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共享經濟

  • 2016/04/01
    你可以進入一個喜歡的小村,找一塊乾淨的土地,呼朋引伴, 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把食物種好。 小小的,慢慢的,把食物送好,把產地和餐桌,連結起來, 支持的力量會慢慢形成。然後,會有更多的合作發生。 你一定會看見,一種和土地在一起的好生活。
  • 2016/04/01
    共居住宅起先是源於北歐的一種協助婦女養育幼童的社褔模式,2015年起在繁華的台北,已有五間實驗的共生公寓陸續展開,他們想讓你延伸對家的甚麼意函與想像?歡迎光臨~
  • 2015/05/02
    編譯:李英嘉 編按:麗莎.甘斯基(Lisa Gansky)為多間網路公司的企業創辦人和執行長,經常受邀演講有關科技、商業平台、商業模式及社交貨幣(social currency)等題目,致力於協助具正面社會影響力的企業永續發展,著有暢銷書《獨享不如共享:MESH的創新獲利的模式》。原文為Lisa Gansky以第一人稱撰寫。 (圖片來源) 協同經濟公司應與合作的社群有福同享 第一波協同經濟(Collaborative Economy)的企業為取得才能、物品和服務開創了新局,早期的公司如提供私人叫車服務的Uber、讓有車族能兼外快開計程車的Lyft、協助發明家開發生產的Quirky、 出租閒置空房給房客的Airbnb、將跑腿任務外包給其他人的Taskrabbit、媒合設計師與設計需求者的99 Design等,都獲得相當高的知名度。只是,投資這些公司的金主都巴望著回收大筆鈔票,而這些靠著司機和屋主等協同經濟社群才能大發利市的公司,卻未必能讓他們賴以維生的對象分一杯羹。 以最知名的「點對點」(peer-to-peer,P2P)交易市場來說,最大的價值是由供應端與需求端雙邊的個人所共同創建,例如Airbnb企業本身並不持有任何一間房,他們做的僅是媒合房東和房客的服務,讓訂房變得迅速便利。然而當Airbnb的創辦人從創投募得資金時,大家期待的是公司能為建造營運平台的人創造大量財富,但那些支撐公司背後數以萬計的房東,卻只能得到訂房的費用。 今天,消費者與生產者的角色已可互換,生產者指的是那些能在雙向市場中產出價值、名譽和收入的個人,這些人包含Airbnb的房東、Quirky和99 Design的設計師們。區分生產者與消費者的界線逐漸模糊,任何人都能為公司的成長盡一分心力,而公司的成功將取決於如何吸引和留住那些永遠不受雇於你的人們—留著他們的才能、信任與關注。 香吉士與Uber 合作社的存在已行之有年,目的是為會員提供實惠。美國的香吉士(Sunkist)即是以營銷合作的方式與超過六千名柑橘農民合作,使成員受益於公認的品牌、遊說的權力、集中生產和配送的平台、以及集體議價權。聽起來似乎與同樣提供公認品牌、營銷分銷服務與遊說權利給司機的Uber有點相似,然而兩者的主要相異之處在於,香吉士代表的是旗下的農民成員,Uber代表的則是「非司機」的公司股東。 對Uber而言,他們的產品(乘車)是一項動態定價以驅動更高需求的商品;而對司機而言,產品是這些非Uber員工的個人所提供的服務,癥結點就在這裡。我們雖然有不計其數的司機和車輛,其中最優質的幾位仍然炙手可熱;Uber和Lyft等租車公司紛紛祭出各種福利來爭取最好的司機,而當司機的身價越來越高,如何留下提供技術的生產者在未來將會是更大的考驗。      建構出更尊重生產者、並以獎勵的方式強化其對公司歸屬感的商業模式,將能提升公司的品牌價值。 吸引提供服務的社群將是關鍵 有韌性的品牌與市場知道留住高績效能力者是企業成功的關鍵。一個類似Uber按需求提供乘坐服務的公司Gett,即提出以工作的分鐘數來計薪的方式迎合司機,因為他們明白,在這種按需求提供服務的動態市場中,沒有供應服務的人就一無所有。