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草地學院:改變社會的能量不是來自憑空想像 而是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

2015.07.30
瀏覽次數:

文:陳懿欣

七月二十二日,頂著夏日烈陽,社企流今年第一梯次的草地學院展開了!

從竹南車站搭上苗栗客運, 到了終點站南庄後,經過一座吊橋,看著橋下的南溪與遠方層層疊疊的山體,有如一場入山儀式,心也開始安定。

過了吊橋,走進寬度約八公尺的南江老街,除了路口有間雜貨店外,兩旁都是住家,一樓的騎樓空間擺放著一到兩張椅子,搭配不同花樣的鐵窗窗花,走著走著就到了我們四天工作營的目的地:老寮背包空間。

二十八歲的在地青年邱星崴, 於去年六月成立耕山農創有限公司,同年十月在南庄成立第一個據點:老寮背包空間。

老寮團隊在以南庄為中心的大南埔地區深耕八年,「創意的能量,就在踩在腳下的這片土地上」創辦人邱星崴說。取名為「耕山」是「耕作一座山」之意,展現客家人與土地共處、共生的智慧與堅持。引介深耕在地、對農村產生轉變的青年創業家,正是社企流草地學院想要帶給學員的第一劑震撼彈。

本次活動是老寮團隊第一次舉辦多天數的在地工作營,十餘位工作人員,幾乎達到師生比1:1,看得出老寮對於這次活動的用心。

星崴在與大家見面的開場白即說:「從學生時代開始我就在苗栗各地進行田野調查,我想要把這幾年所累積的經驗濃縮在四天中,與大家一起思考農村的未來。」令人開始期待這四天所要迎接我們的內容。

第一天:建立觀點.用社會學的方式了解在地

作為一個想要讓在地更好、解決問題的社會企業,應該從哪裡開始呢?「答案就在歷史中!」

在第一天課程中,擁有臺大社會系、清大人類所背景的星崴,讓學員開始了解以社會學研究的方式進入地方, 才是挖掘在地文化的不二法門。

他在大三修了一門「清代臺灣開發史」課程,選擇研究家鄉,才發現家鄉原來在清朝是物資交易的集中地,繁極一時,與自己所理解的家鄉截然不同。社會學調查作為了解地方文化的重要性,同時也在夜間的南庄老街導覽中,更加清楚呈現。

星崴帶著我們從國小校門口一腳踏進了日治時期南庄事件的現場,在永昌宮前述說著十年前歷史建築物老郵便局再生過程中,社造團體與地方網絡的拉鋸戰;接著到了桂花巷,了解到原來桂花並不是南庄的農產,原本一場用意良善的社區營造工作,卻在觀光產業迅速發展下伴隨陣陣的掙扎與文化憂愁。

空間,不僅是當下視覺觀察的表象,更具備了由時間所編織出來的歷史意義。社會文化調查就是一把空間的手術刀,看出造就目前樣態的原因。

「面對現代性就必須回應地方性,我們想做的就是把這些地方性呈現出來。」進入一個地方,開始閱讀表象背後的文化特質,觸摸社會的質感,而這也是最深沈對自我內在意義的追求,找到自己與土地的關聯性。

這次的提案目標為南庄山上的兩處觀光景點:向天湖與蓬萊,兩處皆為大南埔地區賽夏族的居住地區。學員分為四組,每個地方各兩組,其中一組負責旅遊規劃,一組負責產品規劃。

上完課後,各組利用下午與晚上的時間馬上進行文獻分析。

文獻分析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是書籍閱讀,老寮團隊準備了二、三十本書籍,內容包括地方史、植物調查、賽夏文化、農業特色等。第二階段是線上資料收集,訓練學員開始藉由論文收集、整理分類。

閱讀之外,讓學員負責不同主題,再進行交流,分享各自閱讀的資料心得,藉由歷史的黏貼術,拼出隔天實地走訪的在地印象。

第二天:實地走訪.在田野中探索「真實」

第二天,兩隊人馬分別往向天湖與蓬萊前進,進行實地導覽解說並訪談。

向天湖組從山林間認識在地植物與祭典、食用的關係開始,在文物館中聽著肩負賽夏織布傳承的大姐,說著婦女們晴天耕種、雨天織布的狀況;也了解到原來在週邊打著賽夏招牌的攤販們,其實七成以上都是外地人。

蓬萊組前往蓬萊村的嘎嘎歐岸文化部落。族人目前接受觀光團體預約,提供導覽、舞蹈表演、用餐與釣魚體驗等套裝行程服務;導覽的豆先生在最後深深感嘆的說,部落還是需要年輕人回流,賦予部落具創意的經營方式。

在與長老的訪談中,長老們隨性交互念了一段祭語,一唱一和,有如生命的音符交織。並悠悠的說:「原住民的文化啊,若你真的來了解後才知道他有多豐富!」

學員們身兼田野調查員、探險員與潛行員,一路上構思著到底該問什麼?該如何挖掘資源?而又該如何策劃?好多問題在腦中打轉著,但又不知從何問起。

星崴在討論時也提醒我們,事情不是獨立存在的,所有的事情絕對有其脈絡。所謂的「真實」,到底是存在於導覽中,還是生活中,或是體驗中呢?

學員必須學習顛覆自我的桎梏,以開放的心感受與自身截然不同的真實,從中找出屬於在地生活的根本滋味。這是第二天的最大收獲!

