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有時候我們只看到「勞動力」,卻忘記了他們也是「人」:別讓移工總和收假時間賽跑

2017.03.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陳子琳/攝影:Kenny Mori

你曾經在假日的時候經過台北車站嗎?星期日的車站總是擠滿了轉乘的旅客、行色匆匆地前往下一個地點,但在大廳黑白相間的地板上,總有一群又一群移工們席地而坐著,他們操著東南亞語言和朋友盡情說笑,相對匆忙的旅人,他們的時間仿佛靜止一般,再急促的腳步聲或尖銳的吆喝聲,都無法驚動他們。

這般的景象對你來說肯定不陌生,但總是在外圍觀看的你,曾否好奇為什麼他們往往能在這裡待上一整天?而他們又都在做些什麼呢?

我們約在這,是想確認彼此都好好的

星期天的下午是 One-Forty School 上課的時間,每次上課前我們都會調查出席狀況,在一連串「Hadir」(印尼文「出席」之意)留言之間總會有幾個學生說這次沒有辦法參與,而「這個禮拜沒有放假」通常是他們請假的原因。

每到了假日,很多人也許開始盤算要去哪裡放鬆心情,但是有一群人並沒有休息,而是默默繼續支撐社會的運作,其中包含了很多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60萬名的移動工作者,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放假的次數並不多。

以最多人投身的家庭看護工為例,因為他們照顧的對象有些沒辦法自理生活、需要 24 小時照料,根據勞動部 105 年的統計,外籍看護中有多達 34.5% 的人一整個月都沒有放假的機會。

曾經,我們就在車站遇過一對印尼的母子,媽媽在臺北擔任看護的工作,兒子則是在台中的工廠工作。那天他們相約在大廳,和一群朋友一起切生日蛋糕、吃著家鄉菜和印尼道地薑黃飯塔來慶生。因為放假的次數不多,移工們要把握時間,往往和朋友相約離彼此都不會太遠的地點,而台北車站成為北部移工假日的相聚基地,似乎也就不那麼令人意外了。

台北車站成為北部移工假日的相聚基地。

當移工與商家輾轉來到了台灣,在異鄉相互扶持

隨著時間經過,移工聚集地點的周圍漸漸熱鬧了起來,街上聚集了特色各異的商店,每個店家提供的服務五花八門,從商品、餐點、美髮、匯款到貨運都有,當移工輾轉來到了台灣,就是在這些角落裡重新凝聚社群與情感。在台北車站周邊,有北平西路上的小印尼街、站內也有許多販售東南亞道地料理的地下街,成功吸引了印尼移工的駐留。

再往北一點,位於中山北路的聖多福天主堂,因為在假日的時候提供他加祿語的彌撒,在教堂周圍一帶,則形成了現在人稱小菲律賓區的熱鬧商圈。每當彌撒結束,總見成群的菲律賓移工魚貫走出教堂,前往附近的金萬萬百貨或東南亞商店中買一些傳統菲律賓的食物,帶到教堂後面的小公園與朋友們分享,一日生活圈於焉形成。

但在難得放假的日子裡,移工們除了社交、與久違的朋友聯繫感情之外,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北平西路上的小印尼街。

跟收假時間賽跑,我有好多事要完成

「我在花蓮照顧阿嬤,每個禮拜只有星期天放假,所以我都是星期六晚上坐火車來台北來跟我朋友見面,我們在星期天會一起去很多地方,可能要匯錢、要買東西、也要去上課。雖然很累可是很值得,見到她們我的心情總是會變比較好!」那天,印尼學生 Susan 如此分享自己的假日日常。

大多數選擇來台灣的東南亞移工,都是家庭重要的經濟支柱,在本國內也稱呼他們為「外匯英雄。」每到假日的印尼街、菲律賓街,總會看到許多移工在銀行裡排隊、等著將大部分的薪水匯回家裡。許多東南亞商店也承接了匯款和貨運的功能,當移工細心挑選寄給孩子或是親戚的禮物之後,就可以透過商店和其合作的貨運公司,把滿滿的心意與思念寄回家鄉。

看準了移工的經濟實力,現在有些商店甚至發展出「郵購」的功能,譬如移工想為印尼的家裡添一些家具,他只需要在台灣付錢,過幾天就會有專人將新的沙發搬到他的家裡!

