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熱血高中生辦「社企博覽會」,集眾人智慧Be The Change

2016.08.3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張瓊齡

2016年9月3日周末下午,在台東鐵花村的藍屋,將有一場由一群高中生(暑假後升高二)籌畫舉辦的「Be The Change--社企博覽會」活動。

活動進行方式,第一輪先是邀請台東在地及外地社企或社企相關推動人士共計6位,依據「城鄉、農業、教育」等面向,把性質相近的兩兩歸為一組,全部做過自我介紹及簡短接受現場發問後,將由六位主講人擔任桌長,分散到現場的六張大桌子,與會者則依據他們先前聽到的訊息,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主題就座並與桌長進行討論,目標是共同討論出如何在台東透過社企的方式,面對台東的相關議題,探索紓解之道。

結束第二輪的面對面腦力激盪後,六位桌長將再次上台,用五分鐘分享各桌討論的點子,最後經過全體票選出最具人氣的社企點子,將可得到六位桌長帶來的家鄉好物作為獎賞。

原本,這只是均一中學一位熱血的社團指導老師 Andreas Liu所帶領高一的五個學生組成的微社團,目的是讓他們有編輯校刊的能力,但在這位老師的鼓動下,孩子們報名參加了「社企爆米花」的社企提案甄選,原本資格不符(該甄選計畫是針對大學以上),但他們勇於爭取參加機會還進入決選,最後成為所有得獎團體中唯一的高中生團體,和其他優勝團體都各獲得一萬元獎勵金。

主辦單位並沒有要求得獎者必須辦理後續活動,孩子們其實可以把獎金幾個人分一分,或者相約一起去吃頓大餐,開心就好。

然而他們卻決定,要把這筆獎金當作基金,讓他們的提案在台東實踐。

而這項計畫的參與者,在整個過程中也從五個班底,擴增到十來位,最後是全班總動員。

這群高中生的熱血,獲得在地一個共同工作空間「邸台東」的讚賞,提供一萬元贊助相挺。然而一個很實際的狀況是,相對於台灣其他地區而言,台東很遙遠,除了付出更多的往返時間,總共只有兩萬元的活動經費,如何說動他們心中的夢幻對象願意萬事放下撥空前來?

對已經創業的人來說,要務是讓這個事業可以順利活下來,而不是在事業還不夠穩定時,到處去分享;而如果已經是社企界享有盛名的人,在一堆邀約名單中,的確需要慎選過濾值得一去的場子,要不然真的會累死自己。

我在6月22日晚上應邀到均一中學聽他們簡報,隔天他們即將對鐵花村的徐璐女士簡報,希望能爭取到免費借用鐵花村作為活動場地。

雖然高中生與社會企業之間,有一段長長的距離,或者是一道鴻溝,然而我聽著聽著,突然間覺得,自己過去幾年在推動社企的過程中,會不會太過務實了些呢?務實到,讓夢想失去了掛靠的餘地。

許多不再作夢的大人,有時候會被小孩子或是青少年看似不實際的夢想觸動,最後為幫著孩子圓夢,而改寫歷史,創造傳奇。

過去在社造興盛的年代,常被引用的案例之一是北投溫泉博物館,那原是湮沒在荒煙蔓草下的一棟鬼屋,透過當地小學鄉土教學,一群小五的學生發覺這棟老房子其實很漂亮,遂上書給當時的台北市長陳水扁,後來在家長的推波助瀾下,最終讓市政府編列預算修復老房子,幾年後台北市民多了一座社區博物館。

聽完了均一孩子的簡報,我提醒他們,要善用自己與台東的優勢就是「青春」、「活力」、「旅行勝地」,無論是PPT的形式或內容,都用不著假裝很專業;既然沒有足夠的講師費能支付,不妨就吸引一些願意到台東度假喘息的社企從業者,讓他們也藉機出走一下,那麼也就不至於太計較費用問題。

待我忙了一圈回到台東,已進入八月中旬。

聽到的好消息是鐵花村的徐姊果然也基於對年輕孩子的鼓勵,願意出借場地,還總共聽了他們兩次簡報,讓整體的企劃更完備。雖然在邀約講者的過程中,有些夢幻名單的講者第一時間即加以婉拒,或者原本答應隨後又取消,甚至也有被對方曉以大義、洗臉的狀況,但看到確定的名單時,我感到快樂起來。

某種角度來看,最終能夠出席的講者,算是符合了這群高中生的企劃,大部分的業界從事者或者服務對象,也以年輕人為主,而外地與會者在得知經費拮据,都同意只收取火車往返車資並接受安排住宿,有的甚至自己找住的地方,且都不拿出席費。

這場活動最後邀請到的單位是:

在城鄉主題方面:「邸台東」VS「丟丟銅」
在教育主題方面:「台東孩子的書屋:黑孩子咖啡」VS「以立國際服務:黑孩子特有專長培訓計畫」
在農業主題方面:「台東大學產推處創新育成中心」VS「愛樂活」

