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非營利 vs. 營利:為你的社會企業決定最佳結構

2013.09.18
瀏覽次數:

編譯:吳家宜

編按:本文作者Jamillah Lodge,現為百慕達經濟發展公司(Bermuda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事業發展主任,主要提供事業發展上的專業意見及協助貸款擔保給有志的社會企業家;此外,她也負責企業行銷規劃,並監督業師輔導青年社會企業家的課程計畫。作者主修行銷管理,因此本文應被視為歐美國家一般性通則而非法律上專業見解,讀者若有需求應請教合適領域專家。


你是否有幫助人們的熱情?你是否曾夢想擁有並開展屬於自己的事業?對你而言,至善是否比利潤更重要?如果你的答案都是「Yes」,那麼你很可能是位社會企業家。維基百科如此定義社會企業精神:一個透過正向外部影響(Positive Externalities)來達成特定社會目標而非利潤的新創事業。與一般企業相反的是,社會企業家將能對社會發揮的正向影響力視為首要目標,帶有一種社會性任務,通常被劃分為非營利類型。

那麼,你該如何決定替事業成立非營利還是營利組織呢?接下來五點提供給你參考:

1. 公司名稱為何?

營利和非營利組織在申請法人登記後有個關鍵不同處,既然非營利組織不以發給股東的利潤為首要考量,它一樣可以獲利,只是多數利潤必須持續投入公司營運。

2. 財產規則為何?

非營利組織內的任何財產或資產並不屬於組織所有權人,相反的,這些財產及資產必須重新分配回組織,持續投入非營利的社會目的事業成長,如果將來歇業,所有資產也必須贈與其他非營利組織,而不是分配給理事。

3. 誰是老闆?

非營利組織通常由理監事會內的委員們共同管理,目標一致將組織向上提升,如果你是一位控制狂並且認為你能集權做終極裁決,最好還是多想想是否要成立一個由多人共管的非營利組織吧。

4. Show me the money

非營利組織通常藉由募資來籌措營運資金,募資可以透過(但不侷限於)申請補助,個人、企業及政府機關的捐贈。你可能認為不勞而獲的錢財是好錢財,但是募款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讓人們相信你的初衷,而且只靠捐款往往是不夠的,對此你又有什麼樣的對策呢?

5. 兩個世界中的最佳方案

如果你還是無法決定哪一種結構適合你的社會企業,不妨考慮「混合型」,有些案例會以非營利為母公司,營利為子公司,或反過來,支撐非營利端,不過這個模式在利潤轉移至非營利端使用時,需要更嚴謹的管理,例如分開的理事會和會計部門。

無論你最後決定選擇哪種結構,建議在成立之前仍尋求專業律師或顧問團隊指導,或可參考慈善事業中心(Centre of Philanthropy)網站資訊。


資料來源

The Royal Gazette: Non-profit vs for-profit: Determining the best structure for your social enterprise

延伸閱讀

公益公司 vs. 私益公司

創投新機制:社會影響力投資

2013.09.15
合作轉載

編譯:林冠廷

過去一世紀以來,各國政府與慈善機構集盡所能的宣導並急迫的想解決包括貧窮、缺乏教育、和疾病等問題。但他們同時受限於舊制。社會企業家們常因傳統募集資金的方式,創新及發展受到侷限。僅有較少的彈性可在不同創業階段做實驗,而最大障礙即是缺乏有效的募集資金模式,阻礙了社會部門的成長。

 

圖片來源

然而,資本並非主要的問題,如果去觀察在美國的社會部門,他們有700億美元的資產,而且有超過一千萬人在非營利組織工作,這是非常巨大的數字。因為捐贈者拒絕支付組織日常開銷,使得資本被無效率的使用。因此這些社會組織難以擴展。社會投資專案小組(Social Investment Task Force是英國經濟與財政部門於2000年成立的組織,專注於評估英國克服貧窮發展經濟的可行方法)於2000年做的調查,揭露了多數非營利組織領導者已知的事實:幾乎所有非營利組織都缺乏資金,甚至少於三個月的營運資金,而此情況在過去十二年間不曾改變。

相較於那些過往在創投業界的事情。如果企業家們到我們的面前告訴我們他的新事業計畫不需要花費一點錢在組織上,通常我們會請他出去。所以,當我們對待社會企業家時,為什麼要使用不同標準?

我們相信我們正在轉變的關鍵時刻。在1960年代中期和1970年代早期,創造出新的專業風險投資公司制度,組織的創新吸引機構的投資。不久,創投成為許多經濟體一個主要的部份,他們大膽的行為改變所有事務,企業精神為之一變。

就像創投迎來關於私營部門新的募資方法和思維,影響力投資替資本市場帶來驅動社會革新的機會,長遠來說替私部門帶來更多改變的需要。

從創新可得知人們已經開始發展新的金融工具,將社會責任表現和財務報酬結合,透過新點子創造現金流。如Acumen Fund, Bridge VentureRoot Capital等混合的組織提供高社會效益的投資管道。如EndeavorSocial Finance的組織則是幫助社會企業家得以進入全球資本市場,以資助他們的成長。

過去兩年來,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以及以色列的政府組織開始發展社會效益債券(Social Impact Bonds),當眾多的例子從各地湧現,代表此制度有不可擋的趨勢。

早期的的創投家過去的成功案例,如DEC, Intel, Scientific Data Systems, Teledyne, Genentech 和Apple皆給予了眾人信心並且推開私人資本的大門,當投資者相信他們可以獲得可接受的報酬,資金自然會湧現。

根據麥肯錫的調查,世界上有超過兩百兆美元的金融資產,但同時我們也活在低利息且資本氾濫的年代。假若我們可以創造如社會效益債券的工具,提供超過百分之七的金融資產收益、高社會效益及,不利風險的限制,最終結合超額資產以及低利息市場這兩者的需求,尋找合理的報酬並將資本投入到創新的企業。


資料來源:

HBR Blog: Social Impact Investing Will Be the New Venture Capital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