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若無繁盛的在地經濟,人民沒有權利,土地沒有聲音」Judy Wicks 與地方共榮,打造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

這間有藍白格窗簾的小餐館,給人一種老式好客的感覺,就像家一般。女主人端出的是依據母親食譜所製成的烤牛肉串,上面還串有在地農場栽種的新鮮蔬菜;甜點則是依照兒時記憶,用新鮮的草莓、蘋果或桃子製作水果派,一切視季節而定。

這是費城山森街的「白狗咖啡」,Judy Wicks 打造「一張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的起點。

文:李沂霖

在白狗咖啡的餐桌上,不只有在地農場新鮮直送的蔬果、來自墨西哥恰帕斯州符合公平貿易的咖啡、以永續漁法捕獲的海鮮、人道飼養的肉品,還有一件又一件公共議題,從費城內城公園談論到墨西哥高地爭議,串起餐桌上每一個人與世界溝通及合作的契機。

一間小小的咖啡廳,是如何持續為群眾引領無數公民議題、串連一個又一個網絡,成功打造出兼具關懷與正義的在地經濟?

「早安,美善企業」Judy Wicks 每天早上都不忘對自己說,「一旦我們把創意、關懷與能量灌入我們社區所需要的產品或服務時,企業,能夠變得多麼美麗且良善!」

白狗咖啡成為「美善企業」的契機,正是源自 Judy Wicks 對人的關懷,她深信,企業成功的關鍵並非在於錢,而在於「關係」的建立——「我們跟誰買、賣給誰、與誰共事,以及我們和地球的互動」皆是關鍵。

住在店舖樓上,與在地建立關係

談及關係的建立,便要從 Judy Wicks 與山森街區的在地關係開始說起。時間回到 1972 年,當她第一次踏進山森街區時,便徹底迷上當地綠樹林立的窄道與維多莉亞式紅磚房,她在一間名為「外廊」的餐廳工作,而住所就在一條街之外,自此,Judy Wicks 的生活與事業皆和山森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10 年後,Judy Wicks 結束在外廊的工作,在自家樓下經營一間小小的鬆餅店——也就是後來的白狗咖啡。

「生活和工作位於同一個社區,不僅讓我擁有一種更強的在地感,也發展出一種不尋常的企業展望。」

「在同一個社區居住與工作,我每天都能看到業務決策如何影響人和地方。」因此,當身為「資深居民」的 Judy Wicks 在為白狗咖啡做任何決定時,自然而然地就會以圍繞在她身邊的人事物之最大權益為考量。

「白狗咖啡要成為一家『全方位服務』的餐廳,」Judy Wicks 表示:「要服務我們的顧客、服務員工、服務我們的社區、服務我們的自然界。」

以餐桌上的食物為例,當初 Judy Wicks 選擇向在地農場採購,只是單純地因為新鮮現採的食物製成的餐點嚐起來比較美味,更可輕易地掌握這些食材的生產過程。因此當幾年後蔬果與肉類接連爆發出污染的新聞時,Judy Wicks 依然能毫不猶豫地向她的客人保證:「我們知道店裡的食物從哪裡來,而且它們是以一種安全又永續的方式培育出來的。」

本著「關懷」之心,Judy Wicks 的服務從食材的選擇延伸至各種與人相關的議題:她了解到基本薪資低落讓許多年輕人無以為生,便率先將員工的薪資調升成「生活薪資」,給付實際的生活成本所需;在賓州遭逢嚴重乾旱時,她意識到氣候變遷的嚴重性,於是立即提出使用再生能源的申請;當她看著非裔學生缺乏進修的機會時,她便展開中學生督導計畫,以各種活動如實習、參訪等方式帶領他們學習。

這些大大小小的決策,Judy Wicks 稱之為從「心」到「腦」的實踐,「跟我社區裡的人和土地有著面對面、實際生活的互動,幫助我做出這些行動。」她認為,當「決策制定者」與「實際影響地」兩者間的距離過於遙遠,他們便永遠無法體會到自己的決策對當地及居民的實質影響。

從在地走向國際,建構一張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

當白狗咖啡漸漸在料理界有了名氣,店內的座位持續增加之際,Judy Wicks 對社會的關懷也從在地擴張至世界。

「我夢想著一個每個人在同一張餐桌都有一席之地——經濟層面和政治層面皆然——的世界,而且每個人都吃得飽。」

於是,「國際姐妹餐廳」的計畫開始在 Judy Wicks 腦海中成形,希望串連世界上各個角落的餐廳,喚起白狗咖啡的顧客與其他人民互連的意識。她走訪尼加拉瓜、越南、古巴與立陶宛,找到志同道合的餐廳便與之締結為姐妹餐廳,在當地的所見所聞皆深深撼動著 Judy Wicks,「我的顧客得知道這些!」她著手推動「一張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謝謝」計畫,帶著顧客與員工去到這些不符合美國政府外交政策想像的國家,

