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環保不是犧牲,而是生活品質的提升」國內外減塑企業用好設計,綠化消費者的生活方式

臺灣是世界上重要的塑膠石化王國,塑膠更在所有產業裡無孔不入,然而近年來,海洋也承受著嚴重的塑膠污染,甚至有比臺灣面積大上 44 倍的「太平洋垃圾帶」在海上漂流著。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邀請到 3 位致力於創造減塑消費的企業家,包含打造英國最環保瓶裝水以及「One Earth Innovation」,幫助企業實踐環保好點子的 Reed Paget、推出「口袋裡的便當盒」等接地氣的環保設計品牌「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以及致力於開發替代原油的天然材質,改變臺灣石化塑膠產業的「鴻明環保科技」副總張家禮。

文:黃思敏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全球塑膠污染造成了幾千億臺幣的損失,這些外部成本應由誰支付?瓶裝飲料、食品業的包材、服飾業等各行各業等,化石能源已經成為了世界產業發展的一個重要材料。我們不能因為環保就赤身裸體、不吃飯,我們要生活品質,但使用的材料上要達到永續發展,同時創造外部成本的下降。」主持人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黃正忠總經理,開場即點出了兼顧環保與生活品質的難題。

主持人黃正忠。

說服消費者拯救地球前,先把環保產品變得有趣、有品質

「談到綠色創新,我昨天去了一趟夜市,看到上千項產品,也看到了一個很大的機會:只要挑一個產品,並嘗試去綠化它,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是環保實踐者。」創辦英國綠色產品孵化器「One Earth Innovation」的董事總經理 Reed Paget 表示,換個角度想,生活中充滿著永續的綠色商機。

「地球上的資源無法支持我們現有的經濟模式 ,然而政府沒有這個技能去解決這些問題。我覺得企業是最好的工具,如果能好好應用它,我們就是能造就改變的人。」

Paget 曾是新聞工作者,然而他體認到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是不一樣的,因此他決定放下攝影機,自己創立了英國環保瓶裝水品牌「Belu Water」。

「我選擇水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它很簡易,是知名度、可見度很高的一個產品,你可以把水作為媒體本身,把水瓶當成一種溝通的工具。」Paget 表示,Belu Water 除了率先使用生物可分解的材質做成水瓶,更嚴格把關水源品質,並請知名設計師打造瓶身。

「多數消費者想買的不是環保產品,而是品質好的東西。因為人們覺得我們的產品很棒、很有趣,所以我們賣的環保產品也能觸及到一般的消費者。」

Paget 擁有 Belu Water 的成功經驗後,又於 2010 年成立 One Earth Innovation 協助企業與創業家開發綠色產品,讓更多好點子成為帶來改變的商品。Paget 也透露,近年來團隊正在籌備推出環保牛仔褲品牌「LIMIT JEANS」,以麻取代棉作為織料,不僅能減少栽種棉花所使用的大量除草劑,更能省下 1/3 的田地與 12% 的淡水。

「牛仔褲帶有反叛的精神,我們將材質換成麻料,其實就是對抗整個棉質產業。賈伯斯曾說,他的敵人是無聊的 IBM 和電腦文化;在環保方面,如果我們找到對的敵人,我相信消費者也會願意支持我們。」Paget 表示,與其告訴消費者要拯救地球,不如把產品變得有趣,讓消費者產生情感連結,環保創新也能成功帶來商機。

One Earth Innovation 的董事總經理 Reed Paget。

「環保不是一種犧牲,而是對個人風格的提升」

環保產品除了照顧環境的永續,更要有好的設計與行銷策略,才能獲得多數消費者的支持。主持人黃正忠打趣地形容臺灣環保設計品牌「好日子」的共同創辦人簡仲威:「他看起來很平實,但其實很會賣東西。」

簡仲威畢業於商學院,行銷公司的工作經驗讓他發現,越多的銷售代表著越多的廢棄物:「喜歡的時候是商品、不喜歡的時候是垃圾,這是非常衝突、矛盾的。」於是簡仲威辭去工作,獨自在鄉下過了一段隱居、減塑不消費的日子,然而卻無法完全解決垃圾的問題。

