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深入原住民部落 30 年的美國導遊揭密: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而是山

2018.09.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一天 8 千塊到一萬元來體驗原住民的真實生活,貴不貴?「從沒有客人跟我殺價過,因為他們感受到價值,就不會想要砍價,」專門經營部落旅遊的美國導遊羅雪柔,是怎麼辦到的?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的人與環境的共好,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將陸續報導在台外國人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文:顏和正

跟羅雪柔(Cheryl Robbins)約在台北小巷中的咖啡廳見面,她竟然迷了路。「山裡面還比較不會迷路,因為只有一條路啊,」這位住在台灣已經 30 載、專門經營台灣原住民部落深度旅遊的導遊笑著說。

是的,沒有錯,這位來自美國洛杉磯的金髮女子,是個中文流利的台灣原住民專家。她在 2005 年創辦的亞洲部落企業社,是家專營原住民手工藝品的網站,上面還提供深度旅遊,各種行程都有,從到花蓮玉里阿美族織羅部落體驗河裡補魚的迷你行程、台東桃源村布農部落的兩天行,甚至到日月潭與阿里山的 5 天部落行。除了探索山林秘境之外,還在原住民家用餐,住他們開的民宿,跟他們互動,體驗最原汁原味的部落生活與文化。

琳瑯滿目的行程中,唯一沒有的就是「搗小米、看歌舞」這種大巴團常見的行程,因為只是蜻蜓點水停留 2、3 個小時,既無法真正認識原住民,也未必能帶來商機。「團客來參觀兩小時,來的時候叫我們番仔,走的時候還是叫我們番仔,」原住民朋友這樣跟羅雪柔說,語氣中難掩無奈與挫折。

有價值,客人就不會殺價

羅雪柔接的是幾個人的小團體,最多是一輛中巴的規模,主要以西方人為主。透過亞洲部落企業社這個平台,遊客可以跟她聯絡提出需求,她負責替客人量身訂做行程並親自帶隊,合作的旅行社則負責安排交通、保險等行政事宜。

特別的是,她的行程並不便宜,最貴一天從 8 千塊到一萬塊台幣不等。然而,從沒客人抱怨過。「只有旅行社說這太貴了。但以我提供的服務來說,並不算貴,從沒有客人跟我殺價過,因為他們感到有價值,就不會想要砍價,」與其競爭價格與 CP 值,更該做的是提供價值。

雖然人數少,但是經濟效益卻未必低,因為吃、住、買都在部落。她曾帶了 7 個人去苗栗南庄泰雅部落走一天的「文化團」,在部落吃午飯,參加染織工作坊,最後團員還買了手工藝品。「她們跟部落的人建立起情感連結,最後 7 個人花了 2 萬到 2 萬 5。到底要人數多、毛利低,還是人數少、毛利高呢?」羅雪柔說。

小而美,兼顧文化與環境永續

在她眼中,「特色旅遊」(specialty tourism)的潛力雄厚。一方面,許多都會居民因為感覺脫離自然與土地,難免有種空虛感,原住民跟土地的連結顯得分外吸引人。另一方面,部落發展「小而美」的觀光業,也能創造就業機會,讓離鄉青年願意返鄉保存文化。此外,因為人數不多,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也比較輕。

「我們想要保存文化與環境,負責任地推永續旅遊,」羅雪柔說,「原住民擔心跟老外有語言障礙,但是我跟他們說外國人想要認識你們,語言不通也可以溝通。」

這正是羅雪柔自己的經驗。在喜愛亞洲文化的父親的影響下,她在加州大學選修廣東話。畢業後在廣東話教授引薦下,她獲得來台灣教英文的工作機會,就在 1989 年跨越太平洋,從此再沒想要回去美國。

「在這之前,我從沒聽過台灣,我還先去圖書館查了一下台灣的資料,」來台灣之後才開始學國語的她說。

沒聽過台灣,當然更不會知道台灣有原住民。1997 年,因為大學念動物系,她進入台中國立科學博物館做英文導覽與翻譯。館內介紹原住民的「人類文化廳」,讓她開始接觸到台灣的「南島語族」。為了講解,她開始看中文資料,也問館內同事問題。

部落初體驗,愛上原住民文化

剛好有位魯凱族同事要回家,帶她一起去屏東上霧台的部落。從人煙罕至的秘境瀑布、魯凱族的母語、到手部刺青與頭飾用的花,都讓她大為驚艷。之後,她開始自己開車上山逛部落,當地人看到陌生老外出現,不但沒有排斥,反而好客招待她。

「他們會問我會講中文嗎?我說會,他們就會說『太好了,跟我們來吃飯吧。』我開始認識更多人,現在要去沒去過的部落,只要打電話問問有沒有人認識,總是有人會說『你就去找誰誰吧,』」羅雪柔笑著說。

