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都市化 100% 的新加坡種菜:Edible Garden City 讓街道旁、天橋下都成食物產地

2018 年的星展社會企業高峰會 10 月中於新加坡舉辦,以「社會影響與利潤:是否可以突破界限,兼顧共存?」為主題,透過演講、座談、工作坊、參訪等多元活動形式,帶領參加者去探討這個存在已久的大哉問。我們跟著星展的腳步,至 2017 年星展企業獎助金計畫得主「Edible Garden City」 的市民農場(Citizen Farm)參訪,了解社會企業如何打造永續商業模式、讓社會影響力與利潤共存。

文:魏婉如

新加坡,是全世界都市化程度最高的國家,100% 的國民都居住在城市中,超過 9 成的糧食依賴進口,可種植的農地面積不到 1% ,在這樣一個農業幾乎不存在的國家,卻有一個社會企業「Edible Garden City」,帶領一群「城市農夫」在屋頂、高架道路下、人行道、貨櫃屋內等各個地方種菜,期盼打造新加坡的農業地景。

追求食物永續,從「自己的食物自己種」開始 

Edible Garden City 的共同創辦人 Bjorn Low 年輕時曾在倫敦工作,任職於廣告公司,當時,在地的媒體時常討論食物永續(Food Sustainability)的概念,以及氣候變遷如何影響種植方式,這些資訊促使 Bjorn 開始關注食物永續的議題。

Bjorn 也觀察到,隨著各國經濟發展,越來越多人口搬遷到都市工作,以期獲得更好的薪水,致使越來越少人從事食物生產。他開始思考,每個人平均一日要吃 3 餐,許多人卻不了解口中的食物從何而來,以及該如何種植,更別說是明白食物永續的重要性。Bjorn 隨即採取行動,到歐洲超過 20 個小農場中工作,了解小規模農業系統如何運作與生存。

Bjorn 提及,新加坡超過 9 成的食物需要進口取得,若有一天無法再依賴進口,新加坡該如何永續生存?考慮到家鄉近乎於零的糧食自給率,加深他回新加坡創業的決心。

2012 年 Bjorn 於新加坡創辦 Edible Garden City ,推廣「自己的食物自己種」(Grow Your Own Food)運動。起初,他想找一塊農田來種植,但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幾乎只有千萬富翁才能開拓一塊完整的農地,因此他將目光轉向未經利用的空地,例如街道旁或屋頂上,過去,這些地方經常被作為花園運用,如今,Edible Garden City 將花園進化為成食物產地,重新思考新加坡食物永續的可能。

科技與循環經濟,為新加坡打造可食地景

目前 Edible Garden City 主要透過 4 個面向發展食物永續:永續種植、打造可食地景(Foodscaping)、零售販賣與食農教育。

Edible Garden City 採用以科技換取空間的策略,在室內架設垂直農場,用光電取代太陽光,同時也避免了農藥的使用、化學的污染,在有限的空間內,有效率地種植無毒、乾淨的作物。

追求永續性的 Edible Garden City,也致力於在種植過程中打造零廢棄的封閉(Closing)循環系統,例如魚菜共生系統(Aquaponics),結合寶石鱸魚養殖與水耕蔬菜栽培,取用養殖魚池中的排泄物作為植物的肥料,也繼續用植物根部吸收養分後過濾的淨水養魚,在封閉系統中不斷循環再利用。

此外,Edible Garden City 邀請社區居民將家中剩食帶來,做成堆肥幫助作物成長,長成的作物再與社區居民分享,除了環保,更拉近與社區居民的距離。

為了將永續農業模式擴大到新加坡各地,Edible Garden City 與當地的餐廳、酒吧、學校合作,傳授種植技術、協助他們在有限的空間中規劃出可以種植的場域,並定期回訪確保品質。在 Edible Garden City 的努力下,目前已於新加坡建立超過 177 個可食地景。從此,餐廳的廚師能省去昂貴的成本購買有機蔬菜、香草,顧客也能在現場直擊食材從產地到餐桌的過程,安心享用新鮮、無毒的食物。

Edible Garden City 希望能將新鮮的在地作物與更多人分享, 於是他們推出名為「Citizen Box」的蔬菜組合,讓消費者能夠定期配送新鮮作物到家中;此外,他們還陸續開發乾燥蘑菇、花草茶包、無添加的香草乳液等多樣化產品,透過 Pop-up 的農夫市集、線上商店、友善通路,讓更多新加坡市民能夠享受在地作物的美好。

食農教育也是 Edible Garden City 非常重視的部分,透過工作坊與農場導覽,帶領幾乎沒有機會接觸農業的學生、企業員工、社區居民,認識作物生長的過程、學習動手種植,建立都市居民與土地的連結。 Edible Garden City 也設計了一款種子工具包(Seed Kit),內含種子、泥土以及種植工具,只要跟著簡單的步驟說明,就能在家開始當個都市農夫,Edible Garden City 盼能引發更多人對都市農業與食物永續的興趣。

除了增加食物自給率,更連結土地、社區與人的關係

2016 年,Edible Garden City 將一間殘破的廢棄監獄,改造為市民農場(Citizen Farm),在農場中發展各種都市農業的可能,例如垂直農場、魚菜共生、芽菜培育、昆蟲農法等。更將市民農場的門戶大開,讓所有人皆能入內參觀及參與種植。

除了永續農業的發展,Edible Garden City 也十分看重與人的連結,希望透過開放的農場、工作坊教學與導覽,讓市民能夠一起擁有快樂的時光。甚至透過農作,幫助病患強健身體、放鬆心靈。

回溯 6 年前,包含 Edible Garden City 在內,只有兩家從事都市農業的組織。目前則有另外 13 家組織加入行列。在一年內,Edible Garden City 也吸引超過 1000 名志工投入、5700 名訪客參觀、4500 位市民參與過食農教育。

作為社會企業,Edible Garden City 期許組織能夠在員工組成上更多元兼容,目前他們與當地的自閉症資源中心與唐氏症協會合作、招募就業,一年內已招募了 15 個自閉症與唐氏症員工,希望藉由良好的工作環境,讓不同背景的員工都能發展長才。Edible Garden City 的員工表示,因農場中種植的工作事項十分固定、需依照順序與步驟執行,工作型態很適合習慣重複動作的自閉症員工。

擴大規模與影響力,持續實踐食物永續

今年初,Edible Garden City 獲選 2017 年星展社會企業獎助金計畫,星展銀行長期支持社會企業發展,透過獎助金計畫協助社會企業擴大業務規模及增加社會影響力,Edible Garden City 獲得的資金將用於擴大芽菜的培育,以及持續發展永續的循環農業系統。

對於未來的規劃,Edible Garden City 預計繼續擴大規模,目標在 2019 年成為亞洲最大規模的屋頂、 2020 年成為亞洲最大的都市農場,為新加坡市民,建立人與土地的連結,拉近社區居民的距離,實踐食物永續的願景。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讓世世代代都享有自耕自食的權利——實踐永續農業,創造環保與經濟雙贏
>> 美、印、臺食農教育先驅:從自己的社區開始,助全球 60 億人重建與土地和食物的親密關係
>>「人們早已忘記,我們曾擁有超過 7 千種稻米」印尼食農先驅 JAVARA 保存食物多樣性,將在地農產推向國際


10/30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社會企業的數位轉型大哉問】
台灣 IBM x 為台灣而教 x 鮮乳坊 x 玖樓,分享數位實戰經驗!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