「減塑不應是少數人去犧牲自己的生活才能做到的事情,要用設計的力量,讓減塑變得更簡單,才會有更多人願意做這件事。」於是簡仲威創辦好日子,致力於設計生活塑膠的替代產品,提升大家的生活品質,同時又能更環保一點。

「每個人醒來第一個碰到的塑膠產品就是牙刷,因此竹牙刷成為我們的第一項產品。」簡仲威強調,竹牙刷除了環境可分解之外,更有好用、美觀的附加價值。好日子在牙刷的握柄上採用方便「筆式」握法的設計,讓使用者能輕易控制力道而不會傷害牙齒;此外,每一支牙刷的末端都有臺灣特有種動物的圖案。「我們將在地價值、美的創新元素都融入環保,希望環保不是一種犧牲,而是對個人風格的提升。」

為了減少一次性塑膠餐具的使用,好日子進一步推出口袋裡的便當盒「Pockeat」。「其實國外有很多食物袋,但是不同文化有不同的產品,臺灣飲食常有湯水醬料,因此需要能適應本地文化的食物袋。」好日子的食物袋不僅有防漏、便於收納的功能,多款臺灣在地風格的花色也令人耳目一新。「我們希望大家覺得使用食物袋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現在已經有 1 萬人次加入食物袋使用者的社團,大家會討論哪些店家對使用者友善、什麼食物適合帶、各種收納的方法,甚至是怎麼穿搭。」

簡仲威期許產品能與消費者一起達到減塑、共好的理想:「好日子創立 3 年下來的成就,不是賣了多少東西、賺了多少錢,而是省下了 201 萬個塑膠袋、9 萬支塑膠牙刷、1.7 萬罐塑膠牙線。這是我們跟所有消費者一起達到的成就,這個影響力比一個人過著環保生活還大。」

「好日子」的共同創辦人簡仲威。

用更環保的材質,代替原油綠化臺灣工業

一旦開啟環保的生活,從牙刷、牙膏到牙線,與盛裝食物的容器等,人們的生活將面臨一連串的選擇與改變。除了消費者外,生產者亦需要環保的選項,這仰賴原料供應商從源頭重新設計實用的環保材質,替代石化原油,應用於更多不同的產業。

「臺灣塑膠王國不是叫假的,從最常見的泛用塑膠,到手機等電器所使用的工程塑膠,以及應用於光電、生醫的生質複合塑膠等,在傳統塑料方面,臺灣真的貢獻的很多。我們的商標是蝴蝶,蝴蝶是生態的指標,我們希望用天然的材料把原來的石化塑膠替代掉。」鴻明環保科技的張家禮副總期盼能透過材料改質技術,將傳統塑膠工業升級為環保工業,讓臺灣轉型為綠色塑膠王國。

「10 年前說到生物塑膠,大家想到的可能都是星巴克的星冰樂杯。10 年過後,臺灣正式公布生物塑膠製品的環保標章與規格,各國政府更規定於超市、量販店等處不得使用傳統塑膠袋,開始使用生物機、生物可分解的塑膠袋。」張家禮表示,近年來「生物可分解」(Biodegradable)塑膠等替代傳統原油的材質,逐漸被應用在塑膠袋、外帶杯等常見、大量被使用的一次性用品。

然而生物可分解塑膠推行十餘年來,卻面臨很大的難題,「我們的垃圾桶只有一個塑膠類,消費者不會分辨什麼是一般塑膠和生物塑膠。生物可分解塑膠並非丟在野外,自然就會分解,而是要在工業堆肥的高溫、高濕環境,利用細菌、微生物來分解。」張家禮表示,生物可分解塑膠尚未有健全的回收處理機制,更無法融入一般人的使用習慣。

因此鴻明環保科技除了進一步在供應鏈源頭研發更多材質,如使用工業用澱粉、咖啡渣、米糠等農業廢棄物合成「生物基」(Biobased)塑膠,更積極在供應鏈末端打造可循環再製的回收機制,未來有望與知名連鎖賣場合作,讓消費者能將破損的塑膠袋送回賣場,再由賣場回收至供應商再利用。

