯亞市區的孕婦而言,如果沒能力支付高品質的醫療花費,將很難找到安全的地方生產。Jacaranda Health是一家位於肯亞的社會企業,正嘗試解決這個問題。 Jacaranda的團隊致力於提供可負擔的高品質婦幼醫療照護,給位於肯亞市區的貧窮婦女。這個團隊由Nick Pearson帶領,使用最先進的技術、商業及診所創新,以創造永續且規模化經營的生產照護連鎖診所。最有趣的是,他的靈感來自於FedEx及速食連鎖店。 肯亞一般產婦生產的醫院通常都非常擁擠,照顧的品質令人不敢恭維。醫療人員的素質參差不齊,診斷結果也不太可靠,而且缺乏基本的補給品及設備。在肯亞,媽媽死於生產的比例甚至是歐洲的100倍。 Jacaranda Health想要提供高品質、低成本的醫療照護,但執行起來卻複雜的多,而且在資金與民眾支付能力都嚴重受限的情況下,唯一的成功之道就是提升效率。 (圖片來源) Jacaranda Health嘗試在內部創造出一套系統,如同FedEx或連鎖速食店所使用的系統一般,能夠降低成本並有系統地改善流程。他們希望藉此提供品質較好及較易負擔的醫療照護,並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樹立一個生產照護的典範。 Jacaranda Health運用有限的臨床治療方式,以實證為基礎,專注於靈活運用人力資源。在健康照護的領域來說,就是利用「醫療工作重分配(task-shifting)」,有效地調度低層醫療工作者來處理繁忙的工作,創造低成本醫療照護的團隊。 Jacaranda Health的目標是成為區域內最大的產婦照護提供者之一、建立醫院以及提供良好的直接服務,從奈洛比(Nairobi,肯亞首都)開始,擴展到東非其他城市。同時,他們也認為有義務把經驗分享給其他同行,影響整個醫療產業。因為若只靠他們10-20間的連鎖醫院幫助2萬到3萬名嬰兒出生,對於整個市場的影響仍微乎其微。 Jacaranda Health的執行長Nick Pearson提到:「我們唯一可以改變生產照護市場的方式就是透過影響力。我們的目標是示範並證明我們的直接服務模式,並持續建構系統,嘗試讓此模式在肯亞的生產照護產業中,也能在公部門被複製、融合、和規模化。」 其實,許多成功的社會企業已順利透過倡議和政策制定,或是透過強大的合作夥伴、經銷商及其他組織達到規模化的效果。如何引進直接服務模式,使整個產業生態系統產生改變,對那些想要創造大規模影響力的社會企業來說都是很重要的課題。 資料來源: Pioneers Post:How a Kenyan social enterprise is using FedEx to deliver babies 延伸閱讀: 6個案例帶你認識全球醫療改革 提昇醫療品質新曙光 全世界最大的太陽能醫院 為最貧窮的國家帶來奇蹟 手機預付卡也能用來看病?

