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用泡泡串聯遠方思念:台灣設計師善用科技,重現闔家歡聚時光

2018.08.0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許竹忻、蔣岑苹

在 2017 年獲得奇想設計大賽銀賞獎的「Bubble.Bubble」遠端親子互動泡泡機,藉由童年戳泡泡、吹泡泡的意象,拉近親子距離。當父母向手機麥克風吹氣時,小孩手邊的「Bubble.Bubble」便會吹出泡泡, 即使分隔兩地,親子互動也不會因距離而消失。設計師陳嘉偉不因此為滿足,認為產品還有改良的空間,尚未計畫量產上市。

「Bubble.Bubble」利用泡泡 縮短親子距離

「Bubble.Bubble」由就讀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的陳嘉偉所設計,同時,也在 2017 年奇想設計大賽中抱得銀賞獎。現代父母常忙於工作,沒辦法花太多時間陪小孩玩耍,所以即使相隔兩地,只要身邊有手機,親子互動也能繼續維持。

「Bubble.Bubble」機身前設置了紅外線感射區,在偵測到小朋友與泡泡作互動後,便會發出音效。而在 APP 設計上,「Bubble.Bubble」透過記錄通話時間跟次數,來判斷親子互動的頻率,同時建立商城提供父母選購泡泡音效,若通話頻率高時,即免費贈送一款泡泡聲音,利用獎勵的方式來延長產品週期。

兒時常見畫面 卻因經濟發展而漸漸消失

陳嘉偉說:「吹泡泡是每個人心中曾經都有過的回憶,後來卻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是這件事情應該被保留下來。」原本是兒時常見的畫面,卻因為經濟發展以及全球化的影響,父母必須到外縣市、國外去工作,造成親子互動的時間縮短。「假性單親」的比例提高,常常只有父母其中一方在家中陪伴小孩,全家外出玩耍的歡樂時光,也逐漸消失。

陳嘉偉表示設計來源來自一次在公園的觀察經驗,那時看到小朋友在玩泡泡,原本這樣的畫面在過去是很平常的,現在卻很少見,而這樣有趣的回憶他認為是應該被保留下來的。

他也提到那次在公園觀察到的另一個特別現象,有一位媽媽帶著兩位小孩到公園玩,但是卻沒有看到爸爸的身影,這樣的畫面好像少一個人,所以他開始思考,是不是因為現在的父母太過忙碌,沒辦法陪伴小孩,讓那些原本應該被保留下來的回憶消失無蹤。

 

遠距父母的狀況,陳嘉偉認為情況在未來只會越來越明顯、普遍。「Bubble.Bubble」的參賽影片拍攝者江亞庭則認為,「從一開始這個現象發生,到出現不同的親子互動設計甚至是現在的泡泡機,雖然科技可以改善問題,但親子間的互動最重要的解決辦法應該就是愛了。」

造型及技術問題 成為設計過程中小障礙

陳嘉偉以在公園看到的畫面以及兒時吹泡泡的回憶進行設計,但光是造型的部分就讓他傷透腦筋,該怎麼去配色、怎麼樣的造型才會吸引到小朋友,前前後後修改了不少次。而且,為了要製作出真正可以使用的模型,在技術方面也請教一些擁有相關經驗的朋友們,過程中讓他了解到,自己一個人是沒辦法完成這個作品的。

江亞庭在陳嘉偉完成設計後,曾與就讀國小一年級的小演員一同使用泡泡機。她表示,小演員除了一開始就對造型很感興趣外,看到泡泡從機器出來也非常開心,所以江亞庭認為在一項設計中,能跟使用者產生互動和回饋是最重要的。

需要考慮的層面太多 暫無量產的想法

對「Bubble.Bubble」的未來想像,陳嘉偉表示若未來「Bubble.Bubble」上市後,可能會增加不同的泡泡形狀;江亞庭也提出建議,希望未來「Bubble.Bubble」可以提供小朋友連機互動的功能。但依目前情況來看,陳嘉偉表示泡泡機的功能能做到目前這個程度已經達到自己可以接受的狀況。至於量產,則有太多需要考慮的因素,雖然還有改良的空間,但不是目前自己可以做到的,要怎麼去評估量產之後的成本效益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跟心力的。

