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聚落轉型均衡發展 把居民、黑熊、橙瓢蟲都考慮進去

2016.06.2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文、圖:梁瓈月

這幾年國家推廣有機農耕,引起許多人返鄉耕種的風潮,從2014開始,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也開始進行玉山腳下第一畝有機田的相關計畫,這是位於南安部落的「玉山國家公園園區周邊南安部落水稻生態有機農業輔導計畫」,玉管處邀請具備豐富扶持聚落轉型有機栽培整合經驗的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共同輔助南安布農族9位農友轉型有機耕種,並且同時進行有機水稻田生態研究調查紀錄,希望可以在聚落轉型有機耕種的過程中同時兼具經濟、生態與文化。

南安部落位於玉山國家公園的東側,是一處綿延30多公頃的稻田,灌溉水源屬於拉庫拉庫溪流域,這個地區擁有豐富的森林及溪流生態,上游部分更是台灣黑熊等大型哺乳動物的重要棲地,有「台灣黑熊故鄉」的稱號。不過由於南安部落長久以來都是採慣行耕作,使用農藥、化肥以追求快速省工以及高產量的產值,久而久之,田裡的蛙鳴鳥叫,魚蝦悠游的場景也逐漸消失。


在部落發展的過程當中常以經濟發展為首要考量,因此在經濟發展起來之後,才驚覺原有的生態環境以及文化受到嚴重摧殘,如何均衡發展成了許多單位頭痛的課題。

本報記者實地探訪玉里南安部落後發現,為了兼顧各項發展,目前南安部落是朝向生態維護、農業經濟以及部落文化均衡發展的目標前進。它在經濟方面採有機經營管理及有機專區、生態方面採友善農業及觀光休憩與生態永續、文化方面則是採部落共識及文化傳承傳遞還有部落文化體驗及夥伴關係整合。

根據國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彭仁君教授所進行的有機田生態調查成果,這個區域的田間已經可以看到逐步形成的完成食物生態網,長腳蛛及橙瓢蟲也在其中,由於有足夠的天敵物種、各式鳥類抑制田間害蟲,這個聚落已逐漸形成具備生態防禦價值的有機農業。

目前南安部落還與民間銀行合作,該區域所產的瓦拉米由該銀行全數採購,讓農民不用煩惱後續銷售通路同時也結合企業社會責任,共同維護生態環境。為了兼顧文化發展,當地農友也會配合稻田耕種收割舉辦布農收穫祭、農耕體驗以及部落文化體驗。

根據玉管處的資料,在進行了三年的輔導之後,目前有9位農友加入列車,雖然產值還很小,但是在生態以及文化維持方面已經可以看到小有進展。聚落轉型有機耕作要面面俱到並不容易,不過隨著逐漸穩定發展的有機農作,台灣要逐步發展農業永續看起來似乎有一絲契機。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聚落轉型也可兼顧經濟生態與文化

延伸閱讀
>> 友善「微粗糧」 演譯好食光
>> 爲何學習一門新語言總是難以開口講話
>> 有機田害蟲多? 研究:南安部落「生態系除蟲」大勝噴農藥
>> 面對全球友善經濟風潮,「計畫生產」是政府培育有機產業的當務之急

Blue Seeds契作小農 致力減少環境荷爾蒙

2016.06.1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李奕蒨、翁子涵(2016年5月29日)

你知道我們所處的生活環境也會產生荷爾蒙嗎?「環境荷爾蒙」,又稱內分泌干擾素,工廠排出含有機氯化物的灰塵以及工業廢水,有機氯化物隨著雨水降落到土地中,土地種植所殘留的農業以及家庭污染物排入河川,各類環境荷爾蒙經食物鏈回到人體內,造成人體生育能力或健康的危害。Blue Seeds芙彤園本著對土地有愛的理念,使用自然農法栽種產品原料,致力於消除環境荷爾蒙,還給大自然最健康的生態循環。

Blue Seeds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
(圖:Blue Seeds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原任職於科技業。圖片來源

