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Eddie

人生不能沒有籃球,不然猶如壞了的調色盤;相信社會多了社企,將能照亮每個角落。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所,現為社企流編輯。

社會企業是社區圖書館的曙光?

2013/04/27

編譯:葉孟靄 作為公共服務的一部份,社區圖書館早已與民眾生活密不可分。而英國地方政府在面臨財政緊縮的情況下,不得不將不具營利能力的圖書館轉手他人經營,也是可以被理解的。只是這樣的公共圖書館卻能吸引社會企業願意接手,就很值得我們探討箇中緣故。 (圖片來源) 早在2003年,英國威根(Wigan)市議會便將休閒與文化服務外包,委由威根休閒與文化信託(Wigan Leisure and Culture Trust)社會企業經營地方的圖書館和休閒設施。然而,有獲利能力的休閒服務卻往往需要補貼圖書館服務,這也使得圖書館成為該信託競標時的主要考量。 究竟社會企業要如何讓年年虧損的圖書館自給自足呢? 以一間主要業務為回收電腦的小型社會企業Eco Computers為例,該公司於2011年初標得英國路易士翰(Lewisham)地區三間圖書館的經營權。對於過去不曾經營圖書館的Eco Computers團隊而言,此舉非常大膽。Eco Computers的主管Gavin Dunn認為,一般公司對於沒有營利空間的提案,往往會興趣缺缺;但這項合作案對Eco Computers卻有相當的吸引力,這是因為Eco Computers將圖書館作為擴張社區計畫的入口,有助於公司推展社區數位化的工作。 經過品牌重整之後,圖書館成為社區各式活動中心,提供包括圖書館免費借書及使用電腦的服務,在圖書館開設咖啡館,提供長期失業居民就業與培訓機會,在亞馬遜與書展銷售老舊書籍,以及利用圖書館的展示廳和倉庫銷售回收的電子設備等等,這些都反映出社會企業多角化經營的企業策略。此外,英國柯克利斯(Kirklees)地區的Fresh Horizons社會企業也在圖書館加設小型電影院。 然而即便社會企業期待透過多角化經營創造社區圖書館的獲利來源,但一個社區圖書館能夠帶來的收入畢竟還是非常有限,也因此社會企業必須設法創造其他收入來源,形成穩定的企業獲利模式。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就算是大型的社會企業如倫敦的GLL社會企業,也還在摸索圖書館服務的經營方針,只能保證圖書館的服務品質不會打折。 社會企業圖書館模式尚處於實驗階段,亦不乏來自一般公司的競爭挑戰。令人憂心的是,跨國公司短視近利,以成本效益創造短期利益,卻留下更昂貴且複雜的問題給長期投入地方事務的社會企業。若這些社會企業在競標中失利,將會影響到社區公益。 此外,不是每家社會企業都能負擔地方政府的人員編制結構。Eco Computers的主管Dunn便承認,即便富裕社區的圖書館在擁有60名志工的情況下,一個星期仍然只能開放21個小時。反觀Eco Computer旗下每間圖書館僅配置一名全職的管理員,再加上志工團隊與實習生,光憑這樣單薄的人力編制,在窮困的社區恐怕無法發揮作用。因為志工都是屬於熱心社區事務的一群人,這樣的一群人熱心公益,無償付出,更需要支援與協調。 為了增進地方社區的福祉,社會企業圖書館應運而生。作為一個社區中心,社會企業圖書館不僅能提供借書和電腦使用,更可望延長開放時間,快速引進多元化服務項目,為社區服務貢獻一份力。 資料來源 Are social enterprises the future for libraries? 延伸閱讀 社區運動中心 一年竟能賺50億

