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環境會計:用看得見的數字,算出看不見的「社會影響力」

2017.03.25
瀏覽次數:

文:章廷文

得到天下雜誌CSR 獎項的企業,2015年一共捐了50億新台幣作為公益慈善捐款,但這些捐款到底產生了多少效益?在沒有全盤考量利害關係人之前,沒有人能知道這些捐款是否被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是否發揮了這些資源的最大價值。

2016 天下企業公民論壇以「CSR 讓改變看得見」為主題,邀請了「英國社會價值協會」暨「國際社會價值協會」執行長Jeremy Nicholls,和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營運長周建宏、台泥董事長辜成允、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瑞助營造董事長張正岳,共同探究未來社會環境會計與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的可能性。

用「會計」方法計算企業的「社會影響力」

Jeremy Nicholls過去是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的執業會計師,曾經在坦尚尼亞、賴比瑞亞和尼加拉瓜工作過。後來他將會計師的背景與專業運用在計算社會影響力,協助組織可以做出對社會與環境更友善的決策。

論壇一開始Jeremy便用財會制度的歷史脈絡來探討未來社會環境會計(Social & Environment Accounting)的可能性。社會環境會計可說是傳統財務會計的反面,過去一般財務會計,基本上不太重視所有生產過程中對社會和環境的衝擊,僅專注於評估組織自身利益。然而社會環境會計則是主張,組織應關注因其經濟活動對社會以及環境所造成的影響。

所以,社會環境會計填補了只關注組織自身利益的財務會計之缺陷。要達成這樣目的的做法很多,包括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sibility,CSR)、企業環境損益評估(Environmental Profit & Loss account,E P&L)和SROI等都是計算組織對社會與環境影響的方法。

他進一步指出,自從工業革命之後,全世界人均GDP(註一) 呈現指數成長 ,不斷飆升,而在這個過程中各國的法規也不斷努力追趕經濟成長的速度。綜觀制度的演變,從財務資訊的規範、到環境會計GRI 永續報告,和現在時常討論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隨著社會大眾逐漸發現「永續」的重要性,人類社會的制度正以緩慢的速度從最大化股東權益,走向社會與環境永續。

然而,Jeremy也認為社會環境會計相較已經發展2百多年的會計制度尚顯年輕,故許多法律規範尚不成熟。不過他也提到,雖然現在並沒有法律規範一定要在財報中納入社會環境會計, 但已經有一些公司主動將對社會環境的影響納入企業決策的考量。

例如:來自瑞士的水泥建材跨國公司 Holcim,和旗下擁有Puma、Gucci 和 Bottega Veneta 等品牌的開雲集團(Kering),都使用了企業環境損益評估(Environmental Profit & Loss account,E P&L),決策過程不再只考量股東權益,而是從產品的供應鏈開始,全面分析企業對環境以及利害關係人可能產生的損失與獲益。(同場加映:「想要在宇宙中留下刻痕,就要改變世界!」B型企業 在亞洲打造良善經濟

如果企業要採取社會影響力評估,可以如何開始呢?

Jeremy 分析,組織領導者本身必須對此議題有認知而且充滿熱忱,因為通常這樣的制度必須是由上而下展開,才能帶動整個企業導入新的衡量模式。同時,企業也需要親自去了解受益者的需求,才能夠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指標來衡量受益者的改變。

3個觀念掌握SROI的精髓

目前在台灣商業界最被廣泛使用的是以GRI架構撰寫的CSR報告書,來向大眾溝通企業對社會及環境的影響為何。但是GRI架構的報告書一般並沒有討論對於各面向投入的成本效益,報告書中較常見的內容是企業舉辦活動和捐款的成果,但是企業並不會揭露為了做這些事情花費了多少成本,更不用說公開每年投入特定項目的成本變化,然而成本效益分析可以讓大眾知道影響力究竟是被有效率的創造,還是資源無效率的浪費。

