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Michael Chen

原本不喜歡吃辣,卻因為曾經住在韓國和泰國,開始喜歡上泡菜和酸辣蝦湯。從來沒有想過要創業做生意,卻因為接觸社會企業,開始把創立社會企業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喜歡旅行,享受在異地探險的新鮮感,總是在接觸不同文化和人群時會感到莫名的興奮,也常常因為好奇心而被新事物所吸引。

從策略、工具到人格特質,李開復給台灣社會企業家的四大忠告

2015/02/03

文:陳玟成 曾任蘋果、微軟、Google等國際企業高階主管,後來創辦創新工場的李開復先生,過去五年在中國投資新創事業,和上千位的創業家互動合作,擁有許多深刻的實戰經驗。返台之後他心繫台灣未來發展,並且觀察到台灣發展社會企業的趨勢,在一次聚會上給予台灣社會企業家忠告和建議。 創業家最需要的:發展產品的技巧 李開復先生提到過去五年的創投經驗,發現創業家需要以下幫助,包括 找到產品市場定位(Product Market Fit) 找到合適的團隊成員 人脈 運用社群工具擴大市場規模 過程中他發現大部份的創業家最需要的是如何找到產品市場定位。因為創業家如果不瞭解自己的產品是否能夠被市場接受,很快就會被殘酷的市場挑戰和淘汰。 「成功的新創事業家運用精實創業(Lean Startup)的方法論,有效地找到產品市場定位。」李開復先生舉出臉書創辦的過程,一開始只是要讓哈佛大一新生互相認識彼此,但是後來開始嘗試推出不同的功能,經由A/B Test的方式(把不同功能給使用者分眾測試,了解使用者對於不同功能的喜好程度),逐步發展出自己的產品功能,同時也擴大市場規模,最後才得以成長為目前的大型企業。 如上圖顯示,藍色線條代表新創公司的線性發展。每當公司的產品功能增加,市場規模也會同時增長。但是實際上新創公司發展產品時,會經歷很多產品測試失敗的過程,就如同圖中的紅色線條。這些失敗的經驗能夠讓公司找到真正符合使用者需求的產品功能,幫助公司擴大市場規模。 精實創業Lean Startup,社會企業家必學的創業工具 精實創業(Lean Startup)是創業家理性分析的工具,幫助他們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驗證商業模式以及找到市場產品定位。社會企業比起一般企業擁有更少的資源,所以更需要懂得善用精實創業的方法論。 李開復先生以在場的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先生為例,他當初先以自己家中奶奶接送不便的問題開始醫療接送的服務,後來因為旅遊市場和國外旅客的需求,又展開旅遊接送的服務,最後甚至成為營收的主要來源。雖然許佐夫先生笑稱自己是被市場逼著往前走,跟他原先預期有所出入。但是李開復先生認為這個就是精實創業在驗證產品功能性和市場的過程,只是一般創業家不一定會用理性的實驗方式來進行決策。 以立國際服務陳聖凱先生提起自己發展的故事,認為每次都是走到一個瓶頸才又發現到另一塊市場,例如原本只做學生的海外志工旅行,後來因為人數太少又開發到上班族的市場。所以他提問這樣的情況也算是符合精實創業嗎?李開復先生回覆如果依照這樣的模式發展,只是求生存,不一定真的能夠找到市場產品定位,最終只是在公司存款中起伏,對市場規模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社會企業家需要培養的特質 李開復先生依照在創新工場以及與矽谷創投討論的經驗中,分享創投如何看待中國和矽谷創業家的成功特質。中國和矽谷創業家都要俱有熱情和聰明的學習和適應能力。然而相較矽谷看重創新能力和團隊成員,創投在評估中國創業家時,更著重在執行力、專注力和領導者風格。              如果把這樣的模式套用在台灣社會企業家身上,以中國的成功特質作為比較。社會企業家擁有無比倫比的熱情是毋庸置疑,也有一定的聰明和領導能力。不過是否擁有執行力和專注力,這部分就值得探討。社會企業家大部份沒有商學背景和豐富的商界經驗,所以可能欠缺把商業模式具體執行運作的能力;另外社會企業家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出發點,往往因為問題太大而發展不同的解決方案,造成什麼事情都想做卻無法專注深入的現況。 「因為是以解決社會問題為使命,社會企業家擁有比一般唯利是圖的創業家擁有更多感性。但是市場競爭不能只依賴感性的熱情,更需要理性的分析。」李開復先生談到社會企業家的熱情和態度時,表現出敬佩和欣賞。但是因為過去在市場上的血淋淋經驗,他也給了台灣社會企業家最貼近現實的回應。 強烈的社會使命,有時候反而造成社會企業發展的阻礙。商業模式和產品服務可能會隨著事業發展而改變調整,如果和當初成立時的理念有所抵觸或相異時,社會企業家是否能夠保持開放的心態呢?李開復先生建議社會企業家保持開放的心態去滿足市場顧客的需求,否則堅守立場的結果容易造成企業無法延續下去。 社會企業家必須了解自己的不足並不斷主動學習,才能因應市場的變化和競爭。李開復先生觀察台灣社會企業家對於產品開發、管理團隊、客戶經營等經驗不足,需要不斷主動學習增加自己的技能。光是只有熱情和理想是無法長久支撐下去。 社會企業發展的想像和樣貌 「我對於社會企業是新手,但是我很好奇社會企業將來會如何發展?」李開復先生認為社會企業是未來世界發展的趨勢之一,但是他認為目前的社會企業都太過強調社會性,而無法有市場規模,於是畫出下面的藍圖來勾勒他對於社會企業的想像和樣貌。             左端的灰色橢圓代表一般NPO,部分具有自足性而部分沒有,依照所分配的資源決定市場規模,較難有線性成長的規模化發展。右端紅色線條代表一般的商業公司,具有自足性並且能夠有非線性的規模成長。中間的藍色線條代表的是社會企業,因為大多是中小型企業,所以呈現線性擴展。 社會企業在NPO和一般商業公司之間尋找機會,嘗試找更好的商業模式(往右走),或是拓寬市場(往上走)。最終有可能變成像一般商業公司的規模,成為一個具有社會良知的公司(如Patagonia)。 假如社會企業的規模可以和一般商業公司一樣,就能發揮巨大的社會影響力,造福更多人。李開復先生希望社會企業家都能夠懷有雄心壯志,不用覺得賺大錢不好而原地踏步,能夠規模化事業才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李開復先生認為雖然社會企業在市場競爭上比起一般企業較有劣勢,但是仍可以運用本身的優勢來翻轉情勢,包括: 社會企業要塑造讓消費者買東西的時候可以做好事,所以要增加更多無法從事社會企業但是願意認同購買產品的消費者。 運用網路社群和名人效應替社會企業增加公信度和曝光度。 善用志工資源幫助社會企業發展。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們可以看得更遠!想聽李開復先生對於社會企業和國際創新創業的看法,就來參加社企流三週年論壇!更多資訊請見論壇網站

