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兼容經濟與未來企業

2016.03.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楊家彥

未來經濟社會發展方向的國際共識,是走向創新、永續、兼容的價值。或許大家對創新(Innovation)、永續(Sustainability)這兩個名詞已相當熟悉,但經濟兼容(Economic Inclusiveness)過去較少被主流經濟發展思潮所討論,一般人對此相對陌生。本週先簡單談談。

「經濟兼容發展」到底是什麼?

人類經濟社會發展迄今,許多缺失持續存在。在市場這一端,現行主流商業運作模式常流於「過度掠奪」,一味極大化企業主或股東獲利與投資報酬的結果,常見員工待遇與發展、供應商關係、客戶價值保障,以及所在社區及環境價值等關係失衡,形成重大社會問題。

例子可說不勝枚舉,近年來台灣多起食安事件引發強烈民怨、國際製造代工企業「血汗工廠」問題至今仍不時被討論、任意排放廢棄物嚴重污染環境案件亦時有所聞、金融機構掠奪式經營引發全球金融海嘯的傷害至今未歇等。另一方面,政府部門或非營利組織亦常受限於治理問題、財源不足等因素,無法提供持續穩定或有效的解決方案。

這種經濟發展利益為少數從業者所得,但社會多數利害關係人卻蒙受損傷的現象,已被批評是不夠兼容的系統性問題。正因對現行主流經濟運作模式的不滿與反省,當孟加拉的經濟學家尤努斯(Muhammad Yunus)發展出鄉村銀行的微型信貸(Micro-Loans),成功將長期被排除在傳統商業銀行體系之外的社會基層與弱勢族群,納入金融服務網絡之中,便於 2006 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並獲得世人高度重視與廣泛討論。這也正是經濟兼容發展的最佳代表之一。

近幾年「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Business, SE/SB)」在台灣已引起不少的討論。其中正、反、左、右意見紛陳,正顯示這個思潮仍在初期演進階段,所以大家常會見到很多類似議題的不同用語。

例如,也有人喜歡把社會企業稱為「兼容性企業(Inclusive Business, IB)」,把「社會經濟模式(Social Economy)」稱為「兼容經濟(Inclusive Economy)」,意在凸顯經濟發展惠及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價值。也有人特別重視社會經濟模式不同於過往的創新性,而把這類發展稱之為「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因此,投入這類發展活動的資源也常見有「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ment/Venture)」、「慈善投資(Venture Philanthropy)」、「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等說法,有時連說者都不真的知道這些用語是否有差異,或差異是什麼。

如果我們採取一個最基礎的觀點,即所有組織的設立,都在解決社會部分或全體成員的未滿足需求或「痛點」。

有人以營利手法來提供相關解決之道,這解決之道就習慣被稱為產品或服務,而提供這類產品或服務的組織就被稱為營利事業或企業(For-profit Organizations or Businesses)。反之,如果現行技術、市場環境或法規等方面存在顯著限制,以致無法出現有效的企業與市場解決模式,常常政府措施(Government measures)或民間非營利組織(Non-Profit Organizations, NPOs)就可能形成,來解決或減輕相關痛點。

從上述觀點來看,所謂「社會問題(Social Issues)」就是長久積累而難以解決,或是新產生而尚未解決的社會痛點或未滿足需求。邏輯上,社會問題的處理不必然只能採用某種特定方式,而較佳解決模式也可能隨著不同時期有所更替變化。

舉例來說,現今以一般社會大眾為服務對象的商業銀行營業模式,大家都已習以為常,但回顧過往發展歷史,卻是從慈善與互助組織開始。再以醫療機構為例,至今台灣法律仍規定所有醫療機構必須以非營利的財團法人形態設立,但國外卻已有多國可見營利事業形態的醫院連鎖體系了。近十年來,以企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或減少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及 B 型企業(B Corp)思潮亦應運而起。