窮人吃得起的咖啡店

2013/04/25

編譯:葉孟靄 美國複合式餐飲連鎖店Panera進行一項實驗(編按:Panera餐廳主要供應麵包、輕食與咖啡),開設「關懷社區咖啡店」(Cares Community Cafés)由消費者自己買單,即自己決定付多少價錢。這種良心消費(pay what you want)的模式,是否會導致餐廳虧損倒閉呢? (圖片來源) 在美國約有超過5千萬人三餐不繼,為了讓沒錢吃飯的窮人能享有尊嚴的一餐,Panera餐廳的創辦人Ron Shaich決定展開這個計畫,希望透過有經濟能力的人按照菜單價格多付一點來支應這些窮人。而關懷社區咖啡店已經達到一般咖啡廳70-80%的收入,其中有20%的顧客多付,也有20%的顧客付得少,如此證明此種模式是可行的。因此,關懷社區咖啡店從聖路易地區擴展到迪爾伯恩、波特蘭、芝加哥和波士頓等四個城市,而展店地點也謹慎地挑選食物欠缺保障且潛在顧客的所得水準差異較大的社區。 目前Panera正在推廣「共享責任餐點」,進一步結合其一般咖啡店與關懷社區咖啡店,在聖路易地區所有48間咖啡店都供應「辣火雞餐」,顧客點這項餐點可以選擇三種付費方式:付5.89美元(建議價格)、付5.9美元以上(多付一點)、及依自身經濟能力付費(可以僅付1分錢或甚至1分都沒付)。 Ron Shaich在一個媒體報導中表示,雖然這個計畫並無法解決全部的飢餓問題,但藉由更多社區共同加入這個計畫,一起提倡共享責任餐點,以幫助自己的左鄰右舍。       此種良心消費的模式當然也受到了質疑,然而,只要適切地實行,在競爭激烈的餐飲業還是能找到競爭優勢。Panera最近的電視廣告便播出餐廳將剩餘的麵團做成麵包捐給食物銀行,訴求回饋社會的品牌形象,作為與其他餐飲業者的區別。更重要的是,經由Panera的努力,讓顧客能意識到貧窮與食物缺乏的問題,因而啟發顧客願意多付一些來幫助他人享用有尊嚴的一餐。 資料來源 TriplePundit: Panera Expands Sliding Scale Menu Offering to 48 Restaurants 延伸閱讀 香港的「新飲食哲學」—在外用餐也可以輕鬆做公益! 「良心消費」喚醒飢餓議題意識

社區運動中心 一年竟能賺50億

2013/03/31

文:葉孟靄 (圖片來源) 目前台灣共有13座運動中心,其中12座位於台北市各行政區,加上新北市新莊1座。而北部的夏季向來悶熱、冬季經常濕冷,運動中心無疑是民眾從事運動休閒的絕佳選擇。 在歐洲,運動中心又稱為休閒中心(leisure center),是相當盛行的公共服務項目。以較為濕冷的大倫敦地區為例,其人口數是台北地區的兩倍多,休閒中心的總數卻超過300個。雖然,倫敦休閒中心並非皆如同北市運動中心這種多功能大樓的型式,多半為類似社區活動中心的型式,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北市運動中心是委由企業集團或非政府組織(NGO)經營,倫敦休閒中心則約有1/3轉移給「休閒信託」(Leisure trusts)經營,其中規模最大的休閒信託是一間社會企業。 何謂休閒信託? 英國地方政府近年來為了節省財政支出,將某些公共服務如圖書館、博物館和休閒中心轉交由慈善信託經營。慈善信託可以是基金會或非營利組織,他們利用租稅優惠、補助得以有充沛資金提供公共服務。在這當中,以經營休閒中心和健身設施為主的組織便稱為休閒信託,透過獨立的理事會進行組織的經營與發展。 休閒信託在英國越來越流行,目前超過100家休閒信託與英國地方政府合作。英國的休閒信託聯合總會Sporta執行長Brian Leonard表示,英國的休閒信託供應英國30%的公共休閒中心,總營業額達7.39億英鎊(約台幣336億元),雇用5萬名員工,更重要的是,休閒設施的使用費盡可能讓社區每個人都可以負擔。 以英國規模最大的一間休閒信託為例,Greenwich Leisure Limited(GLL)社會企業從1993年創立至今,已經營110座休閒中心(主要位於倫敦),並負責經營某些倫敦奧運場館如游泳中心,另外還擴張經營15座圖書館。 如何有高收入兼有高度社會影響力 GLL提供的基本設施服務涵蓋健身房、游泳池和團體運動場館,並非一定要加入會員才能使用,可按照使用次數付費,每項設施服務的使用費每次3英鎊(約台幣136元);加入會員的預繳方案則有游泳池方案,月費29.5英鎊(約台幣1340元),以及所有設施服務全包的方案,月費44.3英鎊(約台幣2千元),年費429.5英鎊(約台幣2萬元)。以倫敦的物價而言,如此價格可以享受到有品質的運動休閒設施,確實相當經濟實惠。 除此之外,比較特別的計畫還有自2010年在倫敦塔橋區(Tower Hamlets)資助僅配有女性救生員的亞洲女性游泳課程,因每人僅收1英鎊(約台幣45元),在附近地區大受歡迎;另一個減少年輕族群犯罪的計畫,透過在水晶宮(Crystal Palace)舉辦半夜籃球研習吸引年輕的黑人男性參加,以及在星期五晚上舉辦五人制足球錦標賽吸引年輕的白人男性參加,目的是鼓勵年輕人多去運動而非在外遊蕩。 不僅如此,GLL還為社區創造工作機會,並與倫敦休閒學院(London Leisure College)合作提供相關技術訓練,目前已經雇用將近6千名員工。此外,休閒中心的經營管理為各中心的理事會所負責,而理事會是由地方議會成員、外部專家、社區居民(顧客)和員工組成,理事會成員多數是由員工選出,最重要的是,希望藉由賦權予員工和顧客,使他們有機會參與休閒中心的經營發展。 由於GLL不僅提供有品質的休閒健身設施,而且價格讓社區一般民眾都負擔得起,加上大規模投入超過100間休閒中心,以及具有顧客導向的企業化經營方式,致使從事運動休閒的人數持續攀升,2012年的來客數已經增加到約3千8百萬人次,會員數達到45萬,2012年營業額更高達1.15億英鎊(約台幣52億元)。 像這種公共休閒服務類型的社會企業,可服務大眾並自負盈虧無需事事仰賴政府,值得我們思考。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葉孟靄,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曾經也是國考考生的一份子,為了讓人生能有更精彩的一頁,轉向追尋社會創業的夢想,現為社企流編輯。