「我們戲稱這項專案是『與敵人共餐』,而且從中能深刻體認到,透過對話和了解——而非軍事和經濟支配——達到了世界和平。」

當 Judy Wicks 從尼加拉瓜考察之旅回國後,驚覺美國媒體對尼加拉瓜內戰的報導相當地少,其中更未揭露美國政府供應武器給反抗軍,造成無數損傷之事實。有鑑於此,她便在白狗咖啡舉辦了「桌邊會談」,將每一次的國際姐妹餐廳考察之旅的所見所聞傳遞給大眾。

不僅是分享考察之旅的心得,桌邊會談的議題引領出一個又一個新的議題,每週都有不同的會談主題,餐桌上,討論的項目涵蓋永續未來、毒品終結暨人權侵犯、刑事司法、兒童權益以及高齡化等議題,參與者塞滿了白狗咖啡最大的用餐區。

「做好事與獲取利潤是可以並行的」

以企業角度而言,Judy Wicks 不以「企業利潤」為導向的作法,在許多企業家眼中是過於理想化的,然而事實證明,Judy Wicks 每一個以「全體利益」為出發而做的決定,其實最終也能回饋於企業本身——例如使用再生能源長期而言有助於為白狗咖啡降低成本,不僅如此,身為賓州第一間採購 100% 再生能源的企業,也使白狗咖啡獲得許多報導及獎項,藉此提升了餐廳的知名度;舉辦桌邊會議令越來越多人在此聚集,有效提升白狗咖啡的營業額,這一切在在證明 Judy Wicks 所深信不疑的:做好事與獲取利潤是可以並行的。

「我堅信,把做好事從獲取利潤之中抽離,導致了這個世界衍生出諸多問題。把做好事和獲利兩者結合在一起,或許才是創造出一個讓所有人都獲利的和平健康社會最有效的方式。」

在這樣的信念下,Judy Wicks 後續又組織了「恰帕斯州道德交易與人權企業聯盟」,致力於道德交易、關心環境並提升墨西哥原住民交易夥伴之人權,並成立非營利組織「白狗社區企業」、建立「在地生活經濟聯盟」,為社區打造正義且永續的在地經濟體系。

「當一塊錢從一個人手中傳到下一個人手中時,重要的不是那一塊錢,而是手的溫度。」為了這手中的溫度,Judy Wicks 未曾停下腳步,她深信:「成為一家社會責任企業是一趟永無盡頭的旅程,而非一種臻至完美的狀態。」在這趟永無盡頭的旅程中,Judy Wicks 盼望全球的每一位公民,都能一起加入這張讓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走訪慢食】開店、品酒、揪合購,看慢食大學七十國學生搞什麼社會運動
>> 全球社區貨幣風潮:「自己的貨幣自己印」,擺脫被資本主義蠶食鯨吞的命運
>>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韌性,是建立城市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結,共同成就更美好的明天


《一張六十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作者 Judy Wicks 將於 5/5 來到「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成功建立具備關懷與正義的在地經濟,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人們早已忘記,我們曾擁有超過 7 千種稻米」印尼食農先驅 JAVARA 保存食物多樣性,將在地農產推向國際

2018.03.14

整理/李沂霖

印尼擁有豐富的食物多樣性歷史,其中包括 7 千多種原生水稻品種、香料、草藥、熱帶水果等採用傳統與人工農法生產的農產品。然而,隨著時代變遷,許多原生品種與傳統農法瀕臨滅絕甚至已經滅絕,對於依賴它們維生的農民而言產生了負面的影響。

許多人嘗試改善這個情形,卻僅專注於價值鏈中的單一環節——在生產端協助農民提高產量、提供補貼等形式,但無法保障農民發展的永續性,因此,依然有數百萬名小農戶及食品加工商無法於國內外市場中受益。

10 年前, Helianti Hilman 創立「JAVARA」,一肩扛下保存食物多樣性之重責,並貫串從生產到銷售的完整價值鏈,致力將小農的產品推向更廣闊的市場。

「成立 JAVARA,可以說是一場意外。」Helianti Hilman 的故事,從她與原住民農夫(indigenous farmer)的相遇開始。

「當時,我遇見了以『古傳種子』(heirloom seed)耕種的原住民農夫,他們遊走主流市場的邊緣,難以銷售他們的農產品,我與他們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親身貼近他們的耕種日常,我學到的不只是農耕的過程、更是他們對於自然的尊重與景仰。」

讓 Helianti Hilman 十分難忘的一次經驗,是在西爪哇省的加魯特(Garu),「當我正準備要進入田地時,一名農人帶著我禱告,要求我脫去鞋襪、赤腳感受土地,接著他問我『妳今天的心情如何?』」Helianti Hilman 分享,農民告訴她:

「如果妳心情不好,就不能進入農田,因為這樣也會影響到作物。唯有當妳以愉悅之心對待土地時,大地才會以美味的食材與豐碩的收成回報。」

深受農民的智慧啟發, 2008 年 Helianti Hilman 辭去顧問工作,成立 JAVARA,建立從產地到市場的農業價值鏈,目標不只是協助在地的小農獲利,更要保存那些印尼傳統、原生的農作物,避免被主流市場上的農產品所取代。

「JAVARA 為『冠軍、第一流』的之意,代表我們所提供的,是印尼第一流的農夫所產出的最佳農產品。」

回溯至 1970 年代,發展中國家興起運用改良種子以大幅提高土地生產率的「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其特色為:推廣現代高產品種、大量使用化學物質(化肥和農藥)與灌溉用水。據經典雜誌報導,綠色革命下,印尼原本平均每公頃產量 1.8 噸的稻田,在引進了由菲律賓研發的新品種後,產量就快速提昇到 5 噸以上。

然而,新品種雖能提高產量、帶來收入,許多印尼原住民農夫卻拒絕加入這波農業現代化浪潮,仍堅持使用傳統的方式以及古傳種子耕種。

「1960 年代的印尼,我們擁有超過 7 千種不同的稻米,但如今人們早就忘記了,大多數人早已習慣於紅米、白米或黑米的選擇。」

而在 JAVARA的農夫網絡中,那些古傳種子種出的作物,則能提供廣泛而多元的營養,「當作物擁有更大的多樣性,也就能具備更強的韌性。」Helianti Hilman 以稻米為例:「從森林陰影處、沼澤地、內陸湖泊到鹽鹼海岸,不同的品種可於不同的環境條件中生長。」

「食物多樣性的意義,不僅僅是讓熱愛多元美食的人受益,更與氣候變遷息息相關,很可惜我們卻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失去了。」

如今,JAVARA 與超過 5 萬名農夫以及 3 千名食物匠人(food artisans)合作,販售超過 600 項優質的天然手工食品,包含米飯、麵條、香料、油、鹽、蜂蜜等,成為印尼社會企業的領導品牌。

成立 10 年來,JAVARA 逐步建立起完善的農業供銷鍊。首先在生產端,JAVARA 串連小農形成在地網絡,支持他們實踐具備永續以及經濟效益的農法,例如輪耕(crop rotation)或間作(inter-cropping)。此外,JAVARA 也提供小農各項加值的服務,例如提供設備添購貸款、協助農夫取得有機認證,並幫助他們發展高市場價值的產品等。

接著在製造端,JAVARA 為超過 3 千名手工食品製作者提供基本管理訓練及生產建議,以確保食物的最佳品質與安全。最後是銷售端,JAVARA 收購這些產品,並協助推向國內外市場,目前已與國內、外超過 60 個夥伴合作,包含零售商、高級超市與飯店等,足跡遍佈歐洲、美國與亞洲。

以銷售印尼多樣化食物為定位,JAVARA 如今已打下良好的品牌知名度,更被視為國家品牌大使。2014 年,JAVARA 獲美國商業雜誌《富比士》評選為全球 20 個崛起新星之一,並在 2016 年獲頒 Primaniyarta Award「新市場先驅獎」(Pioneer on the New Market)。

無疑地,Helianti Hilman 的名字已與成功社會企業家劃上等號,並常見於各國知名媒體上。在 2013 年及 2015 年分別獲得 EY Indonesia 與施瓦布基金會的年度社會創業家,也登上 2014 年《富比士》「The Inspiring Women Honor Roll 」名單之中。

然而即便身上被賦予的光環越來越多,Helianti Hilman 最深植人心的形象,仍是那位赤著腳踏入農田、誠心願為印尼食農領域付出心力的先驅者。

在 Helianti Hilman 的眼中,多樣性不僅存在於食物本身,更展現在人們的生活之中,「食物擁有許多面向,從社會文化、生態、政治、經濟到娛樂,食物觸及每個人的生活,並將人與文化聯繫在一起,打破國與國之間的邊界;而正是這些特質,使得食物成為一個如此鮮明、蓬勃並值得投入的產業。」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他從科技新貴變為飲食革命家,Tesla 創辦人弟弟獲選 2017 年度社企家!
>>【走訪慢食】專訪慢食創辦人談「吃」的危機:「消費者就是擊倒巨人的大衛!」
>>「如果我們不保留,苦茶樹也許會在這世代消失」:茶籽堂立志用20年,找回台灣最好的苦茶油!


享譽印尼的食農教育先驅 JAVARA 創辦人暨執行長 Helianti Hilman 將於 5/5 來到「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保存印尼食物多樣性,將在地農產推向國際,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