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活動報導: 台北社企大樓開幕,對台灣的身障就業有什麼影響?從台灣與新加坡經驗,看跨域合作的各種可能

活動報導: 台北社企大樓開幕,對台灣的身障就業有什麼影響?從台灣與新加坡經驗,看跨域合作的各種可能

2015.05.16
瀏覽次數:

   文:李英嘉

他們是專注身障的,我們是專注農業的。有沒有其他領域的社企在改善社會問題的同時,讓身障就業也擴大它的影響力?-厚生市集創辦人暨負責人 張駿極

Taipei SE . DBS Hub / 臺北社企.星展小棧為了慶祝開幕,在5月舉辦一系列的活動,第一場於5月5日開跑的「好事論壇-社會企業x身障就業!永續發展新契機─以台灣和新加坡為例」,邀請了進駐的四間社會企業夥伴─厚生市集創辦人張駿極、勝利潛能發展中心主任張英樹、黑暗對話工作坊董事長謝邦俊、和若水國際營運長陳潔如,一起與新加坡星展基金會執行長Patsian Low和大家面對面,共同探索社會企業與身障就業能擦出什麼樣的新火花。   

Patsian Low:身障就業在新加坡

長期在亞洲為社會企業提供資源的星展基金會,執行長Patsian Low分享了新加坡支持身障就業的社企案例。人口僅五百多萬、經濟迅速發展的新加坡,預估有十萬名身障或發展遲緩的人士,三年前星國政府開始著手規劃照顧身障族群,在這樣的背景下社企也開始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Patsian 分析新加坡主要有三種身障就業的營運模式 : 平衡雇用比例型、培訓就業型、就業支持與庇護工廠型。例如專門為活動提供設計和顧問服務的公司Adrenalin,就固定聘用30%的弱勢族群,其他員工也會接受手語等其他溝通方式的培訓,而結合美食廣場、小販培訓和二手書販賣的廚尊美食(Project Dignity),則是以培訓身障人士專業技能為主要模式,提供身障者就業和實習機會。另外,在新加坡歷史悠久的非營利組織SPD,則提供教育、培訓及就業三方面的支持,協助技術認證、並提供長達六個月後的就業輔導。

然而新加坡投入身障就業的社企近年來也面對許多挑戰,許多工作機會逐漸外移到其他低勞力成本國家,有些職缺也在時代變遷中逐漸被淘汰,身障者因而缺乏穩定、具持續性的外包和就業機會。此外,社企如何衡量自身的社會影響力,該看重短期的就業率,或是更長遠的生活與自信心的進步,這些都是新加坡關注身障就業的社企正面臨的問題。


   (圖片來源)     

張駿極:社企聯手身障就業,擴大社會影響力的打擊面

唯一以非關注身障族群進駐的厚生市集創辦人張駿極,則分享了自己如何從不了解、不關注,一路轉變為社企結合身障就業的代言人。「他們是專注身障的,我們是專注農業的。有沒有其他領域的社企在改善社會問題的同時,讓身障就業也擴大它的影響力?」

傳統企業因為不了解、怕麻煩,不是不聘用身障者,就是特別設立一道鴻溝區分身障者和一般人所做的工作。社會企業結合身障就業,可說是社會正面看待身障就業的重要契機, 位於身障大樓一樓的厚生市集雇用身障者,一起和勝利開發熟食產品,便是社企結合身障就業的實例。雙方結合現有資源去創造新的服務與產品,就能一起攜手擴大社會影響力的打擊面。

   
   (圖片來源 

張英樹:社會企業搭配庇護工場,聯手打造完善生態圈

面對外界質疑營利的社企排擠了庇護工場的發展,長期投入提供多元就業的勝利潛能發展中心張英樹主任也回應,張駿極從不了解到帶著整個團隊一起了解,這個勵志的故事就是個能繼續複製的型態。

張英樹也舉勝利與全家便利商店合作的案例,說明從提供較多支持系統的庇護工廠,到更能獨立作業的社企,彼此其實是可以延伸搭配、互相提攜的關係,讓不同的身障者可以隨著時間和自身的能力,有更適性的選擇,並且更重要的是攜手產、官、社、金四部門,一起打造一個更完善的身障就業生態系統。


    (圖片來源       

謝邦俊:逆轉弱勢為優勢,翻轉社會成見

黑暗對話工作坊的董事長謝邦俊,也認同身障者需要被賦予更多元的工作選擇權。身為弱勢中的弱勢,視障者因視力受損而面臨在就業上更高的挑戰。以往傳統的支持組織多以扶持、照顧為主,習慣看到一個視障者就想要伸手拉一把,但謝邦俊強調,弱勢者唯有願意自助、不依賴,才能發揮自身最大的潛力;看不起或想幫忙這兩種既定的社會成見,都是妨礙視障者自立自強的障礙。

黑暗對話透過將視障者訓練為黑暗體驗活動的培訓師,將原先處於明亮世界裡的弱勢,轉變為黑暗中的優勢。謝邦俊強調:「若能逆轉弱勢為優勢,社會對身障就業的成見也會改變。」

                               
            (圖片來源

陳潔如:用營利解決就業,為身障者打造永續商業模式

「 Make Money的目的是為了讓Make Meaning的發展可以永續進行下去。」同樣基於創造多元就業選擇的理念,若水國際營運長陳潔如更強調為身障者提供具產業價值的市場機會,以發展永續的商業模式。

