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北街頭的麥田捕手:「人生百味」維護街頭的包容性,守護那些暫時墜落的人

2016.11.14
瀏覽次數:

「人生百味」是第二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文:林冠吟

「我們在做的事情,就像在織一面網,把從麥田邊緣墜落的人網下來。」——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朱冠蓁

美國經典小說《麥田捕手》中描述一個處於青春期焦慮的男孩,被學校退學後,展開一段短暫的流浪。憤世嫉俗的他,在想像中有個充滿包容性、能讓孩子自由自在玩耍的地方:麥田。他未曾去過麥田,但在他的想像中,那裡會有幾千幾萬的小孩奔跑玩耍,而他想做個麥田捕手,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衝來時,便把他們捉住,不讓他們往下墜。

「這理念聽起來雖然有點抽象和形而上,但就像阿德說的,我們不斷在做的事情,就是在織一面網,把從麥田邊緣墜落的人網下來的感覺。」坐在位於台北大稻埕的辦公室中,人生百味的共同創辦人朱冠蓁說,而她口中的阿德,則是另一位共同創辦人巫彥德。

以「街頭」為發展據點的麥田捕手

成立於2015年的「人生百味」,是由3位年輕人朱冠蓁、巫彥德、張書懷共同創辦,以街頭為發展據點的社會企業,透過各種專案或群眾募資,集合大眾的力量撐起街頭。巫彥德認為,街頭是社會弱勢者最後的選擇,無家者可以在此休息,失業者能透過街賣等工作維生。因此「人生百味」希望能透過一些方式,讓在街頭生存的人受到應有的理解和尊重。

成立至今,團隊陸續推出「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石頭湯」、「人生柑仔店」,以及「南機拌飯」等計畫,主題皆緊扣著街頭弱勢者與食物分配不均的現象。
 
其中「人生柑仔店」是團隊透過與街賣者合作,根據其不同的目標客群,開發新產品,希望讓街賣者籃子內的商品更吸引消費者興趣。此項計畫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在3個月內,獲得超過800名支持者贊助,共募得約78萬元。今年更參與台北世界設計之都合作,與知名設計師聶永真合作製作泡泡糖包裝,讓更多人意識到街賣者的議題。
 
然而,這一切的成果,背後是一段紮實的田野調查所累積出來的。

走入田野  打破對街賣的刻板印象

《麥田捕手》中的麥田只是主人翁的想像,但真實的麥田卻在田野。

研究所讀商管,畢業曾有過社工和公平貿易推廣協會工作經驗的巫彥德,在過去和一般人一樣,對於街賣者的理解並不深,是因為「人生柑仔店」計畫,才有機會接觸街賣議題。

為理解街賣者的工作型態,他和團隊曾去玉蘭花盤商和身障者集團做田野調查(簡稱田調)。他坦承,最初去集團作田調時,曾一度預設街賣者有被剝削的情形,但隨著觀察越久,他發現情況和原本設想的不同,「他們就只是單純的老闆和員工的關係」。

巫彥德進一步說明,相較於都市中日漸淡薄的人際關係,這些集團與街賣者的互動反而更具有包容性。「那是一個社會邊緣人或弱勢者較多的地方,並不會因為你看似好像奇怪的行為,比方說帶著大包小包,或是穿拖鞋來上班,而不見容於那個地方。」在那裏,老闆還會幫手腳不方便的街賣者串玉蘭花,或是先借錢給有需要的人用。

「這些都不是我們所熟悉的商業邏輯,」巫彥德感嘆,「原本以為街賣是一份快被時代淘汰的工作,但是他們(集團)讓我看到,這個重視效率的商業社會中,所缺少的空間與包容心。」