寄錢回家鄉之後,剩下的薪水就可以稍稍犒賞自己這個月的辛勞。有些女孩會去美容院,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假日印尼街的美髮院生意好的不得了,頂著濕漉漉的頭髮,在店門口等著變髮完成的印尼女孩也成了沿途可愛的風景;有些人會大啖家鄉美食,吃飽喝足後也不忘到店家2樓歡唱投幣式卡拉 ok,歌聲穿透窗戶、散佈在空中,這是印尼街獨有的 Live 演唱會。

東南亞商店內琳琅滿目的商品。

「每個月在台北車站都會有一次我們穆斯林的聚會,我們會邀請印尼的教長來這裡講道。我很愛阿拉,祂讓我們印尼人更團結了,因為每個月都有這樣的大拜拜,年輕的穆斯林心會穩定下來、也比較少做壞事了。」在1月的伊斯蘭大拜拜活動中,來台灣將近 12 年的 Einy 這麼對我說。

當全球化下流動成為常態,東南亞移工們跨越城鄉甚至國界來到台灣,支撐他們的往往是家庭和宗教的力量。在台北車站南二門外每個月會有一次大型的伊斯蘭宗教活動,特地從印尼飛來台灣的教長,會帶領這些印尼籍的穆斯林移工進行禮拜,以宗教的力量洗滌移工疲累的心情。

而在許多基督教會或是天主教會中,也提供印尼語、菲律賓語、越南語或是泰語的彌撒,讓這些移工即使在異地,也能受到信仰的眷顧、異地教友的照顧。

我們需要勞動力,但來的是人

台灣引進東南亞移工,作為支撐社會運作的「人力」,但有的時候我們只看到他們身為「勞動力」的重要性,卻忘記了他們也是「人」,是累的時候需要休息、是孤單的時候需要信仰和朋友,跟我們一樣的人呀!

在難得的假日裡,很多移工一大早就起來、穿上平常沒有機會穿的漂亮衣服,精神奕奕地把盤算一整個星期的待辦清單一件件完成,在同一天裡他們需要宗教的慰藉力量、要把薪水寄回家支撐家庭的運作、還需要和久違的朋友見上一面,畢竟彼此是在台灣相依的家人呀!


移工在台灣生活的面向實在太多,假使對他們還是充滿疑問和不了解的話,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今年四月 One-Forty 在1914華山文創園區舉辦 「600,000 JOURNEYS:六十萬個旅程;六十萬個故事」2017 年度特展。在這次的展覽中One-Forty與《圖文不符》以及來自台灣、美國、菲律賓三地的藝術家合作,準備好好告訴你移工在台灣的那些簡單卻不平凡的生活樣貌。One-Forty更結合了移工真人圖書館的活動,邀請你在暖暖的午後一起來聽他們的故事。嘿,歡迎你來華山走一趟,開啟一趟自己與東南亞移工的旅程,走進他們的故事、成為他們的日常。

展覽資訊

  • 地點:華山 1914 文創園區 中 5 – 鍋爐室
  • 時間:4/1 (六)~4/14 (五) 10:00-18:00
  • 費用:免費入場
  • 展覽官方網站:點這裡進入
  • 展場內真人圖書館:特展 FB 活動頁(展覽最新消息也會更新在這裡唷!)
  • 周邊活動介紹與報名:點這裡報名

全文轉載自One Forty,原文標題為:移工放假像當兵,總在跟收假時間賽跑

延伸閱讀
>> 傾聽移工的聲音:移工帶來的不是問題,而是多元的價值觀
>> 那一天,我們把台北車站打造成文化的遊樂場!500多人在北車席地而坐 分享移工們的生命故事
>>【最特別的周末】東南亞星期天,城市裡的獨特風景


作者簡介:陳子琳為法律系學生,但現在跳 tone 地在阿拉伯文世界裡打滾。覺得這個世界過份美好,有太多想做的事情,所以乾脆跟著直覺說走就走,直到現在。Be interested, be interesting、用溫柔和幽默對待每個人,就是我想成為的模樣吧。喜歡傾聽和書寫,想好好收藏每個人的故事、笑容、和一切美好的事物,所以加入 One-Forty,成為多莉實習生。還在學習擁抱不完美的自己,希望可以一步步成長和前進,成為更溫暖的人。

街友只能找臨時工?這間「人力銀行」提供就業輔導,助無家者重返職場

2017.03.14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王亦信、張展嫣(2017年3月11日)