印度女運將讓妳搭車最安心

2013/03/18

編譯:葉孟靄 過去幾個月,印度首都新德里發生一件駭人聽聞的悲劇:一名女學生在公車上慘遭性侵殺害。不幸的是,新德里絕大多數的女性常遇到騷擾,尤其在大眾運輸工具上更加嚴重。 一家社會企業Sakha Consulting Wings 因此在印度都市推出一項方案,由女性為女性提供安全的交通選擇;Sakha也與姊妹組織Azad基金會 合作,訓練與雇用貧困女性,成立「女性車隊」(Women on Wheels)。 (圖片來源) 這間計程車公司有許多目標,除了保障女性乘車安全,更提供貧困女性機會獲得與男性同等的收入,希望藉此打破性別障礙,讓職業婦女可以負擔家計。這些女性駕駛由Sakha公司挑選屬社會中貧窮與被邊緣化的女性族群,再由Azad基金會進行訓練發展。 不過,由於這些女性先前並沒有足夠的駕駛經驗,對於她們而言,要成為一位稱職的駕駛是不容易的,需要數個月的培訓。透過Maruti駕駛學院與Sakha自有的培訓學校,學習包含熟悉駕駛技術、道路規則、地圖閱讀、語言溝通和急救,以及新德里警方教導自衛能力,在培訓之後,她們便能徹夜開車載客。 Azad基金會已經培訓超過30位女性,這些計程車女性駕駛的平均月收入將近台幣7500元(編按:印度平均國民所得一個月約為台幣3750元);這是一筆可觀的收入,讓她們得以負擔家計。 Sakha公司勇於開創女性計程車這項服務,即使剛開始在對女性懷有偏見的印度當地並不被看好,但近幾個月,在年輕女學生的悲劇發生後,Sakha公司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幫助而持續成長,並有越來越多需要獨自旅行或剛到當地的富裕、獨立女性乘客。Sakha社會企業賦權予不受重視的印度女性,使她們賺取收入與獲得尊重,同時也將持續提供私人司機,以及隨叫隨到的一天包車服務及預約服務,幫助女性安全抵達目的地。 資料來源 Cabs for Women by Women in India TAXIS OPERATED BY WOMEN FOR WOMEN IN INDIA Sakha Consulting Wings Pvt. Ltd 延伸閱讀 投身觀光 尼泊爾女人笑了