頭家免驚!只要多一份理解,身障者會是公司最寶貴的資源

2014/10/22

編譯:賴菘偉 編按:本文以UNlimiters創辦人Justin Farley第一人稱的口吻所撰寫。UNlimiters是由一群身障專業人士為身障者創立的網路社群,目的在於幫助它的客戶可以活出不受限的生活。 我出生時患有腦性麻痺,雖然走路的樣子有點奇怪,說話較為緩慢,但我的認知功能絲毫沒有受損。當然,身體的缺陷還是對我造成了一些限制,但我能找到解決方法來處理生活中的大小事。 我想,做為一個身障人士最困難之處應該在於,除了本身肢體的障礙之外,也同時要面對來自別人的刻板印象與臆測。 我從非常年輕時就想要自己創業當老闆,因為最能體諒與接納我身體缺陷的僱主,大概就只有我自己了。肢體障礙者求職時總是容易四處碰壁,有肢體障礙的大學畢業生,其失業率甚至是一般大學畢業生的2~3倍之多。 雇用身障者的組織應該以完整的個人來看待身障求職者,思考他能否融入公司,而非只以缺陷來評價他。每個身障者有不同的挑戰或需要,要接納有肢體障礙的員工,除了解其能力外,也需要考量他所需的空間。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產品幫助身障者工作更容易、更有效率,例如,將辦公室改設適合輪椅的辦公桌,提供員工平價的辦公用品輔具,像是特殊的剪刀、書寫工具、打字輔具、放大鏡、有聲計算機等,讓你的員工可以更有效率地處理日常事務。 雇用身障人士不只是為了達成法定的配額或展現公司員工的多樣性。身障人士是克服困難的專家,在他們專注於工作時會表現出此特質。甚至因為他們的特殊生活經驗,往往能提供一個全新的觀點,這也是身障者比起其他員工所能展現出的優勢。 當你雇用身障者,就必須提供一個包容、友善的工作環境。既有的員工只要有機會了解身障員工的障別及適當的互動方式,通常可以完全地接納他們。就我自身的經驗,我可能只有在涉及精細的肢體動作時需要協助,對我講話時不需要特別大聲或刻意放慢,雖然某些人無法立即了解,藉由專家的協助則可以讓彼此的互動經驗舒服許多。最重要的是,你的新員工不會想要因為自己的殘疾而有差別待遇。 雇用身障者雖有諸多考量,但公司及求職者可以做好事前預備,讓雙方在互相適應上能夠更順暢。我希望藉此鼓勵身障朋友們追求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也希望公司願意挺身支持、跨越疑慮,給與身障求職者一個工作機會。 資料來源: Fastcompany:Wha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about hiring someone with a physical disability 延伸閱讀: 創愛的業/众社會企業,結合科技造友善城市 肯納症(自閉症)的就業救星 身障創業家打造友善輪友咖啡館 本月社企: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開創身障就業新價值 黑暗中對話有限公司

麻省理工新研究!看樹枝如何變出好水

2014/09/21

編譯:賴菘偉 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成功地開發出一種簡單以樹枝為主材料的濾水器,這可能將是開發中國家飲用水問題的低價解決方案。根據開發此技術的科學家表示,現在為全人類提供乾淨的飲用水可能僅有「一枝」之隔。 對於大部分開發中國家而言,乾淨飲用水其實是稀有的奢侈品:氯氣消毒太過昂貴、燒開水需要大量昂貴的燃料、紫外線消毒的科技門檻過高,根本無法解決許多偏遠地區的飲水問題。這也是麻省理工學院研究者的突破創新之處,讓我們看到解決問題的一絲新曙光。 這個簡單的濾水器只需要一段新鮮的白松樹枝以及一些低成本的塑膠管。研究者將污水流過樹枝邊材(sapwood)(編按:邊材為新的、外圍的、具有輸導功能的木材,為木質部的一部分),發現植物組織成功地過濾掉混合液中的實驗染料及細菌。Rohit Karnik是此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他認為這些以木質部為基礎的過濾器再進一步發展的話,足以媲美其他過濾方式。 邊材濾水器是利用植物組織的自然系統設計而成:當水份從植物的根部運送至葉子,它會經過木質部網絡;這個網絡是由許多導管串聯,同時具有小孔的薄膜可以防止氣泡塞住整個系統。在深入研究這套自然機制後,發現大部分的木質部小孔與病源菌平均的大小雷同;更進一步的研究顯示剛切斷的邊材確實可以將細菌從水裡過濾掉。 便宜、可拋棄式的濾水器有望為發展中國家數以億計的人帶來乾淨的水資源。美國國家衛生基金會的水系統全球事業發展部主管Rick Andrew認為,邊材過濾器可以提供水質淨化所迫切需要的低成本和低技術解決方案;他指出接下來的發展方向之一,就是測試這個方法實際供水的功效。 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員Karnik進一步說明:「邊材過濾還在測試的初期,需要進一步的研究。第一次的示範已經展現出木質部可以用來過濾水,但這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資料來源: Social Earth:Tree Branch-Based Water Filter Provides Clean Drinking Water:MIT Researchers 延伸閱讀:  淨水大作戰:幫助千萬人獲得潔淨水資源! 「水」點子大集合:看來自全球各地的水資源科技如何改善缺水危機  乾旱地區的希望,水資源生產看板  比Brita更好的時尚濾水器,跟討人厭的外觀和濾芯說掰掰  利用太陽「淨水」,華裔發明神奇球

