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專訪 One-Forty:「對事情有好奇心,你才會找到自己被需要的那件事」設計最貼近移工需求的服務,使每一位移工來台的旅程既獨特又值得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非營利組織 One-Forty 的兩位創辦人陳凱翔和吳致寧,便是善於察覺身邊問題的「探索者」,藉由仔細觀察移工面對的問題,並善用 DFC 解決問題的 4 步驟,設計出貼合移工需求的創新計畫。

文:郭潔鈴

若你曾於禮拜天行經台北車站大廳,應不難看見許多異國的面孔,常一圈圈地席地而坐。這群人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在台灣大多擔任家庭看護、工廠勞工、漁船漁工等工作,儘管在台人口高達 60 多萬,相當於每 40 個台灣人就有一位東南亞移工,但是多數台灣人的視線,就如同在台北車站匆忙趕路的旅客一樣,鮮少對這群來異鄉打拼的遊子投以關心的目光。

在茫茫人海中,兩位商學院畢業生陳凱翔和吳致寧,看見了移工面臨的困境。移工因為語言、文化隔閡,以及大眾的刻板印象,往往難以融入社會環境;再加上來台從事的大多為勞力密集產業,回家鄉後很難找到更好的工作,於是只能繼續從事低薪的勞力工作,甚至會因經濟因素被迫再次出國,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

不將移工當外人,而是當朋友的陳凱翔和吳致寧,為了改善移工的處境,於 2015 年成立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致力於東南亞移工的教育,幫助他們習得有用的知識技能,並開辦文化交流活動,搭起移工與台灣人之間友誼的橋樑。

感受:從好奇到同理移工困境,盼望「拿自己的幸運做點什麼」

談及當初為何開始關注移工議題,陳凱翔坦言:「其實對我來說,倒不是一開始就關注這個議題,而是對他們有好奇心。」在菲律賓旅行的途中,陳凱翔從當地結交的朋友得知,有許多菲律賓人的親戚都在台灣工作,才意識到在台移工的人數之多。

因此回台灣後,陳凱翔宛如開啟一扇新世界的窗,開始走訪菲律賓移工群聚的地區。「一開始我把它當作生活周遭的旅行,我去找菲律賓朋友,他們帶我去他們的區域,例如菲律賓人開的餐廳、小吃、網咖、卡拉 OK 之類的地方。」隨著一次次拜訪,陳凱翔與移工的連結越來越緊密,也讓他萌生為這群朋友多做一點事的念頭。

而 One-Forty 的另一位創辦人吳致寧,則是因為聽到一位移工的人生經歷,深感這個世界的不公平,「聽過移工的故事之後,就覺得我的煩惱好像非常的微不足道。」

讓吳致寧感受如此深刻的,是一位 20 多歲女孩 Yani 的故事。

Yani 的爸爸一直盼望女兒能夠上大學,望女成鳳的他甚至為女兒存了一筆就學基金,然而非常遺憾的是,Yani 爸爸遭逢意外過世,Yani 不得不將原本的存款用來籌辦喪事,更要扛起經濟重擔,賺的錢全部拿來貼補家用,原本的求學夢只能煙消雲散。

當時湊巧有朋友告訴 Yani,來台灣工作能賺取兩、三倍的收入,為了完成自己和爸爸的夢想,Yani 勇敢地隻身一人前來台灣,一邊就讀印尼空中大學商學院一邊工作。

「如果我今天跟移工一樣,出生在印尼,出生在他的家庭,那我很有可能會成為東南亞移工來到台灣,20 幾歲就從事照顧老人家的工作,一待就是 10 年以上的時間。」

聽到同年紀女孩的人生故事後,吳致寧感慨道,「我今天非常幸運地的出生在台灣,出生在我的家庭,讓我有資源受到良好的教育,我好像可以拿我的幸運去做一點什麼,讓他們的人生有所不同。」

如同 DFC 挑戰的第一步「感受」,陳凱翔和吳致寧因緣際會之下,感受到移工的困境,並與他們建立起連結,使陳凱翔和吳致寧想用自己的一份力量,為朋友的異鄉生活帶來改變。

