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街友只能找臨時工?這間「人力銀行」提供就業輔導,助無家者重返職場

2017.03.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王亦信、張展嫣(2017年3月11日)

光鮮亮麗的城市背後住著一群人,他們居無定所,沒有固定職業,被稱為「街友」。

加拿大有一個機構,擺放能遮風擋雨的長椅給街友。在台灣,也有一個社會企業,提供街友友善的工作環境,讓他們不必餐風露宿。漂泊工站將廢棄家具和食用油製作成具有巧思的生活用品和手工皂,再把販賣所得回饋給街友。

適材適所 街友找到存在價值

漂泊工站成立於2015年,由當代漂泊協會組織創辦。當代漂泊協會是一個致力於伸張底層勞動者的人權的組織,主要進行文化行動、政策倡導、街友服務、社會調查4大工作。

漂泊工站提供就業培力服務,嘗試與街友和中高齡失業者,共同打造友善的工作環境。秉持著「適才適所」原則,漂泊工站執行長李宛真認為,每個人都有其生命存在價值,經過雕琢打磨,就會發出亮眼的光。

阿敏,漂泊工站工作者之一,今年68歲。因為不希望讓家人擔心,成為子女負擔,獨自來台北。她跟子女說自己有穩定的工作,實際上已經當了好幾年街友。2年前她來到工站,從零開始學舊物改造。剛開始她一直把「稀累累」(註:身心疲憊的台語)掛在嘴邊,經過一段時間認真仔細的學習,現在她做起手工皂得心應手,還在大稻埕教民眾體驗手作再生皂。

另一位工站夥伴阿國,今年60歲。2008年他加入當代漂泊創辦的遊民攝影家工作坊,成為攝影班的成員,也因此和漂泊工站結下緣分。阿國對木工非常有興趣,做事也很細心,如今他改造的黑板品質非常穩定,他還自己設計研發新產品,例如用木材做成大象形狀的架子,可以放手機和名片。

漂泊工站每年都會幫助4到5位夥伴,他們有的是居無定所者、有的是中高齡失業者。當代漂泊協會執行委員郭盈靖說,漂泊工站像一個「中轉站」,為街友提供就業支持,幫助他們適應上班模式,調整身心狀態,以便再次投入勞動力市場。

秉持環保理念 舊物改造讓棄物重生

走進漂泊工站裡面,你很難找到一件全新的東西。除了辦公室的兩台電腦,這裡幾乎所有物品都是回收的:處理過的窗框木架,架子上的再生皂品,甚至桌子都是工站環保夥伴們回收木材做的。

郭盈靖說,剛開始這些舊物是靠社工朋友收集,常常要搶在清潔工之前。有一次她下班回家,看到路邊有人丟棄許多舊木板,就趕快下車去撿。後來社區的民眾知道了,也會主動提供廢棄家具。漸漸地,工站有了穩定的舊物來源。

漂泊工站目前的產品包含手工皂和生活用品,手工皂是回收食用油製成的,生活用品則是改造廢棄家具,例如舊窗、舊抽屜、畫框,甚至還有木棧板,紅酒箱,經過改造之後可以做成層架、黑板等小物,同時還會加入創意,例如把黑板設計成貓咪、蝴蝶形。

李宛真說,漂泊工站一直以來都在落實環保的理念。別人覺得是垃圾,工站夥伴撿回來,把它變成有用的東西。如今漂泊工站已經做出口碑,去年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舉辦時,還訂製漂泊工站的黑板作為擺攤招牌。

擴大自身影響力 幫助街友重返職場

從事多年街友幫扶工作,郭盈靖發現,街友長期以來都被污名化,導致他們在就業上非常不易,僅能找到又髒又累的工作,例如工地粗工、清潔工。但與此同時,街友的健康問題不容忽視,因為居住環境惡劣、睡眠少飲食差,街友很容易生病,又怕麻煩不去看醫生,都會撐到病情惡化。

「漂泊工站一直在努力,改變社會對街友的看法。」郭盈靖說,目前漂泊工站正在努力擴大影響力。去年,工站舉辦超過20場市集擺攤、DIY體驗,除了推廣手工皂、黑板,也與社會大眾進行交流,把漂泊工站的理念傳達給更多的人。

郭盈靖希望工站未來可以成為一個模式,推廣和複製下去。目前他們正努力提升產品的質量和多元化,希望能夠擴大漂泊工站的規模,協助更多具工作意願的街友重返職場,安居樂業。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舊物革新創商機 街友不再漂泊

延伸閱讀
>>「扭轉貧窮者的命運」:英社企Social Bite欲打造「街友村」,讓街友安居樂業
>>「將沒吃過的飛機餐送給街友」:澳洲慈善團體與機場合作,每日拯救400公斤剩食
>> 垃圾桶裡的營養學:街頭前輩教我們的生存之道

把剩食「賣光」的國民女英雄:5年來與全民合作,成功減少丹麥25%食物浪費

「整個國家的剩食快要被『賣光了』」,這乍聽之下有點不可思議的現象,正在丹麥發生。

整理/黃思敏

丹麥無疑是世界上對抗食物浪費的領頭羊,其擁有全歐洲最多元的剩食民間組織、倡議團體和政府專案。根據丹麥農業與糧食協會(Danish Agriculture and Food Council)的調查,丹麥在過去5年中減少高達25%的食物浪費。

