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我們一起住吧! 全球化下的新型態社區:「共同居住空間」蓬勃發展的五大原因

2016.09.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潘信榮

大約是2013年左右吧,全世界各大城市開啟了共享經濟下的另一種O2O革命:共同居住空間(co-living space)。從西方的倫敦(註一)、紐約(註二)、舊金山(註三),到東邊的北上廣(註四)、東京、首爾,除了居住成本極高的共同點之外,其背後是大量的流動人口、青年創業家、自由工作者⋯⋯等都市研究學者 Richard Florida 所言的新興創意階級(註五)所支撐的城市社會。

共居,在這樣的脈絡下,可以說是在當今高度都市化及全球化所造成人際隔離的「無緣社會」(註六)裡,重新連結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進而打造出新型態「社區」生活的可能。

不過空間共享、共同居住,事實上並非新奇的現象。近代共同住宅的概念源自1960年代,丹麥的一群家庭認為當時的房屋及社區制度無法滿足照顧孩子的需求,首個現代共同住宅計畫 Sættedammen在1967年組織了約50個家庭成為一個理念社區(註七)。

此外也出現為了協助職場媽媽或者單親父母分攤育兒工作而發展成的共住模式,隨著高齡社會來臨,共同看護也成為一種方式。而中國的四合院、客家的圍屋等都有相似的特性,甚至發展更早。既然「共居」並不是什麼嶄新獨特的概念,那麼是什麼原因使得近年共居公寓蓬勃發展?筆者整理以下幾點觀察:

1. 工作型態的變遷

目前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幾間共同居住空間,其中不少是由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業務擴張而來。如共同工作空間龍頭WeWork 所經營的WeLive,以及號稱規模最大的共居公寓The Collective Old Oak 等,其主要客群除了傳統的都會白領外,更鎖定這些需要工作空間、社交空間的新創團隊成員、自由工作者。又或如RoamSabbatical 這類分佈在郊野度假區的公寓,吸引的便是帶著電腦就能全世界接案工作的digital nomads。

2. 傳統核心家庭式微

現代社會形成後,「性別角色分工型的核心家庭」成為第一世界已開發工業國家的標準模式,然而,如此的家庭形式在已開發國家如今卻已走到了盡頭(註八)。 日本學者篠原聰子在「共享住宅-擺脫孤立的居住方式」(註九)一文中指出,近年日本共享住宅激增,原因在於單身者的增加。至2011年為止,日本社會的中單身家庭已經超過1/3,也取代了過去一家四口爲標準家庭。

3. 難以負擔的居住成本

縱使城市匯聚了創意階級所需要的各種資源與新鮮事,但其居高不下的住房開銷卻也是全世界各大都市揮之不去的共同噩夢。雖然居住議題理當是政府之責任,但因著政府運作的無效率以及失敗的政策,民間亦由反向的力量試圖改善當前的困境。

當今中國最大的C2C租房平台房總管CEO林當清便表示,「20年前我們租房被坑蒙拐騙,20年後還是被坑蒙拐騙,租房的效率和體驗也沒有得到根本提升,人們在租房上耗費的心力、體力、財力等成本巨大。伴隨移動網際網路技術的不斷進步,一張『去中介化』的大幕正在拉開。」(註十)同時太平洋的另一端,洛杉磯的 PodShare 以及舊金山的 OpenDoor便正經營著價格友善的共居空間。

4. 社會疏離與高壓的出口

日本在二十世紀70年代後期出現大量的廚房、衛浴與客廳都壓縮在一個小空間的單身公寓雖然受到歡迎,但結果卻造成人們更加的孤立與疏離,近年「孤獨死」案例的增加便是佐證。篠原(註十一)認為共享公寓的出現,顯示人們已由一味追求高度私密性,改變為能建立人際關係的生活環境。

 5. 虛擬網路社群的重新實體化(社群 > 社區)

