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親愛的,我把教具變立體了!這款教科書讓視障者學習「摸」得到

2018.11.27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雅婷、蔡雯如

「我們學生人數不是很多,但還是盡力的去為他們提供最好的教材。」視障者教材教具研製中心製作出適合視障者的無障礙觸摸圖,例如在歐洲地圖中,運用瓦愣板呈現保加利亞、軟木板呈現獨立國協,水彩紙則用來呈現羅馬尼亞,視障者便能透過不同的材質,「摸」懂地圖。

創立研製中心 解決視障者學習問題

教科書從前由國立編譯館提供部編本,1999 年,台灣確立「一綱多本」法條後,教科書開放委由各出版社編製審訂本,也因此,教科書版本多元化,點字教科書的量跟著變大,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因而看見契機,於 2001 年成立「視障者教材教具研製中心」。

初成立時,研製中心向台北市勞工局申請職業訓練方案,訓練視障者學習使用盲用電腦,以及習得點字的規則。由於製作教科書,需要精準的標示出點字,故將點字的規則學得通徹是必要的。學成之後,再申請職訓局的多元就業方案,進用一些視障朋友,以及一些中高齡、二度就業的媽媽們,視障朋友負責點字,媽媽們則擔任製圖加工的工作,來專門製作視障者點字的書籍。目前研製中心內成員共 9 位,其中視障同仁兩位,中高齡媽媽兩位。

點字融合圖冊 教材更加完備

一開始研製中心與其他單位相同,使用熱應紙製作,但後來發現熱應紙成本很高,摸過手會變黑,而且是有毒物質,研製中心便換掉這樣的製作方式,改用 Tiger 點字圖形印表機印製使用,此種印表機是一種專門用於列印點字圖形的機器。

「除了點字之外,我覺得還有碰到一個很大的問題 ——讀的問題。」協會總幹事王晴紋認為,除了點字以外,要讓視障者能明白課本上的圖像是很重要的。比如地理科的地圖,由於視障者無法看到,他們便無法得知上面的內容,研製中心便思考如何使視障者理解地圖,於是設法運用不同的材質在地圖上加工,用可以摸得出來的方式加以製作。

研製中心在設計教科書上的圖片時,會與其他領域的專家配合,如地理地圖便會請地理老師,看這張地圖需要做哪些簡化,讓做出來的成品不會那麼複雜。而中心內部的同仁,有些是家長,有些則長期與特教人員接觸,所以他們知道視障孩子的需求,經驗豐富且很資深,能在拿到圖的時候曉得如何設計底圖,以及哪些部分要用什麼材質,將基本設計好的交給電腦繪圖人員繪製。

例如在設計地圖上的地形圖時,研製中心的主任會先做粗步設計,將較為複雜的區塊簡化,並在設計稿上標明何處要用尼龍繩、麻繩,之後再拿設計稿給電繪人員繪製簡化過的地形圖。

底圖繪製完成並印出來後,先印國字,再印點字。王晴紋說明,由於現在很多視障生都與一般生一同上課,若是只印點字,老師根本無法辨別,所以為了達到「雙視」目的,除了點字以外還會印製國字。

中心裡的媽媽們在印好的圖上面黏貼不同的材質,最終將成品拿給中心的視障同仁觸摸,試試看圖像是否能辨別,或是點字部分是否正確,再進行修改或複製。如研製中心製作的人體消化系統圖,小腸的位置會以棉繩標示,大腸的部分則用尼龍繩代表,配合一旁貼著的材質區域導覽,視障者就能摸出兩者的差異,進而辨認。

在研製中心工作已 13 年的蘇純儀是一名視障者,「不要對自己有一些受限,不管什麼樣的工作,自己有興趣,就可以大膽的去嘗試。」她表示,原來就以點字作為主要學習工具,來到研製中心後,需要再把點譯規則學習得更深入,才能將破音字的點字標示出來。

突破瓶頸 發展新技術

後來,除了製作教科書之外,研製中心開始製作台灣的地理圖冊,將縣市、公路、山川等等呈現在圖上。做完之後,再著手進行中國大陸、世界的圖冊,甚至做了觸摸的、立體的地球儀。

如世界圖冊的歐洲區域,研製中心會以不同紙材黏製國家位置,如在獨立國上協黏貼軟木板,羅馬尼亞運用水彩紙,保加利亞則是使用瓦愣紙呈現。

發展一段時間,研製中心有了瓶頸。從製作面向來說,手工的教材、教具,或是圖冊,很符合視障者個別化的需求,因為做得精細且呈現不同材質,但是其缺點是,規格沒有統一,而且手工黏製的較不能持久。

因應此困局,研製中心在近年引進簡稱為 2.5D 的新機具,它介於 2D 平面與 3D 立體之間,用紫外線光固化油墨的一種新型噴繪工藝 —— UV 噴射,進行堆疊,做出觸摸的圖形。這個機具不僅可以做點字、上顏色,而且材質更加穩固,因為是熱凝的,所以不怕在陽光下曝曬。

積極推動公共無障礙設施

視障者教材教具研製中心原本以教科書為主要的業務來源,但由於少子化,導致學生僅剩下 1/3,甚至更少,所以為了營運下去,勢必要再開拓其他的市場。

王晴紋表示,「這些年來,危機就是轉機,或許在教育上面臨的需求減少,但事實上還有一個非常大的區塊需要我們去推動。」因為有這樣的轉機,使得研製中心推動大型的無障礙設施,更把無障礙的概念推廣出去。

研製中心與許多單位合作,製作出展場空間的環境觸摸式平面圖、導覽動線圖等,如故宮的無障礙圖冊,可以讓來到故宮的視障者借閱,便能在邊參觀的時候邊翻閱。王晴紋開心地分享:「故宮的人跟我們說,曾有位日本的視障者告訴他,他到過很多國家,摸過做得最好的,就是這一套。」

故宮的無障礙圖冊是用研製中心的 2.5D 機器製作出來的,會將圖作簡化,再以不同觸感的點狀製成,如圖冊裡面的翠玉白菜,用斜線又或是以三角的突起狀勾勒出蝗蟲、螽斯的形狀。

研製中心努力推行通用設計的概念,希望不管是視障者或是一般人,都能夠使用無障礙設施,讓公共環境變得更友善。

採訪側記

這次到視障者教材教具研製中心採訪,總幹事與研製中心其他的同仁都非常歡迎我們的到來,不僅熱心回答疑問,也將他們引以為傲的點字教材、無障礙展覽圖等,研發出來的項目展示給我們看,從這些產品設計的細緻度,和完成的精緻度,就可以真切感受到研製中心為視障者著想的心。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輔具教材 讓視障者摸懂圖冊

延伸閱讀
>> 點點善「城市曙光」計畫:陪伴視障者作畫和調香,用藝術共創讓視力限制變成優勢
>> 全球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社區活動中心——新加坡 Enabling Village 以通用設計打造兼容環境
>> 在迷你賽車場中體驗身障者的日常:「三明治工」用設計傳達公益,使公益理念「摸得到、看得見」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