房市投資如何有利又有綠

2013/03/05

編譯:葉孟靄 房市經過幾年的震盪後終於已經回穩,雖然還沒回到正常水準,不過空屋率已經從2009年危機高峰時的3%降到2.1%,租屋的空屋率則從11%減低到8.6%。如此的改變很有可能是由於建商開始依據市場需求興建新屋,而空屋率的降低有利於整體經濟發展,這也是綠建築的利基,伴隨著經濟回春的效應,意味著有更多的金錢可投資綠建築計畫。對於綠色企業而言,房地產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直接投資綠色計畫,以下提供三個方法來充分說明: (圖片來源) 購買止贖屋並加以綠化 止贖屋意指喪失抵押贖回權的房屋,具有生態意識的不動產投資信託(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s,REITs)早已積極搶購與翻修止贖屋,因為取得綠色標章如LEED認證(綠建築認證)可使平均價格比非綠建築房屋多出9%,再加上購買止贖屋的成本低,REITs便能從中獲得可觀的利潤。小型綠色企業同樣購買止贖屋並加以綠化,營造一個綠色文化環境,較小規模的投資者也能從中獲利。 翻修目前的建築以增加轉售價值 如果尚未準備好投資房地產,屋主可以翻修其房屋以增加轉售價值。綠建築協助住戶更有綠色思維,降低碳足跡和維護成本。舉例來說,加州環保署總部建築進行能源系統的調整、監測與維護,每年共減少了20萬美元的能源成本,其照明系統與下班後的暖氣每年也節省11萬美元。另外,增加綠色方案,例如:省水造景、減少廢紙與省去垃圾袋,屋主還能在屋頂裝設太陽能板,甚至可以產出多餘電力來銷售賺錢。 建築翻修之後,屋主應該考慮舉辦鄰里派對或綠建築之旅來展示其成果,讓其他建築一起轉換成更加友善生態的設施。 綠色公寓收取更高的租金 透過能源節省與較高的租金,房東可以回收綠色翻修的成本。一項研究發現,增加LEED與能源之星的認證最多可以增加3%的租金價格,這使得綠色公寓不但是個好投資,而且能輕易地傳遞綠建築的理念。 除此之外,作為一個綠色企業,投資綠色房地產不僅是為了金錢上的利益,專注於生態的經營更是公司使命的一部份,綠色房地產是綠色企業模式的證明,證明獲利與生態意識可以兩相兼顧。 資料來源 The Housing Market is on the Rise: Opportunities in Green Building