為了更真實的呈現並有效運用組織所發揮的社會影響力,SROI是一可能的選擇之一。(同場加映: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營運長周建宏,當天介紹了 SROI的操作流程和概念,他指出有了這樣的衡量工具,企業可以實踐 「3M(Measure,Manage,Maximize)」的公益管理思維。3個M分別代表的是:

  1. Measure:用量化方法衡量改變。
  2. Manage:找出範疇後,根據結果進行管理。
  3. Maximize:專注特定目標,努力讓改變最大化。

周建宏接著說明SROI的操作流程可以拆解為6個步驟:

  1. 找出專案的利害關係人,如專案執行者、受益者、受益者的家庭與社區等,以確認研究範疇。
     
  2. 將列舉的利害關係人依重要性做排序。
     
  3. 列出專案產出(Output),比如此專案將會建造幾間圖書館、送出幾台電腦等可以直接衡量到的數據。
     
  4. 找出專案成果(Outcome),成果是指3到5年間的改變,較不容易衡量。比如經過了硬體設備更新,受益者的自尊、謀生能力是否有因此提高。
     
  5. 將可以得到的成果貨幣化,利用價值相近的財務指標,估算該成果的財務價值。
     
  6. 參數修正,算出 SROI,評估者就會得到社會報酬率,得出投入該專案1元,此專案所產生的社會報酬為多少元。SROI 計算過程中會有許多重複計算的地方,必須透過經過修正才能更接近實際價值。再經過淨現值(註二)計算後,就可以得出專案的 SROI。

資誠基金會過去贊助了澳洲數間組織的SROI 分析報告,其中有一間組織名為Food Connect Brisbane(FCB),他們致力於讓社區的食物分配更公平且更有效率。FCB 集結了當地小農以及社區志工的力量,提供消費者當地小農所生產的新鮮農作物。一方面為了降低運送成本,同時也是減少碳排放。

FCB 採用一種獨特的「City Cousin」物流系統,他們並不會直接將貨物送到每個訂戶家中,而是送到各社區的City Cousin 的手上,讓消費者就近跟City Cousin領取貨物。除了環保與增進效率之外,這也是一種增進社區鄰居間互動的設計。

經過 SROI 的計算後,FCB 的社會報酬率是16.83:1,也就是說,投入1美元,可以有16.83 美元的社會影響力報酬。更重要的是,在報告書的最後,分析者給了FCB許多建議,包括確保生產品質、定期揭露分配給小農的營收比率以加深消費者對組織的信任,以及應善加利用SROI的分析去和潛在投資人溝通,讓投資人明白組織在未來影響社會的潛力。這正是SROI和其他影響力衡量可以帶給組織的價值。

然而,周建宏也強調,當組織在將無形的社會價值轉換為具體有形的價格時,中間仍有許多無法客觀呈現的地方,所以不同組織間的SROI 也無法拿來相提並論,只適合與自身相比,或是和相似組織比較。不過,他認為「大致的正確」還是比「沒有衡量管理」更佳,所以影響力衡量工具固然有缺陷,但仍能幫助組織找的前進方向以及組織應聚焦優化的地方,進而達到最大化社會影響力的目的。

Jeremy 總結,當社會影響力也納入企業的損益表時,企業必定會做出對社會最好的決策,因為那將是企業不得不的選擇,只是那一天並不會太快到來。

然而綜觀來看,其實社會中的各個利害關係人都是越來越重視永續與社會影響力的,例如更多大型企業主動採納社會環境會計如 E P&L 和 SROI,4大會計師事務所也紛紛成立了事業永續部門以服務企業客戶,同時世界各地新興的社會企業和非營利組織也越發蓬勃,這都將使得社會大眾對永續的重視變得更加普遍。

以台灣來說,先前的食安風暴不只是讓民眾開始重視企業對社會的影響,也讓政府不得不對企業有更嚴格的管制(註三) 。當然,各國相關法規在什麼時候實施上路,仍是決定性的關鍵。