「我們不是來打敗制度的,而是帶著理想去『侵蝕』制度」

 由於投入田調後,發現許多社會賦予街賣的負面標籤,巫彥德把「人生柑仔店」的目標放在翻轉這些負面印象,讓社會大眾看到社會的少數者,看見這樣的工作。

「年輕人不是進來打敗制度,而是去發現少數者的價值,用不同的方式去轉譯,連結社會大眾的經驗,告訴他們這個議題在時代的重要性,侵蝕看似牢不可破的社會制度。」

他舉例說在《sidewalk》中,曾提出街賣者的價值之一是街頭秩序的維穩,除了可以為遊客指路之外,也能降低犯罪率,而這是台灣在談論街賣時,較少提及的面向。
 
為了讓大眾翻轉刻板印象,團隊發展出兩種不同層次的做法,第一種是開發創新的產品,像是與馬來貘合作的「玉蘭花香氛片」,讓大眾有意願接觸街賣;第二種則是透過活動或小旅行,讓大眾與街賣者有更多「面對面對話」的機會。巫彥德認為,這種「真實對話」體驗,有助於化解社會大眾對於街賣者過於扁平的認識。

「人生柑仔店」的挑戰:如何兼顧利潤與社會價值?

人生柑仔店開張約1年,合作的街賣者從3位,擴張到現在的22位,這當中也與好食機、福山農莊、日月老茶廠、喜願小麥合作,開發的產品超過7種。

巫彥德憶起這段過往,表示每個階段都遇到不同的挑戰,例如剛開始最大的挑戰是「不知道街賣者真正的需求是什麼?什麼才對他們有幫助?」後來開始做田調與合作街賣後,則是「沒有街賣經驗的自己,要如何告訴街賣者該怎麼兜售商品?」

另一個挑戰則是,團隊至今仍在學習如何掌握產品的利潤,他以推出的小農產品為例,1包果乾100元,成本是50元,街賣者拿30元,團隊拿20元(而且不包含設計行銷的費用)。即便如此,已經習慣拿50元利潤的街賣者仍舊覺得太少,消費者則是反應太昂貴,他形容這是「三輸」的場面。

因此,團隊目前正在調整商業模式,未來會傾向與企業合作,讓企業贊助商品或設計費,如此便能保留更多的利潤給街賣者和組織營運。而為了尋找合適的創業資源和導師,團隊也參與今年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期望能發展出社會性與穩定度兼顧的商業模式。

每個人都有墜落的時候,所以要撐起街頭

巫彥德認為,自己在許多的生活經驗裡,也不時會感受到失去選擇的自由,而這也是一種「弱勢」的狀態,而這樣的自己與街頭上的弱勢者其實在本質上並無不同。因此他期待「像街頭這樣具有包容性的地方可以被鞏固」,這也是幫助自己,當哪天落入了弱勢的狀態,仍有個地方可以喘息與重新站起來。

特別企劃:社會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資料整理:邱子容
圖表製作:魏守芸

社企流第二屆「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由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等贊助設立,提供種子獎金、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等資源,協助剛起步的創業者驗證想法和持續成長,站穩其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哩路。

延伸閱讀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吃不完的食物進了垃圾桶,卻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 四名超市員工聯手創業,用自家超市的剩食 打造荷蘭新概念食堂
>> 【米蘭世博】讓食物與人的關係回歸誠實與透明,直擊「未來超市」!

「教他釣魚,不如用新方法釣魚」:美國「中央廚房」讓失業者化身廚師,重新回歸社會

2016.11.04

今年9月社企流來到香港「社企民間高峰會(Social Enterprise Summit)」與「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ocial Enterprise World Forum)」現場,為讀者帶來第一手的採訪與觀察!跟著我們從社企認證和評估、政府採購、以及創新案例等面向,一探全球的社企發展趨勢。

文:林冠吟

在香港的社會企業世界論壇上,來自美國的社會企業「DC中央廚房」執行長Michael Curtin,不像其他講者穿著正式,反倒身穿一件簡單的黑色T恤,上面印著一個反骨似的宣言:「Nah.(不)」

「當我第一次在臉書上看到這件衣服時,我就決定要買下它」,Michael指著自己的衣服,賣關子地說,「因為我看到了一種與我們從事社會企業時,相似的精神。」

1955年,當時美國實行種族隔離,白人與黑人在搭乘交通工具時必須分別坐在指定的座位,一位黑人年輕女性Rosa Parks,因為拒絕讓位給白人乘客而遭到逮補,這起事件引發激烈的群眾反抗運動,而她也被後人稱為「現代民權運動之母」。

