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會攜手 20 位社企創業家,寫下有笑有淚的創業實戰經驗

2018.08.06
瀏覽次數:

文:郭潔鈴

熱辣辣的周日中午,太陽曬得行人昏昏欲睡,然而在台大集思會議中心,一群創業家正幹勁十足地佈置攤位。

這是 2018 年社企流 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年度成果發表會」,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在贊助夥伴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星展銀行(台灣)、保德信人壽以及策略夥伴研華文教基金會鼎力支持下,於台大集思會議中心熱鬧展開。

在發表會中,上半場由 12 位剛起步並充滿熱忱的 Try It 實驗家揭開序幕,向大眾呈現自己改變社會的方法;下半場則是 8 位 Do It 行動家針對「如何發起消費者行動」、「營利與非營利的兩難」、「以人為本的服務設計」3 大主題進行對談,實際分享社企創業的掙扎與收穫。現場更設有 20 位夢想家攤位,讓現場民眾可以搶先試用創新產品。整場發表會寫下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給在夢想路上的人們一劑強心針。

社企流 iLab 用導師及企業支持網絡,力挺社企夢想家

社企流 iLab 的校長顏漏有,一路陪伴 iLab 創業家走過 5 年光陰,在發表會上依據自身於創業圈的經驗,給予現場的社企夢想家 3 個提醒。「第一, iLab 創業家大部分都還在創業非常開始的階段,在這個階段失敗是非常正常的,所以如何學習失敗、從失敗中再站起來,是創業者必須要學習的過程。」

「第二,社會企業是在所有創業中最難的方式,要兼顧社會使命,又要兼顧營利,其實非常不容易。要支撐創業的熱情,起心動念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碰到困境時,記得回到為什麼創業的初衷。」

「第三,創業其實很孤獨,建議創業者跟社企生態圈多建立連結,透過連結,或能找到創業時一輩子的導師、合作的夥伴,以及事業上互相扶持的同學。」

星展銀行(台灣)集團副總裁歐建祺表示,扶持社會企業是星展銀行長期的公益主軸,除了邀請星展銀行資深主管擔任財務管理課程的導師,以集團金融專業實際輔導創業者,同時提供「星展社會企業專屬帳戶」,以實際優惠及服務,協助企業永續經營。此外透過亞洲社會企業挑戰賽和社會企業獎勵計劃等多元化的方式,支持社會企業成長茁壯,期待看到更多有志青年加入社企的行列。

保德信人壽企業溝通部協理胡玲玲分享,自 2016 年起保德信人壽加入支持社會企業培育的行列,以期與青年世代促進社會共好發展,多位公司內外勤同仁紛紛擔任社企志工導師,如企業關係經營、專案管理、簡報技巧等課程,培育社企的「實戰力」,以職能專才與豐富經歷支持社會創業家。此外保德信也邀請創業者參與公司活動分享初衷,提升同仁對社企的意識與認同,將社企創新良善的理念更有效地整合至企業精神之中。

研華文教基金會總監林基在表示,從 1997 年開始研華文教基金會致力於以創新學習為核心,產學合作為方法,人才結緣為目的,透過 TiC100 社會創業競賽等多元平台,以企業的實戰經驗,協助年輕人踏入商業市場;同時年輕人的創意思維為企業注入新的活水,讓員工在教學相長中自我充實,並推動產業創新,對社會產生實質正面影響。

夢想家肥皂箱:12 個改變社會的實驗

12 位 Try It 實驗家,用短短 3 分鐘,向大眾展現改變世界的點子。「找到對的牠」林子馨,利用狗狗訓練師的專業,幫助領養人找到適合的浪犬;「善步。地方課程地圖」曾毓仁,盼望透過教育課程,帶領孩子重新了解土地的美好,進而產生關懷土地的心。

「The Canaan Project」楊冠義,是 iLab 首組來自馬來西亞的團隊,致力於媒合僑外生與台灣企業,促使人力資源被充分發揮;「我喜歡那樣(釀) 」詹前帝,盼望透過打造國產水果酒品牌,扭轉台灣水果產銷失衡的現況。

