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策略大師Michael Porter:企業應追求「共享價值」

2014.08.01
瀏覽次數:

編譯:繆葶

編按:講者Michael Porter為哈佛大學商學院的教授,被CNN財富雜誌譽為「史上最具有影響力、最知名的企管學者」。他關注健保系統與偏遠地區開發等社會議題,其所提出的「共享價值」一詞更為當代社會帶來重大影響力,提倡企業在創造經濟成長之餘,同時也為社會帶來正面效益。本文以講者第一人稱撰寫。


 

影片來源

一直以來,水資源匱乏、氣候變遷、糧食不足、失業率攀升等各式社會問題持續的發生,對於這些與自身息息相關的議題,人們其實早有意識,卻始終無法找到最好的解決之道。

從一位企管學者角度而言,我試圖幫助企業利益最大化,也企圖在這中間找尋企業於這些社會問題中該扮演的角色。不過首先,我們必須先釐清並思考所謂的社會問題與解決之道。

其實有許多人將企業視為社會問題,就某些層面而言,它的確是,許多公司採取營利的手段直接或間接地造成社會問題更加惡化。

而我們傾向依賴非營利組織、慈善團體、政府來解決這些社會問題,現今有許多非營利組織和社會團體萌芽成長,透過創新、才能以及源源不絕的熱情投注於這些問題上,期待找到最好的解答;我也成立了4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此,身為一個商學院的學者,這也是我最初為解決社會問題所找到的方法。

然而過去幾十年間,問題依舊不斷發生,我們依賴的解決之道跟不上問題發生的速度。關鍵在於我們雖致力於讓事情變好,但卻沒有足夠的資源來產生全面的影響力,非營利組織缺少規模、缺少資金,政府也無力於此。

而資源與規模,正是企業所能產出的:企業經由運作產生營收、利潤,進而擁有更多資源,也足以解決資金不足的窘境;同時藉由利潤的產生,可使解決之道更為長遠、壯大,並且生生不息。

過去,往往將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視為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像是最常見的環保、改善勞工工作環境等,企業往往需要花更多金錢來處理這些議題。然而這些年來我漸漸體會到,企業之所以能夠創造營收,並不是來自它們製造了社會問題,而是來自於它們「解決」了社會問題。

像是減少浪費、減少汙染,能讓公司運作的更有效率,省去不必要的資源浪費;而提供良善的工作環境,能夠降低意外事故,提升整體運作效率。就長遠來說,我們可以看出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並不是天秤的兩端,而是相輔相成的互助提升。

於是,Jain Irrigation全新的灌溉技術,造福了數以萬計的農民,並讓當地水資源得以永續;Fibra減少砍伐樹木,利用尤加利樹更有效率的製造出紙張;受過CiscoIT技巧訓練的人超過4百萬,不僅讓整個IT產業更加發展,也讓更多人擁有一技之長。

已有越來越多企業發現自身的社會影響力,不過我們也不能遺忘非營利組織與政府在中間的穿針引線:非營利組織與企業合作、建立夥伴關係,政府透過政策影響企業,帶動更長久的發展。

所謂的共享價值,在於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從資本主義中衍生而出,但同時創造經濟與社會價值,透過商業運作,擴大規模、產出利潤,讓多種層次的需求能夠被滿足。我們可以從一個全新的觀點出發,讓企業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創造出我們尋求已久的社會問題解決方法。


資料來源:
TED : Michael Porter : Why business can be good at solving social problems

延伸閱讀:

給社會企業一個Like

2014.07.31
合作轉載

文:Ashley Jane

為你呈現更多有關世界各地團體的努力,他們孜孜不倦為人們解決各類社會問題,希望帶來更好的生活,這樣做的同時也能令自己的生命更富意義。


即使不是經常網上購物的人也知道eBay 和跨國用戶網絡公司的第一任總裁為Jeff Skoll,但是很少人得悉他在成立該公司的三年後便已為eBay打響了名堂,成立Skoll Foundation是想世界能變得和平與繁榮,同時希望努力達致可持續發展這個願景。自eBay 於1999年成立以來,他貢獻了約10億美元儲備予基金會用以支持社會企業家發展業務,幫助有心改變世界的企業家走出第一步。

14年後的今天,Skoll Foundation已成為行內較領先的基金會,正投資世界各地近100個卓越社會企業家和80個組織等,而這些組織更扮演了缺乏服務的社區「開荒牛」角色,如Girls Not Brides是一個探討童婚問題的全球性合夥企業;Fundación Capital為一家致力減少貧窮問題的大規模組織;非牟利組織B Lab致力解決社會和環境問題;而Slum Dwellers International則是以社區基礎網絡作為平台,連結貧民區的居民、政府和國際機構一起解決城市貧窮問題。

2003年,該基金會又與牛津大學的Saïd Business School合作,成立第一家致力於社會企業家的學術中心。以商業形式營運,其成效不止是利潤和回報,同時也是對社會積極的貢獻。

當大家認為Jeff Skoll和他的基金會只是懂得以大量金錢接濟窮苦大眾的話,那必須澄清他一直以來也在尋找一個能解決較迫切問題的方案, 提高對環境以至戰爭影響的關注,秉承社會企業的本質。

自2004年 其Participant Media媒體公司以可行的商業考慮方式,資助拍攝故事專題和紀錄片,並透過電影宣揚社會價值這個主題。Skoll 一直透過電影幫助啟發及改變社會,當中電影包括:《絕望真相》(2006年)、《追風箏的孩子》(2007年)、《諜對諜(台譯)》(2005年)、《海豚灣》(2009年)、《毒食難肥》(2008年)及《寫出友共鳴》(2012年)。

Skoll的特別之處是他願意踏出第一步支持那些想幫助弱勢團體的人,而且把那些理念相近的獨立個體與組織連結起來,一起幫助有需要人士。他和其他社會企業家走在一起是因為他們都不會視那些如氣候變化、貧窮 、歧視、戰爭影響、童工 、性交易等問題為別人的問題,反而更視之為己任去關注。

有人授權社會企業將收入一部份用於指定的受助者,剩餘收入支持營運開支和確保企業的永續性,例如「黑暗中對話」運用體驗工作坊「暗中夜宴」,增加普通人對視障人士黑暗世界的認識, 而該工作坊亦已在超過34個國家164個城市包括大阪、香港、新加坡、曼谷、維也納、熱內亞、慕尼黑、莫斯科及雅典等地舉辦過 。另外Old Skool Café是由一班城市邊緣年青人所營運的晚餐會所,而Solar Sister則為婦女提供工作機會之餘亦同時在烏干達、盧旺達和蘇丹等農村地區協助家庭擺脫使用危險而有害的煤油燈來提供光源。至於Barefoot College是一家非政府組織,在農村社區自給自足,達到可持續發展已超過四十年。

如許多發明一樣,社會企業的出現就是為了幫助有需要的人,只是他們不是需要一杯簡單的咖啡,反倒是希望世界上的平民均能擁有 更好的生活質素。

全文轉載自PMM


作者簡介:愛動物多於人類。常幻想有一天可以在農場為動物工作或成立不殺不棄的動物收容所。個性內向,喜歡靜靜地做文字寫作,但遇上無私為世界貢獻的人,還是會滔滔不絕。袋裡必備:提神用的書,和餵流浪貓狗的乾糧。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