累積多年走訪部落的經驗,她還曾和前荷蘭駐台代表胡浩德合作撰寫了《真情台灣》一書,介紹台灣各地原住民的歷史文化與推薦行程。曾遠距進修取得英國諾桑比亞大學文化管理碩士的她,因為教育部不承認線上學位,她今年還從台中搬到花蓮,去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念碩士,打算之後再攻博士。「原住民的文化,讓我深深著迷,」羅雪柔說。

讓她愛上台灣不只是原住民,還有這裡的多元性與活力。台灣有漢人與原住民文化,又受到西方與日本影響,而且面積不大,幾小時就能上山下海,旅遊非常方便。此外,跟美國一般人住郊區、下班後就回家的平淡生活相比,台灣非常不同,連書店都有 24 小時,隨時都有事做。

「相較之下,美國生活很無趣,而我在台灣很少會覺得無聊,」羅雪柔說。

來過都愛,重點是怎樣讓人來

其實很多觀光客都跟羅雪柔有同感。台灣人的友善,豐富多元的景色,現代與傳統的並存,總能讓遊客留下深刻印象。然而,為何來台灣的歐美觀光客人數不多?

「幾乎 99.9% 的人來了就會愛上台灣,重點是在怎樣吸引他們來台灣。問題在於行銷,用台灣人的思維,西方人不太能懂,」羅雪柔說。

比方,觀光局宣傳台灣的英文口號是「Heart of Asia」,在她眼中要傳達的意思並不清楚。從地理位置來看,台灣並非亞洲中心。從抽象意涵來看,塞滿了台北 101、美食、喝茶等許多意象的心形圖像,也讓西方人搞不清楚到底什麼代表台灣?

台灣的山,最讓遊客驚艷

台灣的確有美食,但是她認為「有誰會只為了美食飛半個地球特別來台灣?」台灣有很棒的環島自行車路線,但是否能提供自行車族更方便的建議?「例如,3 天的行程可以從哪裡騎到哪裡、騎幾公里等等。」

她覺得更可以大力推廣的是台灣的山。來自洛杉磯的她,住內陸的山邊,從小就是個「mountain girl」,來到台灣後,看到蕞爾小島上竟然就有 269 座海拔 3 千公尺以上的高峰,更是讓她著迷。事實上,在她接觸到的外國旅客中,問台灣什麼最令他們驚艷,答案都是「山」。

「台灣當然也有漂亮的海,但是說實話,那種躺在沙灘上有人端雞尾酒的海灘度假,台灣比不上其他地方。但是台灣不僅有山,這些山還很漂亮,」羅雪柔說,「但是接下來的問題是有沒有山上活動?怎樣讓遊客規劃這些活動?」

亞洲珍藏的秘密

「台灣有利基市場,但是很多優勢沒有發揮,因為台灣總是重複同樣的事,對像我這樣愛台灣的人來說感到很沮喪,我不是要批判,只是希望大家能看到這些潛力,」台灣應該要善用多元性做創新,而不是一昧跟風。

「我覺得台灣的slogan可以是Asia's Best-Kept Secret(亞洲珍藏的秘密),很多西方遊客還不認識台灣,但是劣勢也可以變成優勢,用這樣來勾起他們的好奇心,」羅雪柔如此建議。

全文轉載自CSR@天下,原文標題:【CSR人物誌】在台30年美國導遊揭秘 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

延伸閱讀
>>「不讓部落傳統隨著耆老離開世界」青年迴游救文化,用金工和旅遊振興高士部落
>>「想復興原住民產業,就要用原住民的方法」泰雅女婿成立獵人學校,找回漸漸遺失的部落價值
>>「透過經濟活動,達到文化傳承及環境永續的使命」原民會助族人創業,讓好點子帶動部落永續發展 

會使你跟著微笑的二手店:「快樂小舖」讓障礙者工作開心、消費者購物安心

2018.09.1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蔡馨儀、陳玥蓁

「您好!歡迎光臨!」充滿活力的招呼聲劃破了捷運站內的寂靜,灌注滿滿的熱情。在人來人往的南勢角捷運站內,有著一間名為快樂小舖的二手商店,店內空間不大,販賣的商品豐富齊全,店內暖黃色的燈光呈現出溫馨的氣氛,店員們有些忙著擦拭瓷器、有些忙著向客人介紹商品,不論是店員或是客人,臉上皆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提供模擬社會工作環境的地方

位於南勢角捷運站內的快樂小舖成立於 2010 年,是由臺北市勞動力重建運用處委託中華視障安養福利協會所成立的庇護工場。希望能夠給予身心障礙者專業的工作技能訓練,並培養其適應能力,進而銜接到一般職場就業。店內販賣著各式各樣的二手商品,除了衣服、鞋子、包包、書籍等,還販賣有機食品、蔬菜,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店長劉芳彣說:「現代人越來越重視食安問題,我們也特別挑選了這些有機食品,希望客人能夠吃得安心。」如此一來也創造出店內特色及更多的商機。