因此,新創公司開始將司機的需求列為第一順位,讓權力從平台轉移到生產者,也就是從少數人移轉到多數人的手中了。 新型態的平台如何為生產者而形塑?不一定非要找個一體適用的方法,合作社的模式是個選項,而業主—生產者—消費者的架構也會吸引許多人。另外也可建構以生產者的需求為優先的公司 。在既有的模式上做一點新變化,例如賦予社群共享公司的權利,是可以嘗試的做法。金錢利益並不是這場遊戲裏唯一的籌碼,但卻是個開始。 資料來源:Collaborative Economy Companies Need To Start Sharing More Value With The People Who Make Them Valuable 延伸閱讀: 分享經濟:我的,就是你的 怎樣讓租車變成一種公益 共享新紀元,租車也要P2P
  • 2015/04/28
    編譯:賴菘偉 如果你還未滿35歲而且住在城市裡,只要能到達目的地,你可能根本不在意是否有車。「Shift」是全新的交通運輸app,可以為顧客找出最佳交通方式。五分鐘內,根據距離、停車場、所要處理的事務,即可為你安排一台小電動車、特斯拉(Tesla)或電動腳踏車來幫助你到達目的地。 Shift的CEO,Zach Ware提到:「每個人對移動的需求經常在變化,有時你只需要移動幾公里,有時更少;有時你可以舒服地騎腳踏車前往,有時卻不行;有時你只是想用一個下午的時間,一口氣開車把雜事處理乾淨。」Shift決定串聯所有的交通方式,而非只提供一種服務。經由這個app的運算,可以計算出在某種情境下最合理的交通方式,讓使用者省了做決定的麻煩。 Shift希望提供混合的運輸選項,從特斯拉(Tesla)、小汽車、電動腳踏車、司機、甚至聚會巴士,幫助人們減少開車次數,甚至不再需要擁有車子。 「改變習慣是很慢的。」Ware解釋。「那些像我們一樣想使運輸更簡便、更快的人們,所想像的世界與現在的世界完全不同。我們常討論如何讓會員用他們較習慣的方式來移動,然後慢慢地進化到新的移動方式,而非浪費時間說服他們立刻徹底地改變行為。」 Shift的服務特別適用於公共運輸有限的城市,或是有大量從郊區來的通勤者。「較多城市是類似拉斯維加斯(缺乏大眾運輸),而非像舊金山。我們看到許多城市有活躍的市中心,但這些都市工作者及居民卻缺少容易取得、負擔得起的移動方式。 Shift將採會員制,而非以每趟計費,所以顧客不需要浪費時間嘗試找最便宜的交通方式。會員費從最便宜的腳踏車代步(約一個月750元台幣),到一個月30趟或吃到飽的方案,最頂級的方案甚至可以提供私人飛機的選擇(雖然似乎有點令人難以置信)。 (圖片來源) 這項服務比自己擁有一台車要便宜,車子的維護和使用是很複雜且昂貴的。根據美國汽車協會統計,擁有一台車的平均每月花費是24000元台幣左右,而90%的時間車子是閒置的。特別是對於居住及工作主要都在市中心的人,處理車子的費用可能高多了。 若你身處市中心,可以在五分鐘內找到適合的車子、腳踏車或其他運輸方式來符合你的需要,讓你像是有自己的車一般,卻沒有停車或車輛失竊的困擾。 Shift也即將推出通勤者的接駁車,來幫助解決大眾運輸只在固定路線、不能將人直接送到家的問題,並相信根據會員需求的即時動態路徑系統是更有效率的。 不像Uber(編按:以行動應用程式連結乘客和司機,提供接送服務的公司)或Lyft(編按:讓有車族在任何時間地點,隨車主意願搖身一變成為計程車的公司),所有Shift的司機都是全職的,而且會處理從車子清潔到道路救援等大小事務。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Brilliant New App Calculates Where You Need To Go And Sends You A Bike Or A Tesla In Five Minutes 延伸閱讀: 英國大學生創意,讓你省下萬元油錢 共享新紀元,租車也要P2P 怎樣讓租車變成一種公益
  • 2015/04/11
