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推動社會事業的明日之星!透過合作社經濟解決社會問題

2016.06.0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自1844年羅奇代爾(Rochdale)的公平先鋒社團成立以來,合作社經濟逐漸成為各地推動社會公益的重要推手,也是社會企業常見的營運模式之一。

合作社與一般企業不同,強調過程透明、誠信並兼具社會責任,將社員的需求放在第一位,透過社員參與達到整體需求。以英國著名的通訊業「合作電信」(Phone Co-op)為例,其董事會成員是由約一萬名成員共同選出,並且讓全體會員參與整個事業體之決策。在台灣比較知名的合作社組織是長年在飲食的生產/消費兩端建立互信機制的「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但在國際上,除了食農議題,還有千百種不同類型的合作社組織,在勞動、環境保護、公平貿易、永續發展等面向上,透過合作經濟為自家社區與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

IMG_7753
除了消費合作社,台灣主婦聯盟還會不定期舉辦像是居家安全、健康相關的講座

包羅萬象的互助經濟

在國際上,許多領域都能看見合作社的蹤影,例如英國最大的英國合作社集團(The Co-operative Group),服務領域包山包海,積極強調社會責任,推動責任零售制度與公平貿易已有18年的歷史,其生產鏈下的小農都是以民主形式運作的合作社。Co-op旗下的連鎖超市,消費者只要付一英鎊就可入股,依消費獲得一定紅利,也能將這些回饋投入Co-op改善農民生活、環境保護等各類議題的活動。

Food-store-co-op

fairtrade banana
CO-Op超市內的公平貿易商品(照片來源:The Co-operative Group官方網站)

Cooperativa-de-comercio-justo-y-productos-ecológicos-Monts-de-la-Lune
生產鏈前端會與以民主形式運作的合作社合作

除了消費合作社,各個行業都有合作社,像是因能源議題興起的再生能源合作社(例如:Shefffield的 Renewable co-op)、在經濟市場發揮影響力的實例。

除此之外,也有專門投資社福組織、社會企業的金融合作社,像是日本的「未來銀行」,就是以合作社形式運作的金融組織。未來銀行的創辦人田中優發現,日本人喜歡儲蓄,但很少去理會存銀行的錢都被拿去做什麼事,而大銀行的存款,每年超過1萬億日圓被用於美國軍事企業的融資、核能發電設施等用途。田中想讓大家知道儲蓄的用途,建立一個透明化、專為保護環境/改善社會問題的金融管道。

未來銀行
邁入第12年的未來銀行(圖片來源:未來銀行官方臉書)

田中優
「儲蓄是創造希望,還是毀掉未來?」長年在環境永續議題努力的田中優發現日本銀行融資的項目後,決定從小型融資開始實行社會銀行的理想。

「未來銀行」的融資對象,是全球各地的社福、NPO與社會企業。自設立以來,吸引到不少志同道合的出資者。自1994年成立以來,未來銀行累積497名社員,一共對外融資11億日圓(約台幣3億元), 且保持零呆帳紀錄。雖然和一般商業銀行動輒上百億台幣的融資規模相比,這看似微不足道的放款量,在日本開啟了新的金融組織形式,各地區陸續出現以NPO、合作社形式成立的市民銀行,成為當地居民、新興社會企業/社福團體的資金後援。

11400996_874226692613359_5969985192197129114_n
銀行的社員是來自各行各業的人,用兼職/志工的形式處理銀行的融資/貸款業務(來源:未來銀行官方臉書)

在台灣,合作社經濟還擁有更多可能性

不論是英國的合作社,還是日本的未來銀行,都體現了合作經濟推動社會公益的力道與效果。近年來,土地、農業問題逐漸受到大眾關注,加上食安危機的出現,有許多人投入食農改革的行列裡,想以合作社或是社會企業的商業模式來改善這些問題。但我們可以從國外的合作社經驗,看見合作經濟在各個不同領域與管道所創造的影響力。關於合作社的經濟模式,蘊含著更多改善當前社會問題的潛力與可能,等待我們去開發與創造。

全文轉載自社企聚落

延伸閱讀:
>> 財務人談社會企業:辨認社會真實需要
>> 為社會企業提升能力,怎麼做、做什麼?以星展基金會與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為例
>> 金融業也可以成為「良心產業」:用公益創投達到公益、投資、形象三贏

無農藥殘留就是「有機」?一次搞懂台灣有機農產品規範

2016.06.04
合作轉載

文:里仁

台灣的有機農產品規範為何?農藥殘留檢驗的作用是什麼?每當提及「有機」,坊間流傳似是而非的言論,讓許多消費者懷疑卻步。其實不論你是不是有機蔬果的愛用者,都應該認識有機農業的規範與含義。因為有機農業其實是一群人為了我們腳下這塊土地,不顧溫飽、心甘情願護地護生的一份真心。

