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影響力評估並非絕對,「重要的不是比較數字大小,而是檢視影響力是否持續進步」

2018.06.27

文:黃培陞

「什麼是社會影響力評估?要如何應用?」從現場座無虛席、走道全坐滿的盛況,顯示大家對於此主題抱持著相當程度的好奇。來自亞洲公益創投網絡(AVPN)的 Ken Ito 於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他在社會影響力評估上的洞察。

關於社會影響力評估,你最感興趣的是?

工作坊的一開始, Ken 向台下的聽眾拋出問題,要參加者和身旁左右的人簡單討論,「你來這裡最想獲得什麼樣的知識?」有任職於政府機關的民眾表示,由於在業務上常需要跨部門衡量其中的影響力,為此她特地前來參考私部門的做法;另外一位民眾則點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一個社會企業同時影響了多個議題,且每個議題對整體社會的影響力程度不同,此時是否會產生價值排序的問題?社企應如何調整評估各議題影響力的權重?

如何衡量並理解社會影響力評估?

針對聽眾的提問,Ken 並不否認價值評估與排序均有其主觀性,不太可能找到一個完美的公式套用於所有的議題,但他認為所謂社會影響力評估,是在社會價值創造的過程中,試圖尋找出可能的計算方式,幫助社會企業與外界建立共同的價值基礎,並為社企的影響力建立較客觀且能數據化的標準。

目前市場上常見的評估工具有兩種,分別為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與影響力報告及投資標準(Impact Reporting & Investment Standard, IRIS)。Ken 說明 SROI 的發展背景,是羅伯企業發展基金(Roberts Enterprise Development Fund, REDF)針對旗下投資或捐助的社會企業所研發的指標。

該基金發現在衡量慈善投資的影響力時,以服務街友的組織為例,光統計街友的用餐人數與賙濟的餐點份數,難以代表對街友造成的實質改變,更重要的是,這些投資是否能有效降低街友重回街頭的機率?該基金認為,透過實際拜訪庇護所,了解街友們在其資助下花了多少時間找到工作、擁有多少收入、能持續工作多久等各式指標,能協助非營利組織衡量自身的社會影響力。

第二種指標 IRIS 則是因應 2008 年金融海嘯後,許多基金會與非營利組織的財源大幅縮水,因此促使他們去思考究竟該如何說明自己的社會影響力。Ken 表示不同於 SROI,IRIS 能設計出一系列社會議題的指標,例如在性別平等議題上,就會仔細探究女性員工在整體公司中的佔比,以及同工同酬的達成率等指標。IRIS 希望在不同的領域上都有不同的指標組,讓各產業的組織皆有評斷的依據。

運用邏輯模型,評估專案的成效

Ken 表示社會影響力評估中有個普遍的思考框架稱之為邏輯模型(logic model),能幫助組織評估自身專案的成效。Ken 提醒,使用邏輯模型時需分成前、中後期來評估,雖然一般評估通常受限於時間、經費只能進行到前兩期,但因後期評估通常聚焦於個體是否因此而產生實質改變,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Ken 舉了一個日本兒童交通安全計畫的案例來作說明。他表示,日本政府推動例行性的兒童道路安全講習多年,評估的最終目標即是「兒童的道路安全意識是否增加」。套用先前提到的邏輯模型,政府前期的評估方式往往會參考活動本身的參與人數,但參與人數卻不一定能代表參與者的安全意識真正得到改善,因此中、後期評估會更聚焦在孩童的行為上是否有顯著改變,例如老師會站在馬路旁,記錄先看左右才過馬路的學童比例。

透過債券,投資者也能創造社會影響力

工作坊的最後,Ken 替聽眾們帶來了新穎的概念——社會影響力債券。他形容這是一種新的投資產品,讓投資者也能參與、支持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專案,並透過影響力的試算來評估投資與否。例如英國政府欲將再犯率居高不下的問題,外包給非營利組織來著手改善,但由於政府通常會等到執行成果驗收通過後,才會核發款項給該組織,使得影響力債券這類投資商品應運而生,幫助承辦單位在執行初期急需資金的情況下,透過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來取得資金。

Ken 在分享完各式影響力評估的積極應用之後,也不忘提醒大眾「SROI 仍有一定的偏誤,市面上的數值基本上沒有低於一分的。如果只看最終數值仍有其不足,例如服務輕度身障的組織可能較容易取得高分,服務重度障礙者則較容易取得低分,但這並不代表後者的影響力較小。」

Ken 強調,數值之間的比較並非 SROI 等影響力評估的本意,使用 SROI 的意義應在於檢視自己所經營的組織是否每年都不斷進步,期許未來社會企業與非營利組織能善用各式評估工具,在持續鞭策自己的同時,也讓大眾看見自己的影響力。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社會環境會計:用看得見的數字,算出看不見的「社會影響力」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 關於社會創業:難的不是創業本身,而是讓社會企業真正發揮我們期待的影響力

訂閱電子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