2014年社企流熱門文章回顧

2014/12/31

2014年又即將過去,回顧這一年台灣有更多人認識社會企業的概念。社企流也會繼續努力,讓我們的讀者獲得更多關於社會企業的知識。以下是本年度熱門文章的回顧: Top1:當松青還在賣過期食品牟利,這幾間超市發揮巧思,既做好事又能獲利! 今年度的食安風暴讓更多人關注到社會企業的重要性 (圖片來源) Top2:17歲的非洲少年,讓生活因為不洗澡而更美好 運用凝膠乾洗的創新方式,解決水資源匱乏的問題 (圖片來源) Top3:從巴黎、首爾看四年後的臺北市 今年的臺北市長選舉也引起很多話題,期待四年之後更好的臺北市 (圖片來源) Top4:有人想要白吃的午餐嗎?共用經濟把剩飯變正餐 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費,這個議題值得我們關注 (圖片來源) Top5:荷蘭人快喝水!上廁所也能兼施肥 廢物利用的最佳案例 (圖片來源) Top6:他們不宅,他們用科技愛台灣 科技結合社會創新是未來的重要趨勢 (圖片來源) Top7:不插電的冰箱:神奇保鮮紙 感覺以後出外登山旅行也可以用得到 (圖片來源) Top8:面對食安,你可以有更積極的選擇──加入合作社 食安風暴的另一種解方,加入安心的合作社 (圖片來源) Top9:可口可樂打造資源回收遊戲機!代幣是一罐空寶特瓶 用好玩的方式讓人願意做環保,效益會更大 (圖片來源) Top10:「無包裝超市」將於柏林開幕 不曉得在台灣的消費者接受程度如何呢? (圖片來源)

