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酒矸倘賣無」不再悲情,他用回收廢玻璃做成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外銷全世界

2016.07.19
瀏覽次數:

文:循環台灣基金會

每到夜晚,台北市復興北路某段,總是閃閃發亮,與月亮爭輝。不過這條星光大道底下,埋的其實是一點也不浪漫的碎玻璃,在這裡,廢酒矸找到它的第二生命。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自從成為資源回收歌後,即為老老少少耳熟能詳。此曲原作於1948年,歌詞中有謂:「阮是十三歲囝仔,自小父母就真窮,為著生活不敢懶,每日出去收酒矸。有酒矸,倘賣否?歹銅仔、舊錫、簿仔紙倘賣否?」

因場景淒涼,曾被列禁歌。解嚴後,蘇芮翻唱新版本,成為1983年悲劇電影《搭錯車》主題曲,依舊訴說著底層人的悲苦。

可是時至今日,回收酒矸再也不是貧窮的象徵。「春池玻璃」公司接手全國60%以上的回收廢玻璃,不僅拿來鋪路,還燒熔成高級酒杯、防火建材及琉璃精品,外銷全世界。原本以毛計價的廢玻璃,竟搖身一變為上萬身價。


(春池玻璃將廢玻璃變為琉璃精品。來源:春池玻璃

蒐集廢玻璃 也能成就大事業

春池所在的新竹,因竹東一帶富含矽砂礦,北埔多藏天然氣,日本時代即吸引眾多玻璃商來此生產醫學、工業、生活用品。1953年,新竹玻璃公司設下台灣史上最大工廠,專門製造建材用的平板玻璃及藝品用的噴砂玻璃,進而帶動新竹產業聚落的外銷量,登上世界第一。

吳春池,16歲即進入玻璃工廠當學徒,整天守在攝氏高達1300度的窯爐旁維持生產線運作,除了服役之外,其他時間都在做黑手。不過隨著台灣玻璃外銷不斷,到了1970年代,本地原料供應日漸吃緊,廠商不得不加速尋找出路。

吳春池轉念一想,既然玻璃打碎後不會影響矽砂成分,那何不拿廢玻璃再來製造新玻璃呢?於是他向大廠買下200噸碎玻璃,重新處理過後,再賣給小廠當再生配料。證明模式可行,他繼續到各工廠蒐集裁邊後的剩餘玻璃,並以此成立春池公司,隨之一步步建立全國20幾處據點,並購入近10餘部貨車,有系統的回收各地廢玻璃。

從此,事業機構、清除機構、食品工廠、縣市清潔隊、學校與社區、餐飲公司、拾荒者等,都可交給春池各地的據點,再由貨車統一運往工廠。

台灣一年總共回收約20萬噸玻璃,當中顏色、形狀、材質各異,變化越多,處理成本就越高。

但春池對於比較完整的平板、容器玻璃,以及不規則的螢幕切邊玻璃;常見的棕、綠、藍色,與罕見的黃、紅色等,全都接受,一年就回收10萬噸以上。又因矽砂占玻璃成分的6、7成,等於春池每年為台灣減少開採7萬噸矽礦,也降低硼砂、純鹼材料的進口。

加值升級 為玻璃尋找下一個出路

廢玻璃到廠後,要先進行去除雜質的步驟,去得越乾淨,得到的再生料越純。第一,是分類分色,盡量以其原形再製。第二是人工去除雜質,如塑膠、陶瓷等。第三要先粉碎,再用磁選機去除鐵質。第四,以洗滌筒去除有機物。第五,藉由機器震動方法,細篩出鋁質去除之。第六,製成玻璃碎砂。

接下來,依照碎砂品質決定用途,通常較粗糙的可作為瀝青、輕質骨材、水泥連鎖磚、玻璃紅磚等建材配料。較細緻的,能用作陶瓷釉料,或是直接做成容器、平板玻璃成品。最頂級的,則化為琉璃藝品。

儘管春池以回收玻璃打下一片天,但1990年代後,台灣人力成本逐漸提高,玻璃附加價值卻停滯不前,新竹的玻璃工廠不是外移,就是凋零,春池同樣面臨嚴苛考驗。

留守台灣的吳春池絞盡腦汁思考出路,找來玻璃藝術設計師及老師傅,燒熔出晶瑩剔透的琉璃工藝品,不僅在百貨公司及機場設櫃、與義大利琉璃精品品牌Venini同台參展,其中彩色熱帶魚的樣式更持續外銷歐美。


(春池玻璃請來老師傅,燒熔出晶瑩剔透的琉璃工藝品。來源:春池玻璃

只是,工藝產品的市場畢竟有限,國內產生廢玻璃的量又遠遠超過廠商處理的範圍,於是春池另外想了一個法子,也就是將碎玻璃放入上千度高溫的螺旋窯爐裡飛快轉動,去除鋒利銳角,熔合成圓面粒子,最後幻化出五光十色、粒徑不一的顆粒。

