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你的工作賦予意義

2014.10.29
合作轉載

文:韓燕(恩派社會創業家學院  總監)

近期全球最大的開源技術廠家Red Hat(紅帽公司)的CEO Jim Whitehurst 在坎貝爾大學法學院的畢業典禮上表示:「領導者的一個關鍵作用是賦予員工工作的意義。當你進入你選擇的領域時,引導員工認識到自身能力所帶來的影響,將是帶動團隊工作激情的非常有效的方式。」

百多年前社會學家古斯塔夫·勒龐也曾做過類似的表述:群體是情感的奴隸,找到可以讓他們動心的事情和能夠誘惑他們的事物,可以讓你事半功倍。

也許有人會說「賦予工作的意義」是為了適合80後、90後甚至00後年輕人特質的領導力新方法。其實這是早就被論證且不斷強調和驗證的群體心理學常識,是一個人們可以自由表達和選擇的環境背景下,所展現出來的群體行為最關鍵的本質特征。

如今,人們已經開始轉變其對激勵、認可、團隊等等概念的認知和需求,如果沒有一個能夠讓他們感到有趣有意義值得為之付出的「事業」,高薪厚祿已然不再是營造一個高效團隊和組織的制勝法寶。

因此,在Google,每位員工都可以個性的管理自己的工作區,騰訊的辦公室裡擺放著員工們喜歡的各種玩樂設施,IBM實驗室的員工可以自由的按照自己的節奏安排每天的工作時間……很多強調員工創造能力和主人翁意識的公司都有著這樣奔放自由的辦公環境和匪夷所思的工作規則。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社交媒體上所充斥著的打著各種馬先生旗號的言論,號召大家共同為信仰的價值觀和使命感工作。

人類社會的規律中,組織是一個最微妙最繁復最不可以簡單對待的必然存在,如何充分運用組織的特性,使群體的力量成為推動使命達成的良性因素而非破壞力,這是古今中外歷代組織領導者們都在時刻面對並力圖想清楚的一件事關安身立命的大事。獲得其中真諦者,所向披靡,無往不勝,成為那些被人們記住的名字。反之,就算是出身王侯將相,含著金鑰匙的繼承者們,也終將面臨著被洶湧的群體用「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激情和勢頭推倒的結局。命運的悲喜差別就在於諳熟人心的能力。

在領導力的教程中,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強調價值,但是,為什麼要強調,可能除了時代背景下造就的群體文化、觀念、信仰的差異外,還需要考慮人心——心理學範疇的探討。

這裡,我們不就這類過於專業的學術問題進行深入探究,但可不知其所以然,卻必須要記住其然。作為一個群體,一定要順勢而為,這裡的勢就是「意義」——群體所共同接受的那個「意義」,這樣,才會使群體產生大於個體可產生的驅動力,從而達成該組織所期望達到的目標。這也是團隊之所以有別與團伙的本質區別。由此我們也就明白為什麼公司往往會花重金打造組織的使命願景,一字千金的陳述就是組織價值精煉的表達。

商業企業如此,公益行業亦然。但不同的是,在賦予工作意義這件事上,公益組織有其強大的先天優勢,相比在平淡庸常的生活現實狀態中讓人感到的無力和貧乏,公益行業所特有的對社會問題的解決、弱勢人群的幫扶、社會理想的達成等等實踐都將我們個人的能力可以與一些更偉大的事業連接起來。

這種至他人利益和集體利益高於個人利益的價值觀所帶來的滿足感和成就感與信仰、理想等一樣,雖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卻讓我們有可能發現自己所蘊含的真正的力量,才有可能發現在歷史發展長河中我們個人所能扮演的角色。這很大程度上滿足了人類內心最本能的「利他原則」。因此,投身公益組織雖然有經濟上的損失,有各種各樣的局限和困難,但是這種讓人在修身、齊家之外還可以治國平天下的擔當和豪邁感,就顯然要比幫助一個有錢人賺錢,或者讓自己也變成一個有錢人看起來更加充實美好。當然,的確很美好。

公益組織和商業領域相比所欠缺的物質資源,恰恰是這一行業獨具魅力的所在。不要吝嗇告訴大家我們暫時還沒有高薪厚祿,也不必為了我們狹小簡陋的辦公環境而不敢對500強的優秀人才心存惦念,這裡的美是簡單卻深刻的,是可以有無限創造和可能性的,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可以體驗從無到有的豐盛之旅。

因此,作為公益組織的領導者,一定要充分認可自身組織使命的價值,並且讓每一位員工充分了解使命的魅力所在。這裡要強調,一個群體的「意義」需要非常藝術的表述,這樣才有可能讓群體中的個體看到他想要看到的那一個點。這樣的意義某種程度上不是歸納而是演繹的產物,是群體領導「賦予」組織的一個「意義」。

當群體成員對組織行為所帶來的價值感有充分的認同甚至是有充分的原創者的歸屬感和由此而產生的豪邁之情,並且將這一使命充分地嫁接到每個個體的使命和工作意義中去,這樣的團隊,必定是一個非常有激情,有執行力、有使命感的組織。


作者簡介:

韓燕: 英國紐卡斯爾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多年媒體、商業公司、國際NGO工作經驗。現任恩派社會創業家學院總監,致力於推動社會創新和公益人才的學術研究和能力建設實踐。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