Michael表示,他看到的不只是Rosa Parks勇敢地起身拒絕的精神,還有她向社會喊話的態度,讓世人知道弱勢者的價值,認同他們也是社會的一部分。

DC中央廚房以剩食為手段,改善飢餓問題

讓DC中央廚房第一個挺身說「不」的,是飢餓問題。

在美國這樣看似富庶的國度裡,每天仍有不少人處於飢餓狀態。根據DC中央廚房的調查 ,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Washington, D.C.)共有約92,000名小孩與成人處於飢餓狀態,2015年,則有近30%的家庭沒有足夠的錢買食物,而低收入戶不穩定的經濟收入和難以獲得健康食物的情況,也造成了公共健康的危機。諷刺地是,同時,美國一年在食物供應上卻造成40%的食物浪費。

1989年,一位年輕的俱樂部經理Robert Egger,因為厭倦傳統慈善機構對於窮人的救濟方式,想嘗試用新模式來解決貧窮和飢餓的問題,因此開設了DC中央廚房。

這可不是一間普通的廚房,因為它專挑當時人們認為不可能的事情來做,例如,每天志工會蒐集約3000磅的剩食,送到廚房重製為一道道的健康料理,再轉送到街友庇護所或非營利組織,餵飽有需要的人們。(你也許會喜歡:對抗食物浪費!世界名廚到里約奧運辦「剩食餐廳」,為無家者煮晚餐

20多年來,DC中央廚房已經從雜貨店、農場等管道搶救出約74萬磅的剩食,供應180萬份餐點至街友庇護所,並且幫其省下約370萬美金(約1.17億臺幣)的餐飲費。

「然而,我們很快便發現這樣仍不能解決飢餓問題」,Michael語重心長地說,「因為貧窮所造成的症狀包含藥物成癮、暴力、無家可歸、飢餓等等」,要徹底解決問題,必須為這些深陷其中的人創造逃出惡性循環的機會。

尋找「新的釣魚方式」

再一次,DC中央廚房向貧窮的惡性循環說「不」。

「有句諺語說:『餵他吃魚,不如教他釣魚』,但是我們漸漸發現光是釣魚仍不夠,還需要找到新的釣魚方法。」Michael說。

於是DC中央廚房開始發展培訓課程, 秉持著「關注學員潛能,而非他們的過去」的精神,為長期失業者或社會弱勢提供14周緊湊的烹飪課程、實習機會和畢業後為期2年的輔導支持,希望藉此幫助弱勢族群重返社會。

一位曾參與課程的學員William表示:「課程結束後,我有2個選擇的機會,一個是去其他地方工作,另一個是留在DC中央廚房。我選擇留下來,因為我想幫助其他的無家者,回饋社會是我現在想做的事。」

目前,90%的畢業生順利找到工作,在餐廳、咖啡店、飯店或是學校餐廳服務,展開新人生。(同場加映:「監獄每年花數萬美元管制一名嫌犯,何不用這些錢培育下一代?」美國洛杉磯廚房 翻轉更生人的後半生

用多元的服務,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

儘管剩食和培訓課程已讓DC中央廚房成功獲得許多關注,他們並未停止冒險,反倒持續發展出更多的服務。

例如「健康學校食物專案」,便是DC中央廚房與在地農場合作,利用在地食材做成的料理,為經濟弱勢的學生提供健康的午餐;「大學廚房專案」則是與美國3萬名大學生,一同執行的回收剩食再利用的計畫。

2012年起,DC中央廚房陸續獲得Golden Carrot的全國最佳健康學校創新獎、兩次白宮改變獎冠軍,吸引國家地理雜誌和紐約時報等知名媒體的報導。

演講的結尾,Michael感慨地表示,希望往後不要再聽到弱勢家庭的小孩說,「如果我到21歲還活著的話,我想成為總統」,他認為所有社會企業家都要對這個現象說「不」,試著打破貧窮和飢餓的惡性循環,「對我來說這才是社會企業最珍貴的地方。」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2016年度調查:最適合發展社會企業的十個國家
>> 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 「讓每一筆消費發揮社會影響力」:社會採購要風行,政府的態度是關鍵
>> 社會企業立法認證前,我們應該思考的三件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