活動報導:多扶慢遊 x 樂齡網 第一家實體店面開幕

2014/12/10

文:陳玟成 圖:多扶接送提供 多扶接送在捷運萬隆站成立第一個店面據點,並且正式推出台灣第一個無障礙旅遊品牌「多扶慢遊」,同時邀請台灣銀髮生活用品領導品牌樂齡網進駐,提供顧客更全方位的服務。未來銀髮長者可以一邊購買生活用品,一邊進行安全便利的旅遊咨詢;有輔具需求的朋友在試用輔具之後,也能夠了解無障礙的旅遊服務。 在12月8日開幕茶會上,多扶接送許佐夫執行長打趣說:「我們公司的核心理念就是雞婆!」,表示平常要求員工除了提供客戶基本的接送服務,還要主動積極關心客戶的生活需求。而現場有不老騎士紀錄片主角,高齡90歲的王中天老爺爺為多扶題字獻上祝賀,以及分別有「孕、幼、老、輪」的四位代表現身分享多扶的接送服務體驗。 (圖:馮燕政務委員、不老騎士王中天爺爺、多扶事業執行長許佐夫與王爺爺墨寶合影) 長期關注長期照護、社會企業等議題的行政院馮燕政務委員、櫃買中心李愛玲主任秘書、AAMA台北搖籃計畫導師顏漏有先生率計畫青年創業家到場支持,多位社福團體代表與社會企業家也都親臨現場祝賀。 實體店面除了有販售銀髮商品和無障礙旅遊咨詢,也也成立障礙藝術家藝廊,免費提供空間讓身障藝術家與非營利組織展出或義賣。12月8日至1月5日期間為七位障礙青年「因為有愛,所以我能」靜物小品展覽。 多扶慢遊無障礙旅遊X樂齡網熟年生活用品服務中心位於捷運萬隆站電梯四號出口正對面,三號出口右轉30秒,交通十分方便無障礙,歡迎銀髮長輩與行動不便的朋友闔家蒞臨體驗。

活動報導:2014年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EWF

2014/11/10

文:陳玟成 第七屆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EWF)在11月19日圓滿落幕。有別於過去在歐美國家舉辦,今年社會企業世界論壇首次在亞洲國家舉辦。韓國爭取論壇主辦有一段時間,今年終於實現。從官方單位支持(勞動部、觀光公社、首爾市政府、韓國社會企業促進局)到民間組織執行(Work Together Foundation)以及企業贊助(SK集團),可以看出韓國跨界合作促成社會企業世界論壇的舉辦。 (圖:論壇現場照片,陳玟成攝) 本次參加論壇的國家,除了英美等國,更有來自亞洲的越南、泰國、印尼、俄羅斯等國的代表參與。韓國自2007立法社會企業促進法開始,當地社會對於立法評價不一,有人認為定義過於狹窄造成發展阻礙,但也有人認為因此鼓勵更多人力和資源投入。韓國政府於2012已經針對定義狹隘的問題修法將合作社納入,今年更一進步加入政府採購和輔導方案等措施,並且擴大範圍為社會經濟。先不論韓國立法本身好不好,至少它是亞洲首先針對社會企業立法的國家。不論成功或失敗的經驗,都成為亞洲其他各國很好的借鏡。 台灣參訪團是本次論壇最大的外國參訪團,一共有30位團員參與。本次台灣團由馮燕政委領軍,帶領勞動部、經濟部、衛福部、教育部和農委會的重要官員,以及民間的社會企業相關代表一同參與論壇。本次參訪團勞動部施淑惠副主任和iHealth陳文志營運長分別擔任發表講者,將台灣經驗帶給現場聽眾,造成許多迴響和提問,展現台灣社會企業的發展獨特性。 (圖:台灣參訪團與大會參加者合照,行政院馮燕政委辦公室提供) 以下是筆者參與2014年社會企業世界論壇的主要觀察和心得: 1. 企業參與社會企業是未來發展趨勢: 論壇當中的一位與談者Happynarae執行長Daesung Kang分享韓國SK集團如何發展集團內的社會企業。SK集團是韓國第三大的集團,底下有許多子公司。Happynarae原本是旗下一間提供維護、修理和運作相關材料的B2B公司,但是在2011年轉型成為社會企業。除了增加對於中小企業的零件採購,更聘用弱勢族群擔任員工(佔10%員工)。Happynarae推出社會企業採購平台,協助將社企產品販售給SK集團和其他客戶。2013年獲得韓國社會企業認證,明示三分之二的盈餘用於社會目的。 Happynarae年營業額超過1.5億美金,是營業額最高的社會企業。除了成立Happynarae社會企業,SK集團將支持社會企業設為企業社會責任CSR的主軸,旗下有16個單位進行一連串的相關支持計畫,包括和韓國大學KAIST合作開設社會企業MBA課程、成立基金會進行社會企業培育課程和資金挹注、建立社會企業資訊交流平台。 2. 社會影響力評估是社會企業必學的工具 論壇中幾位講者都談到社會影響力評估作為衡量社會企業績效的工具,是未來發展社會企業的重要趨勢。美國DC Central Kitchen執行長Michael Curtin在簡報過程中,以投資影響力評估數據顯示組織績效,讓台下與會者一目了然營運狀況。DC Central Kitchen原先是單純的非營利組織,後來轉型增加校園膳食的服務,目前已經是美國當地知名的社會企業。 Curtin表示社會影響力評估是一份不容易的工作,DC Central Kitchen因為導入制度而增加兩位全職研究人員。但是因為有社會影響力的評估數據,讓捐款人清楚了解組織成效,進而增加組織的捐款比率。Curtin認為他們不再只是過去接受「捐款」的非營利組織,而是可以接受「投資」的社會企業。捐款人的金錢用於投資改善社會問題,其成果不是金錢回報而是社會效益回報。這一切的呈現方式都有賴於社會影響力的評估將無形的效益轉換為貨幣化的顯示。 3. 社會企業的定義因人而異 本次參訪的過程中,發現不同講者對於社會企業定義都有不同的看法。美國Social Enterprise Alliance執行長Kevin Lynch認為目前美國B corp認證制度只算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延伸,不能算是社會企業。有一部分是因為B corp只認證公司形態的組織,所以無法納入非營利組織形態的社會企業。另外一部份是因為很多B corp認證的公司都是先獲利之後才進行認證,認證只是為了品牌行銷和公關效果。關於社會企業的定義,人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樣貌,但是大部分人一致認為做比說來得更重要。 4. 韓國社會企業生態圈的完整性 本次參與論壇期間有機會和幾位社會企業育成組織代表交流,分享彼此對於社會企業生態圈的看法。由於韓國從2007年開始立法推動社會企業,所以相對來說相關的育成組織和支持網絡也比較多,大約有十多個組織在進行社會企業的育成。育成組織普遍認為社會企業育成是不容易的,同時要兼顧社會目的和商業經營;而韓國大部份的社會企業還是仰賴政府的補助,一旦停止補助就會面臨倒閉的問題。整體而言,韓國社會企業創業生態圈遠比台灣來得健全,除了育成組織,還有專屬的工作空間和資金投資機構。 5. 政府角色的反省 從2007年韓國政府大力推動社會企業,宣告2017要建立3000家社會企業並且達成2% GDP的產值。2014年韓國社會企業只到達1000家,產值大約是0.05% GDP。在目前社會企業尚未穩健發展的狀況下,韓國政府又推出相關的扶植政策,包括政府採購、企業資金引入和相關育成輔導。 老實說韓國社會企業是否能夠複製過去大財團扶植的路線,我個人是持保留態度。社會企業如果無法面臨市場的挑戰,最終還是會面臨倒閉一途。政府支持社會企業的發展不能停留在大政府角色,照顧好每個組織的發展,而是建構良好的環境讓適者生存,並且鼓勵更多人願意投入。另外追求表面的績效數字也無法帶動整體產業健康發展,如同韓國目前的現況一樣,即使有1000家認證的社會企業,但是大部份還是無法完全自給自足。 延伸閱讀 韓國政府截至2017年培育3000家社會企業    亞洲社企領頭羊-南韓「社會企業促進法」介紹