好的創辦人不見得是好的CEO

2014/08/11

編譯:賴菘偉 編按:本文由Imagine Social Good的創辦人Dan Morrison所撰寫,Imagine Social Good幫助社會創業家訂定策略及計畫、建立商業模型,並開發數位行銷活動,協助社會創業家能夠透過創新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 社會企業執行長需嚴格審視自己是否為最適合擔任此角色的人。如果你的熱情是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創立社會企業很快地會成為你能順利募資的唯一選項。但這樣不單會造成社會企業的泡沫化,同時也把創業家之外的角色及才能都貶低了。運作良好、互相合作、成功的團隊需要各式各樣的人才,來推動改變世界的想法。 一開始,創辦人成為CEO是因為沒有其他人扮演這個角色。當你說服朋友、實習生、志工,幫你測試這個想法的可行性,並說服某人出錢。如果夠幸運,你會拿到第一張七位數甚至八位數台幣的支票。此時就是創辦人需要檢視自己是否適合當CEO,或者需要另請高明的時候。 對我來說,那個時刻是2009年夏天,Citizen Effect(編按:本文作者創立的組織,幫助慈善計畫募資,並給予有理想抱負的人建議及協助)收到來自於TomorrowVentures的900萬台幣,這是一家與Google董事長Eric Schmidt有關的創投組織。如果我們達到某些績效標準,還可以拿到更多錢。我剛說服了這個時代其中一位最偉大的科技領袖給我900萬台幣的支票,而且還將他的顧問請入董事會。當時我自信地認為,我才是CEO的不二人選,但,這想法真的很蠢。 結果是我們從來沒有達到績效標準,為什麼呢?因為不論我多麼想相信自己,可惜我仍然不是CEO的料。我的才能在於創造新的點子、為概念及企業建立模型、發想創意行銷活動來向世界介紹嶄新的想法。我是典型的「短跑者」,也就是從解決問題、模型化及創造中得到能量的人。這些是成為CEO的特點之一,然而CEO也必需是個「馬拉松跑者」,擁有長期願景及專注指示方向、確保企業以最大速度前進,同時也要注意不要在終點前耗盡體力。我的強項是向CEO提供諮詢,而不是成為CEO。 其實,我無法成為CEO早已有跡可尋。募集資金的黃金準則就是資金會帶來更多資金。我從Schmidt募來的900萬台幣,應該是能讓我募到9000萬台幣的跳板,但我太專注於自己想做的事—為社會福祉及公民慈善創造一個創新的群眾募資平台,卻沒有四處奔波、敲門、無止盡狂打募資電話。因此,我並沒有達到集資的目標。 當時應該怎麼做呢?我的投資者及董事會應該讓我靜下來,說:「你應該是創辦人兼創新總監,然後向新的CEO呈報,我們正在物色CEO的人選。」優秀的社會企業董事會就會如此做,因為他們知道一般創業家及社會創業家是完全不同的。對於一般創業家,你是投資在「人」身上,一個你相信為了成功什麼事都會去做的企業早期CEO。對於社會創業家,你投資的卻不是「個人」,而是一個改變世界的想法,但創辦人可能缺乏技能來執行它。 最後,我發現這不是我的董事會的錯,全是因為我無法對自己誠實。如果重來,很有可能一個真正的CEO會停止技術開發,拿著我們前導計畫的資料以及從TomorrowVentures獲得投資的信用,出發去募款,讓我們可以組成強大的團隊,然後建立一個可以改善數百萬人生活的人力及技術平台。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Avoiding the CEO ego trap 延伸閱讀: 【新聞】並非每個人都應該成為社會創業家 社會創業家,你必須要先瞭解問題 給年輕社會創業家的信-變調的造神主義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