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你的工作賦予意義

2014.10.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韓燕(恩派社會創業家學院  總監)

近期全球最大的開源技術廠家Red Hat(紅帽公司)的CEO Jim Whitehurst 在坎貝爾大學法學院的畢業典禮上表示:「領導者的一個關鍵作用是賦予員工工作的意義。當你進入你選擇的領域時,引導員工認識到自身能力所帶來的影響,將是帶動團隊工作激情的非常有效的方式。」

百多年前社會學家古斯塔夫·勒龐也曾做過類似的表述:群體是情感的奴隸,找到可以讓他們動心的事情和能夠誘惑他們的事物,可以讓你事半功倍。

也許有人會說「賦予工作的意義」是為了適合80後、90後甚至00後年輕人特質的領導力新方法。其實這是早就被論證且不斷強調和驗證的群體心理學常識,是一個人們可以自由表達和選擇的環境背景下,所展現出來的群體行為最關鍵的本質特征。

如今,人們已經開始轉變其對激勵、認可、團隊等等概念的認知和需求,如果沒有一個能夠讓他們感到有趣有意義值得為之付出的「事業」,高薪厚祿已然不再是營造一個高效團隊和組織的制勝法寶。

因此,在Google,每位員工都可以個性的管理自己的工作區,騰訊的辦公室裡擺放著員工們喜歡的各種玩樂設施,IBM實驗室的員工可以自由的按照自己的節奏安排每天的工作時間……很多強調員工創造能力和主人翁意識的公司都有著這樣奔放自由的辦公環境和匪夷所思的工作規則。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社交媒體上所充斥著的打著各種馬先生旗號的言論,號召大家共同為信仰的價值觀和使命感工作。

人類社會的規律中,組織是一個最微妙最繁復最不可以簡單對待的必然存在,如何充分運用組織的特性,使群體的力量成為推動使命達成的良性因素而非破壞力,這是古今中外歷代組織領導者們都在時刻面對並力圖想清楚的一件事關安身立命的大事。獲得其中真諦者,所向披靡,無往不勝,成為那些被人們記住的名字。反之,就算是出身王侯將相,含著金鑰匙的繼承者們,也終將面臨著被洶湧的群體用「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激情和勢頭推倒的結局。命運的悲喜差別就在於諳熟人心的能力。

在領導力的教程中,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強調價值,但是,為什麼要強調,可能除了時代背景下造就的群體文化、觀念、信仰的差異外,還需要考慮人心——心理學範疇的探討。

這裡,我們不就這類過於專業的學術問題進行深入探究,但可不知其所以然,卻必須要記住其然。作為一個群體,一定要順勢而為,這裡的勢就是「意義」——群體所共同接受的那個「意義」,這樣,才會使群體產生大於個體可產生的驅動力,從而達成該組織所期望達到的目標。這也是團隊之所以有別與團伙的本質區別。由此我們也就明白為什麼公司往往會花重金打造組織的使命願景,一字千金的陳述就是組織價值精煉的表達。

商業企業如此,公益行業亦然。但不同的是,在賦予工作意義這件事上,公益組織有其強大的先天優勢,相比在平淡庸常的生活現實狀態中讓人感到的無力和貧乏,公益行業所特有的對社會問題的解決、弱勢人群的幫扶、社會理想的達成等等實踐都將我們個人的能力可以與一些更偉大的事業連接起來。

這種至他人利益和集體利益高於個人利益的價值觀所帶來的滿足感和成就感與信仰、理想等一樣,雖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卻讓我們有可能發現自己所蘊含的真正的力量,才有可能發現在歷史發展長河中我們個人所能扮演的角色。這很大程度上滿足了人類內心最本能的「利他原則」。因此,投身公益組織雖然有經濟上的損失,有各種各樣的局限和困難,但是這種讓人在修身、齊家之外還可以治國平天下的擔當和豪邁感,就顯然要比幫助一個有錢人賺錢,或者讓自己也變成一個有錢人看起來更加充實美好。當然,的確很美好。

公益組織和商業領域相比所欠缺的物質資源,恰恰是這一行業獨具魅力的所在。不要吝嗇告訴大家我們暫時還沒有高薪厚祿,也不必為了我們狹小簡陋的辦公環境而不敢對500強的優秀人才心存惦念,這裡的美是簡單卻深刻的,是可以有無限創造和可能性的,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可以體驗從無到有的豐盛之旅。

因此,作為公益組織的領導者,一定要充分認可自身組織使命的價值,並且讓每一位員工充分了解使命的魅力所在。這裡要強調,一個群體的「意義」需要非常藝術的表述,這樣才有可能讓群體中的個體看到他想要看到的那一個點。這樣的意義某種程度上不是歸納而是演繹的產物,是群體領導「賦予」組織的一個「意義」。

當群體成員對組織行為所帶來的價值感有充分的認同甚至是有充分的原創者的歸屬感和由此而產生的豪邁之情,並且將這一使命充分地嫁接到每個個體的使命和工作意義中去,這樣的團隊,必定是一個非常有激情,有執行力、有使命感的組織。


作者簡介:

韓燕: 英國紐卡斯爾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多年媒體、商業公司、國際NGO工作經驗。現任恩派社會創業家學院總監,致力於推動社會創新和公益人才的學術研究和能力建設實踐。

你所不知道的馬來西亞社會企業十大特點

2014.10.27

編譯  葉靜

編按:Pioneers Post(英國一間報導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之媒體) 於今年前往馬來西亞探訪,深入挖掘此新興社會企業發展地區的十個趣味特點,就一同看看東南亞國家的社企發展到什麼階段,有何值得借鏡或反思的地方吧!