本月社企:Tree Planet─用手機遊戲成為全球種最多樹的公司

2014/11/03

文:陳玟成  圖:Tree Planet提供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每年世界上消失的樹木面積有130萬公頃,大約半個英國大,這是是十分嚴重的問題。」韓國Tree Planet創辦人Kim Hyung Soo(以下簡稱Kim)語重心長的道出當初創業的心路歷程。 環境保護為什麼不能很有趣? Kim在中學時期參與環保專題的刊物製作,開始對於環境保護議題感到興趣。他發現韓國社會提倡環保議題的方式都略顯制式化,於是不斷思考如何用有趣的方式讓大眾重視環保議題。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興起,發現結合科技改善環境議題的可能性,並且著手尋找夥伴和導師協助他將好點子實現。經由一段時間的努力之後,Kim創辦Tree Planet這間公司將他的點子轉換成行動:運用手機遊戲來進行植樹。 Tree Planet遊戲設計理念以樹木為主題出發,延伸成不同遊戲型態,例如樹木寶寶養成遊戲或保衛樹木的塔防遊戲。場景結合現實環保議題,包括蒙古沙漠化、泰國水災、首爾都市綠化等議題,並且告訴玩家一旦完成關卡進度,就會在此場景地點種下樹苗。   (圖:Tree Planet的遊戲畫面) 結合多方角色的社會企業商業模式 用手機遊戲來種樹的點子聽起來很奇怪。虛擬遊戲怎麼有辦法實際種樹到土地上呢?原來Tree Planet運用巧妙的機制整合資源,讓線上連結至線下(online to offline)。Tree Planet先設計遊戲吸引玩家使用,接者透過遊戲畫面露出獲得企業合作贊助,最後再將獲得的經費支持非政府組織種樹。 (圖:Tree Planet商業模式結合企業、政府和玩家的合作參與) Tree Planet的商業模式不是向玩家收費,而是與企業收費。企業標識出現在遊戲場景中,向玩家傳遞企業支持環保的正面形象。過去企業支持環保的活動方式和曝光效果有限,Tree Planet新形態的模式反而吸引Hanhwa、Double A等知名企業參與。 有許多政府單位和國際非政府組織都致力於改善沙漠化、森林砍伐等問題,但是缺乏資金購買樹苗和僱用人力。Tree Planet藉由吸引企業贊助,支持他們的需求。除了韓國政府組織,聯合國相關組織和世界展望會都是Tree Planet的合作夥伴。 (圖:企業標識如Hanwha在遊戲中露出) 運用遊戲進行的社會運動 「一開始沒有人相信我們的點子,覺得我們是騙人的。但是經由不斷地溝通,終於有單位願意嘗試合作。」Kim談到創業初期的艱辛,還是記憶猶存的模樣。通常顧客不會勇於嘗試創新模式,但是一旦獲得重要夥伴的信賴(如政府單位),就會有其他合作夥伴願意跟進。 除了實際種樹,Tree Planet希望遊戲提升大眾對於環保議題的重視。「我們遊戲設計會讓玩家覺得自己也在參與種樹,增加他們的認同感。」Kim指出現在韓國已經有不少老師將遊戲與課堂教育結合,藉由遊戲讓學生了解環境保護的議題。 Tree Planet在2010 年G20首爾高峰會成為指定應用APP提供與會者使用,在南北韓交界處DMZ種下和平森林。並且在2011全球社會創業競賽(GSVC)榮獲第三名。 目前Tree Planet擁有90萬位玩家,在13個國家種下50萬棵樹,預估創造1200萬美元的價值。(根據韓國森林局的數據指標),並且得到B-corp社會企業認證、IF產品設計獎等各項殊榮。 (圖:Tree Planet目前進行種樹的國家地點) 立志成為全球種最多樹的公司 「我們的下一步是要結合更多群眾力量,讓我們成為全球種最多樹的公司。」Kim充滿決心地說。 Tree Planet偉大願景並不只是仰賴熱情,更是結合市場行銷策略。從2012年開始推出的「明星森林」計劃,運用群眾募資的方式讓粉絲出資建造以偶像命名的森林,例如少女時代森林。 抓準粉絲喜愛偶像的心態和明星參與公益活動的正面效益,明星森林獲得眾多粉絲和明星的支持,累積至今共有34座以明星命名的森林被建造。而Tree Planet也能夠透過群眾募資,獲取手續費作為營運管理費用。 從一個好點子演變成一間成功企業,這條路Kim醞釀很多年。在過程中他不斷修正點子,尋找創新模式,終於開創獨特的方式解決環境保護問題。一般來說,大眾對於環境議題認為重要,但是普遍不願意投入資源。Tree Planet運用創新手法改善環保問題的成功經驗,是我們可以參考和學習的另類案例。              (影片:Tree Planet介紹) (圖:筆者與Tree Planet創辦人Kim Hyung Soo合影) 延伸閱讀 Tree Planet官網 Tree Planet粉絲專頁 Tree Planet遊戲App下載專業 (Android版)

