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如果你也愛吃巧克力 就不能忽視非洲可可產量下降的問題—巧克力大品牌該如何因應?

全球巧克力持續熱銷,但非洲可可產量卻以一年2-3%的比例遞減,世界知名巧克力廠牌,雀巢、瑪氏(Snickers、M&M)、費列羅(金莎、健達)、嘉吉(Cargill)、亨氏(Heinz),屏除歧見與競爭,攜手串連,為可可農找尋一條永續經營的路。

 

編譯:吳佳穎

全球可可需求以每年3%的速率成長,2011年全球巧克力產值已超過美金一千億。這對於象牙海岸共和國、迦納、卡麥隆和奈及利亞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將近四分之三的可可產於西非國家,且70%的可可來自家庭式農場。

然而近年來,非洲的可可產量卻以一年2-3%的速度下降中,這些家庭式農場的產量(300-400公斤/公頃)也比不上亞洲國家的產量(500公斤/公頃)。探究原因,非洲可可農只靠20%的樹生產80%的可可,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將產出不佳的樹換掉,但重感情的非洲農夫們卻不願這麼做,他們跟可可樹有著強烈的情感連結。Taco Terheijden(嘉吉公司的永續可可部門經理)表示:「可可市場的上下游都知道建立可可長期永續生產的重要性。可可的需求正飛快成長,預計2020年需求將會比供給多一百萬噸,同時企業的永續經營也是未來消費者選擇購買的重要因素。」

一百萬噸,這個驚人的數字讓競爭多年的各大巧克力品牌改變競爭的關係,轉而結成聯盟,跟象牙海岸政府簽署了一份共同協議(可可行動CocoaAction),希望在2020年前透過社區發展的介入方案兼顧產量的提升以及環境的永續,估計將有20萬可可農受惠。

可可聯盟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即是如何處理那些產量不佳的可可樹,另外,土壤肥沃度和其他經濟作物的競爭也影響了可可的供應量。可可行動教導三十萬名迦納及象牙海岸的農夫們開始使用肥料及較佳的種植資材,幫助他們在2020年前產量翻倍。這項計畫也著手解決可可生產的童工問題,讓當地的孩童能受教育。

目前瑪氏公司已經籌辦了17個研究中心,研究可可育種以及提升產量的方法;嘉吉公司也成立了超過2500間農業訓練學校來訓練農民,許多農業技術和訓練計畫都由這些大公司贊助開發。

雖然單純靠教育和較高產量並不足以達到永續生產,不過可可業界普遍認為,只要農夫們願意學習新技術,就不用為了擴張農地來滿足市場需求。The Sustainable Trade Initiative(IDH)的資深專案管理師Jonas Mva Mva說:「他們仍然需要經濟實惠的肥料,和新的資材才有辦法執行。」

價格的控制也是需要深思的議題,申請認證不失為一個好方法。這不只是鼓勵農夫們參加各種訓練計畫的誘因,認證也讓消費者安心,確保生產過程無虞。瑪氏公司更承諾在2020年前要全面使用認證可可豆。

可可產業的各家龍頭無不竭盡全力展現他們對於可可生產的企業社會責任,以確保未來能滿足龐大的商機。多元的教育訓練方案也的確起了效果,透過企業與政府的合作,共同為可可產業供應鏈開創了新的局面。

 


資料來源
Throwing Competition to the wind:how cocoa manufacturers are collaborating

延伸閱讀

  •  全球零食品牌砸重金:讓印尼萬名可可農重生
  •  敢做夢的非洲農民巧克力 贏得英國佬的心
  •  祕魯公平貿易之旅(四):雨林裡的巧克力夢工廠

 

活動報導:要讓台灣更好,單靠社會企業做不到-攜手合作才是最好的解方

2015.07.01

文:龍映涵

6/24星期三下午,伴隨著轟隆隆的雷聲作響,社企流iLab首次舉辦的企業媒合分享會正式在臺北社企·星展小棧拉開序幕。除了社企流iLab的合作夥伴、導師群以及贊助單位,許多企業代表也冒著大雨前來參加媒合會,來自各行各業的代表們當天有個共同目的:瞭解並尋求能結合企業既有專長與公司日常營運,以支持初創社企的機會。