「新村小商號」柯穎曉,於新竹開設一間無包裝商店,盼望從消費端減少容器使用,以影響生產端的包裝生產量;「再生輔具」湯浩則透過網路平台,幫助消費者媒合到二手輔具,省去申請補助的繁瑣程序。

「Drymask 乾乾好」廖又閮,發現語言治療的患者時常口水外溢,因此設計吸水功能的口罩,幫助流口水的患者提升自尊;「Package Plus」葉德偉經營網拍時,發現網拍包裝造成大量一次性垃圾,因此盼望聯合賣家改用回收紙箱包裝,打造綠色網購世界。

「科技農報」柴幗馨成立線上農業知識平台,用大數據與資料整合能力協助農友掌握蔬果產量與價格,以達到最有效率的生產;「健康心福廚房」施亭因身兼諮商師與廚師,透過對高齡長者的飲食改造,讓長輩重新對生活有所期待。

「農田裡的科學計畫」林芳儀將生態和科學知識帶到農村,協助農夫以對環境更友善的方式防止病蟲害;「JAPOON 呷饙」湯士賢開設食物設計工作坊,盼望民眾透過料理的共創體驗,成為將剩食化為美食的食物魔法師。

如何發起消費者行動:解決消費者關鍵痛點

創業的路既阻且長,8 位 Do It 行動家分組討論社企創業中常見的 3 大議題,給予有志從事社企創業者如何投入實戰的建言。

「好日子」簡仲威、「好盒器」宋宜臻以及「Bionicarft」趙晟翔 3 位創業家,皆透過產品設計或服務流程設計,讓消費者支持環保理念,並進而選擇他們的服務。

透過洞察消費者的使用情境,設計出解決消費者關鍵痛點的產品或服務,是吸引消費者採取環保行動的最大誘因之一。

簡仲威分享道:「我們的客群大部分是 24 到 35 歲的女性,這群人在都市中通勤,能放自己東西的空間就只是一個小包包,不可能帶著便當盒。因此好日子的食物袋,就是解決消費者對空間的需求。」

宋宜臻則呼應:「若好日子解決的是空間的問題,好盒器解決的就是時間的議題。大家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幫你處理帶環保容器這件事,你不用自己行動,我們就可以幫你洗好容器、幫你帶容器。」

而有時解決了消費者生活上的問題後,還會有意料之外的收穫。趙晟翔分享,有位住紐約的消費者,他的小孩對 Bionicraft 的廚餘分解產品很好奇,無時無刻會把它打開,去看自己放的廚餘有沒有變不見。「我們一開始只是想讓廚餘處理變得更便利,沒想到在教育上也促成影響力。」

最後,趙晟翔更呼籲有志解決環保問題的創業家,「不要把消費者願意做環保這件事,當成理所當然,而是以創業家的立場,去看這項產品有沒有比不環保的產品更好的優點。」

比起一味的道德勸說,為消費者減少痛點、增加誘因,才是環保創業家的永續經營之道。

營利與非營利的兩難:尋找最適合初衷的經營模式

社會企業需兼顧社會影響力與商業模式,有時難以兩全其美,當兩者出現衝突時,怎麼去平衡?「遠山呼喚」蔡宛庭與「夢想騎士」楊仁銘皆於尋覓商業模式的過程中,發覺自身組織最適合的經營方式其實為非營利組織,兩人於此分享從營利轉為非營利的歷程。

在尼泊爾重建教育環境的遠山呼喚,早期採營利與非營利計畫並行,一面從志工服務隊招生收費,一面進行當地教育工作,但從幾次帶領志工的經驗中發現,台灣學生到了當地無法立即成為貢獻者,反而常常需要被照顧,創辦人蔡宛庭表示:「當時最掙扎的是,到底是要專注解決當地問題,還是要繼續透過營利模式來賺錢?」後來,團隊下定決心轉向非營利模式,先專注於培力在地的青年及組織,以能有效地解決當地長期貧窮的問題,將捐款者的信任發揮到最大值,鞏固好社會影響力。

致力於長期陪伴高風險青年的夢想騎士,曾辦過多場「出走課程」,足跡遍及西藏、雲南、馬來西亞、歐洲等地,不只帶領弱勢青年,也開放一般民眾體驗。楊仁銘表示,「因為出走課程很吸引人,所以我們花很多時間去做,當時出走課程佔了總收入的 45 %。可是我們發現這些收入,仍然不足以支持組織營運,甚至消耗更多人力成本,使組織沒時間去做長期陪伴,違背了我們的初衷,因此最後就決定做了經營模式的調整。」