快樂小舖顧名思義為希望打造一個快樂的環境,劉芳彣說:「我們希望學員們在這裡能夠快樂地工作,也希望給客人們一個快樂的工作環境。」但對於職能訓練的標準,劉芳彣仍要求與一般職場標準一致。提到輔導的理念,她眼神堅定地說:「我們希望他們的專業能力能夠達到一般職場的標準,除了讓他們銜接工作上比較順利之外,適應力也會比較高。」

拉近與學員的關係 整理工作流程

談到如何訓練學員們學習工作技能,劉芳彣有一套管理方式。由於身心障礙者的學習較一般人為緩慢,因此要花更多的時間與耐心溝通指導,讓學員反覆地練習,讓動作更加熟練快速。劉芳彣也將每項工作的流程製作成「工作SOP表格」,讓學員們可以藉由表格檢視工作進度,以及更能清楚明瞭尚未完成的事項,店內的學員們工作中每一個步驟都井然有序、不慌不忙。

提到在訓練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劉芳彣說:「在拉近關係上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劉芳彣剛接手快樂小舖的初期,學員們不願意打開心房,也不願意服從她的指導,時常讓她倍感挫折。「他們給我的感覺就是『我知道妳是店長啊,但妳憑什麼』。」因此劉芳彣在初期時採取比較嚴格的輔導模式,要求他們將工作完成,接著才是在與學員相處的過程中溝通,拉近彼此的關係,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才打開學員們的心房,劉芳彣笑著說:「現在的店內氣氛就很快樂融洽!」

在快樂的工作環境下 學習成長

已經在快樂小舖工作 8 年的小翰(化名),被問到在快樂小舖最大的改變時,沉思幾秒鐘後表示,剛進來快樂小舖的時候,有時客人比較多,加上店內空間不大,難免會有肢體上的接觸,讓不習慣與人接觸的小翰好幾次大發雷霆。之後和店長一次又一次地溝通過後,漸漸瞭解「人潮就是錢潮」的道理,除了脾氣變穩定許多之外,也已經不排斥人潮巔峰時刻。

對於小翰的脾氣,劉芳彣更是印象深刻,好笑地說:「剛來的時候真的壓不住他!」由於小翰生氣時的表現方式比較激烈,會有踹牆壁、吐口水的行為,而劉芳彣藉由多次的溝通,漸漸瞭解小翰發脾氣的原因,以及輔導小翰如何排解情緒,才讓小翰的工作情況穩定下來。

在快樂小舖裡被大家稱為開心果的小茹(化名)工作時相當親切,招呼起客人來相當有活力,熱情的向客人介紹每樣物品的擺放位置,以及推銷著自家有機食品的特色,相當熟練有自信。談到在快樂小舖工作的感想,小茹表示自己變得更能夠去觀察客人的需求給予協助,有些客人不希望店員在一旁講解,小茹便不會去打擾客人,「但是如果客人有需要我一定還是會馬上幫忙」,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未來願景 將「快樂」分享給更多人

對於未來的願景,劉芳彣首先提到,由於目前小舖還沒有實際將庇護人員轉介到一般職場的案例,因此會以這個方向為目標,「希望我們快樂小舖的員工都能善用學習到的工作技能,有效地發揮在一般職場上,讓他們發光發熱。」在輔導庇護人員的過程中,劉芳彣也打破了自己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刻板印象,「我不把他們當庇護人員看,而是當兄弟姊妹在相處。」每一次看到學員們的成長,都讓她感到無比欣慰。

而在永續經營的部分,劉芳彣也提到希望之後有機會能夠拓展分店,除了讓更多身心障礙者能夠學習專業工作技能、有工作的機會之外,更重要的是把這份「快樂」分享給更多人,將這樣的精神傳遞出去。

採訪側記

原本很擔心學員們會因為我們的採訪感到抗拒或是不自在,結果不但沒有發生這樣的情況,學員們反而很熱情的招呼我們,熱心地向我們介紹每樣商品的位置和特色,採訪時也很大方地侃侃而談,顛覆我們對身心障礙者的印象,「快樂小舖」店如其名,是個充滿歡樂的地方。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南勢角快樂小舖 快樂的二手商店

延伸閱讀
>> 你以為吃剩食都吃很差?在七喜廚房,有機生鮮、 7 菜 1 肉吃飽飽,還讓艱苦人找到避風港
>> 如咖啡廳一般的日本庇護工場「夢生民」:由身障者擔任服務生,端咖啡到做蛋糕樣樣精通
>>「不讓世界改變你們,而是為你們改變世界」她為唐氏症孩子開咖啡廳,提供身障者就業機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