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邱星崴——別去責備老一輩為什麼不改變,而是用行動證明我們可以有新選擇

文:陳玟成

對於台灣年輕人而言,大學時期是最多人探索自我的時期,許多人透過社團、交換學生、旅行和打工實習等方式,更加了解自己的興趣和志向。當時身為大學生的邱星崴也是如此,熱衷參與各種志工旅行和服務性活動。不過影響他往後人生道路的關鍵點,不在這些追尋外在世界的過程之中,而在於一門重新認識自己家鄉的課堂作業。

「以前我對自己的家鄉南庄是不熟悉的,但是透過一門研究清代歷史村莊的課程作業,才讓我有機會去看到原來自己的家鄉文化歷史這麼豐富。」邱星崴透過學術研究展開溯根之旅,連同研究所論文前後花費超過5年時間,針對苗栗台3線和客家文史進行研究和田野調查。

在過程中,他觀察到自己的家鄉正面臨人口流失、產業衰微、缺乏文化認同等挑戰,因此他實際投入社區營造發展工作,希望和在地人民一同改善家鄉現況。

「認識土地最好的方法,是生活」

滿腔的熱血,卻被現實利益給澆熄

社區營造發展工作一開始讓邱星崴覺得勝任愉快,因為總幹事和在地居民喜歡有年輕人返鄉辦文化活動,而自身也覺得透過這些活動可以凝聚在地人認同,進而一起解決在地問題。但後來的地方選舉,卻澆熄他原本滿腔的熱血。

「一到選舉大家就會為了利益衝突而扭曲原本的理念,很多前輩因為現實利益的考量,而不將選票投給自己理想的候選人。」那時候邱星崴才意識到,社區營造是意識面的改變,而不是結構面的改變。如果沒有經濟的自由,就不會有思想和行動上的自由。(同場加映:老寮Hostel創辦人談社區營造:先讓在地農民溫飽,再來談思想和政治選擇

接著苗栗爆發大埔事件,邱星崴轉身投入社會運動,為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們捍衛權益。然而激烈的抗爭手段卻造成當地居民對邱星崴的質疑和不信任,也讓他重新思索除了社區營造和社會運動之外,是否有其他改善在地的可能性。

運用田野調查,開啟在地新出路

退伍之後的邱星崴重新回到家鄉工作,這一次他選擇用新的方法——社會企業來改變在地議題。他前後開設「老寮青年旅館」和「Valai農創店」,並開發在地小旅行和商品。

有別於一般的新創公司,邱星崴投入很多時間從事田野調查,建立對在地社會網絡的認識和研究,並從中開發產品和服務。例如他們帶領遊客去採桂竹筍,讓遊客從活動的過程中了解在地文化,並且藉由消費支持當地產業運作。(同場加映:老寮青年旅舍 重溫故鄉的顏色

深度體驗南庄的「桂竹旅行」。

「為什麼我們選擇推廣桂竹筍而不是桐花或桂花釀?這就是從田野調查結果發展的差異化。」邱星崴分析南庄老街賣的產品,發現大部分都來自商人炒作,而不是由在地家庭式農業生產而來,無法實質改變在地經濟,也和當地文化沒有連結。但他返鄉創業的目標是要重振在地產業和文化,創造符合在地需求的新選擇給遊客和在地人,提供南庄更好的出路。

年輕人別責怪老一輩不改變,用行動證明新的選擇

走過社會企業的3年創業旅程,邱星崴即使在事業上慢慢站穩腳步,卻也承認在地居民的改變有限,因為過去的舊有模式已經影響老一輩太深了,但他認為一味去抱怨並無法改變現況。

「我們要改變條件而不是責備個人,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限制。在人口老化和凋零的困境下,他們除了廢耕和賣田地賺錢之外還有什麼選擇?與其責備老一輩不改變,不如用行動提供他們不同的選擇。」

儘管大環境改變有限,邱星崴仍然保持樂觀的態度,一方面他認為改變社會問題本來就不是一蹴可及,另一方面他也看到改變的曙光出現。有些年輕人受到邱星崴的鼓舞,跟隨腳步返鄉創業,另外也有在地人開始從在地需求發展出創新經營模式,例如一位原本開長途卡車的司機,轉而成為發展魚稻共生的農人。他認為唯有新一代的年輕人團結合作,創造經濟上的獨立自主,才能擺脫現況改變家鄉。