想像:嘗試不同解決辦法,發掘移工心底願望

DFC 挑戰的第二步,便是透過「想像」與創意嘗試不同的解決辦法,再找出最適切的做法。起初陳凱翔和吳致寧嘗試了眾多幫助移工的方法,包括賣印尼的傳統料理——炸樹薯,讓移工在台灣能吃到懷念的家鄉味;或者開發包裹服務,協助移工寄送郵件或包裹回家。

然而當時不得要領的兩人,樹薯口味做得不夠道地、包裹服務也不了了之,只好另尋他法。正巧陳凱翔在印尼移工組織的同鄉會擔任中文老師,一次剛過完年的課堂上,陳凱翔請學員上台分享新年新願望,有了意外的收穫。

「原本我以為會聽到他們說,加班加少一點、薪水多一點、老闆對我們好一點等願望,可是我那一班大概 10 幾個學生,有超過一半站上台來分享時都說,我想要在台灣努力存錢,回家鄉開一家店。」

移工想回國開店的單純願望,在當時卻找不到任何相關課程能夠協助他們,使陳凱翔感到相當震驚。「這對我來說是一件不會很難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影響回國以後一輩子的事。」大學就讀商管科系的他,便有了貢獻所學的念頭,成為創辦 One-Forty 第一個計畫——「移工商學院」的契機。

實踐:扎實做田野調查,設計出最符合移工需求的計畫

一群台灣人想為另一群過去不太熟悉的東南亞移工設計課程,一開始難免毫無頭緒,因此陳凱翔和吳致寧透過訪談跟田野調查,一步步地了解移工的需求。陳凱翔說道:「當時我們很常在禮拜天去台北車站做訪談,問他想要開什麼樣的店、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希望學到什麼樣的東西,我們其實花了很多時間去知道他們要學什麼,以及建立信任感。」

花了 3 個月籌備移工商學院課程的陳凱翔和吳致寧,第一學期僅招募到 15 個學生來上課。「印象最深刻的是開學典禮那一天,那時是 2015 年 7 月,」昔日記憶在眼前展開,陳凱翔清楚地回憶道,「在那堂課裡我們叫他們畫了人生地圖跟夢想拼貼,我跟 Sofia(吳致寧)聽到他們的人生故事都覺得很感動,因為他們來台灣工作很辛苦,還願意用放假的時間,相信一群才剛開始、什麼都還不懂的年輕台灣人。」

儘管初期的課堂規模很小,卻對移工、對陳凱翔和吳致寧兩人皆帶來深遠的影響。「上完這堂課有很深的感觸是,我們只是盡自己的力量做一點事情,但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非常感謝的。」目前第一批學生大多已回到印尼,但是仍持續與 One-Forty 團隊保持聯繫,且部分學員真的順利在家鄉開設了商店,一圓創業夢,往後無論是婚喪喜慶,或是開設商店的開幕式,都是這群難能可貴的朋友再相聚的機會。

第一學期的課程獲得正面回饋後,陳凱翔與吳致寧便著手籌備第二學期的課程,這次兩人有了新的想法,試著將設計思考的模式套入課程中。「我們希望讓移工自己去解決自己的問題,不是讓台灣人去幫助他們。」吳致寧表示。

不過這次的課程,卻讓 One-Forty 團隊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學生頻繁缺課,甚至最後老師比學生還多。吳致寧分析當時的狀況,「我們忽略到移工是沒有辦法連續放假的,所以在做專案時,他沒有辦法從這一堂跟到下一堂、再跟到下一堂,導致中間加入的人不知道要做什麼。」

精心準備的課程卻無法發揮最大效益,使團隊感到士氣低落,甚至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吳致寧表示:「對我們來說最大的困難是,要一直感受或確定我們在做的事情是有價值的,這取決於移工是不是願意來上我們的課。」