社企流iLab的兩大贊助單位星展銀行、新竹物流一如往常地來到活動現場鼎力相挺。笑稱自己是「社企新鮮人」的星展銀行資深副總裁林賢崑Eric在過去半年和社會創業家接觸的經驗中,看見年輕一代的創意、衝勁和熱忱。「台灣的社會議題可能永遠不會消失,短時間內也很難控制,但我對他們有信心。」

新竹物流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總監王俊凱則鼓勵企業,衡量一家社會企業未來發展的可能性時,不只是看這家社會企業現在有多少資源,更要考慮「當企業的資源也一起投入」的情況。王俊凱也與大家分享新竹物流過往和社企合作時的八字箴言「行到水窮,坐看雲起」。社會企業與一般企業合作的風氣方才興起,缺乏過往參考經驗,走沒人走過的路,一開始總是比較辛苦,若企業能跳脫框架,盡量嘗試各種合作的可能,行到水窮後,興許就能在轉角遇見嶄新的商業模式,成為具開創性的先行者之一。

Do It實踐家提案:六組既「社會」又「企業」的合作點子

開場結束,緊接著就是六位Do It實踐家精彩且精實的現場提案時間。社會企業的本意即是透過商業模式帶來社會影響力,因此不僅限於公益合作,每一筆和社會企業的交易,其本質都回歸於對人與環境的關懷。

「瑪帛科技」執行長顧偉揚,胸有成足地帶著自家「零學習視訊組」前來分享。他們從高齡者的心理需求出發,並以長者熟悉的電視介面為載具,運用科技的力量拉近長者與年輕人的距離,未來更打算跨出產品限制,走向服務,提供長者線上視訊的關懷服務,真正照顧到長者的精神需求。

「直接跟農夫買」創辦人小金用四個要素形容她的CSR提案:具永續影響力、結合企業本業、(帶給企業)具感染力的曝光、重視員工與消費者。這四點正好替當天的六組合作提案下了貼切的註解。

如提供綠色餐點的「呷米共食廚房」和提供溯源食材認證的「穀得食務所」皆能在支持台灣農業的同時,為企業的員工健康把關。參與「好食機」共同購買據點提案的企業,可以透過提供店面空間,獲益於因菜市長團購而來的人潮,形成雙贏的局面。注重個人成長的「閱讀」則規劃了企業人才成長專案,將無痛閱讀的理念帶進企業。

一起讓台灣變成更好的地方

一路支持Do It實踐家的導師們在當天全員出席,到場分享想法、給予回饋。鄰鄉良食董事陳來助分析,社企有三階段:因「愛心」而開創事業、找到對的永續發展模式後獲得「信心」,再擁有架構出產業生態圈的「雄心」。Do It實踐家大多還在第一階段,如何調整商業模式,得到永續經營的信心和擴大影響力的雄心,將是實踐家們重要的課題。

社企流iLab的校長顏漏有Charles直接點出,台灣社企大多仍是初創,導師與企業界的參與對於加速改變的進程大有助益,希望更多人可以投入資源,互助共好。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Harris則從企業的角度出發,曾在一般企業工作過的他,瞭解大公司的CSR計畫會在預算和執行細節上有諸多考量。Harris認為,和社會企業合作會是策劃CSR方案時很好的解方,因為「社會企業認真有熱情」,而且「他們是玩真的,他們真的想要讓台灣變成更好的地方」。

三小時的分享會在眾人熱烈的交流與討論聲中圓滿落幕。六位Do It實踐家和企業媒合的後續發展令人期待,也希望這次的企業媒合分享會能發揮拋磚引玉的效果,帶動企業與社會企業攜手合作的風氣。

台灣的社會企業方興未艾,未來會如何發展、往哪裡發展,都還有許多想像空間和執行彈性。2014年是政府宣布的社會企業元年,也是公部門開始積極推動改變的宣告。2015年除了公部門之外,更需要握有專業知識、經營長才的私部門共襄盛舉。

作為社會的一份子,企業想要達到永續經營,必得建立在社會與環境健全發展的前提下,面對諸多社會問題,社會企業家已經提出解方,就等各方好手的加入,發揮1+1>2的綜效,共同形塑台灣社會創新創業生態圈的未來樣貌。


瞭解社企流iLab第一屆Do It實踐家: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