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弱勢賦權不是救濟:用愛帶他們變成「夥伴」,一起創造改變

2018.07.05
瀏覽次數:

弱勢賦權常被認為是「救濟」弱勢族群,舉凡培訓、協助求職,甚或改變生活水平較低落的環境,時常與「幫助」、「拉一把」、「施捨」等字眼脫不了關係。但在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弱勢賦權論壇上,3 家社會組織卻對弱勢族群的想像重新定義──弱勢賦權不是救濟,是用愛帶領這些族群,把他們視為夥伴,一同創造出改變。

文:黃培陞

主持人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創辦人暨執行董事蘇國禎投身憨兒工作多年,談起基金會的服務項目,從不說「施捨」而是「改變」,他認為所謂的改變,不僅是改善關懷對象的生活,也應嘗試把關懷對象當作夥伴、創造共好可能。以立國際服務柬埔寨計畫負責人文珠,以及新加坡 E&I Food Concepts 總監 Enoch Teo 的工作,也都在突顯這樣的理念。

不只給竿,也幫忙找魚

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自 1995 年創立,兩年後入主烘焙市場。蘇國禎指出,基金會的運作模式為「工作型整合社企」,如今營運超過 20 年,已有 70 多家服務據點、33 所社區照顧中心遍布全臺。更驚人的是,截至去年,基金會自營利潤已達 54%,只有 26% 仰賴捐款和補助,每年服務超過一千多名憨兒,是社會經濟相當成功的典範。

蘇國禎說,基金會本身的雙重經營模式是關鍵所在,一方面由事業部門替憨兒安排最適合的工作,且「不只給他們釣竿,還會幫他們找魚」,讓有效營運成為可能;另方面,憨兒的身心則委由社福部門照顧,幾乎將憨兒們的一生完整地囊括在基金會的服務範圍,從烘焙屋、照顧中心,到未來建置醫療照顧系統,基金會堪稱與憨兒的生老病死共存共榮,替他們設想周到,是個相當體貼關懷對象的做法。

看見家鄉需求,從基層創造改變

以立國際服務柬埔寨計畫負責人文珠,高中畢業後,因為翻譯工作才和以立結緣, 並花了 6 年蛻變成當地專案負責人。身為柬埔寨人的文珠雖在家鄉推動關懷工作,卻並未獲得親友認同,每當遇到挫折便不斷思考、提出自我質問「我到底可以為家鄉做什麼?」用反思勉勵自己往前走。

以立提供的服務包括設計行程、陪伴人才,以及舉辦交流聚會等活動,她舉自己負責的「柬單生活專案」為例,工作團隊起初透過家訪,實地走入當地生活,發現聚落居民生活的困境。文珠舉例,當地的廁所只出現在學校與政府單位,每當雨季來臨,孩童因瘧疾喪生的案例頻傳。於是團隊積極聯繫村長,利用開會時間,向當地居民介紹使用廁所的重要性,逐步邀請村民和志工合作,為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努力。

不僅僅是如廁習慣,文珠帶領團隊走進柬埔寨村落,從務農到建築等面向,協調志工與在地村民,一同投入建設改善生活條件。善用自身角色來改變家鄉,文珠謙虛地說:「很多人會認為志工是件很偉大的事情,」但對她而言,「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別人,我只是分享我所擁有的東西。」或許就是這樣換位思考、替家鄉生活著想的理念,才能讓她看見真實的需求,並與團隊共同創造巨大改變。

更生人的曙光,他用愛實現餐飲夢

不到 30 歲就已創辦一家法國餐廳、兩家小販中心檔口的 Enoch Teo,從 15 歲時就投入餐飲業,19 歲進入法國餐廳,自此一頭栽入法式餐飲的世界。由於自己也曾誤入歧途,Enoch 深知徘徊於社會與監獄之苦,認為青少年前科犯本性並不壞,缺得只是有人引導並給予機會。因此,懷抱餐飲夢以及對更生人關懷的 Enoch 成立了 E&I Food Concepts 社會企業餐廳,將 35% 的員工名額留給更生人,提供為期 3 個月的職業訓練計畫,讓他們重新找到人生的歸屬。

