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科技人回鄉 彩虹田園夢 電腦也會揀好菜

2013.01.15
合作轉載

離開農村生活許久、埋首網路資訊工作的陳建泰,偶然在網路上看到「農村再生條例」的立法爭議,因而喚醒了他沉睡已久的田園夢,他開始思索:如何創造科技與農業的交叉點?兩年前他向工研院提出「糧食網絡:知識入鄉」計畫,將風力、太陽能發電、碳化的技術應用於農耕之上,並且結合社區人力來栽植農作,創造出「從產地到餐桌」食物里程不到三公里的農業型態。未來,他希望在城鄉交界鑲嵌一串珍珠項鍊般的科技農場,讓更多人能實現他們的彩虹田園夢。

以下全文轉載自自由電子報


科技人回鄉 彩虹田園夢 電腦也會揀好菜

2013-1-6 記者 鍾麗華/專訪

圖片來源

原本在工研院工作的陳建泰,每天「掛網」十八個小時,剩下時間只拿來睡覺,工作與生活離不開電腦與網路。卻因為「農村再生條例」立法爭議,喚醒他沉睡已久的田園夢。陳建泰關掉電腦,思索回鄉的道路,他要帶著知識入鄉,打造理想的夢田。

陳建泰 推社區支持型農業

其實陳建泰是「庄腳囝仔」,從小住在台中大肚的鄉下,家裡種稻、種西瓜,雖然小時候要幫忙挑西瓜,還要下田撿草,一蹲就是一、兩個小時,但他的農村經驗依舊美好。

「開門就看得見大肚山,放學回家走在大肚溪堤防上,夕陽正好染紅了田園大地,巷口還有一棵老榕樹守護村莊。」陳建泰回憶說:「書本裡描述的農村,就是小時候的真實生活寫照。」

十八歲高中畢業離家,來到新竹讀書、就業,在工研院先後擔任網路系統整合工程師及研究員,終日圍繞在資訊架構、網路標準驗證的相關工作,早把農村生活點滴拋在腦後。

但有一天上網「閒逛」,陳建泰看到農村作家吳音寧寫的「農村出代誌」,當中提到「農村再生條例」立法讓農地變更變得容易,形同滅農。他以科技人的觀點,回應一篇「修築知識入鄉的路」文章,進而結識農運朋友,也帶他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農業領域。

由16個會員家庭組成

陳建泰不斷問自己:「科技與農業難道沒有交叉點?」兩年前他向工研院提出「糧食網絡:知識入鄉」計畫,融入另類園丁、科技渴望農村的概念,並推動「社區支持型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CSA)」,一切就從新竹竹東三重埔的「彩虹農場」開始。

產地到餐桌 不到3公里

實驗農場的二分地是向「十大經典好米得主」莊正燈租的,還聘請他當顧問農民,教導社區媽媽農作,依季節種出了小黃瓜、秋葵、茄子、辣椒、洛神花、茭白筍…,農場由附近十六個會員家庭支持,他們參與農務、固定跟農場買菜,並共同承擔風險。從「產地到餐桌」的食物里程不到三公里。

去年陳建泰把彩虹農場經驗,複製到新竹市郊的千甲聚落CSA農場,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做田野調查、整地,但陳建泰有職在身,人被綁在辦公室裡,讓計畫進展有限,最後他毅然決然辭掉工研院的專職,單純當個計畫執行人,因為他認為:「人生就這樣結束很可惜。」

農場的風力抽水機已經裝上,過幾天太陽能板就要送來,還有稻殼碳化技術、落葉堆肥、可以當倉庫的廢棄貨櫃…,全都來自工研院。陳建泰還結合原住民朋友耕作,一步步打造餵養都市人的小規模家庭式CSA農場,希望這裡可以成為一個「現地博物館」。

菜園裡的高麗菜、大陸A菜、萵苣、空心菜被蟲咬得坑坑洞洞,陳建泰用原本緊握鍵盤與滑鼠的雙手,專注地抓蟲,等待第一批蔬菜的採收。

農場今年終於正式運作,可以固定提供三十五名工研院員工蔬菜。愛做夢的他想像著千甲里的成功經驗繼續複製傳承,未來「千個生態CSA農場,盤據在城鄉交界,像一串珍珠項鍊,掛在都會的頸子上」。

稻殼碳化

CSA農場也培育小菜苗

陳建泰

工研院廢棄貨櫃當倉庫


誰說賺錢才能做好事,做好事不能賺錢!

改變的力量,掌控在你我的手上!
想像的種子將隨著行動萌芽茁壯!
2月3日,社企流邀您一同跨出第一步,啟動對世界的想像!

按此進活動網頁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