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移工聲音計畫,讓新住民用圖畫說出在台灣的故事

2016.04.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黃妤婷/攝影:楊惟中

在台灣,每四十個人,就有一位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而當我第一次在週日來到台北車站大廳時,卻感覺,我才是那四十分之一的人。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要在這裡;我想要了解他們從哪裡來、在這裡做什麼。帶著這樣的想像,以及想要「幫助這些外籍移工」的心情,我來到 One-Forty 實習。

然而當真正開始了解移工議題時,才發現,「幫」是個多麼自以為的心態。我們對於東南亞移工的印象,許多是來自主流媒體的塑造以及不理解而導致的誤會,也因此容易忽略了東南亞移工們其實和我們並無不同,我們一樣有哀愁、有夢想,每個人都是一本充滿故事的書。

所以,我們想做的事情,就是創造一個管道,透過繪畫創作的方式,讓移工們能呈現出他們原本就有的精彩和充滿創意的那一面,讓更多台灣人能夠暸解、聽見他們真正的故事和想法;也就是 Voice of Migrants(VOM)。經過一個月、每個週日在北車找移工搭訕、聊天,我們最後完成了近四十張的創作。


 

第一次進行 VOM 的繪畫創作,是在十二月份的一場印尼大拜拜。週日的台北車站一如往常熱鬧、充滿了移工們難得放假的團聚;而那天台北車站外的廣場,更像是一個大型園遊會:中間架了個大舞台、禮拜的區域,四周則是販賣服飾、食物等各式各樣的攤位,One-Forty 也是其中一個。我們拿著請印尼朋友幫忙翻譯的 VOM 說明看板,生澀的邀約路過的移工一起來畫畫。而這第一次的嘗試,也讓我們見識到移工們的想像力。比方說,一位愛喝珍珠奶茶的移工將台灣畫成一隻乳牛的形狀;或是將台灣畫成一隻大象,而上面乘載著來自各個東南亞國家的移工們。

多數時間,我們會坐在北車大廳,和移工朋友們一起相聚吃東西、畫畫、聊天,度過一個忙碌而充實的星期天。從過去站在大廳邊緣的旁觀者,變成大廳地板上的一份子,才發現:

聚集在這裡的移工們,並不是想像的同質,這片地板上,乘載著許多不同的故事、充滿了生命力:來自印尼同鄉的一群移工在台灣組成類似同鄉會的組織,在彼此需要的時候互相幫忙,每個月利用難得的放假在北車相聚。又或如一位被許多印尼人稱為「媽媽」的印尼移工大姐,在基隆自己募書、籌畫了行動圖書館,並在每個週日來到北車大廳,免費出借印尼文的書籍給移工。

當我們向移工說明 VOM 的計畫、邀請他們一起畫畫時,多數的人都願意和我們分享他們在台灣、在家鄉的故事,不論是和雇主之間的相處、談及即將被遣返回印尼時的哽咽、在台灣認識男朋友等等各式各樣的故事。對於移工朋友願意和我們分享這些,我們非常感謝,但有一次,我們也意外地被感謝。


(圖片來源:One Forty

她是一位來台灣工作十年的印尼阿姨,她說她最喜歡台灣的陽明山,因為有很多美麗的花;來台灣工作很辛苦,但看到這些花就會心情很好。她還拿出小孩的照片,和我們分享小孩的故事。在道別前,這位阿姨說:

「謝謝你們,讓我有這個機會。」

當時聽到這句話的感覺很複雜:比起她,是我們,才該感謝她願意與我們這樣的陌生人分享故事;同時也感到心疼的是,這種分享自己的故事、想法,對移工來說竟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機會」。後來我們才發現,許多移工來台灣六七年了,也未必會認識台灣的朋友。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在進行 Voice of Migrants 時,移工對於我們這些想要暸解他們的台灣人,比想像中來得友善。

(圖片來源:One Forty

一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天,是東南亞星期天活動,也是 VOM 第一次公開的小型成果展。在松菸臺北文創大樓前的廣場,台灣人和印尼人一起圍著傳統台式辦桌、吃著印尼的食物,交流和認識彼此的文化。VOM 的創作成果則擺設在展館入口處、半開放的空間。活動進行時,不少路過的民眾探頭或偷拍我們,也有不少民眾駐足在 VOM 展覽的介紹看板前。

然而當我們向前邀請他們入內參觀創作成果和攝影作品時,多數的人卻只是微笑搖搖頭便離去;不過其中也有人非常樂意了解 One-Forty 在做的事情、VOM 所呈現的故事。儘管只是短短幾分鐘的交會,但或許當台灣人能夠直接的聽見移工們的想法、看見他們的特別、與我們的相似之處,那們移工帶來台灣的,便不是問題而是文化。

Voice of Migrants 想做的,並不是「噢,我來聽聽移工在想什麼」就結束了的任務,而是一個持續互動的過程,聆聽是一種你來我往的互動和理解。不論是繪畫創作、攝影或各種方式,當聽見他們真正的聲音,這些被標示出來的四十分之一的人,就不再是非我族類的異群;他們將是特別,而不陌生的夥伴,而我們,都是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努力著的人們。

全文轉載自One Forty

延伸閱讀
>> 讓東南亞移工回鄉創業的一堂課
>> 我們不是隱形人…千名移工上街 訴求照顧正義
>> 那一天,我們把台北車站打造成文化的遊樂場!500多人在北車席地而坐 分享移工們的生命故事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用3大議題9位跨國講者,為你織出未來生活樣貌點滴。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一起來聽第一線社會創業者現身說法,看看他們眼中未來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姚彥慈─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頂著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第一名的光環,姚彥慈沒有忘記初衷,堅定走上創業之路。社企流四週年論壇講者—Eatwell創辦人姚彥慈專訪。