    編譯:陳南耘 編按:近來火紅的Uber透過APP讓人們可以共乘,奧迪的新計畫則換個角度─讓人們可以「共駕」:透過APP和Beacon(註)計算每月帳單,一輛車可以「分享」給三、四位朋友或同事一起使用。 資料來源 汽車共享計畫多半都是在鄰近地區內做短期的出租使用,但是在斯德哥爾摩的「微型分享」計畫卻有所不同:藉由APP和能自動辨認駕駛的科技裝置,可以讓三五好友一起共用一台車。 奧迪讓測試對象挑選車子並讓他們共享一或兩年,駕駛們可以隨時用手機預約開車或檢查油量,當人進入車內,系統就會自動感應鑰匙圈上Beacon發出的訊息,記錄開車里程,並依據資料個別統計每人的帳單。   資料來源 奧迪和數位設計工作室Kram/Weisshaar花了一年的時間和駕駛們共同研發出新系統的雛型。創辦人之一的Weisshaar表示:「我們希望能將它徹底地運用在生活中。」「一開始,我們最害怕的就是如果兩個人同時想要用車怎麼辦,有趣的是,在測試中這情形從未發生過,很顯然的,人們可以順暢地配合彼此的計畫表。」 即便是不常與一群朋友相聚的駕駛也無須擔心,奧迪扮演了媒合的腳色,Weisshaar舉例說明:「一些看似不可能的共用組合,其實意外的恰到好處。比如說有人每天早上要送孩子上學,而另一位使用者則習慣睡到中午,不同生活型態和安排的人更容易共享一輛車。」 就像其他共乘計畫,奧迪計畫的目的也是想消除車主的煩惱:保險服務、車子保養、洗車、還有瑞典會需要的雪地輪胎。「我們就是要將『擁有一輛車』會碰到的各種繁瑣事項都屏除。」 資料來源 奧迪會選擇斯德哥爾摩做為測試地,主要是欣賞其「創新之都」的美名。瑞典人個個都是科技通,再加上具有分享的文化—他們分享度假小屋、分享桑拿浴,「分享」是瑞典的文化表現,所以選擇此處作為第一站再適合不過了。 同時,瑞典人也很欣賞車子的美感設計,即便他們不是真的需要擁有一輛車。Weisshaar說:「瑞典人不會想要開一台被50個人用過髒兮兮的Mini,他們也不想要開一台外面貼著『共乘』貼紙的車,他們想要開的是漂亮又性能好的車。」 奧迪計畫在前往其他國家前,先在瑞典的其他城市繼續實驗,不過這項服務很有可能在其他大城市運作,尤其是像斯德哥爾摩一樣—想靠著減少停車位和可入城車數等方式來限制車輛數的地方。Weisshaar表示:「汽車不會消失,但汽車成為各種運輸工具裡更彈性的一種—當你需要的時候就能立即擁有。 註:Beacon(中文「燈塔」、「信標」)是一種「鄰近系統(Proximity System)」。在該系統中,運行在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可穿戴或其他計算設備上的應用可以對「Beacon設備」發出的信號進行響應。Beacon設備自身是一種小巧而廉價的實體設備,你可以將其放置在某些場所,向處於一定距離之內的「響應設備」發送信息。(資料來源) 資料來源:Audi Tests A New Carsharing Plan:Split A Car With Your Friends 延伸閱讀: 共享經濟如何成為新創公司的最愛 Carpo共乘平台 提供出門另一種選擇 從共享汽車到共享城市─韓國SoCar給我們的啟發 輪子上的創新─六個讓你省油省錢的社會企業 共享經濟正夯!跟不上小心被淘汰 共享新紀元,租車也要P2P
  • 2015/02/08
    編譯:葉靜 上了年紀的長者,通常害怕年邁到無法自行開車四處跑的那天到來,因為這代表著他們必須更依賴他人或者是被外界孤立;而當這天到來,須扮演稱職駕駛的兒女們,也面臨更大的壓力。 (圖片來源) 新創企業創辦者Jay Connolly創立Lift Hero便是基於自身家庭的類似經驗。學生時期看著爸爸和姑姑為了排班接送年邁的祖母到外地做復健,每周耗費一小時的車程,在那時,他便認為需要有一項服務來協助減輕家屬的負擔,但這服務不應像一般計程車那樣冷冰冰。Connolly回想起過去時這樣說到:「那時,我看到了問題所在。