Valai 農創店展售許多在地商品。

給未來創業者的建議:社會企業要解決真正的問題

邱星崴認為,對於社會議題有夠深的認識,才能找到真正的問題,進而發展出好的戰略,而非只會戰術的運用,卻只解決表象的問題。

以開發番庄茶產品的經驗為例,邱星崴在研究在地茶產業的時候,觀察到人力短缺造成茶園廢耕的困境;同時他也透過訪談發現在地曾流行過「番庄茶」這款產品,與現產東方美人茶相比,番庄茶可以運用機器採收,能降低人力成本和擴大茶園使用率。

因此他在「戰略」上決定復興番庄茶作為新產品,並透過「戰術」上的商品包裝和平台行銷進行銷售。如果跳過問題研究的階段,直接從現有生產的東方美人茶進行戰術上的包裝和銷售,難以實際改善當地人力短缺的結構性問題。

「很多年輕人對於返鄉創業存有不少幻想,不如先好好認識在地議題。」邱星崴用扎實的田野調查和行動,一步步踏出自己返鄉創業的道路,而他的故事,也可作為未來創業者寶貴的經驗。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改變社會的能量不是來自憑空想像 而是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
>> 老寮背包客棧 要推「農創餐廳」
>>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有著社會學背景、對田野調查深具經驗的「老寮」創辦人邱星崴,7/8-7/9將來到社企流五週年論壇,分享返鄉創業的故事以及獨到的田野觀察,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如何在「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中脫穎而出?台灣團隊在全球決賽中學到的事

2017.06.13
合作轉載

文:莊耕臺

身為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亞洲區大賽優勝團隊之一——Linkage(參賽名稱為Cart Easy)(註一),我們對無緣入圍全球決賽感到困惑。為了使一切明朗,將挫折轉化為更好的前進動力,我們團隊決定參加銀享全球舉辦的矽谷參訪團,一探究竟。

一個團隊之所以能夠組成,源自於想要為社會帶來改變的那個善念。當團隊形成,開始設計,然而,設計的本質是什麼?大家的回應不盡相同,而對我來說,設計是自身探索於社會,並希望與社會達成更美好的共識的一段歷程,最終的目標是更好的共識,以營造更好的社會。

「更好」這樣的比較概念,是驅動團隊前進的根本。而後,團隊達成共識,著手設計,嘗試將設計曝光於各種場合,尋求認同與資源,從而決定參與競賽。

然而,不同性質的場合,需要呈現的內容與面向也不同,在此不多做描述。針對競賽,從亞洲區決賽到全球決賽,我整理出以下重點,作為分享。(皆以本次史丹福設計競賽為例)

一般競賽注意的方向

1. 團隊作品是否切合競賽主題:以在地安老為例,你必須著重於使用者的生活想像,才能勾勒出具感染力、貼近真實的在地生活情境。

2. 作品本身痛點是否能使目標族群感同身受:痛點必須夠痛,最好是一提及就能夠使觀眾自行想像出畫面,依此角度而言,明確改善使用者生活中被侷限、內心想要被改變的情境,會是有利的方向。也就是說,在展示作品的過程中,能夠讓觀眾想像出這樣的情境,而不僅僅是你表演給他們看的情境。

3. 感染力是否足夠:當評審及觀眾組成廣泛、多元時,你很難在有限的時間內,透過表達與他們一一達成共識,使他們認同你。此時,準備具主導性及感染力的素材(通常是示範影片),能夠在短暫的競賽環境裡,暫時地使他們快速認同你。

然而,這樣的手段也需謹慎考量素材所帶出來的氛圍。以在地安老為例,這樣的主題是會令人感到振奮、雀躍、期待,而你的素材理應也要包含同樣的元素,甚至是試圖使觀眾在想像競賽主題與你的作品時,是能夠維持一樣的情緒。

4. 比現有產品好在哪:一個大前提是,使用者根本不在乎你的作品細節,他只在乎怎麼使用該作品來解決自己的生活問題,而這樣的方式好不好?好的面向有很多種,我概略分為4種。

首先是使用者成本,需要證明你的作品能夠替使用者節省更多成本,不只是金錢,時間也是一項考量;第二是功能,功能具備獨特性,比現有產品更能讓使用者有效使用;第三是形象,使用者使用產品時能夠獲得更理想的觀感與情緒,比方說一台優雅漂亮的助行器;最後是趨勢,證明你的作品是跟隨著社會發展脈絡,不至於輕易新模式取代或淘汰,甚至是引領潮流。