文:廖偉如/圖:社企流

在台灣長大的彥慈,大學就讀社會系,卻轉了個彎到舊金山攻讀工業設計碩士學位,從零到有發展出Eatwell產品,到最後走上創業的道路,箇中滋味只有彥慈自己才知曉。

Eatwell是一組輔助失智老人的餐具,這套色彩明亮,外觀簡潔的產品,其實內含許多研究心血與巧思。彥慈從定義、研究、觀察、實作、行銷等環節,完整分享自己設計Eatwell餐具的過程。

定義

「在我自己發展的設計流程中,最初且最重要的就是「定義問題」,了解自己設計產品所面對的大方向後,才會慢慢走入細節。」

因此從2010年9月至12月,彥慈開始定義問題,尋找設計方向。為了設計一項從無到有的產品,彥慈不斷從日常生活中觀察什麼是自己感興趣,並能投注全部心力去做的領域,幾經思考過後,她選擇設計對社會有幫助的產品。由於當時適逢外婆得了失智症,漸漸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使她開始意識到失智症所衍生的問題,例如日常作息混亂、生活飲食無法自理,或是互動溝通障礙等等,而將這些問題加以歸類之後,她決定從飲食方面著手。

研究

當問題定義清楚後,緊接著就是深入研究。

「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彥慈提到研究文獻固然很重要,但文獻的作用僅在於讓自己增加背景知識、能與照顧者互相溝通,並和使用者進行互動。彥慈認為在互動過程中,觀察被照顧者的情境狀況,並從其中所發掘出來的問題才是第一手的資料,因此,她選擇從擔任志工著手,不僅以勞力交換自己所欲理解的答案,又能第一手觀察其他志工如何照顧長者,更深入了解自己的客群。

觀察

彥慈在擔任志工時,發現長者在飲食上有諸如食物掉落、雙手顫抖等問題,因此在設計上她希望能增進使用者的飲食量,維持他們的尊嚴,並減少照顧者的負擔。除此之外,她也將在服務長者的過程中所發現的問題,用設計的方法來解決。例如有老奶奶誤以為盤子上的花紋是食物,而持續以湯匙刮取,彥慈便根據所觀察到的現象,在設計餐具時避免在盤子上加圖案。Eatwell這套餐具便是她將實際經驗記錄下來後,轉化為設計的巧思,並不斷地測試與改良。

實作

彥慈認為,「不管會不會設計,有溝通的能力最重要,繪圖固然可以讓他人快速理解自己所欲表達的設計理念,但若不擅於繪畫,只要設計者能持有想法且能與他人溝通,勇於表達自己的理念即可」。同時她在實體模型方面也愈做愈精細,針對同樣的問題思考出無數個設計圖,並藉由判斷成本,與實際詢問使用者的經驗後,找出最好的設計。

行銷

設計品大致完成後,工作可還沒結束!彥慈接著進行行銷發想並撰寫商業計畫書,協助自己釐清問題。過去單純設計時是毋須考量成本的,但在撰寫商業計畫書的過程中,就必須清楚掌握手頭資源、行銷方式與成本價格,讓自己對自身產品更加了解,使設計方向更明確。

經過這一連串的努力,彥慈在史丹佛大學的年度銀髮設計競賽中勇奪首獎,透過提升知名度、與多方管理階層見面後,她在2014年10月開始進行募資計畫。關於募資的經驗,彥慈分享了三個重點:

首先,她認為募資平台的選擇相當重要,每個計畫適合的平台都不同,應加以慎選。

其次她提到募資計畫中的影片與文案,影片應在三分鐘內把最重要的東西呈現出來,文案則須與相關單位配合,放置LOGO,讓雙方互惠。

接著是預估計畫的成本與時間,從包裝設計到運送,甚至是專利的價錢都須評估,並應從上架起持續宣傳且盡力的回應群眾。

而最後,募資計畫最重要的則是行銷,從上架前開始尋找媒體曝光,並在上線後三天內拿到約百分之三十的資金,讓計畫出現在募資平台首頁上等,都是增加曝光率的小技巧。

如果有機會重來,彥慈表示她會更改募資平台,找更好的產品經理去管理流程,並預留更多的時間。其次是區域規劃方面,最初只設定在歐美市場,但其它區域若有需求,運費成本則相對高昂。她認為以上這些因素若能重新考量,會讓新創團隊發展得更好。

「設計永遠是做給別人的,不是做給自己的。」

彥慈強調要與使用者對話,並讓自己成為產品領域的專業,其中「不要把上網或看書當成是做研究,而是要尋找更多資源去支持研究」是她求學到創業至今的自我要求。她鼓勵學生把老師當成老闆,致力於每個專案,並參加各式活動,在有興趣的領域中接洽更多人,藉由應用資源去達到目標。「當你真正想要一個東西時,任何東西都能是資源。」

創業很艱辛,但彥慈做到了。在史丹佛的設計比賽中,彥慈讓全世界看見一個臺灣女孩的努力。Eatwell讓失智老人生活得更自在,也讓人看到一個設計師的創業堅持—不斷的做,做到最好,這就是彥慈的設計。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Oma’s Pop-up 青銀共餐、寂寞不再 荷蘭暖男孫的跨世代食堂
>> 林依瑩-陪伴不老靈魂,勇敢燃燒青春

核稿編輯:金靖恩

誰說老年生活只能病殘慘,來社企流四周年論壇聽台灣與荷蘭美國的銀髮創新者的真實故事,用創新服務與友善設計提升銀髮生活品質,現在就開始設計你的老後生活!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