我想有很多像我一樣在修習醫學院預備課程的人,會正好有些空檔,並樂意兼差幫助像我祖母一樣的長者。」 Lift Hero的網站上,讓擁有自用車的駕駛們自行登記註冊,被稱作是「老人版的Uber」,但Lift Hero所提供的服務不僅是叫車而已。有不少註冊的駕駛來自醫學院學生,或健康照護的專業人員,因此對於長者的病痛及心理多少有些了解。此外,註冊的駕駛至少需要擁有急救證書,或通過相關訓練課程。 除了載老人家到目的地,有時Lift Hero的駕駛還會陪伴阿公阿嬤一起購物或是用餐,「這提供了另一層的信任感。許多計程車司機認為載老人會耗費較多時間,因此多數會想避免這樣的顧客」Connolly說明到。 (圖片來源) 相較傳統的計程車,Lift Hero的費用雖然較貴,但並非無法接受的價格。乘車的計價方式為每小時35美元,額外的陪伴時間則每小時計價25美元。另外,長者也可指定鄰近的駕駛,這樣每小時僅需花費20美元。 目前註冊的駕駛則大約10~100位,運作的區域範圍則從加州的舊金山到帕羅奧圖一帶。創辦人Connolly則希望能進一步拓展在加州的範圍,現正積極尋求駕駛。他表示「共乘分享十分令人興奮,因為它的成長是可以越來越快的,且須預付的資本較少。」另外,他也提到:「由於駕駛可以運用閒暇時間來工作,因此可以找到很多並未考慮全職投入的優質駕駛夥伴。」 然而,組織及分派一群兼職的駕駛員,也是一項挑戰,而如同Uber,Connolly也仍有許多法律規範的議題需要克服。但顯而易見的是,他的點子確實成功滿足了一項需求,提供子女們照顧上一代的實質幫助。 資料來源:This Ride-Sharing Service Is Like Uber For The Elderly 延伸閱讀: 輪子上的創新—六個讓你省油省錢的社會企業 一顆按鍵救了上萬獨居老人 誰說老年生活只能病殘慘,來社企流四周年論壇聽台灣與荷蘭美國的銀髮創新者的真實故事,用創新服務與友善設計提升銀髮生活品質,現在就開始設計你的老後生活!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 2015/01/22
    聯合報╱ 吳宗昇 輔仁大學社會系副教授(2015年1月12日) 為了解決區域發展不均以及貧富不均的問題,社會與團結經濟(social and solidarity economy)的策略常被運用到社區或合作經濟,以促成更高的社會價值。 相對於強調競爭的市場經濟,社會與團結經濟強調以社區為中心,服務或利益都能交到成員手中。它的社群意識更強,有較民主的參與過程。更重要是,在分配利潤時,更強調人和工作的價值,而不是將獲利集中到主導者手中。 團結經濟是個古老的策略,最明顯的例子是家族企業。兄弟或是夫妻一起創業,以家父長為核心,成員之間的連帶強而有力,成功後共享成果,也不會去計較利潤分配的公平性,利益如果能留在自己人手裡,一切都好談。 但是,討論團結經濟通常也會一併帶出社會經濟。舉個極端的例子,最強悍的團結經濟體可能是黑道組織。這類群體很團結,利潤分配也很注重成員的貢獻,維持秩序的家規也更有力。雖說黑社會也是一種社會(群體),但真正的社會更多元,有紅橙黃綠藍靛紫,還有白色,黑社會無法永遠肥水不落外人田。結果就是產生公共性的互動規則,有不同的制度和法律的保護措施。 從這個觀點來看,由NPO轉型的社企、合作社以及社區經濟,比較擅長運作這個策略,也的確發展出許多制度性保護措施。因為他們處於弱勢,必須團結才能生存。但許多新創的社會企業,缺乏關係長久的社群基礎,即便空有優異的產品或服務,恐怕也無法大展身手。 透過團結經濟的策略,或許可以適度彌補這個缺失。新形態的社會企業,可以將生產者、消費者和關係人連接起來,尋求交集的社會利益,一方面鞏固集體價值,另一方面間接降低機會主義者的蠢動,以及市場中價格競爭者的侵略。 比如經營一個社區小農的社企,生產者、消費者的關係是直接、有對話的,大家擁有共同價值,得到共同利益,形成互相監督的系統。消費者願容忍較高價格,農夫收入提高願意友善環境,有利整體社會。