瓦解的鄰里社區關係,往往是過去高度都市化所引人詬病之處。而過去網路科技所創造的虛擬社群,雖看似無疆界的打破了地理的物理限制,如今這樣的社群卻又因著共同居住與生活,重新建立起高度認同與連帶的社區關係。走訪一遍各國主要的幾間共居公寓,便可發現多數的空間設計原則是「極小化個人空間,最大化公共空間」,而規範上如中國YOU+青年公寓的入住規定中甚至有一條便是:不租給不交朋友的人。

行文至此,大家或許會好奇,台北似乎被世界遺忘在這波共居熱潮之外?原因主要是台灣長期不健全的房屋以及租屋稅制。下篇便將以台北的「玖樓」共生公寓為例,分享台北的共居實況之外,也藉此說明台灣扭曲的住房制度。


註一:Collective Old Oak,2010,號稱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co-living space,單一公寓有500間房間
註二:紐約 
COMMON,2015 

註三: 
OpenDoor, 2013 

註四:
從獲得融資時間可看出中國青年公寓市場開始茁壯的時機
註五:Richard Florida,2002;中譯,〈創意新貴:啟動新新經濟的菁英勢力〉,2003,寶鼎出版

註六:〈無緣社會〉,NHK特別採訪小組,2015
註七: 
The Living Well Community 
註八:山田昌宏:
日本家庭將走向何方:多樣化?還是虛擬化?
註九:篠原聪子 Satoko Shinohara,共享住宅—擺脫孤立的居住方式
註十: 李星:去中介化大幕拉開,未嘗不是租房市場創業者的機遇
註十一:同上

全文轉載自:台北村落之聲,原文標題:從共同工作到共同居住 ― 全球化都市中的社區(上)

延伸閱讀
>> 空間翻轉 X 社區動員:共享之春
>> 顛覆未來的十種空間:維也納藝術雙年展「2051」系列
>> 社企流新聞快報-橘色商機來臨,德國出現青年和老人共居的新住宅、手機沒電 跟街友借行動電源?

作者簡介:潘信榮為玖樓共同創辦人,現為台大城鄉所碩士生。

「慢島直賣所」小農聚會 分享道地宜蘭味

2016.09.19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黃義書(2016年9月16日)

「這鍋油飯用的是什麼米?」有人邊吃邊問小農美橋阿姨。不待阿姨回答,已經有人搶答:長糯。 八月二十八日,宜蘭深溝「慢島直賣所」開張後第十一天,直賣所的小農們首次聚餐閒聊。

在這場一人一菜的餐會中,小農們使出渾身解數,以自種的食材做出一道道自家「手路菜」(台語家常菜之意)。「這是秋葵炒蛋,用我種的黃秋葵做的」;「嚐嚐看我們自製的芋圓......」,不少與會的小農是首次見面。從小在宜蘭長大的楊永新,煮了一大鍋的「豆腐乳鯖魚湯」,和大家分享道地的宜蘭味,直說這便是從小嚐慣的味道。

公共衛生科系畢業、曾在網路公司上班的「慢島直賣所」所長黃郁穎說,「慢島直賣所」 是由「小間書菜」的蔬菜販賣部轉型而成的共同商店;提供空間讓友善農友直接販售所生產的農產品、加工品。農友必須自行上架、訂價以及補貨,直賣所則協助行銷與販售。

每位受邀上架的農友,黃郁穎都會親自探訪他們的農園及加工場所,了解種植方式,並將調察結果,誠實的標示在貨架上,供消費者參考。

「慢島直賣所」所長黃郁穎說,「慢島」顧名思義,是一個很慢的島嶼,來到店裡就要慢下來,「slow down」。記者黃義書/攝影

黃郁穎表示,「慢島直賣所」架上的說明有三部分,首先是「農友介紹」,讓大家很快的對農友有所了解;再來是「誠實標示」載明是否使用農藥、除草劑及化學肥料,用了何種有機肥料。讓產、銷間建立信任感,消費者也能了解農作物是怎麼種出來的。

最後是農家引以自豪的「手路菜」,小農對自種的農作物,都有獨道的烹飪方式與傳統的吃法,他們提供的食譜,讓消費者可以順道把農村味帶回家;就算本來不知如何料理,買了這些菜也不用擔心。