幸好當時 One-Forty 正要進行每年兩次的例行田野調查,團隊前往印尼拜訪曾來台灣工作的移工,聽取他們在家鄉遇到的困難,並與他們分享 One-Forty 在台灣教授的課程。當時移工給予非常正面的回饋,使得 One-Forty 團隊重拾信心,「他們覺得這些課程有助於移工改善回家鄉後,因為沒有技能、找不到工作,導致再次離家的困境。透過這次的田野調查,我們又找回當初為什麼要創立 One-Forty 的初衷。」吳致寧的笑容裡多了幾分堅定。

「我們一直在實作、失敗、調整的過程中,慢慢讓我們的計畫變得更完整,」吳致寧坦言,One-Forty 的組織風格,便是「做就對了」,透過移工給予的回饋反覆調整計畫,讓服務能夠最貼近移工的需求。

目前 One-Forty 最主要的三大計畫,包括「移工人生學校」、「東南亞星期天」和「移工故事頻道」。

移工人生學校是移工商學院的延伸,除了原本的理財課、企業管理課之外,更增加了中文課、電腦課、化妝課等課程,為的就是讓移工能更快適應台灣的環境,並幫助他們回國後更能運用所學,開展夢想的生活。

東南亞星期天源於移工希望認識更多台灣人的需求,透過每月一次的文化交流活動,讓移工和台灣人一同從事有趣的事情,像是一起煮飯、一起野餐、一起走訪台北的移工聚落等等,也使得台灣人有機會進一步理解移工在台的處境。

移工故事頻道則是因為 One-Forty 團隊總是深受移工的故事感動,因此盼望透過文字、影像、策展等各式各樣的傳播管道,讓這份感動能擴散的更遠。

「我們的使命是 Make Every Migrant's Journey Worthy and Inspiring,」歷經一段「從做中學」的時光後,吳致寧歸納出 One-Forty 可提供的核心價值,「移工出來不只是賺錢,更可以培力自己,他的故事還能啟發更多的台灣人。」

分享:培力與倡議雙管齊下,不斷擴大影響力

成立 3 年以來,One-Forty 不斷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在移工培力方面,實體課程已招收超過 300 個學生,更有超過 120 支線上教學影片,總瀏覽人次超過百萬;在向台灣人倡議方面,也已舉辦超過 30 場東南亞星期天活動,共計有超過千位台灣人參加、並因而拉近與移工的距離,更撰寫 100 篇以上的文章,將移工的故事分享給更多人知道。

然而,最讓陳凱翔與吳致寧兩人感到振奮的不是這些數據,而是移工們真實生命的改變。

陳凱翔分享道,有位上過 One-Forty 課程的移工 Warti 回國後,真的開了一間服飾店。「她回去半年,服飾店就變得生意太好,讓他常常忙到半夜,而且半年內就請了 4 個員工幫忙,」陳凱翔眼裡透著驕傲的光芒,「聽到這個消息很有成就感,看到他回去有了自己的夢想,店越來越大、收入越來越穩定,很替他開心。」

當初感動吳致寧的那位移工 Yani,雖然沒有開店,但是在印尼的台商擔任中文翻譯,薪水比當地平均薪水高出很多;還有一位學生 Mandala,非常喜歡自彈自唱,現在組了一個樂團叫做 the Mandala's,每個禮拜都在全台各地巡迴演出。

陳凱翔和吳致寧從對周遭陌生的族群感到好奇開始,到傾聽他們的需求、設身處地為他們著想,最後能夠直指核心問題,做出關鍵改變,十分符合敏銳覺察身邊問題、並能分析問題成因的「探索者」特質。

「我認為要當一個好的探索者,基本上要對很多事情有好奇心,」陳凱翔表示,「東南亞移工就是我們會好奇的一群人,我們會好奇他的生活、他所遭遇的困難、還有他以後的夢想,因為好奇,你才會找到你被需要的那件事。」

未來 One-Forty 仍將透過移工培力和台灣人倡議雙管齊下,改善移工現在與未來的生活,目前正積極與在印尼的台商接洽,盼望上過 One-Forty 課程的學員能成為企業搶手的人才。

