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職場出櫃,一名同志老師的告白:「孩子們想的跟大人不一樣」

2017.12.18

編譯:李沂霖

Brian Rieper 是一名加拿大的國小老師,他的丈夫 Chris 則在天主教學校教書,自他們共同養育女兒開始,他們就重新思考「出櫃」這件事,「當我們變成雙親(parents)時,出櫃的意義也就變得不太一樣了。」

今年是 Brian Rieper 教書的第 6 年,是他擔任「父親」的第一年,也是他第一次完全公開同志身份。

在學校,他其實並未向同事隱瞞他的身份,他向同事出櫃、手上帶著婚戒、學校鑰匙上掛著「family Pride」字樣的彩虹吊飾,然而,跟學生出櫃則是另一回事,「今年,是我第一次在見到學生的 5 分鐘內就向他們出櫃。」Brian Rieper 表示,「有了女兒之後令我更加不想待在『櫃子』裡,因為我永遠都不願意讓我的孩子因身在兩個父親的家庭而感到一絲的羞愧。」

回想第一次欲向學生出櫃的經驗,Brian Rieper 表示,當時,他還是實習老師,一直思索著該如何與學生開口談論他的身份,而帶領他的教師卻告訴他:「我不認為大家都能接受這件事,我建議你不要告訴大家。」讓他感到十分挫折。

即便如此,Brian Rieper 仍選擇揭露真實的自己,而他也認為此舉將能打造出更開放的教室環境。

在一次課堂中,Brian Rieper 向學生分享他為女兒申請出生證明的經驗,他必須在證明上登記為「母親」的身份,即使加拿大已於 2002 年起承認同性婚姻,還是得被分類為「爸爸」或「媽媽」。

令 Brian Rieper 深受感動的是,他的學生為此寫信給地方首長,要求改善這個情形。「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經驗,他們並不在乎我是不是同志,而是在乎這件事是否符合公平正義。」

此外,去年學生們開始發起學校應落實性別友善廁所的倡議,他們認為,性別不僅有二元之分,針對不同的性別認同,應打造出合宜舒適的空間,因此他們寫信給校長,並成功地促使校園中每層樓設置性別友善廁所的訴求。

同樣在多倫多教書, Brian Rieper 的丈夫 Chris 在職場出櫃的過程則不如 Brian Rieper 那般順利,當 Chris 在表單上的伴侶欄填上 Brian Rieper ,並將性別勾選為男時,表格卻被退了回來,暗示著:「我想你應該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填寫這份表單。」

「孩子的思考並不如成人一般,是他們給了我勇氣,讓我能安心在職場上出櫃。」Brian Rieper 表示,他非常希望孩子們在成長過程中,能擁有更大的同理心去面對不同的人事物,就如在他帶領的 5 年級學生當中有一名是跨性別者,而同學們並未對此感到奇怪或驚訝。他期盼在未來,無論孩子在什麼年紀,都可以繼續保有這樣的包容心,如此才是他與 Chris 盼望給予女兒的世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A Gay Teacher’s Epiphany: “Kids Don’t Think The Way Adults Do”

延伸閱讀
>> 打破非男即女的性別僵局,德國新法承認「第三性」
>> 同性婚姻究竟該不該合法?從大法官釋憲案看各方說法
>> 這群「織毛衣的男人」用編織挑戰父權社會,盼織出更包容的世界

訂閱電子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