第三天:挖掘議題.讓提案與在地連結、碰撞

第三天一早,學員再次出發前往向天湖與蓬萊,與昨日不同的是,已經準備好了完整問卷。每一組針對初步提案,進一步向長老們詢問資訊。

「要像追女朋友一樣,帶著好奇心一直提問,問對問題才會挖掘到議題」,這是行前工作坊的田野調查課程中,致昕所一再提示的。

學員們緊扣著「生產、交換、儀式」的三大部落本質特性,並且學會了不問太開放性的問題,挖掘出包括賽夏族族人的社群關係、祭祀活動、五大姓氏間各司其職的特性、編織文化的意義與資材等議題。藉由這些議題的挖掘,做為各組創意提案的材料。

最難的當然是最後一哩路,如何讓提案具有實質效益?如何以最有利於部落文化保存的方式行銷農產?如何規劃部落文化深度旅遊?這些問題都在心中打轉著。學員們不時相互討論、翻閱文獻資料或上網找案例。「必須有彈珠檯的概念,要讓提案在這些資源關係中相互碰撞、彈跳。」這是星崴給大家的觀念。

同場加映:誰來晚餐.金曲歌后喚回聆聽的心

第三天的晚餐上演著「產地餐桌」及「誰來晚餐」的雙重戲碼。

一早學員們就出發到菜市場買菜,每組皆有預算限制,若不規劃好,稍不留神就須貼錢。有些學員使出討價還價的好功力,如買五十元香菇送三顆大蒜等,最終只有一組支出爆表二十元,大家都展現了客家人勤儉持家的美德。

傍晚時分,開始了晚餐大作戰,準備食材、烹煮、洗菜全擠在一個小小的廚房中。在貼心管家的幫忙下,大家手腳還是很快,兩個半小時後開飯。十五位學員共煮出三樣湯、十二道菜、兩樣水果的滿漢全席菜色。

這個晚上的幸福不只如此。2012年獲得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與「最佳客語專輯」的羅思容老師,是今天誰來晚餐的座上嘉賓。晚餐後,伴隨著星空與河流,老寮背包空間化身為小型演唱會場地 。

「我想找回人對於聲音的敏銳度!」羅老師說。「現在人都太依賴視覺了,卻忘記了聽覺會給予我們的能量。」這晚,羅老師藉由她的歌曲與人生經驗分享, 讓學員與工作人員全身疲憊化為烏有,是夏夜最清涼的一股清泉。

第四天:提案.吸收三天的養分 讓改變萌芽

帶著前一晚的能量,最後一天許多學員一早六點就起床討論。

產品組的提案包括以藤為主軸的素口袋設計,以及使用在地苧麻為主的居家用品;旅遊組提出了一日賽夏織女體驗遊,與以技藝、農食與木耳露所統合的複合性遊程。提案貫穿了文化、生產、生活等面向,學員們將文獻調查與實地訪談中對於賽夏文化的精神性,努力的與產品做出連結與激盪。

提案是階段性成果,重要的是思考過程的訓練,學習尊重在地文化、傾聽在地聲音。

因此星崴一直不斷地提醒「社會企業只是一種手段,它絕對不是目的,目的在於你的心中想要改變的是什麼!」這其實也是一段自我探尋的道路。

是開始,是種子,從腳下這片土地找到能量

這期的學員,年齡層從十九歲到三十五歲,專長從物理、廣告、會計、行銷、產業輔導、社區參與或人力資源等,還有目前在社會企業服務的工作者。大家在社會中的分工位置各不同,但都具備了想要做對的事情的熱情。

一位計劃投入教育資源落差議題的同學說,她原本認為自己僅能接受在都市地區進行弱勢團體的教育服務,但經由草地學院帶她走入田野,貼近深山、體驗賽夏、觸摸了偏鄉與農村在時間洗禮下的文化厚度,「我有熱情了,我想我可以到偏鄉!」她說。

草地學院其實是個開學典禮,每位學員都是一顆小種子,希望經過這四天三夜的田野訓練,每顆種子都能切實地埋入土裡、吸收養分,找到自己的一條路,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學員踏上歸途,但這堂田野裡的社會學,可還沒有結束。

 

全世界的城市農場,加起來和整個歐盟一樣大!

你對屋頂農場的印象只停留在小巧精緻而已嗎?事實上,許多農作並不來自於遠方的大農場,而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都市農業。

 

編譯:張齡云

現今人們印象中多半存在兩種型態的農業—寬闊的鄉村農場,以及散佈於大廈屋頂或建物小角落的城市農場。一般認為鄉村農場生產較多的糧食作物,但事實並不盡然,尤其多位於開發中國家。

根據NASA的衛星圖顯示,在城市及其近郊有約11億英畝(4.45億公頃)的土地用於種植食物,這大概就像有一座如歐盟一般大的城市農場。聚焦於市中心時,約有1.66億英畝(0.67億公頃)的土地用於栽種農作。

圖片來源

世上大部分的城市農場並不是在種植稻米或小麥之類的穀類,而是新鮮蔬菜類等保存期限較短的作物,相信對於曾經參訪過都市農場的人而言,上述事實應不陌生。

由國際水資源管理學會(International Water Management Institute)、美國柏克萊大學和史丹佛大學合作調查城市農業及水資源運用之研究指出,世界上多數的城市農場仰賴雨水滋養,也有一部分經由灌溉耕作,使農夫能在旱季時栽種蔬菜,不過也有可能汙染到附近居民的飲用水。

非洲迦納的首都阿克拉(Accra, Ghana),約有80萬居民的飲食作物是由當地2,000名城市農夫所供應,而灌溉水則來自於由家庭污水回收處理再利用。但這些再生之水其實都有汙染風險,城市須找出有效且安全的回收方式,以避免農作及水資源的雙重汙染。

關於此份農業與水資源的研究報告請點此


資料來源:Urban Ag Goes Big: An Area The Size Of The E.U. Is Used For City Farming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