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最後又只是顧著自己蒸蒸日上,不考慮弱勢者需求。那麼這種團結也實在太狹隘了。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嘿,夢想家,只有熱血還不夠! 在追夢的旅程中,你需要懂的還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 社企流邀請九位築夢踏實的有志之士, 告訴你那些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 2015/01/12
    我們今年8月曾舉辦「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講座,其中第二講就講到關於共享都市空間的議題。其實假如我們的想像足夠寬廣,公共空間的可能性可謂是無窮的。這裏給大家介紹幾個國外的案例,希望可以給大家帶來一些啟發。 街頭鋼琴表演 聽鋼琴演奏是否一定要到音樂廳?古典音樂是不是只屬於中產的享受?委內瑞拉的 El Sistema 兒童音樂培訓計劃相信有不少朋友會聽說過,他們前不久也來過香港交流。只是,你有沒有聽說過鋼琴也可以拜訪在街道上,不是用作銷售,而是用來給人們彈奏? 一位叫 Luke Jerram 的英國藝術家從2008年開始就在全世界多個地方發起「街頭鋼琴表演」行動,這一行動的口號非常簡單:「Play Me, I’m Yours」——任何人,不論是不是有音樂天賦,都可以走近這些放置在公園、巴士站、地鐵站、街市或者渡輪碼頭的鋼琴,去體驗或者去演奏一首自己喜歡的音樂。而且由於這些鋼琴都是放在公共空間,鄰近的商戶或者居民會成爲鋼琴的守護人,而鋼琴本身則無形中成爲了社區裏人們喜歡談論的話題,讓原本可能缺乏互動的社區增添了一些可能。 目前全世界已經有45個城市引進了街頭鋼琴的創意。其中有不少城市的政府也對此大力支持,並且想方設法邀請 Luke Jerram 把他的創意帶到不同的城市。 不知這樣的創意是否也有可能出現在香港,甚至出現在深水埗? 臨時街頭遊樂場 九月底開始的佔領行動帶給我們關於如何利用城市空間許多新的想像。有人甚至提議不如定時定候將馬路封鎖,讓人們自由到馬路上去玩樂。 事實上,在英國的布里斯托市,就有相關的法例,允許市民申請一張「臨時道路變遊樂場許可證」(英文原文是’Temporary Play Street Order’),在某個特定的時段封鎖馬路,將馬路變爲臨時的遊樂場,讓兒童可以自由地在沒有汽車來往的馬路上玩耍。同時,馬路兩邊的居民也可以因此而有更多機會見面,互相了解,增加社區的互信。 下面這條影片對此有詳細的說明: 有人可能會說,政府其實有修建不少的休憩場所啊,爲什麼不到那些「更加安全」的地方去玩?問題在於,休憩處通常都是已經規範好的地方,你只能玩那裏已有的東西,甚至由於這類場地有諸多的「不允許」而且很多時候地方很小,你可能根本都不想進去。我們之前關於「共享都市空間」的講座裏就有討論到這一議題,有興趣的話可以回顧這段影片了解相關的背景。 其實,布里斯托市的相關規定其實是由一家叫 「Playing Out 」的社會企業促成的。這家社企創辦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希望讓孩子可以在馬路上有一個玩樂的空間和自由,而不是困在家裏看電視,或者只能到一些私人經營的遊樂場地。在她們的努力下,市政府也逐漸意識到支持這個想法的必要。後來這個理念也傳播到英國其他的城市,目前英國已經有20個城市頒佈了類似的法規,允許人們申請類似的許可證,瞬間將車水馬龍的道路變成親子同樂的天堂。 英國還有一個民間發起的「全國兒童遊樂日」(National Play Day),正是鼓勵更多家長帶同他們的小孩到戶外到馬路去與其他孩子一起玩。爲何我們不能把這些美好的理念搬來香港? 