而指導教授鄭金典則表示,現在假性單親的父母為了要彌補親情上的疏離,對於孩童的呵護已大於過去家庭的行為,所以更可能去滿足小孩的需求,也更加重視與孩童的親子距離行為。雖然產品要能與市場接軌,還有一段距離需要去實踐與克服,但若把上述的現象套入在親子議題的產品上,那在未來是有可能成為一個有規模市場。

採訪側記

泡泡機這個產品致力於解決眼前臺灣的問題,覺得很神奇的是童年吹泡泡的回憶也可以扣合到設計,而泡泡也成為增溫家庭感情的媒介,還可以發出聲音,當時我們就覺得非常新奇,非常希望可以看見這些優秀的設計可以繼續發光發熱。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Bubble.Bubble」用泡泡拉近遠距親子關係

延伸閱讀
>> 移工母親的掙扎:照顧別人的孩子,那誰來陪伴我的女兒?
>> 澳洲最佳公共遊戲場:「自然風」的都市遊具,讓孩子玩出韌性、健康及創造力
>> 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課本不只能裝知識!「美感細胞」改良教科書,讓孩子書包裡多了一座座美術館

2018.08.02
合作轉載

你相信自己的影響力嗎?由 3 名不到 30 歲的男孩發起的「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畫」,結合設計師、出版社與國教署各方人力的支持,撼動體制原本對美感教育的狹隘想像,未來教科書乘載的不再只是知識,更在每一個小孩心中,埋下美感的種子。

倡議家/文:游昊耘

108 課綱明年就要上路,拿到新課本時,你會發現有一個「具體有感」的改變:教科書變得不一樣!教科書變美了!

使用了 14 年的教科書的印製規格,終於在今年 5 月有了調整;認為教科書「填滿正確知識就好」的出版社,也正努力希望和不同設計師合作,做出有美感的教科書。

這小小的改變背後,有一段長長的故事,要從 2013 年、3 個不到 30 歲的男孩說起。

陳慕天、張柏韋與林宗諺是3個交通大學學生,讀著和設計、教育摸不著邊的科系,因為一次去歐洲的交換經驗,心中燃起了澆不息的火苗——改變台灣的美學教育,於 2013 年推動「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劃」,希望從改造教科書設計開始,推廣美學教育,今年初更出版《書包裡的美術館》一書。

「課本是最公平的教育素材,也是學生花最多時間的素材。只要花美術館百分之一的經費,就可以創造美術館一百倍、一千倍的瀏覽量。」陳慕天說。起源於簡單的想法,他們計算過,一個學生從國小到高中,至少要花 1 萬 2760 個小時與教科書相處。由於教科書不分城鄉貧富,學生時期人手一本,是最容易播下美感教育的種子的素材,「教科書再造計畫」就此誕生。

探索夠多元,才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美感

對「美感細胞」而言,每本教科書都是一座美術館,每個設計師都是策展人。他們要做得不單純只是把教科書變美,而是將「設計」融入教科書,真正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為了將資訊整理清楚,改造後的教科書皆考量到閱讀動線、行距排版、色彩運用到圖表使用,讓課本變得更有架構,也更易於閱讀。

陳慕天觀察到,台灣目前市面上教科書的問題是選項單一,當缺乏探索與比較,學生無法分辨好壞差異,不只缺乏對美的認知,也侷限了想像空間。「教科書就像紅酒,我們在做的不是定義哪個酒莊的酒是世界第一,而是喝過全世界的酒之後,你能選擇一個你所愛的。」他舉例了幾本「美感細胞」設計的教科書為例:國文課本封面的「國文」2 字的材質觸感較厚重、自然課本封面設計了刮刮樂讓學生探索、社會課本最後的找尋角色遊戲,這些變化都是培養觀察與美感的養分。

陳慕天及其夥伴決定從教科書的美感著手,從新竹大湖國小的五上國文課本開始,4 年後與多位設計師如方序中、王艾莉等合作改造國英數社自 5 大科目,今年甚至與新北市政府一同進行國中小生聯絡簿改造設計。

