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史丹佛銀髮設計首獎團隊:要推出一個專業的服務,重要的是「先跨出自己的專業」

台灣正加速進入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在2017年預計將超過14%,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資料顯示,台灣失智症人口將持續攀升,民國120年,每100位台灣人將有超過2位失智者。

文:林冠吟/圖:回憶錄大富翁

永和的一所日照中心裡,一群失智症長輩圍坐,由職能治療師帶領,在觸控電腦上玩著大富翁遊戲,不過,這並非一般的桌遊,而是具有個人專屬回憶的「回憶錄大富翁」,長輩們透過擲骰子玩遊戲的過程,回味過往的人生故事。

「回憶錄大富翁」的背後推手是兩位設計師卓思陽和鄭雅方,就讀工業設計的他們,原本只是專注於家具和手錶等資訊產品的設計,受到《為真實世界設計》這本書的啟發,「書中有提到為真實社會做設計,和高齡化趨勢,我們想說也許可以為老人做點設計」卓思陽說。

在台科大工商業設計系副教授唐玄輝的帶領下,他們與職能治療師合作開發「回憶錄大富翁」,今年更勇奪史丹佛大學長壽中心舉辦的銀髮設計競賽全球大賽心智組首獎。

走入現場,看見紙本輔具的侷限

團隊花時間進到日照中心的現場,觀察現有的課表和課堂互動,並與職能治療師和社工師進行訪談。他們發現傳統紙卡式的輔具,在活動上有侷限,例如,紙卡內容無法與長輩的生命經驗產生共鳴,導致長輩在遊戲中分心,無法投入團體內。同時他們也觀察到,日照中心的課程多以「懷舊治療」為主,藉由遊戲的方式,刺激長輩們過去的回憶,讓他們分享自己的故事。

這些觀察使他們萌生將回憶錄和大富翁遊戲結合的點子,把個人化的元素設計進輔具,把長輩年輕時的照片、喜愛的歌曲、家庭故事都放進遊戲中。

與職能治療師和資工專家的「跨領域」合作

兩個過去沒有銀髮經驗的設計師,要如何創造出符合失智長輩需求的產品呢?答案是,跨領域合作。鄭雅方認為要推出一個專業的服務,很重要的一點便是要先跨出自己的專業,

「設計師的專業是知道怎麼設計一個好用的產品,但是真正了解長輩的還是職能治療師,而能把這個程式寫出來的還是資訊工程師。」

因此,團隊與職能治療師和資工專家共同合作,歷經多次的磨合與調整後,推出了「回憶錄大富翁」這套服務,職能治療師可以藉由事前的訪視評估,蒐集長者的資料(照片、音樂等),上傳到平台內,客製化成獨一無二的大富翁遊戲。活動結束後,團隊會整理寫真書和影片給長輩的家人,記錄長輩的改變,同時附上職能治療師的評估和叮嚀,建議家人如何與長輩互動。

卓思陽表示,日照中心原本有一位個性孤僻、安靜的長輩,但藉由遊戲和治療師的引導,最後竟然敞開心胸和大家分享年輕時的故事。目前,團隊已將這套服務實際應用到7家日照中心,舉辦了50場活動,總共有200人次參與。

團隊職能治療總監柯宏勳表示,「回憶錄大富翁」不只是一個桌遊軟體,因為活動過程,職能治療師與社工師都會陪伴其中,已經是個治療性的服務。

未來考慮創業 盼台灣市場更成熟

鄭雅方表示,團隊未來考慮成立公司來繼續提供服務。然而,他們也需要克服硬體設備的不足,以及台灣的市場尚不成熟等困境。

卓思陽進一步說明,台灣人比較願意買產品甚於買服務,例如願意買健康產品、藥品或硬體設備,而非請職能治療師到你家,幫長輩做評估這樣的服務。其實長輩會需要這樣的活動讓他們有事做,進而延緩病情,然而大眾對於失智照顧這方面的認知還沒有很高。

獲獎後,媒體曝光率也增加,他們希望能藉此讓更多人知道失智症以及「回憶錄大富翁」的服務。鄭雅方說,「以前覺得唸設計就是設計一個家具和產品,現在發現竟然可以是一個服務」,對於學設計的人來說,藉由跨領域的合作,讓設計不只是創作產品,而有更多可能性,甚至解決當代的社會問題,是件很有意義的事。

而跨領域合作,也讓團隊職能治療總監柯宏勳印象深刻。他表示,與「回憶錄大富翁」的合作,職能治療師需要事前花時間評估與訪視長輩,再為他們設計專門的課程,這個過程讓他重新感受做職能治療師的初衷。

持守初衷,願意跨出自己的專業,與其他專家合作,讓跨領域的合作發揮1+1>2的團隊力量,也許正是「回憶錄大富翁」能夠想出創新的失智症復健方法的最佳利基。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大學生發明銀髮族健康評估APP,讓看診醫生「無縫接軌」
>> 王照允─人老了,不一定能走出家門 「藥師、醫生要走出來!」
>> Oma’s Pop-up—荷蘭暖男打造「阿嬤快閃廚房」 用食物搭起兩代的橋樑


未來,是現在每個當下的總和,也許不是一帆風順,
但透過想像、行動與堅持的累積,可以開創出我們期盼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帶你迎接三大未來趨勢: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想像領路 勇氣為槳 堅毅續航。
4/17 擁抱未來 Let's get on board!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