從 Popup 食肆到 Popup 都市 你是否可以想像,一年當中有某一天,一個城市裏不同的角落會同時出現各種由市民自發的小販攤檔,遍及大街小巷,爲不同的社區呈獻最有地方口味的食物? 「小販日」(英文是 Restaurant Day)正是基於這樣一個理念而設立的。這個最初於2011年的時候由幾個芬蘭赫爾辛基的一位名爲 Timo Santala 的記者兼DJ以及他的朋友發起的活動如今每年都吸引了芬蘭數以百計的小販(popup restaurant)參加,而且還透過社交網絡,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就傳播到了赫爾辛基以外的55座城市。參與這樣一個活動,你只需要到活動官方網站上登記然後着手準備你的食物,就這麼簡單!你可以是任何人——不需要是廚師——只要你想分享你自己做的食物,以及希望結交多幾個朋友。 假如你只是希望品嚐食物,也很簡單。你可以下載 Restaurant Day 的官方手機app,找到離你最近的小販攤檔,然後去光顧就可以了。攤檔店主參與這一活動也不是爲了要賺錢,反而更主要是爲了認識朋友,所以他們只要能夠收回成本就夠了,因此食物非常便宜,有的店主甚至直接不要你付錢,你可以唸一首詩來換取你的食物。 很多人看到任何人都可以無需申請即可當一日小販的時候也許會感到很震驚,擔心食品安全的問題,擔心衛生的問題,擔心影響交通的問題。但芬蘭「小販日」發起人 Timo Santala 在他的一個演講(視頻如下)裏說,「當你給予人們自由之後,人們也會承擔相應的責任」。 事實上,「小販日」之出現也是緣於 Timo 對芬蘭當局在流動小販管理方面的諸多限制感到無奈和煩惱。Timo 和他的朋友一開始只是想用單車改裝成流動的啤酒售賣車,每逢周日就流動擺攤(好像芬蘭的便利店不如香港普及),但是他們在申請小販牌照的時候遇到了重重障礙。最後他們決定乾脆就不管當局的規定,直接在網上發起「小販日」,結果第一次活動就有數百人響應,反響相當熱烈。到了現在,赫爾辛基市政府已經將「小販日」當成地方特色,在官方的旅遊網站上進行推介。 甚至連赫爾辛基市長Jussi Pajunen在接受 Monocle 雜誌訪問時說過如下一番話: 「小販日」正正是可以讓我們看到未來在哪裏的一類項目。這個項目向我們提出了很好的問題,讓我們反思很多事情的運作模式,然後我們去嘗試不同的新想法,從而找到辦法去改善我們的日常生活。 事實上,香港也開始出現類似的活動,比如最近在大埔「生活書院」進行的「週末小派對」,在上水進行的「周日市集」,以及本周末剛剛結束的「碧街節」。或許這些活動可以成爲星星之火,讓我們看到在示威遊行以外改變生活的其他可能。 本文所提及的三個案例其實都是「臨時活力都市」(Popup City)的最活生生的一些例子。其實 Popup 這個字在這裏比較難翻譯,它的意思是無中生有,在平常的都市環境中間突然變出一些很有趣的東西,就比如前面提到的臨時遊樂場以及街頭鋼琴,而這些裝置或事件可以和居民形成互動,從而讓人們看到社區的多種可能。 一個提倡共享價值的城市應當鼓勵或者至少容許這類民間創意。很多人喜歡歐洲的都市,就是因爲這類創意在歐洲其實更加被容許甚至是被鼓勵,而像在香港只會在某些藝術節的時候才曇花一現。 假如大家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 popup city 的故事和案例,不妨瀏覽 Popup City 的網站,或者購買他們新出的一本書,說不定你會發現,其中有些案例你在香港見過呢。 全文轉載自The Good Lab好單位
  • 2014/12/31
