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槍砲、病菌與鋼鐵》,解開世界各大洲貧富強弱的終極謎底

文:陶中麟

為什麼是白人製造出這麼多貨物,運到這裡來?為甚麼我們黑人沒搞出過什麼名堂?─《槍砲、病菌與鋼鐵》p-16

為何這些民族富裕強盛,那些國家貧窮衰微?

為何是歐洲人挾著船堅炮利征服世界各個古帝國?西班牙人如何奇蹟似的以百人擊潰印加帝國八萬大軍?非洲為何在歷史上被稱為黑暗大陸?這些問題正是本書所要解開的歷史之謎。如《槍炮、病菌與鋼鐵》的書名所開門見山揭示的,構成近代世界版圖的主因,正是書名裡列的這三樣。但作者感興趣的並非近因,而是背後更深層的推動力:去了解世界權力分布的歷史脈絡,能幫助我們重新思考地理環境如何先天性的影響人類歷史社會的發展。

從一位新幾內亞原住民領袖對作者提出的問題開始:「為什麼是白人製造出這麼多貨物,運到這裡來?為甚麼我們黑人沒搞出過什麼名堂?」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生理學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的作者戴蒙,巧妙地以縝密的學理為我們開啟人類世界史的大門,深入淺出的帶領大眾讀者來一趟環遊世界、從古貫今的解惑之旅。在解釋各地的興衰時,有一派學者歸因於基因的優劣,聲稱歐美人在基因的優勢造就其卓越的發明。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戴蒙在書中所要傳達的主題是:各地強弱的差距,是地理環境所造成的結果,而非人類種族優劣的差異;地理資源、生物分布和氣候,讓各族群在競爭的起跑線上早已有了先天的差異。

戴蒙進一步結合農作物的遺傳學、分子生物學、語言學及考古學等研究佐證,在科學的基礎上精巧的推論,爬梳上述許多人類歷史中難解的問題。

文明發展的決勝關鍵:無法駕馭的斑馬、難以下嚥的果實

農業作為文明的搖籃是不爭的事實,有充足的糧食才能養活一群不事食物生產的發明家、軍隊及官員,但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不同地區的農業發展有先後落差,甚至有些地區自始至終沒有發展農業呢?答案是:動植物的分布和馴化。

以作物來說,相較於野生種,人工馴化後的糧作可以短期結實、產量多,因此可馴服作物的多寡攸關農業能否發展。歐亞大陸上的肥沃月灣較其他洲有更易馴化的物種,例如麥作,這對歐亞居民是一大利多。反觀其他地區的住民卻苦於無米之炊,可馴化的作物寥寥無幾,導致他們無法脫離採集的模式。

而就馴化動物來說,較受制於先天條件,只要一項不符就只能放棄馴化,所以即使馴化的候選動物多,合適的卻少之又少,在世界歷史中可被人類馴化的哺乳類動物只有區區十四種,而其中歐亞大陸有十三種,其他洲不是全無就是只有一種。

農業物種的傳播也是文明發展的重要拼圖,綜觀世界地圖,歐亞大陸以東西為長軸,美洲、非洲則以南北為長軸。這個簡單的事實為各洲文明的起步埋下了伏筆,南北向因為緯度導致氣候差異大,相較於東西向,作物傳播尤其困難。

糧食作物的分布不均,緊緊掐住各洲的發展命脈;可馴化動物的缺席,代表沒有交通往來的工具,也讓各洲居民跛腳數千年。唯獨歐亞大陸得天獨厚,擁有量多質優的作物和各種溫順的動物,使其在各洲之間的競賽搶得先機。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際交流影響文明盛衰

動植物品種優勢和東西向軸線的優勢讓歐亞大陸人口繁多,然而病菌也隨著大量飼養的牲畜動物孳生演化。反觀人口分散的美洲、非洲,鮮有人類聚集而生的病菌,也缺乏抵抗力,於是當歐洲人挾船堅炮利進入美洲時,真正取人性命的是他們身上的天花、牛痘和流感等病菌,造成印加帝國完全傾倒毀滅,也殺光了毫無抵抗力的美洲居民。

有關「槍炮」及「鋼鐵」的技術層面,作者認為人們彼此大量的相互激盪是技術快速進步的原因。戴蒙再次提出創見,認為發明是普世人類共同的通性,當各洲住民努力發明之時,歐亞大陸挾著人口優勢所帶來的頻繁交流,取得近代征服史的關鍵勝利。

那麼我們或許會問,和後起的歐洲相比,擁有更多優勢的中國,為何先發後至?戴蒙解釋,中國到明朝都還是世界發明強國,也曾派出最雄偉的大明艦隊,卻因專制的政體和高度統一導致國家發展裹足不前,皇帝一人的魯莽決定即可毀掉累積百年的技術。相較之下,歐洲的多元及分裂,反而造就了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契機:哥倫布在自己家鄉被國王拒絕,卻蒙他國國王的青睞得以啟航。中國選擇封鎖、歐洲多元開放,這一念之差使東西文明發展前後對調,中國往後數百年被甩在後頭。近代文明強弱的消長,從槍砲、鋼鐵的等科技發明到洲際發展,不難從其中發現地理環境的影響到現今仍難以擺脫。

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回顧全書的論證,環境和農業導致人口多寡、絢爛的文明和進步的科技容易發生在人流匯集的人口大國,而人類潛能是在頻繁交流互動後發展到卓越。從氣候、農牧傳播到槍砲、病菌與鋼鐵,由遠而近的各種因素造成了現今世界的不平等。但難道天命無解嗎?讀完本書之後,至少我們知道,經濟大國再沒有立場將文明進步歸功於種族優越,而貧弱之邦也不須再妄自菲薄,人類仍有機會放下地理環境的包袱。

(本文為《槍砲、病菌與鋼鐵》一書之導讀與重點摘錄)


作者簡介:陶中麟,畢業於清華大學外語系,喜愛嘗試各樣戶外活動,對於各樣領域的知識有三分熱度的好奇心,對於如何成就別人卻有十分熱度的理想。2015年成為社企流第三屆冬季專案實習生,負責撰寫社企相關書籍導讀文章。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