註一:人均GDP係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 per capita)。人均GDP持續成長,代表隨著時代進展與科技進步,每人平均創造的經濟活動價值越來越高。更白話的說,就是平均而言,人越來越會賺錢,而且賺的速度越來越快。
註二:淨現值是一項投資所產生的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值與項目投資成本之間的差值。若淨現值為正則代表可接受投資案,反之則應拒絕投資。
註三:金管會宣布,2017年資本額超過50億的公司都必須編列CSR報告書。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社會創新方法論:社會效益評估新手指南
>> 給社企創業家:悶著頭想出來的點子不一定能解決問題,用「人本設計」來驗證你的想法!
>> 社會企業如何與大企業合作?四大關鍵眉角,降低雙方合作挑戰

賣一捐一食物版!你吃花生醬,Good Spread幫助難民

2017.03.24

新創團隊Good Spread效法Toms懶人鞋賣一捐一的商業模式販售花生醬,至今已與世界展望會等機構贊助超過3萬3千份即時營養治療食品,幫助約600名非洲兒童免於因極度營養不良造成日後腦部傷害。

編譯:黃詩絜

美國人愛吃花生醬是個不爭的事實,不過要如何以花生醬幫助難民兒童度過營養不良的危機?這得從新創團隊Good Spread創辦人 Alex Cox和Mark Slagle說起。最初,在得知未開發國家兒童因營養嚴重不足,容易感染致命疾病,以及造成日後腦部損傷的狀況後,2人於2011年買下露營車,縱橫全美大專院校宣傳此議題。

之後,他們決定與負責生產「即時營養治療食品」(註一)(ready-to-use therapeutic food,簡稱RUTF)的機構MANA合作,並以該即時營養品MANA中比例最高的成分——花生為出發點,打造全新品牌Good Spread,仿效鞋履品牌Toms賣一捐一的商業模式,只要消費者買1罐花生醬,Good Spread就會捐贈1包即食營養品,協助改善難民兒童營養不良的問題

「如果幼年沒有攝取足夠的蛋白質,腦部就無法完全發展,一旦錯過提供營養的關鍵時機,在之後能幫助的也不多了。」在接受Fastcoexist訪問時,共同創辦人Alex Cox這麼說道。即時營養治療食品的受益對象,以嗷嗷待哺的嬰孩為主,由於戰亂或經濟關係導致糧食危機甚至嚴重饑荒,在這個循環下,嬰兒所需的母乳缺少足夠蛋白質。

MANA口感接近花生醬,成份除了花生,還加入許多人體所需的維他命,成了兒童營養不良的救命丹。只要在母乳加入MANA,1天3份,連續4至6週後,即能拯救因營養極度不足而瀕臨死亡的嬰兒。(同場加映:兩塊錢優格造福10萬個營養不良兒童

 

Good Spread於2012年的群眾募資活動推出其第一項產品——花生醬,至今民眾可以在美國亞馬遜網路商店(Amazon)等網路或其他實體商家購入。2013年,他們也靠著賣一捐一的商業模式與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合作,在世界糧食日捐贈3萬3千份即時營養治療食品至非洲查德,讓營養嚴重不足的600名兒童連續8週獲得足夠營養。

現在,Good Spread更積極透過另一波群眾募資活動,推出4種全新口味的花生醬,與MANA和烏干達其他夥伴合作,致力幫助世界第三大難民營(因內戰而流離失所的150萬名南蘇丹難民),期盼透過此一募資活動幫助1千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只要消費者買下1罐花生醬,Good Spread就會捐贈1包MANA,而100包MANA就能幫助1位孩子。

註一:最初「即時營養治療食品」的概念由無國界醫師發起,這些方便的營養品包被公認為營養不良的解決之鑰。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ColaLife—他搭可口可樂便車來改變世界 設計比聯合國更有效率的送藥方式
>> 看高級營養品─螺旋藻如何解決營養不良的問題?
>> 兩塊錢優格造福10萬個營養不良兒童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