除此,標示上也會有農友的聯絡方式,消費者若有興趣,便可與農友直接聯絡,以進一步了解農作的生產。藉此拉近產、消間的距離,讓大家不只是吃東西,而是更貼近農民與生產的土地。小農用誠實、信任及監督,維繫「慢島直賣所」的形象品牌。

大洲小農高玉娟,將自已農產自行上架。她與先生丘天一起耕作,在fb的「綠種子友善生態農家」記錄了他們的點滴。來源:聯合報記者黃義書

農友們常因「惜情」,彼此不知如何買、賣自己種的菜 。「慢島直賣所」提供的平台,剛好讓小農彼此交流與觀摩學習。

黃郁穎說,農友將自己「吃剩」的農產拿到直賣所來賣,就算是一根辣椒也可以。萬一這個「剩菜」快不行了,就會通知農友取回。隔日若沒有拿走,便送到隔壁的農民食堂,讓大家吃掉,避免浪費。

「慢島直賣所」供應當季農產,賣完為止,新鮮又限量。少量、多樣、多形態,意外成為直賣所的特色之一。「比如前幾天燕華姐帶了三盒鹹鴨蛋來,一早賣完就沒了!」 黃郁穎說, 鹹蛋就這麼多,鴨子還沒生蛋、沒醃好,就是很限量。

專門報導深溝新聞的fb社群 「田文社」社長over,本身也是小農。在她的南瓜園採集了約一百公克左右的南瓜芽,標價15元,十五分鐘內就被買走了。黃郁穎笑說:「我們都躲在隔壁偷看,很驚訝真的有人買!」

來自五結的小農呂燕華說,種植的農作物多樣化、產量本來就少,更重要的是自己也要吃,其餘再拿出來賣。以前沒有「慢島直賣所」,只好拜託朋友吃,大家吃久了也會怕。

宜蘭深溝「慢島直賣所」開張後聚餐。「慢島直賣所」所長黃郁穎請大家自我介紹,彼此認識,日後也將定期聚餐交流。來源:聯合報記者黃義書

「慢島」顧名思義,是一個很慢的島嶼,來到店裡就要慢下來,「slow down」,黃郁穎說。「『慢』就像農夫和環境之間的關係,慢下來讓心靈沈澱,才能觀察這些作物的生長;也是一種生活模式,慢下來,就會發現身邊環境的改變。」

「慢島直賣所」 的幕後操盤手:「倆佰甲」大頭目楊文全說,「慢島」表面看來像「小間書菜2.0」,但其實是「倆佰甲2.0」,因為「倆佰甲」是以創新的方式來育成新農民,培養新農夫。而「慢島直賣所」主要就是協助友善耕種的小農,也解決「倆佰甲」內部的需求。

「像我種了二百多棵的玉米,賣給誰?怎麼賣?送人都難。」楊文全說。剛開始種菜的小農沒有產量,無法進賣場,「慢島直賣所」正好可幫忙銷售 ,成為育成新小農的平台;也是協助農民育成新品項的實驗場所。這完全符合「倆佰甲」成立的初衷,也突破「倆佰甲」現在的規模與範圍。

楊文全說,接下來還會有「農友上菜」,將邀請「慢島直賣所」的小農辦桌,拿出「手路菜」對外營業 。因為每位農友都有各自的農家拿手料理,不但可以打響小農們的知名度,也能與來吃的消費者建立關係。

慢島直賣所地址:宜蘭縣員山鄉深溝村尚深路124號。電話:03-922-0781。營業時間:周三~周日,10:00~17:30。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slowdownisland/?fref=ts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延伸閱讀
>> 「買米不用錢,而是用糧票」:水花園市集用創新產銷方式,復興米食文化
>> 「我們想要回到1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土耳其出現首個「慢食區」,用友善土地的農法對抗速食文化
>> Eatwith—傳說中的「餐飲界Airbnb」,用文化和人情味 顛覆上萬人的用餐體驗!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