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比起油價波動 我們更需要正視全球水資源危機

2015.10.21

去年9月開始,全台灣就陷入抗旱大作戰,直到6月才因梅雨而稍稍「止渴」。同樣的抗旱作戰也在美國加州上演著,且規模更大、更嚴重,面對全球水資源危機,政府應該怎麼因應?

作者 Albert Cho 是 Xylem 公司的策略和商業發展副總裁,其公司致力於為全球水資源議題提供解決方案,本文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指出2015年各國在眾多全球協商的機會中,應如何共同面對這個全球性議題。

水,當今人類最需要關切的議題

2015年最重大的新聞都圍繞在石油,主要是因為下跌的油價導致生產者和消費者面臨世界經濟和地緣政治地位上的錯亂。分析師、交易員、評論家一邊看著他們的財富上漲又下跌,一邊持續推測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在這之中,我們其實遺漏了一個更重要的事件—水,才是今年最該關心的議題。

在一月公佈的第十屆全球風險報告中,世界經濟論壇(WEF)表示,對商業和社會造成最嚴重威脅的正是排名第一的水資源危機,它的威脅性勝過大家熟知的傳染病、日益氾濫的恐怖武器、甚至是下滑的能源價格。在美國加州的農夫或是中國的水災受害者,根本不需要任何專家來告訴他們需要關注水資源議題,但對於整個世界來說,這份報告是要呼籲大家建立對水資源危機的應變能力。

水資源危機正在我們身邊發生

許多潛在的現象早已不是新聞:世界資源機構的研究顯示,全球各地的電力廠和商業大樓正因為水資源的減少而受到威脅;由於水污染造成有害的藻華越來越嚴重,連在太空中都可以看到地球上的藻華;我們對地表水做出的破壞使得成千的河川正在地圖上消失中。

根據美國公司 Xylem 研究出的水價值指標(Xylem Value of Water Index),77%的美國人擔憂美國在水方面的基礎建設,而且有61%的人願意付出更多金錢來改進這些設施。那麼,現在我們欠缺的元素就只剩下政治領袖的行動。

2015年是面對水資源危機的開始

好消息是,世界領袖在今年有機會做出改變。2015年有很多全球協商的機會,內容包括國際發展、氣候變遷以及自由貿易。九月聯合國會員一起定義新的永續發展目標,兩個月後,他們則會在巴黎討論對氣候變遷的承諾(註一),緊接著在奈洛比更深入的探討貿易自由化。這些議題看似廣泛,但是這麼討論下來,領袖們將不得不面對該如何應對水危機。

首先,世界領袖應該要將「水資源的永續性」納入永續發展的目標之中,而且是量化、有具體時間軸的目標。除了確保淨水的取得和衛生,更需要討論廢水的處理、藻華的問題、 水資源的再利用以及災難的危機處理。

第二,政策制定者應該確保那些在巴黎做出的承諾,能減緩水相關的氣候變遷惡化問題。這包含兩個面向,其一為政府需要將目前的水系統和廢水系統升級,讓水能更有品質且更有效率的被使用。其二,則為加強社會對水災難的應變能力。政策制定者應該要加強全球水文監測系統(用來監控近期可能發生的災難以及長期的變化),並且強化政府和私人企業對於水災難的反應能力,像是海平面的上升、洪水和乾旱。

最後,在奈洛比的會議,我認為世界貿易組織(WTO)應該將環境相關的商品和服務加入貿易自由化的項目中。即使只是降低一小部份的交易門檻,都可以幫助降低對付水危機的成本,並加速知識和經驗在各地區的傳播。

當然,全球水危機沒辦法因為這些在各地首都的成功協商就被解決,但是對於長久以來不願意改變的政治領袖們來說,促使他們面對全球的水資源危機,至少可以讓2015年成為一個改變的開始。

註一:2015年底,各國預計在巴黎舉行氣候會議,目標是敲定抑制全球暖化的歷史性協定,防止氣候因溫室氣體而受到毀滅性破壞。


資料來源

Political will is the biggest barrier to tackling global water risk

延伸閱讀
>> 提水ATM:印度最新的創業風潮
>> 每天有水喝,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六個把髒水變飲用水的重大發明
>> 麻省理工學院新發明:只要一塊黑色海綿,飲用水與能源危機一次解決?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