除此之外,Enoch 特地砸重本,將餐廳打造成全自動點菜付款的運作模式,協助員工排除不必要的顧客糾紛。Enoch 也分享,他常利用下班的時間找員工吃飯,試圖了解他們最真實的想法,也鼓勵他們積極參與競賽、找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對他來說,這些人都是他最重要的夥伴。

「餐飲業薪資待遇不高,想做這行的人越來越少,在我幫助他們的同時,他們也正在幫我實現夢想。」他在分享過程中不斷強調自己將對象視為夥伴,而非「被救濟者」,而這也是他經營社會企業的中心理念。

將心比心,弱勢不再是問題

論壇尾聲,有參加者好奇,弱勢團體組成異質性高,組織本身如何處理這樣的問題?蘇國禎分享,喜憨兒基金會在分配工作時,會先考量憨兒的個人能力,例如輕度障礙者較適合到門市工作,重度障礙者則轉介到相對應的照顧系統。Enoch 則說,在每次招募新員工時,他都會先和求職者聊天,等到關懷對象真正對工作產生興趣,才會開始進行訓練,即便最後不適合在公司內就業,也會協助他們找到另一份工作。

投身國際服務領域的文珠也表示,她透過田野調查,了解村民真正的需求,進而善用自身角色,協調外來志工與當地文化差異的衝突。傾聽、體貼和同理心,似乎是 3 個組織不謀而合的理念,也為弱勢就業提供了新的思維,讓關懷對象不只是受幫助的人,也能是一起改變環境的夥伴。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浪人食堂」攜手無家者一起過夜市人生,體現台灣最美的風景
>> 遠大的夢想,先從小吃店開始——「嗎哪廚房」培力新住民就業,帶來身心靈飽足
>> 當街賣者不再說「請幫幫我」、憨兒變身設計師——點點善建構「天賦城市」,盼讓弱勢不再存在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看見被忽略的需求,這間咖啡廳實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2018.06.2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俞均、李旻潔

位於師大鬧區的極簡咖啡館,窗明几淨的外觀看似和一般咖啡廳無異,這裡是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以下簡稱家總)實行「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合作咖啡廳,協助家庭照顧者在這裡學習、調整心境後,重新進入職場,對這些實習生而言,極簡咖啡館也是他們的「照顧咖啡館」。

家庭照顧者難回職場,家總推出實習計畫

根據勞動部資料,台灣 1153 萬勞動人口中,約有 231 萬人因為需照顧失能、失智和身心障礙家人而受影響;每年「因必須照顧家庭成員離職人口」約 13 萬 3 千人。這些「家庭照顧者」成為你我最容易忽略的群體。實際上,他們持續承受著心理、身體、經濟甚至是社交方面等壓力,難以有喘息空間。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看見這群「被忽略的人」的需求,因此自 2016 年起推動「照顧咖啡館計畫」。目前與全台 8 家咖啡廳合作,分布範圍包含台北、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南和高雄。打造「社區性的長照情報站」,提供家庭照顧者「喘息咖啡」,只要至家總合作咖啡店,即可享用一杯免費飲品;不定期舉辦各類家庭照顧者「喘息活動」,藉由彼此的資訊分享及心情交流,讓照顧者能更了解自己在照顧的路上,也許辛苦,但是並不孤單。

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調查,有高達兩成的照顧者,因為照顧而離職,但這群照顧者離開職場後往往就「回不去了」,因此家總和極簡咖啡館合作,成為全台唯一實行「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咖啡廳,不論是已卸下照顧責任的畢業照顧者或希望能兼職的現職照顧者,都能報名參加。