訪談的尾聲,陳凱翔談起他的抱負,「希望有一天當全世界講到移工議題,會想到 One-Forty,想到本地人跟移工的互動典範,會想到台灣。這是我們很長遠的目標。」夢想雖然遠大,但 One-Forty 團隊已堅定地走在實踐的路上。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台北車站旁的印尼街,讓移工在都市縫隙中找到家鄉味
>> 有時候我們只看到「勞動力」,卻忘記了他們也是「人」:別讓移工總和收假時間賽跑
>> 20年前,這群南洋姊妹手拿麥克風在街頭抗議;20年後,她們用麥克風唱出自己的夢:「我並不想流浪」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美國非營利組織 Defy Ventures 用「第二次機會」培訓更生人,把紐約大毒梟變成扭轉人生的企業家

2018.04.01
合作轉載

文:陳蔚銘

人口佔全世界 5% 的美國,待在牢裡的犯人卻佔了全世界監獄人口的 22%,爆滿的監獄成為各州政府的燙手山芋。造成這種現象的主因是:犯人出獄後無法融入社會,無奈之下只能重操舊業,高達 76% 的犯人因再犯而重回監獄。

要解決如此沉重的社會問題,除了長期從教育、司法等制度面著手改革,短期內設法把這些更生人導回正途,也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

本文將帶讀者認識有「重生大師 (Master of second chance)」稱號的 Catherine Hoke,看看她一手創辦的非營利組織 Defy Ventures 如何幫助犯過錯的人們浴火重生,也讓自己從人生低潮重新振作的故事。

本文 5 大重點:1. 參訪德州監獄發現受刑人的巨大潛力,推動職能培訓獲得巨大成功。2. 失去一切、醜聞纏身,創辦 Defy Venture 給自己「第二次機會」重新站起。3. 請來矽谷大咖傳授商業知識,讓學員自力更生、不走回頭路。4. 用「10 個抱抱」讓學員與過去的一切和解,重新融入社會。5. 創新就是從砂礫中發現珍珠,建立起社會正向循環。

Catherine Hoke 是法裔加拿大人,從 8 歲起就展現她對商業的濃厚興趣:試著把自己繁殖的倉鼠賣給寵物店。高中時她加入角力校隊,成為該校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隊員,即使比賽中屢屢被撂倒在地卻不曾放棄,從中鍛鍊了過人意志力。高中畢業後,進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商學院就讀。

1. 參訪德州監獄發現受刑人的巨大潛力,推動職能培訓獲得巨大成功

Hoke 取得大學學位後,任職於紐約的私募股權公司,主要負責評估投資對象的真實價值。工作之餘,她也積極參與公益活動,到許多非營利組織擔任志工。

在 26 歲那年的復活節假期,Hoke 應友人邀請拜訪了德州監獄。在那裏,Hoke 和這些因販毒、幫派入獄的罪犯分享彼此的人生故事。

在互動過程中,她驚訝地在這些受刑人的身上看見許多企業家特質;也就是說,運作犯罪集團所需的技巧和經營企業竟然是一樣的!

舉例來說,販毒集團首腦平均要管理 40 位集團成員,因此他需要建立公平的獎懲機制確保成員的忠誠、激勵手下努力工作(人資、團隊),同時還要思考鞏固現有地盤、開拓新市場(市場策略)。最重要的是:避免被抓進大牢(風險管理)。

於是,為了讓龐大的潛力人才不被埋沒,Hoke 和德州獄政單位合作,啟動了名為「監獄創業計畫」(Prison Entrepreneurship Program, PEP)的訓練課程。她召集一群志工,利用閒暇在德州的監獄系統提供一系列基礎的商業技能培訓、求職顧問諮詢,希望能讓這些罪犯在出獄後把才能用於正途。

PEP 開始幾個月後,業務逐漸增加,光是投入假日時光還不夠,為了減少紐約、德州兩地奔波的辛勞,Hoke 毅然辭去原有工作,搬到德州全心經營。

短短 4 年間,PEP 的成效斐然:當地監獄受刑人出獄後再度回籠的比例只有 5%,出獄後的就業率更高達 98%。Hoke 也因此接受了德州州長與總統的公開表揚,感謝 PEP 帶來的重大貢獻。