活動報導:校園裡的飲食新革命

2014/10/03

文:陳玟成 「這是一個失落新世代:我們的孩子不會煮飯、不曉得食物怎麼來的,更不知道如何吃得健康」— 傑米奧利佛,英國名廚師 UDN聯合報系於9月24日舉辦「校園裡的飲食新革命」座談,邀請傑米奧利佛食物基金會執行長 Neil Lovell,以及台灣上下游新聞市集共同創辦人汪文豪、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產品顧問林碧霞、彰化溪州鄉秘書吳音寜以及新北市政府農業局副局長李政勳,一同分享經驗和探討孩童營養午餐和食農教育的議題。 (圖:左起依序為上下游新聞市集共同創辦人汪文豪、新北市政府農業局副局長李政勳、主持人果力文化副總編輯蔣慧仙、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產品顧問林碧霞、彰化溪州鄉秘書吳音寜、傑米奧利佛食物基金會執行長 Neil Lovell、主辦單位聯合報總經理辦公室主任李彥甫,陳玟成攝) 在都市成長的孩子,受到速食文化的影響,吃東西只追求美味,卻忽略均衡健康。根據國民健康署2013年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三成的學童有肥胖問題;而肥胖問題將會延伸為各種疾病,造成未來龐大的健保和醫療支出。 在英國,名廚師傑米奧利佛(Jamie Oliver)發起校園裡的飲食新革命,提供均衡的營養午餐消除肥胖問題;並且藉由食農教育,讓學童學習認識食物和動手煮飯。他相信一旦重新連結人們與食物的關係,就能讓我們吃得營養,活得健康。 傑米奧利佛食物基金會執行長 Neil Lovell分享英國的成功經驗,如何在全球發起「食物革命日」活動,鼓勵更多人關注和改善校園營養午餐的品質問題,同時影響政府機關進行相關的政策改革。 (圖:傑米奧利佛食物基金會執行長 Neil Lovell,吳孟莉攝) 傑米奧利佛食物基金會運用傑米奧利佛的名人魅力,吸引媒體和大眾的關注;同時也將「食物革命日」變成一項好玩有趣的社會運動,包括印製精美亮眼的料理食譜,以及鼓勵孩童成為動手做菜的小廚師。今年「食物革命日」吸引全球121國家,35萬人共同參與,其中澳洲2150位參加者打破金氏世界記錄成為最多人同時參與的料理活動。 上下游新聞市集汪文豪長期追蹤報導學校營養午餐議題,採訪過許多成功改革的學校個案。但是他也發現目前營養午餐採購的「最低價標」制度,造成廠商壓縮食材成本,讓學童難以吃得健康;並指出學校老師和營養師對於農業生產缺乏認知,不具備食品專長,如何驗收廠商食材?他強調不只是招標制度的改革,更重要的是食農教育納入教育體系的一環。 新北市政府從2013年在全市280所中小學校,推行學校營養午餐每週一日供應有機蔬菜,受惠學生人數達34萬5,685人。試辦初期經歷小朋友認為菜太老、菜葉有蟲及蟲洞太多等問題,而遭到退貨,甚至有學校退出。新北市政府才了解需要加強供應商的田園管理,並且積極和學校溝通教育有機蔬菜和一般蔬菜的差異性。 吳音寜在溪州鄉工作期間觀察到當地托兒所營養午餐充斥加工食品,進而發起「托兒所在地食材供應計畫」,致力於改善孩子用餐的品質。她從2010年起,將「最低價標」改成評選食材來源及品質的「最有利標」,並且百分百採用當地生產的食材。她認為如何從成功案例討論延伸至政策體制上的改變,更是我們需要努力的地方。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林碧霞長年研究和關注環保和毒物議題,也推廣食農教育和有機飲食。她認為過去二十年台灣的飲食教育完全沒有進步,速食和外食文化是主要因素;她呼籲飲食教育比智育更重要,需要大眾加以重視。 本次活動吸引關心孩童飲食健康、食品安全以及食農教育的朋友參加,參加者背景以學生、家管、餐飲業者和教育工作者為大宗。期待未來台灣社會大眾能夠共同關心營養午餐品質和食農教育,為我們下一代打造更好的環境。  

社會企業推廣理念很重要,但你了解你的客戶嗎?

2014/07/24