3 個月的實習計畫,協助進入一般職場

「家庭照顧者要如何重新建立自己的信心,重新返回職場,這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家總副主任張筱嬋表示,每一位參與家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家庭照顧者,需在極簡咖啡館進行為期 3 個月共 240 小時實習。實習內容包含協助顧客點餐、外場的引導以及內場部份的簡單學習,透過咖啡店的工作內容,讓照顧者開始重新建立他的自信心與社會互動的連結。會選擇以咖啡廳作為實習場所,是因為咖啡廳步調較為輕鬆,能幫助實習生將調適緊繃的情緒,進入狀況和紓解壓力。

實習初期,家總會結合專業社工、心理師等多方面的專業輔導下,處理實習生「情緒面」的問題,由於照顧壓力大,家庭照顧者容易產生負面情緒,包含內疚、孤獨和疲倦感。實習生們透過書寫實習日誌抒發壓力,也觀照現在自身的狀態,「幫助他重新看自己一遍」。張筱嬋表示,有時候也會拋出一些問題,讓實習生能重新思考,例如「在照顧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怎樣的困難,最後是怎麼解決的?」或是「為什麼想重新返回職場?」,用「寫」的方式,引導實習生面對自己的負面情緒,找到答案。

實習中期及後期,實習生藉由性向測驗和專業職能輔導,認識現在的職場脈動,了解自身特質,進而規劃未來進入職場的方向,並開始撰寫自傳及履歷表,媒合到符合自己興趣及願景的工作。「中途職場是一個過程,是一個過渡階段。」張筱嬋語氣堅定地強調,希望幫助實習生找到自己的專長、技術和劣勢面,因應和調整後,一步一步回歸一般性職場。

工作即喘息,走出家庭轉換心情

目前已經有 6、7 位家庭照顧者,從該計畫順利畢業,有不少成功重新返回職場的例子。極簡咖啡館店長吳欣儒分享了一位已經畢業的照顧者阿桂的故事。「她的身分比較特殊。」她說,阿桂和其他照顧者不同的是,她照顧的是自己兩個「特別」的孩子,縱然在咖啡廳實習,也常將孩子帶在身邊,這和吳欣儒自身的經歷產生情感上的共鳴,更希望藉由自己輔導和特教的專業,幫助這位媽媽和她的孩子。
「阿桂來這邊之後常常會忘記煩惱的事情,來這裡很開心。」吳欣儒口氣中帶著欣慰的說,看到阿桂因為工作而得到喘息,也看到孩子的各方面的進步,臉上的笑容變多了,講的笑話也多了,讓她相當感動。儘管阿桂已經結束實習,仍和極簡咖啡館保持密切聯絡。

阿寰,則是剛參與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照顧者,照顧父母時間長達 13 年,目前在極簡咖啡廳實習已經 5 天。「他非常認真,很快就看見他的進步。」吳欣儒相當讚賞他的努力,阿寰從一剛開始的緊張、拘謹到現在已經能用輕鬆的方式,緩和自己緊繃的情緒。「忙碌時忘記不開心的事情。」阿寰也笑著說,雖然忙碌但是心境上變得更正向,實習結束後,只要是時間上能配合的工作,都會想嘗試看看。

採訪側記

從採訪的過程中,我們都能感受到家總、店長和社工對於實習生的照顧,或許因為久未接觸人群,阿寰剛開始略顯緊張,但是隨著談話的增加,他也慢慢放下緊張,和我們聊聊他的工作以及生活。從談話中,可以感覺到他對未來有很多的期待。我們很替阿寰開心,他替自己找到這個實習機會,也期待他在實習結束後,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中途職場計畫 協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延伸閱讀
>> 咖啡廳是給年輕人去的?和諧咖啡店為銀髮族找回生活熱情與快樂
>> 從幫長者換尿管到陪照顧者吐苦水,這間咖啡廳變身「長照界的 7-Eleven 」包辦照護大小事
>> 許照服員一個更美好的未來——3 位長照專家放眼國內外趨勢,提出化解長照人力荒的創新解方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