最後,若非營利組織希望轉型成社會企業,楊仁銘鼓勵經營者,「我認為要積極,而且是非常積極地去學習、去嘗試不同的經營方式。」

蔡宛庭也強調,「要想清楚當初做這件事的初衷,不要想為了成為社會企業,而去決定要做什麼事,而是思考自己的點子適合什麼。」

非營利與營利之間,組織的架構與邏輯思維十分不同,因此需釐清自身欲解決什麼問題,再尋找適合的經營模式去執行。

以人為本的服務設計:聆聽受益者的聲音

社會創業者與一般企業以股東優先的使命不同,除了倡導理念,更追求與受益者有更深入的連結。「到咖手」洪莉茜、 「好剪才」陳亭安和「點點善」葉文宏皆透過以人為本的服務設計,透過觀察並發現受益者需求,進而受益者建置支持系統。

打造「全台最幸福的髮廊」的陳亭安表示,「好剪才最主要的受益人,就是美髮的從業人員,而當中又分為 3 個階級,分別為在學學生、助理人員和設計師。好剪才透過質化的深度訪談,去了解他們在產業中遇到什麼困境。」

陳亭安舉例說明,美髮相關科系學生,因建教合作有去連鎖髮廊實習的機會,然而低薪、高工時、低成就感的工作環境,使學生往往憤而離開美髮產業。因此好剪才特別提供學生實習機會,令學生相信自己的技術是有價值的。

葉文宏也以今年 7 月剛於西門町落腳的街賣攤車為例,在攤車中,不僅有常見的街賣商品,更提供愛心傘、免費充電、WiFi 等服務。「因為當他為城市服務,他就變成城市中的一道風景。」點點善盼望透過扭轉弱勢街賣者的角色,讓人們願意親近、正視他們,進而提升弱勢者的自信心與成就感。

媒合二度就業媽媽,為長輩提供到府照顧服務的洪莉茜則認為,「到咖手直接的受益者就是爺爺奶奶,而子女也因此有安心工作的機會,生活老師(照顧者)也獲得在專業上的尊重。」

談起受益者皆眼神發光的創業者們,似乎永遠有說不完的感動。然而在創業這條路上,難免遇到荊棘,若創業方向對了,只需要調整步伐;也可能方向錯了,就必須決定軸轉。社企流 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陪伴社企創業家繼續做夢、繼續往前,於今日寫下有笑有淚的社企創業備忘錄,盼望給予下一位社企夢想家一些指引。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全台最幸福的髮廊:「好剪才」掀起美髮業革命,要在最「窮忙」的產業打造幸福企業
>>「遠山呼喚」不做夏令營式的短期服務,用能「留下來」的教育扭轉尼泊爾 900 位貧童的命運
>> 想過零廢棄生活,可是自備容器好麻煩?「好盒器」打造容器租借服務,讓環保不再是件麻煩事

想過零廢棄生活,可是自備容器好麻煩?「好盒器」打造容器租借服務,讓環保不再是件麻煩事

好盒器」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好盒器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與挑戰。

文:郭潔鈴

 

人們於炎炎夏日出遊時,來杯沁涼的飲料是人生一大樂事,可是旅遊時不方便自備環保容器,又盼望能避免製造一次性垃圾,面對此種兩難的抉擇,有沒有更便利的選項?

被譽為「容器界 YouBike」的「好盒器」團隊,推出「甲地借,乙地還」的容器租借服務,為使用者一口氣解決環保容器攜帶不便、清洗不便的困難之處,使人們用更方便的方式,達成零廢棄生活。

不帶環保容器的 3 大痛點:沒有意識、不方便洗、不方便帶

好盒器的兩位創辦人宋宜臻、李翊禾,皆為工業設計背景出身,大學畢業後,兩人不約而同地進入 3C 產業,卻目睹了令人痛心的產品製造流程。

「我在 3C 產業第一線,目睹了資源變成產品,交給消費者使用後,卻不到一兩年就變成垃圾的整個流程,」宋宜臻表示,「流程中不只天然資源被耗損,更讓我難過的是,人力資源也同樣被耗損。我看著同事沒日沒夜加班,創造出筆記型電腦、手機等產品,但是產品到了使用者手上,用了一兩年就被淘汰。」(同場加映:全球電子廢棄物的反思——荷蘭設計團隊回收廢電器,打造前衛的循環辦公傢俱