文:陳玟成 比起一般企業,社會企業在行銷企業價值,更注重自身追求的社會目的和理念。例如有些社會企業強調幫助弱勢族群的工作機會;而有些社會企業訴說自己的產品是友善環境大地。 《行銷3.0》一書指出未來行銷的趨勢,就是把企業的價值理念和消費者相互連結,加深顧客的認同理念。社會企業本身擁有好的理念,理當容易和消費者溝通和連結,但是實務上社會企業卻面臨行銷的困難。 (創用CC stavos) 賣產品還是理念? 曾經在一場社會企業家的聚會上,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分享在台灣推廣公平貿易的挑戰。「大部分的消費者在意的是咖啡館裝潢美不美,然後東西好不好吃、咖啡好不好喝;接著關心咖啡是不是有機的,對身體健康有沒有幫助;最後才是關注到公平貿易的理念。」 余宛如發現顧客最在意的地方,並不是生態綠最想傳遞的價值理念,造成她在企業行銷上面的兩難。「是否應先滿足消費動機或是以動人的包裝形象,勾引消費慾望後,再來談公平貿易?」 面對這樣的問題,現場眾多社會企業家都有同樣的疑惑:社會企業在主張價值的時候,應該要強調理念還是產品本身?不去談理念,是否有違創業的初衷?或許沒有人能夠給予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我們可以試圖從別的例子當中尋找一些思考的方向。 前車之鑑:Zipcar的故事 Zipcar是近年崛起的汽車共享公司,讓消費者不需要自己買車,而是加入會員後一起駕駛共有汽車。目前全球有超過五十座城市,八十萬位客戶使用Zipcar的服務。然而這個成功的企業創立初期,卻面臨過行銷上的危機。 Zipcar在兩千年草創初期,創辦人Robin Chase熱衷於宣揚共享汽車的理念。她認為這項制度對於環境有很大的助益,能夠借由共享節省汽車的生產資源,同時減少停車場的開發,以及免除因為尋找車位排放的二氧化碳。然而當時一般消費者對於分享經濟的意識薄弱,大部分無法接受和別人共同使用一台汽車,造成Zipcar推廣上的困難。 即使當時Zipcar網路預約租車的服務品質已經領先業界,顧客卻只侷限於環保分子,遲遲無法擴大顧客族群,成長停滯。創辦人Chase認為好的理念最終會被一般消費者接受,但是當時的董事會卻沒有給她機會,換了另外一位執行長。 將政治運動轉變成公司 新任執行長Scott Griffith發現要將Zipcar打造為成功的企業,必須將它的訴求擴散到環保分子以外,強調產品能夠改善所有都市居民的日常生活。公司的首要任務是了解顧客為什麼不想使用這項服務。 在經由焦點團體訪談之後,他們發現阻礙消費者不願意使用的Zipcar的主要原因是經常借不到車子以及借車地點太遠。比起「節能減碳」的理念,消費者更會因為「便利性」和「省錢性」使用共享汽車的服務。因此Zipcar開始對於行銷和經營策略改弦易轍。 Zipcar把以滿足讓當地消費者用車需求作為目標,讓消費者在假日節慶也能夠借到車,而且只需要步行五分鐘就到達租車位置。他們先對一個社區進行小規模實施,等到會員提升到一定人數之後再拓展其它地區。漸漸地,隨著消費者族群的使用經驗口碑提升,Zipcar使用者數量也隨之增加,最後成為全球最大的共享汽車公司。 了解你的消費者是誰 Zipcar的故事提醒我們的,一直訴求社會理念,不去傾聽顧客需求,是可能導致社會企業失敗的。有時候把強烈的社會價值理念加注在產品行銷裏面,反而降低對於大眾的吸引力。 社會企業成立是為了解決社會議題而存在的,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背後蘊含著社會目的和使命。有些社會企業認為只要強調良善的理念,就能吸引到認同理念的消費者,但是畢竟這樣的消費者是少數,而且需要花長久時間教育。大部份的消費者不一定了解或是在意那份社會目的,反而是關心自身的利益。 如何維持自身理念並且滿足消費者需求,是不容易的任務,但也是社會企業獨特之處。一旦能夠完美結合,就能獲得消費者的喜愛和信任,成為長期的忠實粉絲,支持社會企業永續發展下去。