但是這 5 年的路途並非一路順遂。透過改造教科書,讓具美感的教科書潛移默化的進入教育現場,帶給「每一個」孩子美感教育。這樣的美好理念的實踐之路並不好走,陳慕天發現,「教科書印製規格」的框架,限制了教科書的改造。但是這個困難也成為了轉機,使得「美感細胞」團隊號召了各方領域投入,撼動體制原本對美感教育的狹隘想像。

從前期的資金不足,設計師馮宇與其他 11 位設計師無酬支持才得以產出的第一本課本,到後來第二次群眾募資金額遠遠超過預期 200 多萬,雖然過程中歷經阻撓,但也遇到許多貴人相助。關鍵的轉折是陳慕天 2015 年TEDxTaipei 的演講,不只提升計畫的知名度,也讓更多設計師、媒體業投入支持。「教科書再造計畫」更因為 TEDxTaipei 創辦人許毓仁成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因緣際會之下結識了文化教育委員會的立委吳思瑤、黃國書等人,最終吳思瑤帶著課本走入立法院,並承諾將推動鬆綁教科書審查,一同改變台灣教科書的未來。「美感細胞」的影響力正無聲聲息地擴大著,種種的教科書規範也真正開始鬆動。

體制像大象,動得很慢,但一步就跨很大

2015 年,主管教科書審核的國家教育研究院主動和「美感細胞」交換想法,2016 年因為許毓仁,「美感細胞」第一次真正走入體制內、接觸政治,2017 年國教院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美術編輯教科書會議,緊接著,2018 年 5 月已放寬字體限制,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署長邱乾國更允諾,2019 年 12 年國教的新課綱將放寬教科書封面材質限制,並調整教科書的計價方式。陳慕天難掩喜悅,嘴角帶著笑意地說:「體制就像一頭大象,雖然動得緩慢,但只要跨出一步就是一個很大的躍進。」

不只立法院,教科書出版社也看到他們的努力與理念。眼見 2019 年 12 年國教的新課綱即將上路,已有出版社決定採用他們的建議,邀請「美感細胞」合作過的設計師,攜手做出一本本不僅乘載知識,更富有美感的教科書。

這起溫柔而堅韌地改變就像升起一團篝火,幾年的星火燎原,越來越多人被吸引,圍繞在篝火邊而讓彼此有了連結,也讓烈焰在黑夜中顯得更加熾熱而明亮。無論是出版社協助取得課本內文作家授權、全國教師總會積極推廣美感教科書,抑或是許毓仁的牽線,陳慕天與美感細胞團隊因為鍥而不捨地堅持,讓理念與想解決的問題不只被更多人看見,更多的是有形無形的資源不斷投入,龐雜的教科書問題也有了改變的契機。

我們是倡議團隊,不是設計團隊

「美感細胞是倡議團隊,而非設計團隊。」陳慕天受訪時強調。如同美感細胞的名稱一樣,旨在推廣美感教育,改變體制,讓美成為日常生活的理所當然。「教科書再造計畫」只是開始,台灣作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實驗教育的地方,同時擁有諸多大學培育出的設計新秀與國際知名的設計競爭力,美感細胞接下來希望轉型成這兩個領域的中介者,變為研究教育設計的研究單位。

在設計面,「美感細胞」走入大學,讓設計系學生知道未來工作與教育並非摸不著邊,相反地,「教育設計」更是一處充滿商機的市場;在教育面,「美感細胞」希望建立一套因應不同時期學習狀態的教育設計流程,讓設計不只融入教育,更能實際提升教育成效,成為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從學生時期人手一本的教科書開始,一步步找尋設計師、走訪出版社至步入國教院,原本不被看好的計畫最終成為可能,也讓美感教育的種子在台灣各處遍地開花。「就像現在設計之於荷蘭,以後想到教育設計,希望可以想到台灣。」似乎眼前已經有了通往這未來的康莊大道,陳慕天用他始終堅定而自信的語氣笑著說。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找回台灣人美感 先救救我們的教科書吧,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延伸閱讀
>> 這所大學全世界高中生擠破頭 他卻選擇休學
>> 家庭經濟陷困境 哭著想讀書的他決定下田
>> 只賣「有機」不賣書 這間書店要激活老街
>>「我不是完美學生」 破解實驗教育神話
>> 瓶裝水較乾淨?全球每秒消耗2萬個寶特瓶
>> 用遊戲探索世代 城市浪人挑戰賽啟動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