衝著這群高中生的熱血,我樂意在九月初回國次日一早趕回台東,為他們在暑假期間用力策畫的這場活動做個串場人。

以這場活動的型式與規模而言,說是「社企博覽會」或許托大了些,但以這群高中生胸懷的心志來說,看來不用「博覽」則不足以表述之。

由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及社企流合作在今年四月推出的《讓改變成真—台灣社會創新關鍵報告》是這群孩子們在參與提案競賽時的重要參考資料,而他們屬意的活動總標題原本也是「讓改變成真」。

那日我聽完簡報,不經意瞄見他們身上運動服的slogan:「Be The Change」,望著這個slogan我隨口說:「最好的標題,你們已經成天穿在身上了,哪裡還需要外求呢?」

當我讀著他們給串場主持人的流程單,看見上頭寫著—「主辦單位:均一實驗高級中學11A同學」,這個主辦單位實在很微小,卻又夠巨大。

原文標題:Be The Change@Taitung--一場高中生辦給青年參加的社企博覽會

延伸閱讀
>> 「能夠教你東西的就是老師」 十四歲的他以Fablab為學校,靠3D列印成為顧問
>> 「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張希慈創辦城市浪人,鼓勵學生向外探索
>> 「台灣有太多負面言論了,我們需要的是實際的改變」社企流四週年論壇,帶你用想像、行動與堅持擁抱未來!

守護鞋廠工人健康:荷蘭設計師打造「免黏著劑」的環保鞋

編譯:黃培陞

在中國某些鞋廠,冬季常使人聯想到黏著劑中毒。在窗戶緊閉的環境中,粘著劑裡的苯及其他易揮發有毒物質,非常容易使人病變。然而即便有足夠的通風,長時間與黏著劑接觸之下仍可能導致血癌或是其他疾病。

一位荷蘭設計師Roderick Pieters ,在產品設計學院學習鞋子製作時,開始思考為什麼鞋子非得使用粘著劑。「我相當驚訝,生產鞋子的過程中竟用到不少的粘合劑。」 他說每次製作課結束後,身上總殘留著不少黏著劑,試想一下如果每天在工廠工作呢?

於是,他開始著手設計新鞋款:一組附有數個洞的客製化橡皮鞋底,與柔軟的皮製鞋面之間,用一條強而有力的繩子連結合。如此一來,鞋子不使用黏著劑也能快速貼合,鞋底磨損時也能毫不費力地拆開。由於大部分鞋款都無法被回收,這樣的模式不太可能出現於其他地方。

「我相當喜歡這款鞋的設計,特別是它每個部分,都以符合人體力學的方式連接著。」Pieters提到,「仔細看,你會發現每個連接處可以被輕易地檢視、穿起來也非常合腳。有了這樣的連接方式,結構上確保它同時兼具美學與實用性。」

起先,他設計了一款涼鞋,並為日本的Proef品牌所採用,作為發想鞋款的概念。他表示這可以適用於任何種類的鞋款,即使如此有些較具有挑戰性的鞋款,如慢跑鞋,就需要重新設計才會顯得更實用。

相較之下,其他鞋子通常都被縫死,即使鞋底需要更換他們依舊很難拆開。Pieters期許消費者總有一天,每當他們需要新鞋底,都能迅速拆開他們的鞋。這對於像慢跑鞋般的鞋子,特別的方便。

「像腳踏車更換輪胎般自然,同樣的更換鞋面、鞋底也是一樣。」他說。「許多人早就帶著他們的皮鞋,到鞋匠店換取新鞋皮,但運動鞋或其他休閒鞋並不可行。」

正因鞋子易接合,消費者帶回家後就可以自己動手做,如同IKEA產品。Proef也希望在世界各地設置分裝點,免除完成品運送太遠的問題。條件上只要求:簡單的構造、少許人力,意味著製鞋公司不必達到傳統工廠的規模,只需要小規模的生產即可。透過Kickstarter發起群眾募資,公司想了解市場的切確需求量,並做出相等數量的鞋子。

他們期待這能在製鞋業掀起一陣漣漪,激勵他們做出不同的改變。「舉大部分的產品為例,身為消費者,你從來不會看見背後的產業鏈。」Pieters說,「如果你參觀過一般的製鞋廠,很快能理解工廠環境應該要更好。因多數製鞋廠的工作環境並不健康,所以讓我們一起改變它吧!」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These Shoes Made Without Glue Are Healthier For Factory Workers—And Recyclable

延伸閱讀
>>全球首發3D列印跑鞋 海洋塑膠垃圾做的
>> 檳榔葉做拖鞋 天然又除臭
>>會長大的鞋子!讓非洲小孩不再煩惱鞋不合腳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