編輯隨筆:公益和賺錢只能二選一?

2014/02/10

文:陳玟成 「請評審亮燈!」 「結果是………挑戰失敗!」   王勇,上海科技助老服務中心的創辦人,在創業家選秀節目上遭到淘汰。 「你的公司要做公益又要做生意,這兩條路是無法一起走下去的!」一位商業創投界的評審,給了這樣一個殘酷的回應。 (圖片來源:老小孩綠葉長青部落格) 上海科技助老服務中心是一間提供老人資訊學習服務的社會企業。公司成立初期透過網際網路提供老年人一個名為「老小孩」的網站服務,讓老年人在網路上交朋友、寫文章和吸收相關新知。後來發現許多老人心靈和知識上的需求,開始提供線下服務,包括旅遊活動、電腦教學、社群聚會等實體活動。 過去公司大多是執行政府專案和企業的公益項目,現在開始往社會企業的自給自足模式發展,要提供老人更多增值的服務內容。於是創辦人王勇上了創業家選秀節目募集架設平台和人力資源的資金。 這個選秀節目評審大多來自創投公司,而參與節目的新創團隊幾乎也是一般商業公司,身為社會企業家的王勇顯得與眾不同。 在選秀過程中評審一針見血指出公益和商業不應該混為一談,市場和消費者不會接受這樣的概念。而有位評審表示不願意投資,但是願意以公益捐款的方式支持。 這段影片有趣的地方在於,當社會企業這個概念被社會大眾檢視的時候,一般人會有什麼反應?這或許呼應目前中國社會企業發展的窘境—人們認為公益和商業不該混為一談。 中國在90年代經濟起飛之後,民間開始興起關注社會議題,而中國當地公益組織多由官方發起,民間發起非營利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多半不易,直到近年才有較多民間非營利組織成立。相較於台港先有成熟的公益組織之後再發展社會企業,中國社會企業與公益組織的發展時程並沒有很大間距。但是普遍民眾只對公益有基本概念,不清楚社會企業精神,就算知道也不一定認同這個概念,反而認為賺大錢再捐錢做公益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這樣的現象,不僅發生在中國,其實在台灣和世界各地也都有類似的情況。然而,公益和商業只能二選一嗎?或許我們可以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觀察。 在丹.艾瑞利(Dan Ariely)《誰說人是理性的!》一書中提到:「我們的生活是由社會規範和市場規範所組成的,人們對於做公益不回報和追求最大利益這兩件事情劃分地很清楚,無法忍受模糊地帶。一旦社會規範和市場規範相衝突時,社會規範就會退場。」像社會企業這樣融合公益和商業的概念,是容易受到挑戰和懷疑的。 但是我們環顧目前在世界各地興起的社會企業,如Big Issue、Grammen Bank、Dialogue in the Dark,創辦人試圖運用創新的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問題,讓做公益這件事情可以持續下去。從他們的角度來看,公益是最終目的,商業則是一種手段。 公益和商業只能二選一嗎?或許沒有標準答案,但是這個問題可以讓我們進一步思考和討論社會企業的可能性,是否能成為公益和商業之外的一種新選擇。 註:本文是筆者在2014年初社企流、中國恩派、香港城市大學聯合舉辦的上海社會創新之旅中,與上海科技助老服務中心創辦人王勇先生互動之後所寫的觀察筆記。

