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婦女培力,就像和她們談一場愛情」不只幫她們找工作,還要找到理想的生活

2018.07.09
瀏覽次數:

在開發中國家,女性經常須身兼照顧家庭及負擔家計的雙重責任。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邀請菲律賓時尚品牌 Rags2Riches(R2R)和柬埔寨婦女培力組織 SALASUSU,分享他們如何減緩婦女重擔,替她們打造優良的工作環境、突破當地產業困境,進而重塑當地女性的理想生活。

文:黃培陞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的弱勢就業論壇,特別邀請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常務董事黃淑英主持婦女就業議題專場,與 Rags2Riches 董事長暨創始合夥人 Reese Fernandez-Ruiz,與駐柬埔寨近 10 年、SALASUSU 共同創辦人青木健太對談,交流彼此從事地方婦女就業協力的社會企業經驗。

「組織要成功,就得發揮創意,才能真正幫助到婦女。」主持人黃淑英提醒參加者「創意」的重要,才能幫助組織跨出既定的「協助就業」框架,為婦女找到兼具可適應(Adaptability)、可永續(Sustainability)、可負擔(Affordability)等特質的工作。

看見困境,看見她們的需求

菲律賓手工織物企業 R2R 的誕生,要從當地貧民區婦女的處境說起。婦女 Marj 住在大型垃圾場旁,必須一邊照顧小孩、一邊養家,懂得運用碎布織成地毯的她,每天可以生產 10 件織物。但 Marj 和她的鄰居,這些身懷絕技卻缺乏銷售經驗的婦女,往往因為沒有穩定合作的供應商,無法找到好市場,經過中間商層層剝削後,只有少少的 2 美元入袋。好不容易賺了錢,又往往因為沒有身份證,無法在銀行開戶存款,理財概念相當低落,經濟要翻身自然難。

創辦人 Reese 和其他 8 位夥伴看見了這個需求,開始計劃為貧民區婦女拓展全年無休的販售通路。創業初期,他們便邀請菲律賓知名設計師 Rajo Laurel 合作,為商品增添設計感,再搭配介紹創作者的生命小卡,讓消費者了解這些婦女的故事。過去 10 年來,R2R 的業績大幅成長,目前全球已有 80 多間販售店、1000 多位婦女工匠。

用心溝通,別把同情心當賣點

但 R2R 的經營並非一帆風順,產品起初的被拒絕率甚至高達 98%。為了提升銷售,Reese 開始思考如何讓產品更吸睛,在討論過後,團隊決定停止行銷婦女們背後艱辛的故事,而是陪同她們踏進高級百貨公司,讓她們自己去觀察和判斷,什麼才是顧客想要的品質?進而引導婦女們自發改善。

「憐憫從來不是永續的銷售賣點,我們想要呈現好的成品給大家,創造真正的價值。」

經過 8 年不斷地討論溝通,R2R 的產品不只被拒絕率降到 2%,更登上英國 VOGUE 雜誌,成為引人注目的時尚單品。但 Reese 發現,婦女們有了收入後,卻馬上將收入拿去購買平常想要的奢侈品,例如購買一台昂貴的新手機。歷經很長時間,團隊才漸漸理解許多婦女們其實缺乏財務規劃的概念,於是團隊再度投注心力,教導她們儲蓄,藉此提升婦女們的經濟狀況,讓她們的生活確實改善。

讓工作美好,從生活下手

同樣為解決婦女生計問題,在柬埔寨蹲點已超過 10 年的青木健太,過去投身非營利組織 Kamonohashi Project,處理猖獗的孩童販運問題,後來創辦了培力當地婦女的社會企業 SALASUSU,打造讓婦女安心就業的生活技能訓練中心。

青木分享,公司今年聘請了 8 位 16 到 20 歲的當地女性,撥出工作中 20% 的時間,讓她們參與生活技能課程,課程內容包括解決問題、自我管理、識字、自信、工作倫理、生活溝通等 6 大領域。公司也附設托嬰中心,分擔婦女照顧孩子的辛勞,希望用 2 年時間完成全人的培力訓練。

