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廢物也很可口!荷蘭業者打造零浪費網絡,用群體戰開拓剩食商機

2019.01.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林新雅

近年來,有關「食物浪費(food waste)」的討論越加熱烈,帶出困擾人類且至今在全球消費系統依然無解的兩難:「當世界某些角落有大量人口飽受缺乏糧食之苦時,地球另一端卻出現糧食過剩且被丟棄的問題」。

這問題有多大?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簡稱 FAO)統計,每年全球約有 1/3(13 萬噸)生產的食物,在消費過程中被浪費,這量足以餵飽 30 億人口,相當於 10 個美國的人口。其中主要浪費的食物包括麵包(22%)、乳製品(17%)、蔬菜(14%)、水果(12%)、肉製品(7%)等。

這問題直接導致的經濟損失僅是冰山一角,背後暴露出全球失衡的農糧系統,甚至隱藏更大的環境危機,例如能資源消耗及全球遲遲降不來的碳排放量。

當然,糧食浪費/缺口的問題已激發越來越多新創企業家,發展出創新產品和服務來解決,像是荷事生非 2015 年的文章「我很醜但我美味依舊-醜食物在荷蘭」介紹荷蘭企業 Kromkommer、In-Stock 從「長相醜陋的食物」發想出的商業模式則為一例。

不止在荷蘭,全球不少國家都有相類似的概念和企業推出,像是英國的 Toast Ale 拿浪費的麵包釀成啤酒、德國科隆開張專賣要被浪費掉食物的商店「The Good Food」;包括在台灣也有剩食餐廳「七喜廚房」、將剩食結合公益的「享米社會企業」等企業案例,都蘊含著「勿以貌取食」、「讓醜食也有出頭天」的中心思想。

相較降低全球碳排量或能源問題,解決食物浪費在眾多的環境議題中還算新,實踐方面也仍在發展和成熟當中。化「被丟棄的食物」為「新產品服務」在全球各地都尚未成為主流市場,即便近年來積極推動環境永續的荷蘭,這塊市場依舊是正待開拓疆土的利基市場(niche market),也因此努力的效果還有待評估。

由於處理食物浪費議題的創新過程,牽涉到食品供應鏈各端的利害關係人的千百種想法。因而,荷蘭提出哪些策略和手法面對這個複雜的議題,值得我們多多探討。

以下,本文介紹同樣針對食物浪費議題,但分別從不同角度切入的兩個網絡平台:一個是整合和提供資訊的「零浪費網絡」(The No Waste Network),另一個則為連結市場通路和零售業的「廢物也很可口」(荷文 “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英文 “Waste is Delicious”)。從這兩個平台的做法,我們可以發現荷蘭人不孤軍奮戰,而是將餅畫大,一同打群架的團體戰思維。

匯整政府及研究的資訊整合平台 The No Waste Network

「零浪費網絡(The No Waste Network)」之成立,是由政府率先與研究單位合作,扮演資訊整合提供、教育及倡議的角色。零浪費網絡為 3 大要角的聯手,一是政府的農業自然管理與食品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Nature and Food Quality),二為食品科技為長的瓦赫寧恩大學食品與生物基研究所(Wageningen Food & Biobased Research),三則是由荷蘭多家企業組成的永續食品聯盟(Sustainable Food Alliance,荷蘭文 Alliantie Verduurzaming Voedsel),此聯盟專注於減少食品製造和運輸過程帶來的環境衝擊、提升動物福祉及公平貿易的倡議。

平台提供不同種類的「工具包」,試圖讓有意減少食物浪費的企業組織降低上手的門檻,也比較能提高意願去執行,其中包含相關科學研究、國內外企業實務案例、食品相關法令規範的整理,可協助企業測量監控的工具及輔導單位等。

此外,平台上也整理給對重視此議題的消費者現有的網站資源,例如聰明購物手冊 De Bewaarwijzer(The savings guide)、由營養中心(荷蘭文 Het Voedingscentrum; 英文 The Nutrition Center)和瓦赫寧恩大學食品與生物基研究所共同推動的線上公眾倡議「食物大作戰(Foodbattle)」,以及市面上販售流通的一種量杯「Eetmaatje」,讓人煮飯時能精準的量米飯、義大利麵和北非小米(couscous)的使用量,降低食物多煮而造成的浪費。