活動報導:打造社會企業行銷DNA的關鍵—「去社會企業化」

2014/01/22

文:陳玟成 「我們今年度行銷首要任務就是去社會企業化(De-Social-Enterprization)!」香港DID HK Ltd ,「對話體驗」行政總裁彭桓基Antony此語一出,震驚全場聽眾。身為香港最受歡迎的社會企業,預計年營業額可高達一億台幣的成功典範,為何說要擺脫社會企業的形象呢? Social heart X Business mind 「在香港用社會企業作為行銷包裝,反而成為包袱。」Antony提到過去黑暗中對話體驗館著重以社會價值作為市場行銷要點,參加者和視障者人士互動後會有滿腔感動,甚至流淚。但是經營一陣子後發覺增長明顯緩慢。經過檢討和分析後,他們發現大部份的香港顧客不會想要花錢買同情心或公益,反而會花錢在娛樂好玩,於是開始轉換策略,努力將黑暗體驗館打造成像香港迪士尼的遊樂中心。 Antony認為社會企業就是企業,如果沒辦法在市場生存,是無法幫助那些原本要幫助的對象。「有些人認為我們太過商業化,但是我們及公眾人士經過四年多時間已經很清楚公司使命。太過強調Social的一面,反而會讓一般大眾難以進入。」他如此強調這點,認為現階段中對話體驗要成為主流化(Mainstreaming),也等同他所提出的「去社會企業化」。 用行銷3.0打造社會企業 Antony分享《行銷3.0》一書的概念,認為任何企業的使命和消費者之間容易產生共鳴,可以共同打造一個美好的願景。但是如何傳遞價值讓一般大眾清楚瞭解並且接受,就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對話體驗」就是透過工作坊、體驗館、黑色聖誕節、暗中作樂聲演會、全球首創的無聲劇場藝宴坊等有趣活動吸引大眾關注和參與。 對話體驗原先只有以彰顯視障人士能力的黑暗體驗,後來又加入以彰顯聾人能力的無聲體驗,成為一個多元的團隊組合。在公司或對外場合,他們不稱呼這些視聽障朋友是殘疾者(Disabled),而是不同能力者(People of Differences),以改變大眾對於視聽障朋友的既有印象。 「我們在行銷策略上採用說故事的方式,讓消費者融入在情境之中,開始對於黑暗體驗產生好奇和關注。」Antony舉了幾個例子,包括視障者和聽障者如何在黑暗中互動、如何以電子信件讓公司上下溝通,以及與視障同事生活上的趣事。現場朋友聽到這些故事之後,就可以輕易瞭解這些視聽障者就是不同能力者,擁有不一樣的才能和潛力。 他提到運用自身的獨特優勢來整合資源也是行銷的關鍵策略。例如最近和廣播電台聯合舉辦Dating in the Dark活動,不花一毛錢就吸引十幾家媒體的報導和關注。廣播電台願意和他免費合作,著重的是活動的話題性和獨特性,不是單因為公益性。 強調影響力的行銷和溝通策略 民眾在參與體驗的過程中,可以了解不同能力者的價值和才能,甚至進一步產生影響和改變。例如香港Starbucks就在所有員工參加完無聲工作坊後,陸續有好幾家分店放下聽障者在職場是負擔的刻板印象,開始雇用聽障者工作。Antony驕傲地分享由香港大學研究的香港社會企業影響力報告中,一般社會企業的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平均是7元,但是「對話體驗」可達14.7元。 「未來我們會更多元化發展和擴大影響力。」Antony談到未來計劃包括支持內部創業家(Intrapreneurship)及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現在已經有視障同事開創紀念品事業。另外他們也會在香港主流景點昂坪360建造新的體驗項目。他也提到好的企業文化和核心價值幫助公司更迅速拓展影響力,包括提供良好待遇、鼓勵創新、開放溝通等。「我們的員工覺得自己很有價值和成就感,這就是對話體驗所創造的重要影響力。」 註:「對話體驗」是香港黑暗中對話和無聲對話結合的新品牌意念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