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超市大打價格戰,我們該為前所未有的低價開心嗎?

2015.07.0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從牛奶到香蕉,如果我們想要一個能夠永續發展的市場,該是時候給予我們的農民一個公平的價格了。當我們凡事尋求最低廉的價格時,消費鏈的另一端卻很可能是無法維持生計的家庭,儘管他們種植的可能是廣受喜愛的農產品。英國衛報最近報導了近幾個月來英國超商對牛奶的削價競爭,引起大眾對倫理消費的關注,也是公平貿易體系長期以來不斷致力的工作。

編譯:林子榆

工人將香蕉用塑膠袋包起來防止蟲害。 Photo credit : 英國公平貿易基金會

近幾個月,牛奶的價格在英國農牧業掀起了一番爭論,面對低成本零售業者如Aldi和Lidl之間的激烈競爭,英國主要超市為了生存,不得不競相壓低商品價格,牛奶便是被大砍價的商品之一,現在4品脫(約1.9公升)的牛奶只要89分英鎊(約台幣40元)就買得到。

 

英國主要超市牛奶價格(左排:超市售價;右排:農民得到的價格)

(圖片來源)

 
低廉的價格吸引消費者,然而背後付出代價的是供應鏈上另一端被擠壓的農民。某些超市付給酪農的錢明顯地低於生產牛奶的價格。二月時,英國東北部的農民走上街頭,期望提升大眾對這個議題的意識,同時鼓勵大家買英國原產的牛奶。
 
Neville Kitching的家族在斯托克斯利擁有一個超過百年的酪農場,但是他說現在市場上的低價已使他們的收入下跌了百分之三十,賺取利潤是愈來愈困難了。他還說如果最後需要把牛隻賣掉,這會使他很心痛。
 
58歲的Mike Gorton在柴郡擁有70隻乳牛,他說:「去年,一公升的牛奶我可以拿到31分英鎊,現在連20分都沒有。生產一公升的牛奶要花我24分英鎊,所以我的錢損失地很快。」這位兩個孩子的爸爸表達憤怒,他認為當農民為了餬口而掙扎時超市只顧自己之間愈演愈烈的價格戰爭。「他們把這當作一場遊戲,讓我每天工作14小時生產出來的產品變得一文不值。」

 (英國牛奶2011-2015農場交貨價格(單位:分/公升)Photo credit: Defra Statistics)

英國的酪農所處的艱難處境與發展中國家的香蕉農的情況類似,儘管香蕉是英國人最喜歡的水果 ( 英國每年花費逾七億英鎊,吃進五十億根香蕉),這些蕉農仍難以維持生計。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去年發起的「讓香蕉公平」( Make Bananas Fair )運動便強調了在過去十年間,英國超市內散裝香蕉的價格跌至原本的一半,而生產的成本卻增加成原本的兩倍。在厄瓜多、哥倫比亞與多明尼加共和國等地,許多香蕉農和工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長時間的工作仍不足以支持生活基本開銷,然而因為沒有什麼其他的選擇,他們只能繼續以種植香蕉維生。

(英國的「讓香蕉公平」運動要求英國超市(Asda和Tesco)上架更多的公平貿易香蕉。)
(Photo credit :英國公平貿易基金會 )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分錢一分貨,一味地貪圖便宜只說明了我們若不是無知,就是不願意去思考廉價商品背後到底誰遭殃。到頭來,為便宜水果付出代價的是辛苦的蕉農。公平貿易組織呼籲英國政府為不公平的定價採取行動,同時也要求零售業者確保農民能夠免於這波價格戰爭的衝擊。

英國可能考量到即將到來的一般選舉,在國內外都積極地表現出有在聆聽農民聲音的樣子。今年一月在英國議會,首相卡麥隆認同可以做的還有很多,他說:「是時候確保食品雜貨法規裁決機構(Groceries Code Adjudicator)有實質的權力去徵收罰款,讓大家確實遵守規定。」身為獨立的監管機構,食品雜貨法規裁決機構(GCA)的重要職責便是確保超市公平地對待他們的供應商。 GCA 的第一位稽查員Christine Tacon在過去18個月中緊密地觀察零售商和他們的供應商之間的關係,最近發表了GCA第一份正式調查。

零售商管理是食品體系中重要的環節。食品零售商對於全球糧食永續發展擁有巨大的影響力。英國在2010年提出的「「雜貨商供給作業守則」(Groceries Supply Code of Practice)便是為了規範零售商的行為,避免供應鏈上不公平情形的發生,例如在最後一刻取消訂單。立意良善不夠,能夠貫徹執行才是重點,從四月起,如果英國超市違反雜貨商供給作業守則,GCA將會有權向它們收取最高達1%的營業額。

這些新的規範聽起來很有用,也的確如此。但是它仍有一個不可忽視的漏洞。目前GCA只能管制到這些大超市的直接供應商,但是大部份的農民並非直接將產品賣給超市,而是先賣給貿易商,貿易商再賣給超市。所以在現存的規範下,如果他們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並無法要求GCA協助他們。