小鎮居民靠風力發電加薪600萬

2013/02/26

文:葉孟靄 (圖片來源) 你是否曾經想過減少垃圾清理費?或者降低孩童學校營養午餐的成本負擔?抑或是居住在一個享有Spa優惠的地方? 這些在義大利的小鎮Tocco Da Casauria(以下簡稱Tocco)都是可能發生的,靠著再生能源的利用獲得一筆將近台幣約600萬元的意外收入。 義大利的高電價在歐洲名列前茅,幾乎等於美國平均電價的三倍,長期以來面對石油價格的波動也無能為力。同時,再生能源的成本正快速下跌,尤其是在歐洲大部分國家,政府保證以誘人的價格購買再生能源電力,更增添再生能源的吸引力。 Tocco位於義大利中部山區,整個小鎮住著約2,700個居民,屬於較貧窮的地區。當你從小鎮街道上向遠處望去,可以看到矗立的崎嶇山脈,在冬季會出現雪白色的山頭,以及相形突兀的四座風力發電機。Tocco處於絕佳的地理位置,剛好位於一處風洞,早上有來自山區吹來的氣流,下午也有從海上吹來的強大陣風。因此,風力發電機幾乎每天24小時運轉,產能比小鎮所需電力還多出30%。 事實上,Tocco早於1989年就由早期的歐盟選為風力發電示範計畫的地點,不過舊型風力發電機最多僅能供應小鎮電力需求的25%,且還帶來擾人的噪音。直到近幾年,藉由技術的進步才於2007年和2009年分別建置四座安靜無噪音的風力發電機。但由於政府經費不足,透過與一間義大利私人能源公司SOLO RINNOVABILI SRL簽約,讓該公司負責興建風力發電機並得到所有權和經營權,將多出的30%電力賣回給義大利的國家電網;而風力發電機的用地則是向Tocco小鎮租借而來,在2009年該公司便將賣電所創造出的一年台幣約600萬元利潤,部分回饋補助地方小學的營養午餐(每天午餐成本減少台幣約40元以上)、替學校整修防震設施等服務,一般住家居民亦有像是垃圾清理、街道清掃、除草等地方租稅的減免(每戶一年僅需繳交台幣約4000元,等同於每週節省台幣約40至80元的開銷),甚至補助台幣約40萬讓地方居民享有地方健康Spa的折扣。 相對於現今義大利物價攀升,一個家庭一個月必須多出台幣4000元以上的支出,假設以當地仰賴橄欖園維生的一般居民來說,其平均月薪台幣約4萬元左右,對於當地一般家庭將會是非常沈重的負擔。Tocco的風力發電則為廠商與政府簽訂固定價格收購的契約,雖然讓小鎮居民能節省的電費有限,但是能夠提供小鎮用電自給自足,減輕物價波動帶來的影響;再加上風力發電創造一年台幣約600萬元的利潤,回饋給居民一個月能獲得的補助或優惠就達千元左右(義大利家庭平均每月電費約四千多元,比台灣家庭平均貴四倍),還提供其他公共建設的服務,讓許多當地居民對於巨大的風車持歡迎態度。 此外,單依靠風力發電仍存在停電風險,於是藉著風力此再生能源的啟發,Tocco興起太陽能發電板的投資,於街道照明、公共設施和墓地設置太陽能發電板,每年產生台幣約6萬到8萬元的收入以支付其保養費用。除此之外,越來越多的富裕屋主在其家中屋頂設置太陽能發電板,如鎮中一名富裕屋主表示,原本對於這筆支出並不看好,但是他發現其後的每月電費最多可節省台幣約2萬多元,他便認為這筆投資非常值得。 雖然義大利還有其他地區同樣運用再生能源發電滿足用電所需,可是因為Tocco是其中規模最大及最先進的一處,可謂為永續發展的最佳示範。不論是利用風力、太陽能或其他再生能源的類型,Tocco都能作為其他地方的學習對象,而其中的600萬元利潤代表著,再生能源只要能透過充分有效地運用,不僅是未來永續發展的關鍵,更潛藏著不容小覷的商機,提高對再生能源投資的意願。回頭來看我們台灣同樣面臨油價、電價不斷高漲,若能發展既環保又較安全的再生能源且有效率地利用發電,還能將額外利潤回饋民眾,並且帶動大家對綠能生活的嚮往,創造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雙贏,才是未來趨勢所在。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葉孟靄,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曾經也是國考考生的一份子,為了讓人生能有更精彩的一頁,轉向追尋社會創業的夢想,現為社企流編輯。  

公平貿易你我他

2013/02/21

編譯:葉孟靄 我們都聽過血汗工廠或農場的駭人故事,但身為消費者能夠做些什麼? 最簡單的方式便是選購公平貿易的產品,研究指出現今消費者願意多支付5-10%的價格購買公平貿易的商品,期望藉此產生正面影響力。 (圖片來源) 公平貿易讓農民有對抗貧窮的能力,因為農民種植有公平貿易認證的作物可以賣到較高的價錢,除了基本支出外,有多的錢可以投入社區發展、家庭食物和教育需求。不過,要擁有公平貿易認證,往往需要經過訓練來達到標準,農民必須遵循認證機構所設定的社會、勞動與環境標準來取得認證。 目前全球仍有20億人口生活在貧窮之中,而公平貿易的影響範圍還不到1%。美國公平貿易組織(Fair Trade USA)最近聚集各方利害關係團體,包括史考爾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Clinton Giustra Sustainable Growth Initiative (CGSGI)、NGOs及企業,開會討論解決辦法,藉由團結的力量做更有效率的資源分配,處理這個複雜的問題。 美國公平貿易組織的影響力總裁(Chief Impact Officer)Mary Jo Cook認為,透過組織間的合作,能快速生產更多的公平貿易產品,進而向消費者推廣公平貿易。舉例來說,從事公平貿易產品銷售的Whole Foods與NGO、產品供應商等小團體共同合作來確定如何讓更多農民取得認證,因為要賣出更多的產品就必須增加供應,就必須訓練農民,讓農民獲得認證,以賣出更多的公平貿易產品。 對於具前瞻思維的組織而言,公平貿易反而代表著巨大的商機,由於環境惡化或農民不再耕種將會造成物料供應的風險,而公平貿易能保障這些物料的供應,所以每個企業在不造成負擔的情況下,都應該將公平貿易列為核心採購對象。因此,企業社會責任與企業計畫做整合將會是一門好生意,不再只是捐錢而已。例如:過去可可農收入非常微薄,無法維持家中生計、提供孩子教育,更不用說投資永續農業或品質改善,這樣的情況下,可可豆遲早會發生供應短缺。為了避免可可豆產業消失,主要的可可商必須推動公平貿易的方式向農民購買可可豆。 從市場貨架上可以看到各種公平貿易產品,這顯示出合作是有效的。另一個問題是,市場上出現許多不同認證標章的產品,如:生態標章,可能會使消費者混淆,但是Cook認為標章過多總比標章少來得好。我們有機會為更多的人做善事,而從事共同目標的人越多,成功機會就越高,如此多的標章也象徵著更多組織透過貿易來解決貧窮的問題。 資料來源 How Collaboration Creates Fair Trade from Farm-to-Shelf 延伸閱讀 公平貿易咖啡的先鋒-Cafedirect