這種新素材被春池稱為「亮彩琉璃」,不僅視覺上璀璨繽紛,材質也比大理石硬、比花崗岩亮、吸水率近乎零,而且當中鍶與鋇元素能阻隔紫外線、膨脹係數低而老化速度慢,非常適合用來拼貼建築牆面、公共藝術、庭園步道、泳池周邊、園藝盆栽等。例如基隆火車站前的魚形地下道即用亮彩琉璃妝點成海底世界,台北市復興北路的浪漫大道亦同。

升級回收還不夠  須重新設計玻璃製品的循環性

春池公司讓廢玻璃一個華麗轉身,重新登上舞台,既延續了玻璃的生命旅程,也打開產業的前景未來。

接下來,春池眼見3C產品大為普及,產生更多液晶螢幕廢棄物,但超薄的玻璃板卻很難再利用,公司苦思良久後,相中裡面氧化鋁具耐高溫特質,於是將廢液晶螢幕玻璃加工成「發泡輕質節能磚」。

它有幾項特性,以1100度高溫對其中一面加熱1小時後,背面僅有85度,因此隔熱、防火效果絕佳。另一方面,它的厚度7.7公分,重量是一般紅磚的五分之一,1平方公尺僅45公斤,施工方便,適合拿來隔間,同時具有隔音、耐震效果。此外,玻璃原料裡添加回收玻璃可降低熔爐攝氏200度,大幅減少玻璃製品的能源消耗。

由此可見,春池開發產品時,也積極思考如何改善製程。2007年,公司將舊式燃燒重油、瓦斯的窯爐,全改用電極方式熔解玻璃原料,更有效率的將溫度拉高至1600度,燒出來的玻璃硬度更高,也更加亮麗清澈。

藉著這個全新技術,春池一步一步擘劃家飾器皿品牌「W Glass」,包含酒瓶、酒杯、茶杯、瓶罐、碗盤等,試圖打造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目前,春池的產品,如亮彩琉璃、工藝琉璃、W Glass、節能磚等,多以外銷為主。


(春池玻璃試圖打造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來源:春池玻璃

從回收玻璃到打造玻璃精品,春池成為世界上少數涵蓋玻璃全生命旅程的公司,而且,是將廢棄物「升級」再製,而非「降級」利用。

最後,讓我們重新看待玻璃產品的一生。當春池扮演著「回收商」的角色,若要讓廢玻璃得到最充分的利用,可以在打碎之前,先確認是否能維持現狀,或是稍加切割、改裝後再次使用。當確定無法直接利用後,接著才送入回收體系。

此時,春池又搖身一變為「生產商」,重新設計及製造回收後的廢玻璃。若欲實踐真正的循環經濟,除了開發廢玻璃的新用途之外,更要在源頭的設計階段,即考量如何讓新產品在每段旅程都能被善加利用,減少被廢棄的可能性,同時須預擬一套「逆物流機制」,幫助廢棄產品順利回到生產線上再被運用,而非任意流落到垃圾場。

以發泡輕質節能磚為例,在設計之初即可預先設想:假設整座牆面要拆除,這些鑲在裡面的節能磚是否能容易拆解?拆解下來後能不能再次使用?如果必然會損壞,那碎料是否能作為下一產品的原料?以及,這些磚塊要怎麼重新回到生產線上?

從1970年至今,春池玻璃隨著時代的演進,已逐步把廢玻璃的價值發揮到極致,未來若能進一步在源頭設計階段,就全盤考量產品的生命旅程及再利用方式,將能更完善地實踐循環經濟,讓今日的產品,變成明日的資源!

核稿編輯:金靖恩(社企流)、循環台灣基金會
策展夥伴:循環台灣基金會

(本文為社企流與循環台灣基金會合作之專題文章,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循環經濟》精華懶人包:手機的獨白
《循環經濟》專題網頁

同場加映:

源頭設計: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追求零廢棄
>> 循環經濟:垃圾Bye Bye!今日的產品都是明日的資源
>> 這支拆裝螢幕只需30秒的手機,有著改變整個產業的大願景—讓你把手機「用好用滿」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 這間「只租不賣」的嬰兒服品牌,讓寶寶有穿不完的可愛衣服、爸媽再也不用煩惱舊衣物
>> 這裡曾是4億頭豬的生命終結站,現在變身魚菜共生、麵包與啤酒飄香的新樂園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末端回收:產品不再壽終正寢,賦予廢棄物新生命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 可以用一輩子的行動電源!紅點設計大獎得主,讓舊手機電池擁有燦爛的第二春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 你以為豬舍都又臭又髒嗎?打造養豬場的循環經濟,豬有尊嚴,連豬糞大家都搶著要


循環經濟 X 社會設計

兩大創新關鍵議題一次滿足:從搖籃到搖籃,如何讓線性進化到循環經濟;從設計到社計,用設計思考解決社會問題。

這個夏天,從7/6到8/17,社企聚落串聯世界設計之都、歐萊德、布花園、佳龍科技、REnatoLab、以立國際服務、SolutionaMakers...各方團隊
用講座、工作坊實作形式,讓你一次掌握兩大創新議題!