商機串聯及通路合作的新創平台 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除了透過縮小知識落差著手的「零浪費網絡(The No Waste Network)」,一年前,另一個從商業角度切入的平台也形成。由荷蘭 MVO Nederland 為協調單位,串聯荷蘭18家新創企業(註一),推出「廢物也很可口(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的平台。

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平台的主要協調單位 MVO Nederland 前身為荷蘭經濟部設立的組織,旨在協助連結荷蘭各企業(尤為中小企業),透過彼此合作,試圖共創更大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簡稱 CSR)影響力,此網絡如今是歐洲最大的永續商業網絡。

許多的平台成員企業皆是提供剩食設計的相關餐飲服務,比較常聽聞的像是將販售不完的蔬果製成湯包、醬料罐頭類產品;或是把被超市丟棄的水果製成冰茶及酒類等飲品。但也有些企業的產品挑戰了我們的想像,像是將漢堡肉一半的成分放入咖啡渣種植的袖珍菇,用咖啡渣、橘子皮和油製成的香皂。

除此之外,也有新創企業的商業模式不只侷限在解決食物浪費,也結合「食物銀行」和「待用餐」的概念,以買一碗湯、捐贈一碗湯的形式,協助社區弱勢。

由於平台成員以中小型新創企業為主,各自擁有的資源、市場影響力都有限,因此平台以「群體戰」方式將市場的餅一起擴大,2018 年平台計畫針對 3 項著手:零售通路(retail)、餐飲服務(catering)、及推出的年終驚喜包(荷蘭文 Eindejaarsgeschenk,英文 End of Year Gift)。

在零售通路方面,比起新創企業單打獨鬥,平台的合作,較容易以提升整體品牌能見度。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在今年 3 月,成功和一家在瓦赫寧恩的 Jumbo 超市加盟連鎖店(Jumbo franchise)合作,讓一些平台的產品成功上架於該店。

另一個以群體力量打入市場的例子,便是因應年底假日的「年終驚喜包」,平台將成員多品項的產品包裝成「年終禮盒」的方式,禮盒以 B2B(Business to business)商業模式切入,因為年終時企業往往會發送贈禮給員工和商業夥伴,平台企圖透過「禮盒」的行銷概念,傳達「廢物也很可口」的背後理念。

這 3 種手法都是近一年才推出,目前談執行成效似乎太早。以策略面來看,針對餐飲服務和年終驚喜包兩大管道,除了目標對象較直接且單純,平台較可利用「客製化」的方式推出,讓產品背後的社會環境理念成為附加價值,容易說服合作客戶買單。

相較之下,零售通路屬於硬碰硬的市場,把目前還是小眾的產品直接和其他(主流)產品競爭。在多數消費者對價格較敏感的市場中,價格偏貴的剩食產品要成功打入消費大眾的心需要長時間經營,關鍵在普遍消費者對環境意識的程度。

換句話說,透過零售通路推銷具環境意識的剩食產品,某種程度也是一窺消費體系接受度的測試。正因零售通路是市場主戰場,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平台這一年和零售通路的協調過程遇到許多困難,像是因為不少全國性的超市(像 Albert Heijn、Jumbo)都有嚴謹的物流規範,能溝通和調整的空間有限,不易尋找適合的物流夥伴。

為此,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找到一家永續產品的零售物流商 Eco-Groothandel 合作,Eco-Groothandel 以經銷商的身分,在其網路商店中,推出全系列 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平台各企業的產品。此外,近期平台也開始計畫將「食物浪費」的意識推廣到食品供應鏈的不同端,像是平台預計在超市推出先導性計畫(pilot project),將超市周圍餐廳未販售完的食物拿來運用,以冷凍的形式販售,提供消費者另一種速食的選擇。

結語:串聯消費者、企業和政府的團體戰才能解決食物浪費

台灣這幾年在食物浪費的討論上很熱烈,不少大型企業將這概念結合到企業社會責任的計畫當中,也越來越多新創的社會企業試圖賦予「剩食」、「醜食」新的生命意義(re-purpose),然而多數新創企業卻也同時面臨著永續消費市場有限,而企業無法規模化的困境。

目前台灣漸漸在不同議題上也有以網絡串聯的平台出現,像是社會企業的平台的社企流、永續發展及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平台 CSRone 永續報告平台等。然而多數平台都扮演「資訊整合和提供者」的角色,試圖創造更多同產業或跨產業的資訊交流。類似 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運用中小企業夥伴關係一起創造更大市場,而非只是各自佔地為業的策略聯盟,相對少見。