    文:高克瑋 你對共享經濟(Share Economy)可能很熟悉,可能很陌生,但其實它已經存在你日常生活中,小至你跟朋友借筆、立可白或團購,大到這次的選舉非營利組織利用群眾募資平台 FlyingV 籌募資金租賃遊覽車及共乘服務 Tripda 讓你搭同鄉的順風車,讓在外的遊子們回鄉投票,再到查資料常用的維基百科及開放性資料庫等平台,這些都是共享經濟的最佳表現,而且說不定你已經習以為常。 (圖片來源:Crowdcompanies) 英國政府發表的「解放共享經濟」獨立評論內提到,共享經濟就是藉由網路平台分享你的資產、資源、時間及技能,而你能從分享資源獲得金錢;因為網路及智慧型裝置的普及,共享經濟近年開始蓬勃發展,而網路創新也創造了許多前所未見的商業模式,在這樣的模式下開始出現了許多「微創業家」,除此之外,共享經濟裡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信任」,接下來會利用 Airbnb 、 Lyft 及 TaskRabbit 說明他們是如何將資源重新分配、如何建立使用者對平台的信任,並利用網路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企業模式。 分享你多餘的空間-Airbnb Airbnb 在2008年由 Brain Chesky 及 Joe Gebbia 創辦,2007年 IDSA 工業設計展在舊金山主辦時,Chesky 及 Gebbia 發現飯店都被訂滿了,所以他們突發奇想將家裡空間搭配氣墊床及早餐出租,這也就是 Airbnb 的前身,也成功將自家空屋租給需要的旅客,目前 Airbnb 估值達100億美金,營收預估達10億美金。 不論是去住陌生人家或是讓陌生人入住,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一件自然的事,心中不免會有疑慮產生,所以 Airbnb 必須擔任守門員的角色,增加彼此間的信任感。房東提供充足的房屋資訊及照片,房客則是須要通過許多認證來增加可信度;房東對房間出租與否保有完全控制權,並非下單就必須出租;評分機制讓每個人都可以知道你的歷史交易行為;除了這些機制以外,Airbnb 還對房間提供100萬美金的偷竊及破壞保險理賠,增加房東提供房間的意願及對平台的信任;另一方面,對房客來說,除了可以用便宜價格租到有個性的房間外,Airbnb 也強調各地的每個房間都像是房客的家一樣,增加使用者對平台的黏著性。 分享你旁邊的空位-Lyft Zimride 是 Lyft 的前身,2012年由 Logan Green 及 John Zimmer 創辦,直到2013年才改名為 Lyft。與 Uber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Lyft更專注媒合「空位」,把會經過乘客目的地的司機路線跟乘客做媒合,讓你可以直接搭順風車前往,以 Zimmer 的說法只要你使用 Lyft 訂車,90%會有司機會經過你目的地半英哩範圍。根據統計美國在路上移動的車子80%旁邊座位是空的,而且只要讓座位佔有率提升即可減少交通堵塞,對 Lyft 來說除了可以減少空位率外,最重要的是你還可以認識一位朋友。 與 Airbnb 租賃空房間一樣,最重要的課題是,如何增加使用者對平台及司機的信任度及可靠度,讓他們願意使用這個服務,為此 Lyft 對司機作出嚴格的篩選標準,司機需通過政府身份確認資料、駕駛經驗審核及面試才能成為 Lyft 合作夥伴,而且汽車需做完整的車況檢查,當然飲酒及嗑藥也是被禁止的。只要司機平均被給予的評價太低,就會被禁止使用該服務。對司機而言,Lyft 也提供個人100萬美金的商業責任險,給予司機保障,提高其加入意願。 分享你擅長的技能-TaskRabbit Leah Busque 在2008年時創辦 TaskRabbit,成立原因只是因為在某天晚上 Leah 跟她老公要外出無法幫狗買飼料,於是發想出這個想法,在網路上刊登這個任務,尋求附近有興趣的人完成,當問題刊登後會開始讓「Tasker」競標,再由「發包者」選擇合適人選,得標者才可以獲得這個任務。