鴻明環保科技的張家禮副總。

化生活中的減塑挫折為好點子,讓消費者看見環保的真實價值

為了讓環保減塑從少數人的生活方式,擴展為整個社會的共識,有賴源頭材料供應商、品牌製造商的共同創新與努力,以及消費者的支持。

好的設計與行銷策略是環保產品能發揮影響力的關鍵,然而好的點子從何而來,也是許多人的疑問。Paget 回應:「首先要有一顆好奇的心,我們要謹記每個產品都能更加環保,分析產品的生命週期後,就會有很多好點子產生。」簡仲威進一步補充:「生活中的減塑挫折,都會成為產品的靈感來源,好日子辦公室的成員甚至會測量每個禮拜的垃圾多重,大家一起想辦法去解決問題。我們希望從自己的生活出發,去改變消費者。」

只要留心生活中的大小問題,好點子就會像點亮燈泡一樣發生。有了好點子與設計後,更需要運用適當的原料進行製造,在選用替代原油的天然材料上,張家禮分析:「新原料是否能替代塑膠,取決於來源是否穩定,所以第一階段常用的是工業用澱粉,這在世界各地都買得到,也被大量用在工業用途上。在植物纖維方面,例如咖啡渣,也必須得到很穩定的供應商,我們現在和國內最大的食品供應商合作,他們的咖啡渣品質穩定,後面的工業才會穩定。」

當好的點子順利被生產製造,成為商品進入市場後,便面臨價格及消費者接受度的挑戰。Paget 表示:「大家會以為環保產品比較貴,但那其實是對價格有所誤解,一個產品真正的成本,還必須加上污染成本,就這方面看,環保產品是相對便宜的。」黃正忠也有感而發:「整個經濟體,最終還是要面臨內、外部成本加起來的負擔。公司的損益表裡應該納入環境及社會成本,產品貴與不貴自然清楚。」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由瓶裝水開始的「綠色革命」:Reed Paget 以「環保」為訴求,要讓每個永續商品成為購物的首選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 台灣公司研發「生物基」塑膠:品質不變,分解速度卻快上 10 倍!未來有望取代石化塑膠

美、印、臺食農教育先驅:從自己的社區開始,助全球 60 億人重建與土地和食物的親密關係

隨著近代全球化以及資本主義的快速擴展,我們的食物生產遭遇到前所未見的危機,從食物分配不均,到國際廉價農作物的傾銷,人們與食物的關係越來越疏離,飲食越來越不健康,飢餓也不斷蔓延。同時,也開始出現一些不同的聲音,嘗試從食農教育著手,讓人們重新認識人與食物的關聯。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邀請《一張六十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作者 Judy Wicks,以及印尼的食農教育先驅 Helianti Hilman 、合樸農學市集創辦人陳孟凱分享經驗,他們都從自己熟悉的社區開始,一步一腳印,影響世界各地的消費者,重建人、食物以及土地的親密關係。

文:趙浩宏

「我們都想改變社會,所以一起坐在這裡;我們都想改變系統,所以一起研究,找到讓這個社會更好的方法。」講台上,主持人主婦聯盟董事長賴曉芬對著台下的聽眾們喊話,在推動食農教育的路上,大家並不孤單。

開一間友善大自然的咖啡館

《一張六十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的作者,白狗咖啡廳創辦人 Judy Wicks 相信,人們的生活可以藉由對社區與環境更友善的消費行為,創造一個永續的生活方式,為全世界的人們打造一張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而教育是改變的起源。

白狗咖啡廳座落於費城的小鎮,一開始的初衷單純只是為了讓當地的人們吃得健康,並培養想從事餐飲的孩子學習如何烹煮好吃又健康的食物。

由於 Judy 打從心底關心社區裡的人們以及地球,同時也關心小農、探討食物的生產以及販售,因此她一邊尋找願意合作的小農,一邊在咖啡廳舉辦「table talk」和在地人對話,一起聊不同的議題,關心環境、社會住宅、認識監獄裡面的囚犯如何藉由種菜療癒自己,認識社區裡各式各樣的作物。(同場加映:「若無繁盛的在地經濟,人民沒有權利,土地沒有聲音」Judy Wicks 與地方共榮,打造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

「因為我們都是地球有機體的一部分,我們需要感受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感受動物的恐懼,社會變遷的傷害,然後找到每個人自己的良知。」