綠色消費不是說了算

2013/02/06

編譯:葉孟靄 當談到改變時,看到政客對於今日永續發展危機的作為令人感到失望,而投資客只會追求短期的最大利益更令人不抱一絲期望。作為綠色消費者到底該何去何從呢? (圖片來源) 儘管NGO仍持續致力於永續經營的理念,但是得到的關注有限;即使對於選民還存有一些期待,但他們似乎並沒有太熱衷參與。因此,綠色消費的巨大責任便落在居領導地位的龍頭企業身上。雖然企業還是需要政府和投資客在政策及資金上的支持,企業卻已經不再期待,不幸的是,企業對消費者也是如此。 近幾年綠色消費的光環已經褪色,企業往往會自動將消費者的關注程度打個折,這是因為消費者言行不一,口頭上支持綠色消費,實際購買卻是另一回事。 儘管如此,仍然有少數的消費者忠於有機食物與公平貿易產品。即便過去幾年經濟不景氣,英國以外地區的消費還是持續成長中。 反觀英國,永續發展的價值早在幾年前就已過時,絕大多數的消費者聽到廉價就等同於破壞、不健康、不負責與殘酷等意涵都感到意外,更令人難過的是,相當高比例的英國消費者並無意改變成永續發展的生活方式。 當然,這種觀點並不會出現在檯面上,大家都喜歡抨擊企業,卻不會抨擊那些說一套做一套的消費者,何況多數人都是這些言行不一的一份子。 時下企業強調的是讓消費者在降低供應鏈風險、增加透明度、做對的事等方面有所選擇。也因此,公平貿易、有機、倫理品牌也在這個艱難時期持續蓬勃發展。 不久前甚至有不少的人期待政府可以理出頭緒。真是可悲呀,英國人已從對企業界半獨立式的依賴,轉為全然希望政府可以加以管制跨國企業。上至褓姆國家,下至褓姆企業,不斷左右著消費者的選擇,翻修著名義上通往永續消費的黃磚路。(編按:黃磚路出自綠野仙蹤,原指美好未來,在此暗示大企業以賺錢為優先而非真正投入永續發展)。面對經濟大環境之下,今日龍頭企業沒有獲得政府的支持、投資客的興趣,以及極少數主流消費者的肯定,則企業所能做的會是什麼?可以確定它不會是永續發展。 資料來源 We Consumers Talk Green, but We Buy Brown 延伸閱讀 不只是說說而已-「道德消費」這件事  