隨著 PEP 的名聲越來越響亮,全美各州都希望引進 PEP 解決令他們頭痛的監獄問題。因此,Hoke 必須全國奔走,四處協助募款、培訓志工,長期缺席家庭生活卻使婚姻亮起紅燈,最終在丈夫的要求之下,長達 9 年的婚姻畫下句點。

2. 失去一切、醜聞纏身,創辦 Defy Venture 給自己「第二次機會」重新站起

遭逢失婚的重大打擊,再加上長期累積的辛勞讓 Hoke 病倒。身心俱疲的她需要情感的支持,卻恰好與長期相處的 PEP 畢業學員日久生情。

然而,有關當局強烈禁止任何職員、志工與受刑人私下發展個人關係。即使 Hoke 一再強調她們的交往是在對方脫離受刑人身分之後,並未違反規定。但主管機關調查過後,仍然命令 Hoke 即刻起停止所有相關活動並辭去職位,否則將終止 PEP 的運作。更糟的是,名人效應加上花邊新聞,讓聞風而來的媒體趁機大作文章,在全國掀起一陣風波。

接連而來的挫折讓 Hoke 心灰意冷,甚至起了放棄人生的念頭。

就在 Hoke 最無助的時刻,她的信箱裡飛來上百封郵件,許多得知消息關心 PEP 的民眾、接受過幫助的 PEP 成員紛紛來信感謝 Hoke 過去所做的一切,他們熱切地詢問著:「下一步想做什麼?」、「需要幫忙嗎?」

這些溫暖的關懷重新點亮了 Hoke 對未來的期盼,決定再給自己第二次機會。於是她展開為期一年的自我療癒:旅行、聯絡許久不見的親友並接受專業諮商。

在這段期間裡,也有些華爾街投資機構提供條件優渥的工作機會,但 Hoke 心中仍沒忘記當初驅使她成立 PEP 的那股熱情。最終,她放棄回到上班族的生活,搬離德州,回到紐約,擁抱她人生中的第二次機會—— Defy Ventures。

3. 請來矽谷大咖傳授商業知識,讓學員自力更生、不走回頭路

回到紐約,Hoke 憑藉過往累積的人脈和信譽,從捐款、創投等各種管道募集了 150 萬美元作為起始資金,Defy Ventures 在 2010 年正式啟動,開放所有出獄後想扭轉自己未來的人報名。

經過篩選,每位錄取的學員將參與為期一年的 MBA 型態課程,學習如何開創自有事業的基礎技能。每周平均 15 小時的課程內容包含編製財務報表、稅務規劃、案例探討等商業知識。

基礎課程結束之後,學員們必須提出創業計畫參加競賽,努力用自己的點子爭取 10 萬美元的創業基金。接下來,是 3 到 6 個月的育成階段,Defy Ventures 請來矽谷創投、Facebook、Google 的主管們擔任導師,親自輔導學員們逐步克服難關,把創業理想化作現實。

幾年下來,Defy Ventures 真實地創造了許多巨大的改變。

Coss Marte 曾經是紐約販毒集團首腦,年紀輕輕坐擁每年 200 萬美金的收入,但被捕入獄後一切歸零。出獄之後加入 Defy Ventures,隨後成立私人健身工作室 ConBody 提供忙碌的現代人快速有效的健身教學。如今會員已達 15,000 人,從上班族到百萬富翁都是他的客戶。

另一位藝術家 Lady Millard 因為參與華爾街的抗議行動而入獄。她因為經歷過這段失去自由的時光,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自由得來不易,必須好好珍惜。從 Defy Ventures 畢業後,全心沉浸在塗鴉藝術等創作,努力打造個人品牌,試圖發揮影響力為弱勢發聲,以更有力的方式取代上街抗議。