從消費者變生產者 追求健康人生

Blue Seeds芙彤園有限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詹茹惠,原本是網通科技公司的總經理,卻因為健康的緣故,毅然決然轉換跑道。詹茹惠的兩個女兒都是早產兒,經歷剖腹生產,不像一般嬰兒健康。而詹茹惠也在八年前,罹患子宮肌瘤,動過數次手術。曾經是田徑隊選手的詹茹惠,始終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直到醫生建議她,可能是因為現代人所使用的生活用品,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接觸化學加工的緣故。

從小就不喜歡吃藥的詹茹惠,一直把芳療當作自己的興趣。在二〇一四年開始有了創辦Blue Seeds的想法,找到志同道合的香草種植高手一起發想。在隔年陸續有土壤、植物方面等專家加入,開始研發、規格化產品,自己則發揮行銷專長,擔任團隊的PM角色。Blue Seeds在二〇一五年開始正式營運。

「現代社會人口逐漸老化,醫療產業更加重要。一般藥品只能夠讓人被動地止痛,芳療卻能夠主動地舒展身心不適。」追求百分之百純植物萃取產品製造,詹茹惠一手包辦上、中、下游的產業鏈,從上游開始教導契作的農民如何使用自然農法,中游的研發、規劃產品,以及下游的行銷、演講。

自然農法
(圖:芙彤園在東部地區與三十位農民契作共四十頃的香草田,以雜作自然農法來栽種香草。圖片來源

友善大地植栽 企業負起教育責任

目前合作的台東泰源農場以及苗栗卓蘭食水坑農場,都是經過Blue Seeds親自參訪、分析檢驗土壤後,不含三百一十一種農藥以及十一種重金屬的土地,若沒有達標準,會先休耕等待土地恢復後才進行耕作。

比起有機可以含百分之三的肥料,Blue Seeds希望做到百分之百天然,因此選擇了自然農法栽種作物。自然農法去除了化學加工類農藥的使用,就能有效減少經由空氣、水、土壤、食物等途徑進入體內的環境荷爾蒙,降低影響人類體內荷爾蒙的生理調節,減少降低造成病變的可能性。

Blue Seeds芙彤園有限公司業務經理蔡兆雯說,自然農法採用雜作,每個植物的生長期都不一樣,不同季節有不同植物熟成,讓植物間能有天然競爭。沒有使用農藥,可以降低土壤酸化,增加土地中的微生物。一公頃可以減少肥料用量約四十萬,這些成本都拿去人工除草使用。雖然成本比起慣行農法高,但是能讓土地有更好的生態循環。

同時,Blue Seeds讓小農到公司設立的「農私塾」上課。農私塾的用意,在於培育對土地一片痴心的務農人,教授他們耕種所需技術,也可以降低年輕人的入門門檻。培養更多自然農法的土地讓它扎根,天生天養、適地適種。Blue Seeds也在台東蓋了一座農創屋當作研發中心,研究當地氣候、土壤,尋找讓作物產「質」最好的方式。

純天然精油與洗劑
(圖:芙彤園使用純天然原料製成精油與洗劑等商品。圖片來源

即知即行 投入社企不猶豫

Blue Seeds生產的產品有精油、沐浴乳、肥皂、洗髮乳等,目前的營運模式為電子商務,沒有實體店面,除了官方網站外,目前在生態綠、踩踏都有上架。詹茹惠說,使用電子商務,就可以把實體通路的空間、人力成本拿去回饋社會,去企業舉辦演講,讓消費者知道如何對待大自然環境,並告訴他們,自己使用的產品雖然合法,但並不等於對身體有益。

同時Blue Seeds每週都會將產品使用說明的短片放上社群網站,教導消費者如何使用產品。目前Blue Seeds的天然洗劑已經被Challenge Taiwan指定為鐵人三項專用洗劑,並且成為社企聚落第二期進駐夥伴。產品使用者林宜臻說,「在購入生活日用品的同時,能夠幫助大自然,我認為是件很好的事。」

「大家都等賺錢了才來做社會企業,什麼時候才算賺錢?」詹茹惠堅持把公司營業額的百分之五投入公益,喚起大家對土地友善的心。詹茹惠說,越來越多小農使用友善大地的種植方式,這不只是蛋塔效應,是期望能夠改善整個產業生態循環,對土地、對人更好。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