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夜夜露宿停車場是個人選擇?從每日工作14小時的美國Uber司機,看自雇者扛起的「零工經濟」

在Uber暫時退出台灣市場、各方爭議不斷之時,有一群美國司機夜夜露宿於停車場,當回家的代價變得太高,這些人只好尋找替代地點休息,他們是美國的「本土移民」,也是新型態勞動力—「零工經濟」的一部份。

編譯:郭潔鈴

1970年代,位於舊金山的Safeway雜貨店是著名的約會熱點。40多年後的今日,42歲的Uber司機German Tugas因別的理由認識這個地方:雜貨店的停車場是個安全的地點,讓他能安心地睡在車上。

Tugas每週在舊金山駕駛超過70小時的車,比起在他的家鄉沙加緬度(Sacramento)開車,在舊金山的工作較穩定、車資較高。

所以Tugas於每週一凌晨4點向他的家人道別,開90英里(約145公里)至舊金山,持續載客直到賺得300美金(約9千台幣)或工作得太累為止。

接著,他與其他至少6名的Uber司機會群聚在Safeway雜貨店的停車場,在車上養精蓄銳,來應付隔天的漫漫長途。

大多數的Uber全職司機每天工作完都會返家休息,不過橫跨全美國,仍有許多駕駛無法回家。這些司機在大都市能收取較高費用、客源也較多,但其所得卻無法支付都市高昂的房租,他們只好住在都市近郊。

為了最大化工作時間,司機會利用超市停車場、機場或背包客棧休息,在酒吧打烊至早晨通勤時段之間,獲取幾小時的睡眠。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Uber司機睡在車上極端地符合Uber引以為傲的優點:提供駕駛彈性。「有了Uber,人們能決定何時、何地、駕駛多長時間。」Uber表示。(同場加映:全球共享經濟趨勢:是創新、還是走回原點?

「零工經濟」中的螺絲釘

全球有超過150萬的Uber司機,而Uber在「將司機歸類為簽約者,而不是員工」的爭議當中,於加州贏得多場訴訟。過去8年,Uber已顛覆計程車產業,並創造出新類別的生產力:「零工經濟」。

零工經濟是由自雇者構成的勞動市場,勞工透過網站或應用程式簽訂短期合同,再利用互聯網快速匹配供需方,以獲得收入。

Uber自豪地表示60%的駕駛1週工作少於10小時,然而Uber從未向大眾揭露的是,超過半數以上的乘客由每周工作35小時以上的司機服務。

而這些超時工作的司機,其產值約佔Uber營收的一半,少數的司機為了維生會採取極端手段,像是在停車場過夜。(同場加映:誰才是Uber、Airbnb最大的價值提供者?共享經濟的企業們,「利潤」也該共享囉!

2017年1月,Uber同意與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以下簡稱FTC)和解,FTC主張Uber誤導駕駛,使他們相信錯誤的預期薪資。在波士頓的分類廣告網站Craigslist上,Uber表示駕駛每小時能賺得25美金(約766台幣),事實上根據FTC的調查,少於10%的人獲得如此數目。Uber回應道,這項調查並未計算額外給司機的獎勵。

駕駛的待遇好壞 眾說紛紜

Uber目前為止是零工經濟中最大的雇主,它宣稱2017年將是「屬於駕駛的一年」,它將專注在與駕駛建立溝通管道。負責駕駛體驗的主管Nundu Janakiram表示:「我必須確保駕駛的心聲被聽到,我也充分體認到我們還落後很多。」

「在別人不願工作的時間工作的人們,將會得到更多薪水,這點無論在Uber的平台或是整個勞工經濟都是相同的。」Uber的經濟調查主管Jonathan Hall表示。

史丹佛商學研究所的經濟學教授Paul Oyer認為,低薪者從房價較低的地區至黃金地段工作,這個現象是老調重彈,這些「移民」出外尋求更好的待遇,並將所得帶回家鄉,他們創造出更多的供給,對消費者而言是好事,對勞工則否。

有其他人相信,Uber拒絕承認駕駛為員工、並不給予員工應有福利與保障的行為,造成駕駛睡在停車場。「如果駕駛被視為正職,且擁有合理穩定的薪水,你不會見到他們睡在停車場裡。穩定的薪水使勞工能安心休息,隨客戶要求而浮動的薪水將帶給勞工極大的不確定感。」勞工倡議團體Jobs With Justice的執行長Erica Smiley表示。

專門為叫車軟體的駕駛撰寫部落格的Harry Campbell,調查1150位駕駛後發現,超過半數的人認為薪資是工作中最重要的因素,其次為工作彈性,而Uber司機的平均時薪為15.58美金(約483台幣),還需額外支付汽油或維修等費用。此外,根據Uber的經濟調查主管Jonathan Hall曾參與的調查顯示,2015年10月時駕駛的平均時薪為19.35美金(約600台幣)。

睡在Safeway停車場的Tugas表示,他睡在那裏出於自身意願,而他決定每天工作14小時,並非Uber的責任。2017年1月,距離第一次採訪8個月後,Tugas仍長時間地工作,然而因為Safeway的警衛開始找駕駛麻煩,他不得不找尋新的睡覺地點。

當Tugas於將近凌晨1點,將車停在麥當勞的停車場,並躺進車後座的睡袋時,他表示:「我從事這項工作,是因為我能成為自己的雇主,擁有自由。別誤會我的意思,這項工作並不適合每個人。那些勞工團體不知道當駕駛的感覺,他們認為我們收到不當的對待,但是我很開心。如果我不喜歡這份工作,我會選擇做其他的事。」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When Their Shifts End, Uber Drivers Set Up Camp in Parking Lots Across the U.S.

延伸閱讀
>> 比Uber更划算!汽車共乘軟體「Scoop」解決通勤族痛點,獲500萬美元投資
>> 小黃為何持續上街抗爭?面對Uber,傳統計程車的困境與機會
>> 服務,可以「庫存」嗎?從共享經濟談起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