其中,「人際關係、自我管理」等課程格外受歡迎。青木說,課程以賓果遊戲模式進行,讓婦女寫下同事優點,再對著彼此互相大聲喊出寫下的內容,精心的課程設計,讓她們學習顧慮他人感受,並逐步建立起自信。此外,課程也讓婦女們透過角色扮演,釐清自己生氣背後的原因,或許都牽涉著自己當下無感的期待及過往經歷。

青木說,SALASUSU 從工廠模式起家,如今拓展規模,內部組織還包括商業學校和生活訓練機構。但青木還不滿意,計劃將 SALASUSU 的生活訓練計畫拓展到其他組織,包括政府機構(如柬埔寨勞動部)、企業和非營利組織等。

和她們「談一段愛情」:建立信任是根本

要兼具婦女培力、同時又得兼顧市場,其中有什麼要訣?Reese 和青木都強調,與婦女們建立關係非常重要。青木提到實際層面,表示這些婦女在真正拿到薪資之前,組織較難取得當地人的信任,需要耐心耕耘,等待幾年後能夠提供婦女們穩定薪水,才漸漸建立穩固關係。Reese 則傳神比喻:「與婦女的關係就像一段愛情故事,原本交往關係很差,突然遇到一個很好的人,不該去抱怨為什麼我們這麼好,她們卻不相信?需要先花時間建立信任,再努力繼續經營。」

延伸閱讀
>> 印度組織 SSP 助偏鄉女性用微型創業,撐起整個社區的綠色經濟
>> 社會企業SUSU鼓勵柬埔寨女性從工廠畢業,從「受惠者」轉為平等的生產者
>> 從垃圾場中蛻變的時尚品牌:菲律賓「Rags2Riches」將破布化為時尚單品,助千名女性發揮最大潛能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弱勢賦權不是救濟:用愛帶他們變成「夥伴」,一起創造改變

2018.07.05

弱勢賦權常被認為是「救濟」弱勢族群,舉凡培訓、協助求職,甚或改變生活水平較低落的環境,時常與「幫助」、「拉一把」、「施捨」等字眼脫不了關係。但在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弱勢賦權論壇上,3 家社會組織卻對弱勢族群的想像重新定義──弱勢賦權不是救濟,是用愛帶領這些族群,把他們視為夥伴,一同創造出改變。

文:黃培陞

主持人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創辦人暨執行董事蘇國禎投身憨兒工作多年,談起基金會的服務項目,從不說「施捨」而是「改變」,他認為所謂的改變,不僅是改善關懷對象的生活,也應嘗試把關懷對象當作夥伴、創造共好可能。以立國際服務柬埔寨計畫負責人文珠,以及新加坡 E&I Food Concepts 總監 Enoch Teo 的工作,也都在突顯這樣的理念。

不只給竿,也幫忙找魚

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自 1995 年創立,兩年後入主烘焙市場。蘇國禎指出,基金會的運作模式為「工作型整合社企」,如今營運超過 20 年,已有 70 多家服務據點、33 所社區照顧中心遍布全臺。更驚人的是,截至去年,基金會自營利潤已達 54%,只有 26% 仰賴捐款和補助,每年服務超過一千多名憨兒,是社會經濟相當成功的典範。

蘇國禎說,基金會本身的雙重經營模式是關鍵所在,一方面由事業部門替憨兒安排最適合的工作,且「不只給他們釣竿,還會幫他們找魚」,讓有效營運成為可能;另方面,憨兒的身心則委由社福部門照顧,幾乎將憨兒們的一生完整地囊括在基金會的服務範圍,從烘焙屋、照顧中心,到未來建置醫療照顧系統,基金會堪稱與憨兒的生老病死共存共榮,替他們設想周到,是個相當體貼關懷對象的做法。