千元洗衣機搶攻20億人商機

2013/01/26

文:葉孟靄 2011年秋天,在世界知名設計學校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藝術中心設計學院)的Design Matters計畫中,有兩位學生Alex Cabunoc 和 Ji A You從洛杉磯來到秘魯的Cerro Verde(一個僅有三萬居民的貧民窟),他們同時也參與Safe Agua Peru計畫,目標是開發一個商業化的產品,為當地貧困居民解決缺水的問題。 他們的答案是,一台不到40美元的腳動式洗衣乾衣機GiraDora。 (圖片來源) 當Cabunoc和 You剛到Cerro Verde時,對於當地居民耗費大量時間在汲取日常生活用水感到震驚,尤其光是洗衣服,一天就要佔去6個小時,一個星期要洗三到五次,使得整天扣掉洗衣的時間便所剩無幾,幾乎無法工作來脫離貧窮。 除此之外,理應簡單的洗衣家務還要付上健康的代價,例如要從乾淨水源取水並拖著沈重的水桶回來,或者在冬天需耗時三週方能晾乾衣服,往往容易導致衣服發霉而引發孩童呼吸道的疾病。 為何沒有一個手動的洗衣機或乾衣機呢?兩位學生發現這是一個透過設計產生創新的大好機會,因而開啟一連串的研究:包括沙拉瀝水機和其他類似的人力驅動裝置。不過,他們完成第一個原型—僅有乾衣功能的產品,但並沒有切中當地居民的關鍵需求,因手洗衣服仍需要耗費大量時間。 儘管如此,這對他們反而不是一件壞事,居民提出結合洗衣機與乾衣機的想法,能為單一產品附加更多價值。結果他們與居民共同創造出來的產品,目標成本不到市面上最便宜乾衣機的五分之一,也僅及上掀式洗衣機的二十分之一,但結合洗衣與脫水乾衣的功能,成本則在40美元以下。 經過修正之後,最後的完成品名為GiraDora,外型是一個有蓋子的藍色塑膠桶,團隊從秘魯傳統文化特有的鮮豔色彩和民間圖騰中挑選顏色樣式設計坐墊,供使用者舒適地坐在蓋子上;於蓋子覆蓋的下方洗滌桶設有旋轉裝置,桶子底部裝設加上彈簧的踏板,讓使用者能輕鬆腳踩踏板以產生動力啟動旋轉裝置進行洗衣和脫水,同時使用者坐在桶蓋上可以保持機器運轉穩定。 由於GiraDora符合人體工學的特性,減輕以手洗衣服造成的腰酸背痛或手腕受傷,並且藉由機器的脫水功能,大量減少晾乾衣服的時間,避免衣服發霉影響健康。 更重要的是,GiraDora方便攜帶到水源附近,亦能在雨天時於室內洗衣,相較於傳統手洗,僅需要原來1/3的用水及大約半小時的洗衣時間,這代表著居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從事其他工作,甚至有機會能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 GiraDora原本只是一項學生作業,但是Cabunoc作為一個初露頭角的創業家,用6個月的時間向學者和投資者推銷,也和You到智利進行第二回合測試以改進清洗效率,並針對使用者進行身體舒適度的問卷調查,整合使用者的回饋經驗,改良成適合當地人身材特質的產品原型。 接著,他們受邀參加許多國際性展覽與競賽而廣受好評,包括參與美國西岸最大型的居家設計展Dwell on Design,榮獲Core77(美國最大線上工業設計雜誌)設計大獎的優秀學生獎與2012年美國IDEA設計獎的金獎(國際四大工業設計獎之一),以及在Dell社會創新挑戰賽的全球參賽者中受到肯定。 2012年春天,Cabunoc 和You的團隊獲得NCIIA(National Collegiate Inventors and Innovators Alliance)E-Team的獎金19,500美元,接下來,他們運用這筆錢把GiraDora帶到智利和秘魯測試其商業模式及進行長期的耐用性研究;而為了能再壓低成本,他們還向國外製造商購買約3美元的裝置,利用這些現有產品的動力裝置作為GiraDora內的旋轉裝置來源,希望能夠在2013年夏天量產上市。 目前,Cabunoc 和You仍是全職學生,不過他們已經提出商業計畫,藉由洗衣服務、租借、販售等三種方式提供當地的微型創業家提升收入;對大型製造商而言,在超過20億人的金字塔底端市場,可能如同秘魯的Cerro Verde居民僅有4-10美元的日收入,以GiraDora具輕便攜帶的規格及少於40美元的產品成本,相較於一般市售入門級洗衣乾衣機難以攜帶且動輒200美元以上的價位,幾乎找不到GiraDora的競爭對手;於社會影響力層面,不僅能促進孩童和婦女的健康,並增加居民更多時間致力於提高生活水準,另外不需用電與減少用水,符合生態、節能精神。 藉著藝術中心設計學院與Ashoka(阿育王,全球最大的社會創業家育成組織)的合作關係,他們將會持續擴展到南美洲和印度。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他們仍有一段路要走,期望他們能在五年內達到15萬名使用者,最終在全球第三世界國家達到1百萬名使用者的目標。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葉孟靄,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曾經也是國考考生的一份子,為了讓人生能有更精彩的一頁,轉向追尋社會創業的夢想,現為社企流編輯。 你也有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嗎? 憑著信念,不用是超人,也可以拯救世界;不用有翅膀,也能逆風飛翔 From idea to action,你也可以是改變世界的夢想家! 2月3日,社企流號召500個夢想家,一起讓想像的種子萌芽茁壯! 按此進活動網頁