在 TaskRabbit 上大部分都是簡單的勞力任務,例如:搬家、打掃、油漆等,也等於提供兼差的工作機會給需要的人,例如:學生、失業勞工、退休族或家庭主婦,將任務或工作外包讓專業人士解決,逐漸造就許多新型態的「微創業家」。 在 Tasker 的聘僱申請方面,對申請者也會做背景調查以及工作能力評估,最後也是透過面試確定是否能加入TaskRabbit,而使用者可以透過評分機制選擇適合自己的 Tasker。雖然利用遊戲化的方式增加整體任務的有趣性,以目前任務及 Tasker 的數量來看,這機制便顯得沒有效率,因此得到許多負面評價,活躍用戶甚至因此減少;為此 TaskRabbit 在今年進行組織重組,並對配對系統及價格做大幅度的重新規劃,在倫敦測試後效果出現顯著成長,其他地區也會陸續更新。 共享經濟將閒置的資源重新分配及應用,讓資源可以充分被利用並產生經濟效應,這是個新穎的商業模式也會是未來的新浪潮,根據報導,2050年共享經濟的經濟規模將成長到3350億美元,是任何人都不可忽視的市場;不論是已經百億身價的 Airbnb 或是剛成立的新創公司,只要想成為平台都將碰到下列問題: 其一、平台處在雙邊或多邊市場要如何成功吸引供給與需求的使用者,是你不得不審慎思考的問題,例如:Uber 提供比計程車更高的佣金及彈性時間來吸引司機加入,用簡單的操作及尊榮享受的乘車體驗吸引乘客使用。 其二、「信任」是共享經濟裡最重要的地基,但是在網路的世界裡要如何讓使用者真心的相信你,也會是個重要的問題。 最後也是最無法改變的「法令」,Uber 或 Airbnb 雖然快速在城市間拓展,光美國境內因各州法令不同便遭受許多阻礙,更遑論國家,猶如台灣交通部已經對 Uber 開罰。 雖然建立成功的共享經濟商業模式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對民眾而言,共享經濟打破了階級間的差距,讓更多資源及資訊可以流向更多人,就像開放式課程網站 Coursera 提供世界頂尖大學的免費課程,
  • 2014/12/28
    冷冷的冬天,社企一樣為世界帶來希望與溫暖!愛心餐點供街友慶聖誕、找人共乘省錢又方便、把書包當蓄電池蒐集太陽能、服裝圖書館兼顧時尚與環保,只要掌握3個Y與善用「萬物論」,社企就能走出「烏龜塔」,讓世界更美麗! 新聞期間:1210-1222 Carpo共乘平台 提供出門另一種選擇 2014-12-19 出門厭倦了等公車、搶車票?台大國企所畢業的吳敬庭創辦「Carpo共乘平台」,提供全台灣民眾共乘的媒合,不論要到桃園機場或是到墾丁度假,只要上網,就可以方便且快速的享受共乘。 社企3個Y 創造獨特商品價值 2014-12-15 動人的故事(storY)、豐富與尊貴的產品(luxurY)與尊嚴的工作(dignitY),3個Y打造社會企業商品與服務,超越一般商品,獨特又有價值。 社企視界/美麗境界走調 社企的烏龜塔 2014-12-22 想達到平衡發展社會,社會企業也需要「萬物論」─解構我們原先對威權和市場的理解,從社會既有的架構著手;才不會誤將社會底層當成烏龜塔,期望它馱起社會平衡發展的美麗境界。 英遊民餐廳慶耶誕 愛心餐點免費供 2014-12-17 溫暖過聖誕!英國新創連鎖三明治餐廳「Social Bite」以賣餐券募得3.5萬歐元,將在聖誕節及前夕,發放感恩耶誕餐給遊民。 把書包當蓄電池,晚上才有燈可讀書 2014-12-15 書包就是我的桌燈!南非的非營利組織 Rethaka特製書包,以圓形太陽能板蒐集白天能源,轉換成可供給孩子約 12 個小時的電力,讓孩子放學後能在有燈的狀態下完成課業。 親愛的,我要把整間店的衣服穿回家! 2014-12-10 荷蘭設計團隊經營「服裝圖書館」-De Kledingbibliotheek,讓服飾也可以借還!人們先「借」衣服回家穿,待四週的租借期限到期,洗乾淨歸還後,又可再挑選其他心儀的衣服,讓時尚也可以很環保。 (本文由曾彥菁、金靖恩共同整理)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