社會企業 vs. B型企業

當大家好不容易開始消化社會企業所引發的概念與課題,B 型企業的概念又被引進台灣,從 2015 年台灣首家通過美國 B 型企業總部(B Lab)認證的綠然能源 DOMI 開始,至今年三月已有六家企業通過 B Corp 認證。

事實上,目前世界已有超過 1,600 家認證的 B Corp,亞洲發展起步較晚,而推動台灣 B Corp 發展的亞太 B 型企業協會(Asia-Pacific B Corp Association)亦已正式成立,更將於今年三月底舉辦首屆 B 型企業亞洲年會。這讓許多人不禁想問,為何企業圈中出現了不止一種「企業突變」。確實很多人仍不太清楚如何定義社會企業和 B 型企業,遑論兩者之間的異同。

簡單說,通常社會企業指的是,直接以其產品服務或業務營運來解決特定社會問題的企業組織。例如,許多小農的農作很難進入傳統主流食物供應鏈之中,造成小農收入不易提升的弱勢處境。

台灣有家企業叫鄰鄉良食,專門輔導小農以環境友善農法耕作,並以高於一般市場價格收購,賣給許多企業的企業社會責任採購或團購。鄰鄉良食以提供友善農法輔導及銷售服務為主要業務,一方面改善小農收入,並兼顧環境保護價值。過去也有些非營利組織在做類似的事,因而亦有人將社會企業的定義擴大涵蓋相關非營利組織。

2014 年行政院「社會企業行動方案」所採取的「狹義操作型定義」,必須同時滿足以下三項條件:

  • 組織章程應明定以社會關懷或解決社會問題為首要之目的。
  • 每年會計年度終了,財務報表需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並應申報及公告其社會公益報告。
  • 組織當年度可分派盈餘應至少有 30% 保留於社會公益目的,不得分配。

對比之下,可知真正社會企業常在產、銷等營運活動中達成社會目的,保留企業盈餘用於特定公益用途反而未必是常態或主要工具。但政府總常為了行政方便或防弊目的草率地限制公共資源的配置。

B 型企業的概念則從企業的關係鏈出發,以良善公司治理、員工待遇與發展條件優化,透明與合理採購關係、客戶權益保障、社區友善關係與環境責任等做法,來追求股東、員工、供應商、客戶、社區與環境等利害關係人的利益平衡與共好關係。

不少傳統思維認定上述理念與營利目的衝突,但世界上已有不少 B Corp 已成功證明,良好的股東、員工、供應商、客戶、社區與環境關係,不但不必犧牲獲利,更可能提升生產力、組織效率、品牌價值等整合競爭力。

雖然台灣已存在一些真誠實踐企業社會責任的好企業,但目前仍處於各自努力、各言爾志的階段。例如,台灣有知名企業大老常年倡議「王道企業文化」,但由於缺乏溝通的共同語言、明確可操作的系統工具等,目前仍未凝聚社會共識而蔚為風潮。

對照之下,起源於美國的 B Corp 認證系統、影響力財報與投資標準(Impact Reporting and Investment Standards, IRIS)與相關評等系統(Global Impact Investing Rating System, GIIRS),以及 B 型學府倡議(B Academy Initiative)等體系,透過國際對話交流、共享共創的推展,隱然有掀起全球企業再造運動的聲勢。

身為國際經濟社會的重要成員,台灣能不急起直追?

結語

當社會企業與 B 型企業發展成熟時,彼此重疊性將越來越高,而兼容經濟模式的未來願景,是不必再像現在區分成這麼多種類的企業;

未來企業只有好不好之分,而好、壞標準就在企業的存在是否讓這個社會更好,而非賺進企業主口袋的錢有多少。

大家就發願讓所有黑心企業在不久的將來都無地自容吧?