看見家鄉需求,從基層創造改變

以立國際服務柬埔寨計畫負責人文珠,高中畢業後,因為翻譯工作才和以立結緣, 並花了 6 年蛻變成當地專案負責人。身為柬埔寨人的文珠雖在家鄉推動關懷工作,卻並未獲得親友認同,每當遇到挫折便不斷思考、提出自我質問「我到底可以為家鄉做什麼?」用反思勉勵自己往前走。

以立提供的服務包括設計行程、陪伴人才,以及舉辦交流聚會等活動,她舉自己負責的「柬單生活專案」為例,工作團隊起初透過家訪,實地走入當地生活,發現聚落居民生活的困境。文珠舉例,當地的廁所只出現在學校與政府單位,每當雨季來臨,孩童因瘧疾喪生的案例頻傳。於是團隊積極聯繫村長,利用開會時間,向當地居民介紹使用廁所的重要性,逐步邀請村民和志工合作,為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努力。

不僅僅是如廁習慣,文珠帶領團隊走進柬埔寨村落,從務農到建築等面向,協調志工與在地村民,一同投入建設改善生活條件。善用自身角色來改變家鄉,文珠謙虛地說:「很多人會認為志工是件很偉大的事情,」但對她而言,「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別人,我只是分享我所擁有的東西。」或許就是這樣換位思考、替家鄉生活著想的理念,才能讓她看見真實的需求,並與團隊共同創造巨大改變。

更生人的曙光,他用愛實現餐飲夢

不到 30 歲就已創辦一家法國餐廳、兩家小販中心檔口的 Enoch Teo,從 15 歲時就投入餐飲業,19 歲進入法國餐廳,自此一頭栽入法式餐飲的世界。由於自己也曾誤入歧途,Enoch 深知徘徊於社會與監獄之苦,認為青少年前科犯本性並不壞,缺得只是有人引導並給予機會。因此,懷抱餐飲夢以及對更生人關懷的 Enoch 成立了 E&I Food Concepts 社會企業餐廳,將 35% 的員工名額留給更生人,提供為期 3 個月的職業訓練計畫,讓他們重新找到人生的歸屬。

除此之外,Enoch 特地砸重本,將餐廳打造成全自動點菜付款的運作模式,協助員工排除不必要的顧客糾紛。Enoch 也分享,他常利用下班的時間找員工吃飯,試圖了解他們最真實的想法,也鼓勵他們積極參與競賽、找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對他來說,這些人都是他最重要的夥伴。

「餐飲業薪資待遇不高,想做這行的人越來越少,在我幫助他們的同時,他們也正在幫我實現夢想。」他在分享過程中不斷強調自己將對象視為夥伴,而非「被救濟者」,而這也是他經營社會企業的中心理念。

將心比心,弱勢不再是問題

論壇尾聲,有參加者好奇,弱勢團體組成異質性高,組織本身如何處理這樣的問題?蘇國禎分享,喜憨兒基金會在分配工作時,會先考量憨兒的個人能力,例如輕度障礙者較適合到門市工作,重度障礙者則轉介到相對應的照顧系統。Enoch 則說,在每次招募新員工時,他都會先和求職者聊天,等到關懷對象真正對工作產生興趣,才會開始進行訓練,即便最後不適合在公司內就業,也會協助他們找到另一份工作。

投身國際服務領域的文珠也表示,她透過田野調查,了解村民真正的需求,進而善用自身角色,協調外來志工與當地文化差異的衝突。傾聽、體貼和同理心,似乎是 3 個組織不謀而合的理念,也為弱勢就業提供了新的思維,讓關懷對象不只是受幫助的人,也能是一起改變環境的夥伴。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浪人食堂」攜手無家者一起過夜市人生,體現台灣最美的風景
>> 遠大的夢想,先從小吃店開始——「嗎哪廚房」培力新住民就業,帶來身心靈飽足
>> 當街賣者不再說「請幫幫我」、憨兒變身設計師——點點善建構「天賦城市」,盼讓弱勢不再存在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