Judy Wicks 除了在自己的社區做食農教育,同時也和大廠商合作,告訴他們有更好的方法成為一個備受尊敬的友善食品製造商,一起加入食農教育的行列。

為全世界找回被遺忘的食材

「健康食品買不起,那就自己種吧!」

創立 Javara 食品公司的 Helianti Hilman 是一名家庭主婦,也是印尼的食農教育先驅與成功的創業家。從小生長於偏鄉農村的 Helianti 長大後定居馬尼拉,一開始也只是出於簡單的初心,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吃到健康的食物,於是在自己的花園裡種菜,但在一開始無論怎麼種都沒辦法把菜苗種好,反之,許多野生的植物快速滋長蔓延取而代之。

直到有一天,一個原住民朋友告訴他院子裡那些野生作物其實是很珍貴的傳統食材,Helianti 恍然大悟:我們是不是在集約農業和快速商業化的過程中遺忘了許多重要的事情?

「我們都忘了印尼有多棒的生物多樣性,有許多天然而且富含營養價值的食物,遺忘了大自然的恩賜,我需要付諸行動。」

除了開發當地食材,Helianti 很清楚需要創造需求者,所以她四處推廣健康的飲食習慣,幫助消費者建立更好的飲食習慣和品味,並為他們開發每個人都買得起的產品,一同幫助小農、推廣食農教育。(同場加映:「人們早已忘記,我們曾擁有超過 7 千種稻米」印尼食農先驅 JAVARA 保存食物多樣性,將在地農產推向國際

市集 X 教育,讓友善農業走進人們的生活

合樸農學市集創辦人陳孟凱從 11 年前投入友善農業,積極在中部地區舉辦市集和大大小小的食農教育課程,多年的經驗讓他清楚知道,只有一小群人關注友善農業、在地經濟是不足的,於是他創辦市集,讓友善農業走入大家的生活。(同場加映:拋開高薪卻充滿病痛的生活,他開辦「合樸農學市集」,以有機蔬果找回健康人生

「社會企業如何讓自己的社會使命能夠成功被達成,關係的建立很重要,於是我們讓市集不只是市集,也參與了教育。」

合樸農學市集利用實作課程當作前導,儘管遇到大雨、寒流,市集也不擔心沒有人,因為當消費者藉由課程了解市集裡農民所生產的食物和作物遠比超市更好時,他們會有非常大的動力參與市集。

最近幾年,陳孟凱更是致力於臺灣黃豆的復興以及教育,除了在市集中販售,也開設許多黃豆食品的手作課程,讓消費者藉由自己製作豆腐認識健康食材的重要性,至今已經培養 30 位社區豆腐坊的師傅,成立 8 家社區豆腐枋,另外也開設黃豆食品釀造工作室,邀請大家使用臺灣黃豆,支持本土的黃豆小農。

找到聰明的方法,讓食農教育遍地開花

「當代人的要求很高,同時要好吃又要健康,不然對於健康的追求就會像一場折磨,所以有好的廚師與食譜很重要,食農教育也需要餐桌上的美味。」

論壇的尾聲, 3 位講者都提出了相同的看法,認為應讓大眾能在追求健康的過程中也獲得好的飲食經驗,因此他們 3 人在經營社會企業的過程中,都不約而同找來廚師成為自己的夥伴,從舉辦食譜活動、烹飪教室,到找知名廚師代言、與知名餐廳合作等,他們發覺只要東西好吃,就能吸引更多新夥伴加入友善大自然的行列。

除此之外,在與農民合作方面,3 位講者也特別強調了品管的重要,尤其當組織擴張以後,不僅會有越來越多的農民參與,也會面臨越來越多的競爭者,因此建立一套品管標準來確保新進農民的作物生產流程是必要的。正如同陳孟凱所述「食農教育除了用說得以外,如何落實才真的重要。所以新農民加入前,真的需要花時間觀察,讓支持我們的消費者能夠持續信任自己的品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沒有教室的學校:羅馬設計師的「幼兒園農場」,讓孩童向大自然學習
>> 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 如何令孩子自願吃下健康餐盒?這間公司讓學童「菜單自決」,改變上千間學校的餐點選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