光鮮亮麗的城市背後住著一群人,他們居無定所,沒有固定職業,被稱為「街友」。

加拿大有一個機構,擺放能遮風擋雨的長椅給街友。在台灣,也有一個社會企業,提供街友友善的工作環境,讓他們不必餐風露宿。漂泊工站將廢棄家具和食用油製作成具有巧思的生活用品和手工皂,再把販賣所得回饋給街友。

適材適所 街友找到存在價值

漂泊工站成立於2015年,由當代漂泊協會組織創辦。當代漂泊協會是一個致力於伸張底層勞動者的人權的組織,主要進行文化行動、政策倡導、街友服務、社會調查4大工作。

漂泊工站提供就業培力服務,嘗試與街友和中高齡失業者,共同打造友善的工作環境。秉持著「適才適所」原則,漂泊工站執行長李宛真認為,每個人都有其生命存在價值,經過雕琢打磨,就會發出亮眼的光。

阿敏,漂泊工站工作者之一,今年68歲。因為不希望讓家人擔心,成為子女負擔,獨自來台北。她跟子女說自己有穩定的工作,實際上已經當了好幾年街友。2年前她來到工站,從零開始學舊物改造。剛開始她一直把「稀累累」(註:身心疲憊的台語)掛在嘴邊,經過一段時間認真仔細的學習,現在她做起手工皂得心應手,還在大稻埕教民眾體驗手作再生皂。

另一位工站夥伴阿國,今年60歲。2008年他加入當代漂泊創辦的遊民攝影家工作坊,成為攝影班的成員,也因此和漂泊工站結下緣分。阿國對木工非常有興趣,做事也很細心,如今他改造的黑板品質非常穩定,他還自己設計研發新產品,例如用木材做成大象形狀的架子,可以放手機和名片。

漂泊工站每年都會幫助4到5位夥伴,他們有的是居無定所者、有的是中高齡失業者。當代漂泊協會執行委員郭盈靖說,漂泊工站像一個「中轉站」,為街友提供就業支持,幫助他們適應上班模式,調整身心狀態,以便再次投入勞動力市場。

秉持環保理念 舊物改造讓棄物重生

走進漂泊工站裡面,你很難找到一件全新的東西。除了辦公室的兩台電腦,這裡幾乎所有物品都是回收的:處理過的窗框木架,架子上的再生皂品,甚至桌子都是工站環保夥伴們回收木材做的。

郭盈靖說,剛開始這些舊物是靠社工朋友收集,常常要搶在清潔工之前。有一次她下班回家,看到路邊有人丟棄許多舊木板,就趕快下車去撿。後來社區的民眾知道了,也會主動提供廢棄家具。漸漸地,工站有了穩定的舊物來源。

漂泊工站目前的產品包含手工皂和生活用品,手工皂是回收食用油製成的,生活用品則是改造廢棄家具,例如舊窗、舊抽屜、畫框,甚至還有木棧板,紅酒箱,經過改造之後可以做成層架、黑板等小物,同時還會加入創意,例如把黑板設計成貓咪、蝴蝶形。

李宛真說,漂泊工站一直以來都在落實環保的理念。別人覺得是垃圾,工站夥伴撿回來,把它變成有用的東西。如今漂泊工站已經做出口碑,去年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舉辦時,還訂製漂泊工站的黑板作為擺攤招牌。

擴大自身影響力 幫助街友重返職場

從事多年街友幫扶工作,郭盈靖發現,街友長期以來都被污名化,導致他們在就業上非常不易,僅能找到又髒又累的工作,例如工地粗工、清潔工。但與此同時,街友的健康問題不容忽視,因為居住環境惡劣、睡眠少飲食差,街友很容易生病,又怕麻煩不去看醫生,都會撐到病情惡化。

「漂泊工站一直在努力,改變社會對街友的看法。」郭盈靖說,目前漂泊工站正在努力擴大影響力。去年,工站舉辦超過20場市集擺攤、DIY體驗,除了推廣手工皂、黑板,也與社會大眾進行交流,把漂泊工站的理念傳達給更多的人。

郭盈靖希望工站未來可以成為一個模式,推廣和複製下去。目前他們正努力提升產品的質量和多元化,希望能夠擴大漂泊工站的規模,協助更多具工作意願的街友重返職場,安居樂業。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舊物革新創商機 街友不再漂泊

延伸閱讀
>>「扭轉貧窮者的命運」:英社企Social Bite欲打造「街友村」,讓街友安居樂業
>>「將沒吃過的飛機餐送給街友」:澳洲慈善團體與機場合作,每日拯救400公斤剩食
>> 垃圾桶裡的營養學:街頭前輩教我們的生存之道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