1. 不可穿鞋…

馬來西亞有在室內不能穿鞋的習俗,雖然只是文化習俗,但同時也能為企業帶來好處。一些社會企業,如教授都市居民園藝課程的Eats Shoots and Roots、協助青年行動的Myharapan及社會企業支持組織Social Enterprise Alliance(以下譯為社會企業聯盟),皆有員工在室內需打赤足的規定。從文化角度來看,打赤足是怕鞋子會將不潔帶入屋內,但對於企業經營來說,其實也不是件壞事。如此一來,清潔地板所需的時間和費用將可減少,且能在心理上創造更為平靜的工作環境,因脫鞋能讓人感覺將煩心事物都褪去在門外。

2. 年輕專家擔任領航者

在馬來西亞,社會企業領域的提倡者主要為年輕一輩的專業人士,對於他們來說,社會企業是一個誘人且吸引人的領域。其中一個原因是一些知名的社企支持組織,例如前段提到的Myharapan以及英國文化協會,皆積極協助發展由青年領導的企業。Myharapan執行長Nurfarini Daing表示,組織在任用新員工時,主要看重求職者能為社會企業帶入什麼專業技能,「你需要具備極佳的能力和技能與各方人群溝通合作,如此便能提升社會創業家的層次」。

3. 人才回歸

在馬來西亞可以逐漸看到人才回歸本土。當地創業家多是在英國受教育後回歸馬來西亞當地,運用其專業商務經驗,在地深耕社會企業。

4. 憂慮社會企業只是一時熱潮

馬來西亞的社企領域雖有新一代的熱情,但同時也擔心充滿抱負的創業家可能會失去興趣或無法實現承諾。因此,許多小型社會企業透過其他組織如英國文化協會或社會企業聯盟,得到財務及育成計畫的協助。但社會企業聯盟的內容總監Yen表示,目前成功率是十分難測量的。許多社會企業在中短期內透過與其他組織合作而獲取成功,但僅少數有辦法達到永續獲利。另外,英國文化協會的企畫經理Shamala Ernest也分享類似看法,現今在馬來西亞的社會企業浪潮下,組織是否能持續肩負責任及實現成長承諾,仍是一大問題。

5. 混淆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與社群媒體(Social Media)

由於社企的發展在當地仍在初期,當地對於社會企業的本質仍舊存有困惑。社會企業聯盟的Yen分享到,當談到在社會企業工作時,人們會因為相似的字義而誤認為你是從事社群媒體或是公關類的工作。而當進一步解釋所做的事情是和社會善因有關時,反應則是:你不該從所服務的貧困者身上賺錢。

6. 非政府組織(NGO)在國際捐贈縮減下,急於運用社會企業的模型

專門提供愛滋病教育相關服務的PT 基金會行銷溝通經理Raymond Tai表示,馬來西亞在經濟高速發展及轉型為高收入國家之下,當地NGO(非政府組織)所獲得的國際捐贈正急速減少。PT 基金會本身便主要仰賴政府資金,但缺點是緩慢且缺乏國際捐贈者能提供的專業及技術相關支持。許多非政府組織因而開始尋求能自行產生營收的方式,但像PT基金會這種提供被排除在主流社會之外的人群避孕物品、協助及住宿等服務的組織,因為缺乏足夠且穩定的收入來源,較難進行改變。

7. 政府支持未明

2013年,第五屆全球社會企業高峰會於吉隆坡舉辦,是首次辦於歐洲以外的國家。當時,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宣布將透過馬來西亞全球創新和創造力中心(MaGIC),提供2千萬令吉(馬來西亞幣)的社會企業資金。然而直到現在,政府仍未進一步說明什麼樣的對象具備申請資格,以及如何申請資金。

8. 需說服企業加入社企支持系統的一環

社會企業聯盟的Yen說明,目前其組織會針對一般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策略提供建議,並建立與社會企業的連結。然而,迄今關係都仍是建立在短期合作且較淺層。雖然Myharapan也積極和國際企業像是DHL及馬來西亞國營石油天然氣公司Petronas建立關係,但執行長Daing也表示希望能看到更多來自中小型企業的協助。

9. 小型企業和社會企業的合併是終極目標

馬來西亞許多社會企業支持組織的目標,是希望將社企與傳統的商業結合。Myharapan 執行長Daing表示,「我們不希望特別把社會企業從一般企業中分離出來」。他們希望達到的,是讓馬來西亞所有新興的小型企業,都能在商業模式中具備與「社會」扣連的面向。

10. 社會企業擁有極大潛力

Shamala Ernest表示,現今馬來西亞的社企網絡仍十分小,且多數的組織彼此認識、一同參與相同活動,又爭取同樣的資金來源。然而結合各項支持社企發展的方案,以及具專業技能青年的熱忱,再加上有許多國際組織樂於支持,馬來西亞社會企業的發展將指日可待。


資料來源

10 striking features of the Malaysian social enterprise landscape

延伸閱讀

「尤努斯效應」爲馬來西亞社會創業家開啟新的一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