4. 用「10 個抱抱」讓學員與過去的一切和解,重新融入社會

在每堂課程開始前,Hoke 要求所有學員給彼此一個擁抱。

這麼做的目的是讓這些經過多年牢獄生活,在潛意識裡與外界隔絕的人們拆掉心中無形的牆,重新融入社會、擁抱人群。

Defy 學員 Ewell 說:「一開始我們都覺得這樣做很彆扭,但到後來卻樂此不疲,所以常常可以聽到老師大喊:『夠了!大家坐好!我們該開始上課了。』」

另一名畢業生 Ruiz 也認為:「除了資金的援助,Defy 也教會我們如何敞開心胸和別人打交道。」

除了藉以謀生的商業知識,實用的生活技能也被納入 Defy Ventures 的課程中,包括如何微笑握手、餐桌禮儀、公開演說等等。為了讓學員跟上時代,還教他們如何建立專業的個人 LinkedIn 網頁。

其中,有一門特別課程「如何道歉道進心坎裡(How to Give a Meaningful Apology)」,課程內容是教學員如何修復與家人、朋友間因為入獄而產生的裂痕。

之所以如此耗費苦心培養學員全方位的能力,Hoke 希望所有 Defy 學員不必再走上回頭路:「我們灌輸創業精神讓學員們看見值得奮鬥的願景,再提供他們自我療癒、融入人群的方法。唯有同時具備自信和謀生技能,才能由內而外展開煥然一新的人生。」

5. 創新就是從砂礫中發現珍珠,建立起社會正向循環

Defy Ventures 不只幫助更生人自立自強,還省下非常可觀的社會成本。

以加州為例,州政府每位囚犯每年平均花費 4.7 萬美元的經費,但 Defy 提供的課程成本只需 500 美元。而從成果來看,全美出獄後重返監牢的比例是 76%,而 Defy 畢業生只有 3.2%,就業率更高達 95%。

把眼光放得更長遠;根據統計,父母有前科的孩童當中,有 70% 會走上和父母相同的結局、其中有 75% 的孩子在 16 歲前被逮捕。因此,降低再犯率也間接完整了許多原本破碎的家庭,讓孩子能在健全的環境中長大,悲劇不再重演。

未來 10 年,Hoke 計畫將 Defy Ventures 服務的範圍拓展到全美 500 間以上的監獄,甚至邁向國際;除了實體教室,更著手開發 VR 線上課程,接觸更多有心改變的更生人給他們努力的機會。期待未來的某一天,監獄爆滿將成為歷史名詞。

在我們熟悉的名人當中,維珍集團總裁 Richard Branson、嘻哈歌手 JAY Z 都曾因犯錯而鋃鐺入獄。若他們從此一蹶不振,我們的世界就缺了一個富有想像力的領導者、少了一個獨特的聲音。

因此,當你遭逢人生低潮、或是正要為了別人犯的錯大發雷霆之前,不妨想想 Catherine Hoke 和 Defy Ventures 的故事:「每個人都值得第二次機會。」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哪裡有最多的企業家人才?到監獄裡去找吧!非營利組織 Defy Ventures 用「第二次機會」培訓更生人,把紐約大毒梟變成扭轉人生的企業家!

延伸閱讀
>> 這間西裝店完全免費:讓更生人穿著囚服進來,再穿著體面西裝離去,帶著尊嚴去面試
>>「教他釣魚,不如用新方法釣魚」:美國「中央廚房」讓失業者化身廚師,重新回歸社會
>> 關於犯罪防治,社會企業能做些什麼?「以你擁有的資源,在你的位置,做你能做的事」


【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 邀你為亞洲提出解方!

今日亞洲,正共同面臨許多未解之題,明日亞洲,如何用社會創新翻轉難題?

聚焦 4 大主題(食農、銀髮、弱勢就業、環保綠能),安排 2 場主題演講、4 場電影欣賞、9 場大師工作坊、16 場平行論壇,邀請 15 國、超過 30 位國際講者共襄盛舉,希望與您一同參與,為明日的亞洲尋找改變的契機。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