簡便洗衣機,窮人新契機

2013/01/23

編譯:葉孟靄 大約一年前,世界知名設計學校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的Design Matters計畫,其中有兩位學生Alex Cabunoc 和 Ji A You從洛杉磯來到祕魯Cerro Verde(僅有三萬居民的貧民窟),他們同時也參與Safe Agua Peru計畫,目標是開發一個商業化的產品,為當地貧困居民解決缺水的問題。因此,他們設計出不到40美元的腳動式洗衣乾衣機GiraDora,並得到高度關注。 (圖片來源) 當Cabunoc和 You剛到Cerro Verde時,對於當地居民耗費大量時間在汲取日常生活用水感到震驚,尤其光是洗衣服,一天就要佔去6個小時,整天下來時間便所剩無幾,更別說要從事其他工作來脫離貧窮。除此之外,理應簡單的洗衣家務還付上健康的代價;例如要從乾淨水源取水並拖著沈重的水桶回來,或者是在冬天需耗時三週方能晾乾衣服,往往容易導致衣服發霉而引發孩童呼吸道的疾病。 為何沒有一個手動的洗衣機或乾衣機呢?他們發現這是一個透過設計產生創新的大好機會,因而開啟一連串的研究:包括沙拉瀝水機和其他類似的人力驅動裝置。不過,他們完成第一個產品原型—乾衣機,並沒有切中當地居民的關鍵需求。儘管如此,這反而不是一件壞事,居民提出一個想法結合洗衣機與乾衣機,能為單一產品附加更多價值。結果他們與居民共同創造出來的產品,目標成本不到市面上最便宜乾衣機的五分之一及上掀式洗衣機的二十分之一,並且結合洗衣與脫水乾衣的功能。 經過修正之後,最後的完成品GiraDora,外型是藍色桶子內含旋轉裝置得以洗衣和脫水。使用者腳踩踏板操作機器,同時坐在桶蓋上保持機器運轉穩定,還能減輕手洗衣服造成的腰酸背痛或手腕受傷。另外藉由機器的脫水功能,大量減少晾乾衣服的時間,避免衣服發霉影響健康。 更重要的是,GiraDora方便攜帶到水源附近,亦能在雨天時於室內洗衣,比起傳統手洗又僅需要較少量的水和較短的洗衣時間;這代表著居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從事其他工作,甚至有機會能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 GiraDora原本只是一項學生作業,但是Cabunoc作為一個初露頭角的創業家,用6個月的時間向學者和投資者推銷,也和You到智利進行第二回合測試,並整合使用者的回饋經驗成為第二個產品的原型。接著,他們受邀參加許多國際會議而廣受好評,包括Dwell、Core77、 Dell社會創新挑戰賽及IDEA設計獎。 2012年春天,Cabunoc 和You的團隊獲得NCIIA(National Collegiate Inventors and Innovators Alliance)E-Team的獎金19,500美元,接下來,他們將運用這筆錢把GiraDora帶到智利和秘魯測試其商業模式及進行長期的耐用性研究,假使一切順利,他們將會持續擴展到印度。簡言之,他們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期望他們能在五年內達到15萬名使用者,最終達到1百萬名使用者的目標。         資料來源 How A Foot-Powered Washing Machine Could Change Millions Of Lives Saves time, water and money, improves comfort and health, and provides opportunity to generate income 延伸閱讀 一份學生作業 打動25個國家善心 白天踢球晚上發電的公益足球 你也有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嗎? 憑著信念,不用是超人,也可以拯救世界;不用有翅膀,也能逆風飛翔 From idea to action,你也可以是改變世界的夢想家! 2月3日,社企流號召500個夢想家,一起讓想像的種子萌芽茁壯! 按此進活動網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