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與六輕僅一水之隔的小村落,欲打造全台首座「綠能村」

2017.10.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2017 年 8 月 30 日)

「身為彰化人,卻看到台西村正在往死亡走。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台西村民許震唐轉述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的想法。就從這席話開始,彰化台西村決心走向綠能轉型。

彰化台西,一個位於濁水溪口,鮮少人到過的邊陲小村莊。小村連連上新聞版面,不是因為純樸的田園風光。而是因為與雲林六輕僅一水之隔,每當南風吹起時,六輕的汙染就往台西飄,讓台西成為世人口中的癌症村。

台西村的故事透過村民許震唐、記者鐘聖雄的攝影集《南風》,與一場場在全台展出的攝影展,呈現世人眼前。但現在,台西村要脫離受害者的角色,希望藉由太陽能跟風力發電找回屬於台西的榮輝。

「如果我們可以透過綠能重生,無疑不是對工業污染打一個大巴掌。」

台灣第一個綠能村計畫  期待綠能帶動村莊找回生命力

台西村要做台灣第一個綠能村,這想法要追溯回 2014 年。當時,詹長權在台西與頂庄兩村進行成人世代的社區健康檢查。2015 年,初步結果出爐,380 位居民中,高達 73 位的尿液中有 5 項以上重金屬超標,對居民造成相當的震撼。居民急於對抗污染、改善環境的想法,與詹長權提出的綠能構想很快產生共鳴,促成「台西村綠能社區促進會」的籌備。

「在村莊生產的電力不僅可以自給自足,而且還可以賣電。賣電的收益回饋到村莊,帶動台西新生。」

許震唐的心中的綠電並不是將土地租給綠能廠商,而是讓居民直接參與,經營與回饋都留在地方,讓台西再度活絡。這個想法剛好跟公民電廠的核心精神不謀而合。

公民電廠,就是由公民集資成立小型發電廠。因為資本額有限,投資標的多為太陽光電與風力發電。小如螞蟻般的力量銳不可擋。在國外,公民電廠成為國家推動再生能源的一大助力,在國內卻還有待突破。

企業搶食綠能大餅  公民電場發展刻不容緩

位在彰化濁水溪出海口的台西村不缺好的太陽能、風能條件,卻面臨資金、土地等問題。

要成立公民電廠,首先必須成立組織。「台西村綠能社區促進會」目前正在連署階段,目標是爭取 1/2 以上村民的加入。

其次,場址選定。台西村地處風頭水尾,是彰化沿岸風場最佳的地點之一,堤防外也許多土地。許震唐盤點後,認為地面型太陽能建置最為快速,風力發電也很有潛力。

第三,土地。台西堤防外的土地是國有土地,這計畫沒有政府的支持難以辦到,而目前正是關鍵性時刻。

由於新政府宣示能源轉型,全力推動太陽光電,將太陽光電潛力場址交由廠商開發。一個偏鄉小村莊,連公民電廠都還未成立,如何跟政府要求「請留下一片土地給我們」?

「我們很怕政府把太陽光電發展潛力的土地都畫入不利耕種區,然後全部都交給光電財團大廠開發。這麼做無疑將扼殺社區公民參與的可能。」

「不能這樣做!」許震唐強調,政府必需保留社區參與的權利。將一定土地比例提供公民社區經營綠能,盡一份政府對公民社會的保護責任。

學習德國分散式電網  台西發展本地經驗

2017 年 7 月,許震唐才到德國參訪地方的能源轉型經驗。他看到許多地區性小電力公司與民眾共同加入的公民電場實例。區域所產生的再生能源都優先在區域內使用,不足或過多的才跟電網調度,減少大電網調度的負擔。這一點在 815 全台大停電之後更顯重要。許震唐認為,再生能源發展一定要走向地區自給自足,德國已經有寶貴的經驗,台灣不能再走回大電網的老路子。

現在,許震唐最著急的就是跟時間賽跑。在潛力土地都被財團進駐前,趕緊成立台西公民電廠。這是為台西村,更是為其他有相似困境的偏鄉。

「如果我們能創造一套可行的公民電廠模式,就可以把這套模式複製到其他地方。」

「台西是偏鄉的邊陲,長期飽受工業污染。如果這樣的台西,能從綠能中找到重生的機會。對於環境正義、能源轉型將有極大的價值跟意義。」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在空污裡掙活路 台西村民籌組公民電廠 布局首個「綠能村」

延伸閱讀
>> 日本傳統瓦斯公司成功轉型:不僅提供大樓綠電,還能供應溫室二氧化碳
>>「煤礦挖光,村莊也會消失」德國煤礦村以綠能做抵抗 持續長達 30 年的家鄉保衛戰
>> 台中港將建造東南亞最大離岸風力發電專用碼頭,預計每年可供給超過 10 萬家戶的用電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用「蕉葉湯匙」喝湯、「咖啡餐盤」盛菜,香港學生用循環思維製環保用具

2017.10.26
合作轉載

環保用具正盛行,香港學生運用創意以蕉葉製作出湯匙,另外使用咖啡渣製出紙器皿,使環保餐具與用具更加突破。

文:曹皕晴

從免洗餐具的大量使用到環保餐具的盛行,讓越來越多人開始思考如何減少餐具的消耗與丟棄,而有些看似無用處而被丟掉的食材或材料,在許多發明家的巧手下變成嶄新的餐具與樣貌。過去印度曾研發出可以吃下肚的米湯匙,或德國曾製作出樹葉餐盤等案例,而香港則有學生運用創意以蕉葉製作出湯匙,甚至運用沖泡咖啡後不要的咖啡渣製出托盤器皿,將環保餐具與用具更加突破。

你曾想過蕉葉和咖啡渣可以成為承裝食物的用具嗎?香港 THEi 環境及設計學院設計學系學生以剩餘食材等材料製作出環保概念出發的餐具與器具。蕉葉湯匙顧名思義是運用蕉葉,主要使用新鮮蕉葉並搭配米漿黏貼,除了參考船隻其船身的木板構造外,以蕉葉剪裁成「川」字的形狀後,再折出湯匙形狀。根據《香港大公報》指出,折疊方式會隨著每一支剪裁和貼合的角度而會稍有差異,有些黏合情況可能會影響喝湯時邊角有小水柱滴漏。而著重於環保概念,蕉葉湯匙若使用後丟棄,在 5 至 7 天左右即可自然分解,不會增加環境負擔。

沖煮咖啡後的咖啡渣,除了曬乾後裝入於小袋放置在冰箱、鞋櫃裡可以除臭味外,還可以做什麼?THEi 環境及設計學院四年級學生運用咖啡渣製作出托盤與紙袋環保餐具,其以沖煮咖啡的咖啡渣及濾紙作為發想概念,透過兩者相互混合,再利用傳統手工製紙方式製作為手工紙材,透過折疊等方式製作而成,所製的托盤與紙袋適合承裝麵包等食物,而咖啡渣於紙材中仍具有吸濕和消除臭味的功能。

運用蕉葉和咖啡渣製作成器具,打破一般人對於這兩類材料的既有認知,也由於環保的概念盛行,兩項創意發明已獲得航空業者餐具製作商的關注,未來將有機會大量生產,且在市面上實際看到兩種用具。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廢棄食材大變身!香港學生用咖啡渣製作環保紙袋

延伸閱讀
>> 用廢棄稻殼做的無毒環保筷,實踐稻田裡的循環經濟
>> 印度發明家 用米做出「可以吃的湯匙」,立志取代全國塑膠餐具
>> 重返舊「食」器時代:德國新創研發「樹葉餐盤」,僅需28天就能分解回歸自然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