無論社會企業或B型企業的發展,都需要適合發展的環境生態,也需要動態系統性的策略思維來推動。

延伸閱讀
>>【B Lab創辦人專訪】B型企業不是一場短期競賽,而是放眼「下個十年」的市場眼光
>>「錢是賺到了,但我們失去了什麼?」一個全球響應的企業自律行動,帶動台灣良心企業的崛起
>> 不只政黨輪替,經濟價值也該輪替!奧地利提倡「改良版」資產負債表,翻轉超過300家企業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用3大議題9位跨國講者,為你織出未來生活樣貌點滴。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一起來聽第一線社會創業者現身說法,看看他們眼中未來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關於犯罪防治,社會企業能做些什麼?「以你擁有的資源,在你的位置,做你能做的事」

「以你擁有的資源,在你的位置,做你能做的事。」──美國前總統羅斯福

台北街頭和捷運接連發生無預警的傷人事件,根據過往資料整理得知,這些犯人大多為在社會中遭遇挫折的青壯年男性,面臨失業、人際關係薄弱、有前科記錄等情況。

這些事故的發生反應出台灣社會安全網的漏洞,面對事故,我們除了難過與提高警覺之外,還可以怎麼參與和改善這個問題?

陪伴高關懷青少年 降低未來犯罪率

2011年,英國青少年福利服務被砍了21%的預算,造成許多休閒中心被迫關門,這意味著年輕人少了可以踢足球的場地,更有可能遊蕩街頭而誤入歧途。

英國兩位中年失業的足球迷,成立足球俱樂部Target Football,讓街頭青年加入球隊、參與課程,並接受教育進修,讓足球成為年輕人將來就業的跳板,同時降低未來犯罪率。

在台灣三峽,「甘樂文創」創辦人林峻丞結合志工力量,9年來免費輔導高風險家庭的青少年,並和在地小學輔導室合作,讓青少年參與淨溪活動、幫助在地老農賣出農作物等。藉由提供補救教學、生活陪伴和職場訓練,協助社會角落的孩子找到生存價值。

林峻丞提到,這是一段緩慢且持續修正的過程,「很難評估具體的影響力,因為改變需要長期累積。」但他相信,只要被這樣的理念影響,一定能造成個人很深度的改變。(峻丞將在4/17來社企流四週年論壇,分享他的經驗和理念)

更生人的再教育 協助融入社會

美國每年有數十萬人出獄,而這群更生人想回歸社會時卻總是碰釘子。Refoundry的共同創辦人Tommy Safian觀察到,負責輔導的機構在多重的社會壓力下,無法提供充足的就職訓練,最終導致更生人只能從事薪水微薄且無發展空間的勞力工作。

這導致媒合結果不理想,一年後還有工作的更生人只有四分之一,能工作持續三年的則僅剩十分之一,更悲哀的是,有超過一半最後又回到監獄。

Refoundry這家社會企業,專門提供更生人為期一年的職業訓練,並協助他們創業。當Refoundry培育的企業能自主營運後,其營收可回饋於職業訓練的開銷,使Refoundry不需仰賴慈善捐款。

另一則鼓舞人心的例子,則是發生在英國的伯明翰。曾是戒毒者的創辦人史提夫成立Changes UK,幫助認為自己需要重新融入社會的成癮者,提供安全的住宿空間,協助戒毒,也提供其他生活或就業的建議。

目前客戶有89%沒有重新犯罪,有90%以志工或就業成功融入社會。Changes UK不只避免戒毒者重新犯罪、提高社區對曾犯罪者的接受度,也使當地社會獲得額外的生產潛能,此外,也讓更多人受到成功戒癮的鼓舞與感動。

當整個台灣社會沉浸在集體的難過和憤怒時,我們也一起思考,如何從自身的職業、手邊的資源,為這個生病的社會,做事前預防和事後治療,共同加強社會的安全網。

審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甘樂文創──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 兩個失業的足球迷中年創業,用足球翻轉無數街頭青年的人生
>> 以社區互助重建戒毒者的生活-Changes UK

未來,是現在每個當下的總和,也許不是一帆風順,
但透過想像、行動與堅持的累積,可以開創出我們期盼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帶你迎接三大未來趨勢: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想像領路 勇氣為槳 堅毅續航。
4/17 擁抱未來 Let's get on board!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