由於在 3C 產業的經驗,使兩人深深盼望將資源更有效循環利用,於是她們開始觀察生活中有哪些常見的資源浪費問題。她們發現,人們習於使用免洗餐具,但是在方便的背後,卻製造了大量垃圾。

欲解決一次性垃圾問題,並非製造更多的環保容器如此簡單。兩人持續觀察後發現,一次性垃圾問題背後,始終藏著一個未能突破的盲點。「其實每個人家裡可能都有不只一個環保容器,我們發現大家不是缺環保容器,不使用它們才是核心問題。而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大家不用環保容器?這是我們想要一一破解的難關。」

宋宜臻將消費者不自備容器的行為,歸於 3 大原因:一為「沒有意識」:消費者過於習慣使用方便的免洗容器,未能意識到自己其實正在製造垃圾;二是「不方便洗」:願意嘗試使用環保餐具,卻因容器需帶回家清洗太麻煩最後放棄使用;三為「不方便帶」:平常有自備容器的習慣,卻因臨時忘記攜帶容器、或是容器體積太大放不進包包等理由,而沒將容器帶出門。

「我們想用一套服務解決這 3 個問題,」宋宜臻意念堅定地表示。因此,工業設計系畢業的兩人,不以設計環保容器為創業題目,而是將心力放在設計出便利的環保容器租借服務,解決消費者不願攜帶環保容器的痛點。

打造最有效率的容器租借模式:讓顧客走到哪還到哪

在此願景之下,「好盒器」於 2016 年底正式成立公司,並於 2017 年 1 月在美食林立的台南正興街區,首次推出「正興杯杯計畫」,採用「甲地借,乙地還」的容器租借模式,讓機動性高的遊客可以「走到哪,還到哪」。

因觀光人潮而造成垃圾過多的正興街區店家,與好盒器一拍即合,願意一同以垃圾減量為目標,實踐零廢棄的理想。「當時我們把它當成一場社會實驗,試看看這樣子的容器循環機制,大家會不會使用。」

而容器租借服務若要順利循環運作,包括兩大關鍵角色:店家與消費者。

在店家端,好盒器需擔任容器清洗站與店家之間的物流橋樑,確保容器有效率地在對的時間、有對的數量、被送到對的地點。

不過每家店的容器需求量皆不同,該如何管理?宋宜臻說明道,「我們會用後台管理系統,知道每家店需要的量有多少,清洗站人員洗完容器後,會依據店家需求裝進密封箱,送上運送車後,再由我們送到各個店家。我們一個禮拜會配送一次,但每天都會收回用過的杯子。」

除了物流之外,金流也是另一大難題。「正興杯杯計畫」的借還模式,經歷了三階段的轉變,第一階段採用押金,第二階段改用會員制,第三階段則是暱稱「良心制」。

宋宜臻坦言,一開始採用押金,是擔心無法承擔杯子遺失的風險,可是消費者將押金交給甲店家,卻於乙店家歸還杯子並拿回押金的流程,使好盒器後續盤點押金時,需花費極大的時間成本,因此使團隊開始思考租借模式的轉型。

「我們發現,不處理押金才會更有效率,因為金流是大家最在意的議題,所以不用押金,就能從根本解決管理上盤點金額的問題。沒有押金的話,我們收兩個杯子跟收 5 個杯子,其實沒什麼差,在運作上就會順暢很多。」

第二階段,好盒器推行會員制,消費者可用手機號碼上網登錄會員,店家用雲端紀錄會員編號和被取走的杯子 ID,既能追蹤杯子去向,又可省去收押金的步驟。

然而這樣的模式實行後,才發現並不適合於正興街落實。由於正興街區多為初次來訪的遊客,大部分遊客到櫃台才會知道好盒器的服務,若在大排長龍的情況下,顧客現場才加入會員,會帶給店家不小的壓力。

