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搞清楚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智造世務所深入柬埔寨,欲從根本改善水質問題

2016.11.03
合作轉載

“Design means being good, not just looking good” – Clement Mok

智造世務所/黃喬邦、廖伯霖

柬埔寨第一線的意外發現

算一算這是我10年內第4次來到這個土地 — 柬埔寨的暹粒省。或許因為每次造訪的身份不同,從遊客、國際志工、志工領隊、到產品設計團隊,因此帶給我的觀察跟體驗隨著視角的不同,也總是有新的發現。但有趣的是,在這幾次的觀察中,有一件事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 當地對於乾淨水質的需求。

根據Water for Cambodia的研究數據可以發現,撇開熱鬧的觀光區域與首都不看,

在柬埔寨郊區超過50%的村民依舊無法取得乾淨的飲用水,此外5歲以下幼童的死亡也有約20%是與無法取得乾淨水源有關。

同時我們從柬埔寨當地的夥伴也得知,在他們服務的區域,有超過20%的村民存在經常性腹瀉、痢疾等疾病。因此,由世界各地組織所設置的濾水裝置數量,自然也在這10年來持續增加,在柬埔寨的鄉野間隨處可見。

不過再進一步觀察可以發現,這些設備因為通常屬於一次性的專案,因此當過了使用年限之後,實際上的濾水效用究竟如何,是不得而知的。為了想進一步得知這段時間,這區域常見濾水裝置的實際效用,並得到更準確且數據的結果,在當地夥伴的協助下,智造世務所(SolutionMakers)團隊的技術顧問做了一系列的資料採集跟初步分析後,

赫然發現許多當地的濾水裝置(如圖1),實際上並看不出具體改善水質的功能。

我們這次採樣主要想培養的目標是,判斷水質是否適合飲用的兩個指標:總生箘數與大腸桿菌群。從圖2-1中可以發現,過濾後的水,其中的總生箘數含量大部分皆不降反升。然而在經過台大環工所童心欣老師說明之後,我們才了解生箘數其實不是這麼關鍵,因為人體本身可以處理這種數量等級的生箘數。

(圖2-1:總生菌數過濾前後比較圖。來源:智造事務所)

圖2-2中所呈現的大腸桿菌群,才是引起腹瀉比較關鍵的因素。從中我們可以發現某些裝置有些許過濾效果,但某些裝置在過濾後反而更糟。從這個發現可以推測,當村民在無法判斷過濾裝置是否有效的情況下,原本是善意的濾水器,反而可能成為導致疾病的來源。

這個意外的發現,讓智造世務所團隊在試著改善水質問題的方法上,放慢了目前的設計步調、並且去思考在當地的環境與民情下、究竟怎麼樣的濾水方式、才是對當地比較有效且永續的。

究竟是怎麼樣的科技產品,才能在不失初衷的前提下,盡可能的永續使用下去?要融入什麼元素,才能打破不同區域產品設計的界線,讓最終的使用者能自然地接受?我想到倫敦的重力燈,開發團隊自然地讓產品融入當地,經過這次的實地觀察後,智造事務所團隊整理出下列三點想與各位分享。

一、當專業領域開始進入社會設計

時間回到出發柬埔寨暹粒的前一個月,我們透過以立國際服務得知,當地的村落居民腹瀉比例偏高,希望能減少因飲水而造成的腹瀉問題。這個題目一開始有點發散,而且在直接開發產品前,我們必須確認這個情況與水源是否有直接的關係。當智造世務所團隊的技術顧問思考著,怎麼才能最有效地運用在當地採集的樣本,同時又能分析出有效資訊的實驗方式時,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台大環工所的童心欣老師。

童老師的專長正好就是水處理與環境微生物,跟老師說明了我們的來意與公司理念及專注的業務之後,很幸運的得到老師很大的支持,不但熱情且不藏私的建議我們幾個應該專注的觀察指標,在後續的幾次討論中,也將自己過去在國外的實務與專案經驗分享給我們,甚至還幫我們做了行前的實驗操作訓練(圖3)。

這些老師多年累積的知識,不但讓我們在行前準備時能更加充分,更讓團隊在當地的測試提升了效率與效果。

二、實驗的每個細節都是關鍵

在當地的實驗沒有考古題,也沒有標準的流程可以參考,因此若實驗的準備越詳盡、盡可能將可以想到的變因考慮進去,實驗結果的可信度自然也越高。經過一番調查之後,我們發現有幾個需要克服的問題:

  1. 如何在當地將環境衛生的影響降到最低
  2. 如何在當地快速測出有效的結果
  3. 如何克服當地日夜溫差大、細菌培養不易的問題

「當你真心想完成某件事情、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這句出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名言在這幾年被大眾引用下,似乎開始顯得有些過度誇張。不過在我們嘗試解決上述問題時,雖然不是全宇宙,但是周遭的朋友們知道了我們的需求後,在器材搜集方面扎實地幫了智造事務所團隊一個大忙。短短幾天內,我們就將需要的無箘瓶、無箘針筒、快速檢測試片、開發版、還有一些乾糧(誤)準備完成(圖4)。

此外,因為童老師提醒我們細菌的最佳培養環境溫度為攝氏35到攝氏37度間,為了讓採集到的資料不會因為後續處理失當而得到失真的結果,團隊也自製一個簡易的溫控裝置(圖5),以確保在細菌培養過程當中,不會因為外在環境溫度的變化有其他問題產生。

這裡也有另一個團隊在設計實驗時發現另一種常見做法:直接將快速檢測試片綁在身體上,由於人體的體溫正好就介於最適細菌生長的溫度區間,對於沒有溫控裝置的實驗人員來說這也不失為一個替代方案。

三、慢慢來、比較快

這趟產品開發的實地測試之行,雖然最後的結果跟我們預計的不太一樣,單純為當地開發濾水器並不能解決複雜的飲水問題,看似是讓專案的時程必須拉長,但慢慢細想後卻發現,如果沒有先發現這個現況,那麼團隊開發出來的產品,很有可能其實一點用也沒有,而落入另外一種「一廂情願」的協助。

若能在所謂的場域觀察階段,就透過與當地人與友好單位合作,提前發現這些珍貴資訊,其實把時間軸拉長來看,反而是加速了我們專案的時程。接下來智造事務所團隊會將這次收集到的資訊,針對目前的設計進行調整,接著再將濾水裝置的原型產品帶到當地做第二階段的測試。這個做法不一定能成功,但我們相信是有效且值得去嘗試的。

工程專業與科技技術如果能和真正的使用者需求貼近且結合,那所帶來的效用與滿足感才會是更真實的一種存在。

延伸閱讀
>> 柬埔寨的產品設計觀察日記 (上)
>> 柬埔寨的產品設計觀察日記 (下)
>> 每天有水喝,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六個把髒水變飲用水的重大發明
>> 澳洲衝浪客花十年研發「海洋垃圾桶」 用泳池濾水原理淨化海洋
>> 「水」點子大集合:看來自全球各地的水資源科技 如何改善缺水危機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