丹麥這股全國上下共同響應的「惜食」風氣,可從一位俄羅斯裔的丹麥女性Selina Juul於2008年創立的粉絲專頁「Stop Spild Af Mad(停止食物浪費)」談起。

從超市到餐廳的小改變,鼓勵消費不浪費的行為

「我來自莫斯科,一個共產主義崩盤、超市食物經常短缺的地方。」根據BBC的報導,Juul於1990年代來到丹麥,於烘焙坊打工時驚訝的發現,麵包僅因為形狀不對就被丟棄。

Juul表示自己是以一個憤怒消費者的姿態開始經營粉絲專頁,分享一些生活小技巧,如:鼓勵人們在採買前列下清單或用手機拍下冰箱狀態。(同場加映:顛覆剩食印象:七年級女孩創「扌合生態廚房」 推出零浪費美味

Juul受邀至Ted演講。

Juul的粉絲專頁一推出即大受歡迎,而她更受邀在國家電視台的節目上探討食物浪費話題。

「丹麥食物浪費最大的來源就是消費者,事實上整個西方社會皆是。」Juul於BBC的訪談時表示。這8年以來,她四處倡議、與政府合作、撰寫食譜、推廣食農教育和遊說餐廳等,號召丹麥大眾集體停止浪費食物的行為。

丹麥最大的零售超市之一「Rema 1000」更主動請Juul為他們規劃、推行減少食物浪費的措施,以改變消費者的購物習慣,例如:

超市不再以大包裝促銷販售,改推單項優惠。Rema 1000的店長Max Skov Hanser在BBC的訪談中表示,以前店裡每天都會丟棄80至100根香蕉,但是當商店開始推出不同的促銷標語,例如「只買1個,帶我走!」,這個作法就降低了90%香蕉的浪費。

「只買1個,帶我走!」的促銷標語。

此外,Rema 1000的市場部經理John Rosenlowe亦指出,丹麥每年約有2萬9千噸麵包和蛋糕被丟棄,原因是供過於求。於是Rema 1000減少了40%至50%自有品牌麵包的大小,同時降低價格,避免商店和家戶因持有過量的食物而丟棄。

隨後更多的公司也響應行動,零售商Lidl取消了大包裝折扣優惠,避免消費者購買超出自己需求的商品數量;此外,聯合利華亦為全丹麥的餐廳免費供應打包袋(Doggie bags),鼓勵食客將剩飯剩菜打包帶走。

Juul更主張以「Goodie Bags(伴手禮)」取代「Doggie bags(給狗狗吃的打包食物)」稱呼打包袋,強調打包並不丟臉,鼓勵大家從餐廳帶走剩食等。(同場加映:別辜負賣不完的美味!丹麥惜食App:以平價販售餐廳剩餘美食

「這樣的做法有助於突破框架,過去人們賦予剩食只能用來餵狗的負面標籤,如今Juul為打包袋正名,打包袋裝著你付錢買來的食物,就像其他商品,有什麼理由不帶回家呢?」丹麥美食部落客Malou Rotvel Pagh於部落格表示。

丹麥零售超市Rema 1000。

冰箱小、愛下廚?丹麥人的惜食日常

然而,為何丹麥如此熱衷於打擊食物浪費呢?《美國荒野(American Wasteland)》一書的作者Jonathan Bloom在造訪丹麥,並進行諸多訪談後撰文分析:

除了Juul這位國民英雄的努力外,促成減廢的關鍵是丹麥人的生活習慣和文化趨勢。在丹麥,環保及可持續性相當受到重視,甚至被視為一種時尚的生活方式,而減少食物浪費正是其中一種。

除此之外,更有其他結構性及文化層面的因素,例如:丹麥食物的價格高昂,相較於美國,丹麥人需花2倍的金錢購買食物。

另外,大部分的丹麥人都具備下廚的能力。「煮飯令人更懂得善用剩食及掌握正確分量,並且用創意料理冰箱內的食物。不像英國和美國,人們的烹煮知識並未在這個世代間流失。」受訪者Dahl表示。

再者,丹麥家戶普遍使用小冰箱,且超市易達性高。於是丹麥人傾向於小量採購當日所需的食物量,而不是一次囤積大量的食材,這使食物浪費較不易發生。

丹麥政府、民間團體及意見領袖等聯手戰勝食物浪費。

根據fast co.exist的報導,Juul形容:「丹麥是個『食物國度(food land)』,也就是說,丹麥人為自己的食物感到驕傲。不浪費食物不只是為了減廢,而是體現對食物、農夫、動物、勞動者和資源的尊重。」

Juul始終相信不同國家都能成功減廢,她也正在籌劃建立全球第一個專門處理食物浪費議題的智囊團(think tank),此舉亦已受到聯合國的注意。「在丹麥能夠做到的事,在全世界也有可能。」Juul說道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用肚皮救地球」:她將賣不完的食材化為創意料理,來客隨喜付費共享剩食
>> 你會大排長龍買過期食品嗎?丹麥「剩食超市」讓顧客省下大筆錢,同時減少食物浪費
>> 別把「過期但還能吃」的食物丟掉!美國議員提案改革食品日期標籤,盼大幅減少食物浪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