儘管 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平台目前僅成立一年,其影響力及能真正帶來的改變有待商榷,但以追求共同理想,並一起將餅畫大的團體戰模式,或許能帶給台灣企業組織一些不一樣的刺激。

最後,食物浪費問題因為牽涉的層面和幅員廣泛,單靠新創企業「化腐朽剩食為神奇美食」的創新思維,是無法有效解決現消費體系存在的 1/3 食物浪費量,提升中大型企業以及消費者對食物浪費的意識是不可忽略的關鍵。

因此以長遠來看,不只企業和研究及政府要更密切的合作,企業透過產品服務和消費大眾溝通食物浪費的重要性,並連成一陣線,才是有效讓失衡的糧食系統轉型的解決之道。

註一:這 18 家新創企業包括:Instock、ThijsThee、Betuwse Krenkelaar、De Bokkenbunker、Kromkommer、Soupalicious、Glorious Bastards、AND Cheesetrade、GRO、De Verspillingsfabriek、Coco Conserven、Yespers、Potverdorie!、Twisted Jams、De Tweede、BeeBlue、De Lekkere Man、The Ketchup Project

全文轉載自荷事生非,原文標題:從兩個平台看荷蘭解決食物浪費的群體戰思維:零浪費網絡(No Waste Network)& 廢物也很可口(Verspilling is Verrukkelijk)

延伸閱讀
>> 解決食物浪費 乾一杯「用麵包釀的酒」
>> 用剩食交朋友:她開創「共享食物社群」,全球 40 萬人響應
>> 丟棄食物前,你可以有另一種選擇!這個App能「追蹤剩食」,並且直接送到飢餓者手中


收看社企流「暖暖餐桌」:每天中午,為你加菜!

新的一年,讓我們陪你暖暖地開始!社企流精選 2018 年度高峰會精彩創業故事,一天一集,讓你吃午餐不孤單:01/07-01/20 點我收看

玩手遊順便做公益!Google Play Store 開放非營利組織募款,台灣用戶也能捐

2019.01.07
合作轉載

Google 開始開放用戶透過 Android 的 Play Store,捐款給非營利機構,捐款金額 100% 都會給予非營利機構。

數位時代/楊晨欣

歐美到了年底,常常出現以感恩、回饋為主題的活動,搭上這股潮流,Google 也發表了新功能,讓 Android 用戶能夠透過 Play Store 捐款給自己支持的非營利機構,捐款金額將會全數捐贈,Google 不會收取任何通路費用。

目前 Google 在 Play Store 上先列出了幾個美國的非營利機構,包含美國紅十字會、Girls Who Code、UNICEF、無國界醫生美國分會(Doctors Without Borders USA)等。

這個捐款功能先在美國的 Play Store 推出,未來幾天則會陸續在台灣、加拿大、墨西哥、德國、英國、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印尼等地上線。

Google 過去是禁止 App 開發者在 Play Store 收取非營利機構捐款費用的,因為牽扯到稅務抵銷、30% 中介費用等議題,現在政策的改變,會讓非營利機構們多了一個可以接觸到更多人群的平台,作為捐款收入來源。

蘋果也在這幾年,將它的 App Store 作為捐款平台,然而,比較像是事件導向的活動,如針對印尼洪災、加州森林火災、Harvey 颶風災情等。

Google 的作法,則比較像是固定式的捐款方案,讓用戶到這個平台上,找到自己支持的非營利機構,進而捐款給他們。

雖然是隨著假日季節推出,Google 並沒有進一步說明這項功能維持的時間,或是是否會新增其他非營利機構到接受捐款名單上。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Google Play 開放非營利組織募款,台灣用戶也能捐

延伸閱讀
>> 區塊鏈將碳交易市場帶入零售商店,買冰淇淋多捐 1元也能對抗氣候變遷
>> 創業家比你想得還愛做公益!美研究顯示:比起一般人,他們更樂於捐款、當志工
>> 台灣第一個區塊鏈群眾募資平台「度度客」: 改善捐款透明度問題,為公益募款領域寫下新篇章


收看社企流「暖暖餐桌」:每天中午,為你加菜!

新的一年,讓我們陪你暖暖地開始!社企流精選 2018 年度高峰會精彩創業故事,01/07-01/20 每天一集,讓你吃飯配影片不孤單!
>>> 點我收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