掌握這些比較優勢,讓觀眾自己幫你做出肯定與說服他人,畢竟,人很難不去比較事物。

以上述的4點來看待本次全球決賽的優勝團隊,我們都能夠找出他們相對應成功的地方。以下分別針對優勝團隊進行簡介及分析。

首獎:Tame,來自National University of Sciences and Technology in Islamabad,巴基斯坦。

Tame是一個穿戴於手腕至手肘間的醫療穿戴裝置,能夠使手部顫動使用者取回手部控制能力,以利日常生活。

Tame有兩大點成功關鍵。第一,Tame把握住醫療器材的特性,也就是痛點相當明確。Tame的目標族群直接從手部顫動(tremors)的患者作為族群,以排除顫動所帶來的生活不便為改善目標。當技術性可行,又有實際示範影片支持,情境自然就有說服力。

更加分的是,以疾病或症狀為導向進行設計,能夠有效迴避文化落差問題。一樣都是非美國本土團隊,中國團隊在文化落差的處理上就不盡理想(註二),以至於大部分觀眾無法被他們成功帶入作品情境。

第二,Tame明確呈現了比現有產品更優的面向:與2014年決賽首獎的失智症輔助餐具Eat-well相比時,使用情境不侷限於飲食;與穿戴於手掌上的防顫動裝置GyroGlove相比時,穿戴的部位更令使用者感到舒服。在這兩點上,Tame幾乎包含上述所有優勢,也因此榮獲首獎。

2016–17年史丹福設計競賽全球決賽現場 —首獎團隊:Tame

次獎:Rendever,來自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美國。

Rendever是一個VR(Virtual Reality)的穿戴裝置,旨在提升高齡者的生命品質。這類作品會被使用者用於達到自我實現的心理面向,因此外在環境驅動使用者意識到該需求的程度會有所不一。以企圖讓使用者意識到需求作為策略,感染力對於Rendever來說相當重要,而這點他們處理很成功。

Rendever從摯愛的親人著眼,在深刻的故事中找出痛點,示範影片感染力強。Rendever與輔助照顧單位(Assisted living)合作,掌握高齡者離開舊有的生活環境轉而進入機構接受照顧所衍伸的寂寞感與社交隔離,此一大痛點,再透過VR替高齡者建構新的連結網絡,擺脫空間束縛。

這點不僅切合競賽主題,也符合有照顧背景的評審胃口。另外,Rendever成功描繪出產品所帶來的各項情境改變,且分別呼應不同的需求,未來藍圖同時也具吸引性。整體而言,感染力強是Rendever最大的亮點。

2016至17年史丹福設計競賽全球決賽現場 —— 次獎團隊:Rendever。

三獎:Uppo,來自Virginia Tech,美國。

Uppo是一個幫助維持健康姿勢的改良式助行器。Uppo與Rendever的困境相同,需要透過感染力帶領使用者意識需求。甚至,Uppo的目標族群以健康為導向,與Rendever比較在外在環境驅動需求上力道更薄弱。

又,Uppo在簡報呈現上也出現技術性的問題,以至於無法成功辦到像Rendever一樣的感染力。但是,Uppo在比較現有市場產品上相當出色,作品帶出來的生活情境相當正向,符合趨勢,藉由維持健康姿勢,延長在地安老的可能,也確切合乎競賽主題。

2016–17年史丹福設計競賽全球決賽現場 — 三獎團隊:Uppo。

最後,還是不免回歸到一開頭的部分,好好檢視自己跟對方的落差。我認為,文化落差是從亞洲區到全球決賽的一個關鍵門檻。

若是沒有辦法在短暫的時間內消弭因為文化差異所帶來的使用環境差異,區域型的優勝作品就會在全球賽中碰壁,而這也正是Tame獲得首獎的關鍵因素之一。但如何拿捏好設計時所需要針對的目標族群與需求,這箇中的複雜又是另一塊實戰學問了。

註一:Linkage是從智齡聯盟跨校專題課程內團隊Cart Easy(參與競賽時亦以此報名),於課程結束後延續運作之團隊。
註二:中國團隊本次作品為A-Helper,是一個農耕器具,以協助中國農村高齡者維持農耕生活。

全文轉載自銀享無國界,原文標題:爬出井口-以新創團隊角度看待史丹福設計競賽全球決賽

延伸閱讀
>> 2016「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8組大學生團隊入圍亞洲區決賽
>> 人在偏鄉,也不怕沒人載!日本鄉間「無人公車」服務預計10年內上路
>> 日本打造指甲大小QR Code貼紙,貼在手上 掃描即能幫助失智長者回家

作者簡介:莊耕臺,聚焦在高齡與故事的青年,目前就讀北醫長照碩士學程,並奮鬥於畢業論文及創新設計之間。喜歡聆聽故事,也喜歡筆耕,更喜歡兩者交織之下,彼此醉心的剎那。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