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南澳自然田推「契作代耕」:讓消費者參與生產過程,這比認證標籤還要真實

生命力新聞/記者呂山珊、郭采縈

南澳是宜蘭縣面積最大,人口最少的鄉鎮,少了人潮的喧鬧與車潮往返,不自覺的也跟著放慢步調。「阿江」陳昌江在這裡創立了南澳自然田,推廣並實踐自然農法,更透過「好糧公社」平台行銷、募資,連接在地農民與消費者,進行稻米的契作代耕,消費者吃得安心也保障農民收入。

看見環境破壞 開拓理想生活

南澳自然田負責人阿江在台中長大,他說,小時候沒有糖果沒有玩具,就跑到家門前的河邊游泳、抓魚。後來隨著都市開發,周遭原有環境被建築物取代,魚蝦沒了,河床也乾枯了,一切看在眼裡相當不捨。「現在從我們家看出去是火力發電廠的大煙囪。」

退休後選擇推廣友善耕作,是因緣際會下接觸到自然農法,覺得這樣的耕作方式符合自己的理想,加上從小協助爸爸務農的經驗,讓他決定走上這條路,剛好太太蔡世花的老家在南澳有田地,阿江邊學習邊調整,至今也推行了近十年之久。

代耕好米 消費及生產端皆獲保障

自 2010 年成立以來,南澳自然田持續都有契作代耕計畫,作物從蔬果、穀物至稻米應有盡有。2015 年開始,阿江透過「好糧公社」線上頁面,將稻米的契作代耕作為計畫主軸,放到群眾募資平台進行推廣,雖然沒有宣傳,憑藉過去累積的人脈及口碑,短短幾天便順利達標,2017 年的集資計畫更吸引 600 人參與,金額高達 160 萬。

推動契作代耕背後,是台灣友善農業的困境。近年台灣對有機農產品的需求量逐漸提升,礙於有機認證審核機制複雜,取得門檻高,有心之人便投機取巧,將慣行作物參雜在有機作物中,一起賣到市場,大賺黑心財,秉持良心種菜的農人反而沒有利潤。

為了保障友善耕作農民的權益,好糧公社以參與式保障系統來運作代耕計畫。消費者透過平台認養一定面積的稻田,強調以土地面積為主,而不是固定產量,農民就不用為了作物的美觀與重量施灑化學藥劑。合作農民也定期拍照記錄並上傳至網路,公開透明的資訊讓消費者能直接了解、參與作物的生長。儘管沒有有機認證的審核,但當消費者參與生產過程後,食物變得有溫度,這比認證標籤都還要更真實。

結合旅遊 新方式認識農業

除了契作代耕計畫之外,南澳自然田也提供民眾換工旅遊的機會。早上在農場內工作,彌補人力的不足,下午則會安排在地的旅遊行程,讓前來參與的民眾認識自然農法,也能順道認識南澳的人文風俗。

2017 年初來到農場擔任長期志工的廖冠維,過去就是因為換工旅遊,而知道南澳自然田這個地方。他說,不同時期的換工們有不同氣氛,偶爾遇到志氣相投的換工,就相約到河邊過夜,既是交友也是體驗大自然的方式。

換工旅遊雖然替農場帶來人力,但因為沒有特定限制,導致換工流動率高,就長遠面來看對農場實質幫助不大。於是阿江降低農場的耕作面積,把換工當作推廣自然農法的方式之一,重心擺在契作代耕計畫,並朝向整合在地農民,幫助他們行銷的方面去努力。

串連在地人文 活絡農村

在推廣友善耕作這塊努力多年,南澳自然田早已累積一定的名氣,但這對阿江來說還不夠,他想做的是把專注力投入在行銷上,盼望自己的角色定位能由目前的「農業經理人」轉為專業行銷團隊。

他想集結在地農民,把農村的人文特色推廣給更多人知道。計畫以「定向旅行」為概念,製作具有在地特色的地圖,利用闖關、DIY、體力競賽多元方式,參與者可以沿著地圖路線,走訪南澳特色景點,技能帶動農村的發展,也讓農民多了被看見的機會。

採訪側記

阿江不僅對農業很有一套,對來訪的我們也非常熱情,介紹許多私房景點。帶著我們到農地拍攝時,更幫我們拍攝「情境照」一下要跳、一下要展現冒險精神,創意十足,成果絕對不輸專業。相信擁有這般熱愛南澳、了解南澳的心,阿江一定能把這裡的好展現給更多人知道!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你認養我種田 南澳代耕「好糧」

延伸閱讀
>> 來去鄉村住一晚:金針花的故鄉 成為台灣首座有機村
>> 不只顧稻米,還得顧鴨子:兩兄弟發揚無毒「合鴨米」農法,創小農自產自銷典範
>> 先別提有機認證,你知道「參與式共保系統」(PGS)嗎?厚生市集 X 好食機用 PGS 共創新食安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