在這樣的背景下,若水開始發展BIM(營造產業數位化)。為了讓沒有工程營運背景的夥伴也能上手,陳傑如花了許多心力在創新工作流程上。現在,有六成以上都是身障者的BIM團隊,高品質的服務吸引不少企業上門委託,但陳傑如對外從不強調他們是身障團隊,因為從一次企業主來公司洽談的經驗中,她發現先看到產品服務品質,還是先透露身障者的身分, 對客戶而言有預設性的差別。若先將高品質的成果呈現在客戶面前,再讓他們知道團隊的組成,對身障就業的正面觀感便能逐漸擴散。

透過五位講者精彩的經驗談,我們看見社企與身障就業的結合,不只提供了更永續、多元發展的職涯選擇,讓身障者得以擺脫社會成見、發揮更大的潛力,此外更作為一種示範作用,讓各領域的企業能重新認識身障就業對自身企業的可能性。社會企業透過模組化工作流程,提供身障者各種機會,未來有一天其他的企業也能循這樣的模式,逐步消弭身障者與一般企業核心事業之間的鴻溝。


  (圖片來源

社企大趨勢/企業內的社會起業家

2015.05.15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5月7日)

《如同起業家一般地在企業裡工作》是日本著名商業書作家、同時本身也是起業家的小杉俊哉的著作。他在書中談到,即使在一般的企業工作,如果能擁有起業家的精神,例如自動自發的積極精神、率先行動的領導力、願景、一直挑戰新事物新領域的強烈意識、不論是對公司或對自己,都是將雙方能力發揮到極限的有效方式。

如果將這樣的起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應用在社會企業上,即使是在一般營利企業體制內的一介社員,是否也有同時在企業內做為社會起業家的可能?

近年來在日本,即使身在營利企業工作,但能獲得企業的支持和理解,在企業內追求自己從事社會企業夢想的例子漸漸增加。他們多半找到能貢獻企業和做社會貢獻的平衡點,提供企業成長必須的創意,而這些創意同時也是社會貢獻的原動力。

星川安之就是著名的例子。他現在是日本公益財團法人共用品推進機構專務理事兼事務局長,推動不論各種年齡或是身體障礙者,人人都可使用的設施、製品和服務。

在高齡化社會與無障礙空間需求日漸增加之時,他是日本在這個領域貢獻了30多年的先驅者。而他的起點和發展,都起源於他在著名玩具廠商工作之時。

為身障兒童做玩具設施

1980年,星川進入日本著名玩具商TOMY(現在的TAKARA TOMY)工作。他一開始的夢想,就是想為有身體障礙的兒童製造玩具和遊玩設施。

雖然當初TOMY還沒有這樣的部門,但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創辦人一直的願望就是希望給所有的孩子夢想,因此未來很有可能成立這樣的部門。

這個可能性讓他決定加入公司。

這個決定開啟了他之後人生的一扇大門,公司給了他最大的自由空間,一邊工作一邊堅持社會貢獻的夢想。讓他從企業的「點」,發展到整個業界的「線」,再進而延伸到跨業界、甚至創造國際潮流的「面」。

進入公司五個月,公司果然成立了相關部門,星川也如願被分派到那兒,開始到日本各地的相關學校和設施探訪,花了兩年時間,走訪日本全國兩百多個相關設施和家庭,了解孩子們的需求。

「有些家長在我面前就哭了起來,說他們已經等了好久,終於有人願意為他們的孩子製造適合他們的玩具。」星川在接受相關媒體採訪時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星川團隊的夢想是創造讓所有孩子都能一起快樂玩耍的「共遊玩具」。

星川和他的部門開發出許多產品,例如停住後仍可持續響30秒的球,讓視力障礙兒童也知道球的位置。

又如電動玩具的開關用凹凸來識別,除了光源之外,玩具也可用振動或移動的方式識別,或者下棋的棋子用觸摸的就可知其差別,20年內就開發了數百種產品。

每次推出新產品,公司內也會有很多回饋意見,提供他們改進和進一步推廣的點子。

不過,要創造新共遊玩具的標準或潮流,整體玩具業界的配合不可或缺。因此他們進一步和日本玩具協會討論,得到玩具協會的全力配合,陸續創造許多新的制度和標準,例如給視力障礙兒童的玩具會標上「導盲犬」標識,給聽力障礙兒童的玩具會有「兔子」標識,所有的開關識別和振動光源等的共通標準。

之後星川更將他的夢想進一步擴大。不只是玩具業界,包括著名業者「花王」、「索尼」等民生用品或電子產品企業等,都一起投入創造「共用品」的潮流,一開始是自主性的跨業界團體,目前已發展成財團法人共用品機構,在推動針對高齡者或身心障礙者的國際規格ISO認證上扮演積極的領導角色。

找尋公益和成本平衡點

值得矚目的是,星川和TOMY合作的模式不只是雙方的理想和目標,更是他們時時不忘找尋公益和成本平衡點的可行商業模式。例如一開始只針對身心障礙兒童的市場過於狹窄,不適合變動快速的玩具市場,因此盡量朝全部兒童都可共遊的玩具市場擴大,兼顧雙方需求。又如在發展的過程中,充分聆聽不同部門的智慧和意見。

雙方的開放心態和公益熱誠,不只讓TOMY長久以來在共遊品領域具有領導地位,也強化其公益形象。星川即使只是企業的一員,也能自由發揮他的領導力和創意,為整體社會謀福,同時為人人都可以是社會起業家的夢想,做了最實際的見證。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