在台灣,「有機」是有法律保護的國家標準,其規範嚴謹程度在國際上堪稱數一數二。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表示:

「除了不用農藥、化肥的基本條件外,有機耕作的生產環境如土壤、灌溉用水,皆不得檢出污染。甚至種子種苗都要受檢,生產過程、使用資材與耕作方式也必須完整記錄。」

想加入有機耕作的農友,第一年要提出文件並接受檢查。之後每年都要接受驗證機構進行定期與不定期的抽檢,經過二至三年的轉型期來確認各項條件與耕作方法合格,才能取得有機標章。

友善生態與環境永續 才是有機農業的意義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對有機農業的定義:「有機農業是一種促進及加強農業生態系健康的整體系統管理方法,包括增加生物多樣性、促進生物循環及提升土壤生物活性。」國際食品法典(CODEX Guidelines)第六條「由於普遍性之環境污染,有機農產品無法保證不含有農藥等殘留物質,然而其生產方式應可使其含量減至最低。……有機農業最重要的目標是將土壤、植物、動物和人類共生社群的健康與生產力進行最佳化。」由此可知,有機農業真正關注的是自然資源永續與生態環境平衡,而不僅僅是農作物本身的無毒生產。

農藥殘留檢驗 僅是有機驗證的把關之一

有機驗證機構對農友評鑑的項目超過百項,蘇慕容執行長說:「檢查時除了看現場,很重要的是看農友的種植記錄,由病蟲害防治、施肥、塑膠布等資材的運用,對照作物生長狀況來判斷,最後才是農藥殘留抽驗。」在整個有機農作驗證過程中,農藥殘留檢驗只是把關的一個配套,作用在於瞭解整體合格率所呈現的相對風險,同時也是協助農友改善田間管理的檢查點。

每年政府各單位及驗證機構,都會針對有機農產品在產地及銷售通路進行數千件的抽樣監測。2011~2013年間,光是農糧署平均每年抽驗1,948件,合格率高達99.13%,也就是檢出微量農藥殘留的案例一年不到20件。即便是驗出微量農殘的有機蔬果,其檢出量遠低於國家標準所容許的殘留量,比起一般慣行耕作的蔬果還要令人安心。

台灣法令規定有機農產品不得使用任何化肥、農藥,且農藥殘留抽驗必須是零檢出。一旦驗出農藥殘留,不僅產品得下架,政府可對業者連續處罰新台幣十五萬元以下罰鍰,驗證機構也要負起連帶責任。因此比起容許微量農藥殘留的國外有機產品,台灣的法規相對嚴格。更何況,有機農業的全程把關並不僅止於農藥殘留檢驗一項,而受惠於有機耕作的環境、生態與消費者的健康,才是有機的真價值。

為了零農殘,農友付出的代價超乎想像

台灣農地規模小密集度高,空氣、土壤、水源很難百分之百零污染,確實不利於有機耕作。尤其是鄰田汙染的防範,農友必須付出極大的心力與成本。

有農友為了防範鄰田汙染,自願犧牲產量,加大隔離帶。也有農友主動無償幫鄰田進行人工除草,戰戰兢兢面對可能發生的任何瑕疵。更有農友忍痛看著即將採收的農作物因蟲害而毫無收成,也不願施用任何可能有爭議的資材來防治。

這些來自有機最前線的動人故事,並不是單一事件,而是絕大多數有機農民的真實寫照。他們為了土地的健康、復育田間生態,堅持不施化肥、農藥。寧願忍受不穩定的收入、犧牲自身生計,也一定要維護有機的信譽。

相較於農友的付出與承受的風險,消費者只要花數十元,就可以享有安心的有機蔬果。對於農友栽種與運輸過程,可能因環境影響偶然發生的微量農殘案例,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能否抱持協助與鼓勵的態度,來支持有機產業的改善?畢竟更多農友與廠商投入有機產業,降低台灣整體農藥用量,維護土地的永續,才是你我的最大福氣!

有機農產品各國農藥使用檢出規定

國別 是否使用
化學農藥
化學農藥
環境背景值設定
以MRL-0.1ppm為例
台灣 無(以無檢出為標準) ND(儀器偵測極限值)
美國 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5%為上限 0.1*0.05=0.005ppm
澳洲 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10%為上限 0.1*0.10=0.01ppm
歐盟/日本/加拿大 未特別制定 需符MRL,但不得有機販賣

全文轉載自《里仁為美》季刊第36期p.14-p.15

延伸閱讀
>> 鄭涵睿—「這個社會必須給誠實的人多一點支持」綠藤生機用有機芽菜 讓食物回歸真實
>> 群眾募資助力 農業掀起創新革命
>> 創愛的業/愛樂活 社群行銷力挺小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