因此目前發展到第三階段,顧客不用押金、也不用登記會員,只需要依循自己的良心,用完容器後記得歸還即可。

而看似令人憂心的「良心制」借還模式,虧損金額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得多,宋宜臻語帶笑意地說,「有趣的是,不管是哪個階段,杯子遺失率都在 6% 左右。」出乎意料的結果,使好盒器更加相信未歸還杯子的消費者,並不一定是刻意帶走,而是遇到不便利的狀況才沒有歸還,因此不用押金制仍是可行的做法。

吸引使用者的殺手鐧:用玻璃杯讓乾淨「看得見」

在消費者端,好盒器不僅需確保物流順暢,使消費者想用容器時,皆有乾淨杯子可以用,更要先降低消費者對租借容器的疑慮,才能吸引消費者使用。

好盒器認為消費者心底最大的疑慮,是租借容器的衛生問題,對此好盒器除了定期做 SGS 食品安全檢驗,更決定先採用玻璃杯做為容器,讓容器的乾淨「看得見」。

「好盒器一開始在正興街推出服務時,就用了玻璃杯,我們想透過玻璃杯跟消費者溝通『乾淨』這件事,我們要告訴大家好盒器的容器是乾淨的,所以要讓大家看得到『乾淨』。」

而第一步提升消費者的使用意願後,如何讓容器「有處可還」,是好盒器需處理的另一個環節。為了讓提高還容器的便利性,好盒器積極拓點,短短一年間已跟 18 間店家配合,且範圍不僅限於正興街區,更橫跨鄰近的台南市中西區、東區等區域。

找到價值定位,盼提供和一次性容器一樣便利的服務

好盒器成立一年多以來,總計已減少 2 萬 2 千件一次性垃圾。然而儘管在減少一次性垃圾上取得佳績,在創業路途上,好盒器則經歷了一段漫長的商業模式摸索期。

回憶起去年申請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前夕,宋宜臻望著待填的申請表單,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當時還沒有收入,商業模式一直寫不出來。」宋宜臻苦笑道。

不過在同為台南社會企業、又是 iLab 學姊的 1982 法式冰淇淋創辦人吳書瑀的鼓勵下,宋宜臻鼓起勇氣完成育成計畫申請,不僅順利入選,更在與眾多導師跟同學的交流過程中,找出一條適合好盒器的營運之道。(同場加映: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對我影響最大的是,一位導師幫我們找到我們的核心價值,原本我們認為自己提供的是租借服務,但後來她幫好盒器重新定位,她認為我們在做的,其實是服務流程的設計,設計讓大家更方便的服務流程。」

因此宋宜臻認為,在 iLab 最大的收穫,是能從老師、同學、社企流等各路人馬之間,獲得不同的觀點,進而找到好盒器自身的定位。「我們剛加入 iLab 時,只有粗略的商業模式,現在比較明確知道哪些路可以走。」

目前好盒器以在大型活動、市集擺攤,向主辦單位收取費用的方式,做為主要的獲利來源,然而街區的租借服務仍會並行,絕不放棄。

「因為好盒器的終極目標,是希望讓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買東西時,根本不用意識到要選擇便利還是環保的兩難,我們希望讓你自然而然地在生活中落實環保。」

宋宜臻透露,好盒器的終極目標,是當消費者外帶食物時,店家直接用環保容器盛裝,讓消費者自然而然地接受環保容器,使用完畢後,可將容器放入就近的自動回收站回收。「舉例來說,如果你叫了用好盒器盛裝的便當,用完就可以投進自助回收桶,這樣就完成一次使用循環。」

為了達到終極目標,好盒器將於今年下半年開始建置自助回收站,預計擺在社區中、或辦公大樓的樓下。而長期來說,好盒器盼望將此套模式複製到台南各區,甚至擴及到 6 都。

「如何讓好盒器的服務,跟一次性容器的便利性競爭,是我們希望達到、也是正在努力的方向。我們希望可以很驕傲地說,好盒器可以跟一次性容器一樣便利。」宋宜臻眼神發光地說。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小琉球「無塑島」計畫:旅客自備環保用具,還給當地永續環境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 紙杯其實不環保——德國串聯上百間咖啡館,推出環保又便利的「押金外帶杯」制度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