針對此問題,公平貿易組織發起香蕉運動,持續呼籲GCA強化並延伸其職權範圍,企圖使所有大型零售商的供應商,包括那些位於供應鏈遠端的生產者,都得到合法公平的待遇。
 
去年在公平貿易雙週出來的一份ICM獨立調查顯示: 84%的消費者表示如果能夠改善農民和工人們的生活,他們願意付更多的錢購買香蕉;67%對香蕉農和工人的生活條件表示關心;60%的消費者認為政府應該介入,確保超市中的香蕉價格能讓生產者過著像樣的生活。
 
選擇公平貿易的產品便是一項很好的作法,它能保證發展中國家的農民得到公平貿易最低保障價格,免去他們對生產成本低於市價可能的擔憂(當市價較高時,則適用市價),另外生產者也會得到一筆用來投資社區的社區發展金(Fairtrade Premium ),使他們能在維持穩定生計的同時,得到真正的培力與更多發展機會。
 
只有支持健全永續的生產鏈,才能真正創造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共同長期利益。雖然在追求公平正義的糧食系統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英國的消費者已經開始覺醒,認知到道德消費的重要以及它能夠帶來的影響。
共同創造一個更永續的食物系統並不難,只要我們願意看見商品背後的價值,不再一味追求低價!
 
編譯及參考來源:
 
全文轉載自生態綠 

 

如果你也愛吃巧克力 就不能忽視非洲可可產量下降的問題—巧克力大品牌該如何因應?

全球巧克力持續熱銷,但非洲可可產量卻以一年2-3%的比例遞減,世界知名巧克力廠牌,雀巢、瑪氏(Snickers、M&M)、費列羅(金莎、健達)、嘉吉(Cargill)、亨氏(Heinz),屏除歧見與競爭,攜手串連,為可可農找尋一條永續經營的路。

 

編譯:吳佳穎

全球可可需求以每年3%的速率成長,2011年全球巧克力產值已超過美金一千億。這對於象牙海岸共和國、迦納、卡麥隆和奈及利亞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將近四分之三的可可產於西非國家,且70%的可可來自家庭式農場。

然而近年來,非洲的可可產量卻以一年2-3%的速度下降中,這些家庭式農場的產量(300-400公斤/公頃)也比不上亞洲國家的產量(500公斤/公頃)。探究原因,非洲可可農只靠20%的樹生產80%的可可,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將產出不佳的樹換掉,但重感情的非洲農夫們卻不願這麼做,他們跟可可樹有著強烈的情感連結。Taco Terheijden(嘉吉公司的永續可可部門經理)表示:「可可市場的上下游都知道建立可可長期永續生產的重要性。可可的需求正飛快成長,預計2020年需求將會比供給多一百萬噸,同時企業的永續經營也是未來消費者選擇購買的重要因素。」


一百萬噸,這個驚人的數字讓競爭多年的各大巧克力品牌改變競爭的關係,轉而結成聯盟,跟象牙海岸政府簽署了一份共同協議(可可行動CocoaAction),希望在2020年前透過社區發展的介入方案兼顧產量的提升以及環境的永續,估計將有20萬可可農受惠。

可可聯盟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即是如何處理那些產量不佳的可可樹,另外,土壤肥沃度和其他經濟作物的競爭也影響了可可的供應量。可可行動教導三十萬名迦納及象牙海岸的農夫們開始使用肥料及較佳的種植資材,幫助他們在2020年前產量翻倍。這項計畫也著手解決可可生產的童工問題,讓當地的孩童能受教育。

目前瑪氏公司已經籌辦了17個研究中心,研究可可育種以及提升產量的方法;嘉吉公司也成立了超過2500間農業訓練學校來訓練農民,許多農業技術和訓練計畫都由這些大公司贊助開發。

雖然單純靠教育和較高產量並不足以達到永續生產,不過可可業界普遍認為,只要農夫們願意學習新技術,就不用為了擴張農地來滿足市場需求。The Sustainable Trade Initiative(IDH)的資深專案管理師Jonas Mva Mva說:「他們仍然需要經濟實惠的肥料,和新的資材才有辦法執行。」

價格的控制也是需要深思的議題,申請認證不失為一個好方法。這不只是鼓勵農夫們參加各種訓練計畫的誘因,認證也讓消費者安心,確保生產過程無虞。瑪氏公司更承諾在2020年前要全面使用認證可可豆。

可可產業的各家龍頭無不竭盡全力展現他們對於可可生產的企業社會責任,以確保未來能滿足龐大的商機。多元的教育訓練方案也的確起了效果,透過企業與政府的合作,共同為可可產業供應鏈開創了新的局面。

 


資料來源
Throwing Competition to the wind:how cocoa manufacturers are collaborating

延伸閱讀

  •  全球零食品牌砸重金:讓印尼萬名可可農重生
  •  敢做夢的非洲農民巧克力 贏得英國佬的心
  •  祕魯公平貿易之旅(四):雨林裡的巧克力夢工廠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