報名請點此

你以為豬舍都又臭又髒嗎?打造養豬場的循環經濟,豬有尊嚴,連豬糞大家都搶著要

文:循環台灣基金會

國宴,向來是對外展現國家「食力」的重要舞台,蔡英文就職當晚,就用8道本土菜餚款待外賓。其中第3道「爐烤快樂豬」,來自雲林一家科學化養豬場,裡面每一頭豬都是聽莫札特長大的,而且通通不吃廚餘,全吃優格與飼料,蔡英文選舉前還曾親手餵過這些可愛的小豬。

因而,牠們個個健健康康,完全不靠抗生素維生。不僅如此,豬隻們一輩子只洗過一次澡,唯一的那次,就是屠宰之前。更神奇的是,走過豬舍一輪,身上只有豬味,沒有臭味。分離出來的大小便,則拿去沼氣發電,供給農場自用。

這樣,牧場主人就再也不擔心被環保局開罰了,而且母豬受到溫柔對待後,生產力大增,讓主人笑呵呵,饕客也吃得更安心。


(小英總統親手餵食的雲林快樂豬。來源:蔡英文臉書)

傳統養豬方法  該轉彎了

如果說牠們是「快樂豬」,那其他的豬都是怎麼過活的呢?相信很多人都有經驗,每當行經豬圈時,總要暫停呼吸、加速通過;逃不掉的鄰居,只好天天敲門抗議,或是暗中向環保局檢舉。

豬圈會臭氣沖天,與人類養豬方法大有關係。在那幽閉的空間裡,豬隻們餓了就吃、吃了就撒、撒了就睡,不僅倒在糞堆裡入眠,還會喝到自己的尿。農民只好每天沖沖洗洗,卻仍掩蓋不了臭味。沖掉的屎尿沒處去,只好趁著月黑風高排到河裡,一不小心卻接到環保局罰單。


(傳統養豬方法,豬隻吃喝拉撒睡均在同一處。來源:James Hill (CC BY-NC-ND 2.0))

為了整頓亂象,1993年農委會畜產試驗所開始推廣三段式廢水處理法,並輔導、補助養豬戶設置沼氣發電機。三階段是指,豬糞尿廢水經「固液分離」、「厭氧發酵」、「好氧發酵」三個程序,並且達到法定標準後才能放流。而豬糞尿經微生物發酵分解後,會變成沼氣、沼渣、沼液,亦即氣、固、液體三態。

沼氣中含有甲烷,也就是天然氣,可直接燃燒使用或推動渦輪發電。沼渣、沼液富含有機質,可作為堆肥原料或土壤改良劑。

可是20多年過去了,當初補助的沼氣發電機大多數已經停擺,這是因為沼氣的成分中含有硫化氫,會腐蝕發電機引擎,而早期脫硫技術並不成熟,農民也不具備維修保養的專業,機器壞掉之後,幾乎沒有人願意再花錢維修,甚至造成許多農民對沼氣發電留下壞印象。

另一方面,養豬戶平時抽取免費地下水沖洗環境,大幅稀釋了豬糞尿的有機質,加上若未確實將厭氧發酵容器密閉,使沼氣外洩,不僅白忙一場,還會增加溫室氣體。

混和生質廢棄物  豬糞升級變黃金

其實不說台灣,生質能源大國如德國、瑞典、丹麥也曾面臨禽畜糞尿有機質不足,導致沼氣產生率不佳的問題,但是他們都調和各種生質廢棄物共同消化,增加沼氣產生率,以及提升沼渣、沼液的品質。

如德國約有8成的沼氣工廠設在農場裡面,將禽畜糞與農業廢棄物共消化;瑞典有半數沼氣工廠將生質廢棄物、下水道汙泥當作共同料源;丹麥混和了農業廢棄物、食品廢棄物、生熟廚餘、下水道汙泥等。如今,人口8200萬的德國,有1萬20座沼氣工廠;人口960萬的瑞典,有264座;人口560萬的丹麥,有154座; 而台灣,僅有23座。


(瑞典、丹麥等能源大國,均用生質廢棄物混合禽畜糞以增加沼氣產生率。來源:USDA (CC BY 2.0))

雖然令人喪氣,不過台灣仍然具有潛力。循環台灣基金會統計台灣生質廢棄物,2015年豬、牛、雞的糞尿量約有1543萬公噸、農業廢棄物625萬公噸、經環保單位處理的家戶廚餘192萬公噸,合計約2360萬公噸。若加上未被正式統計的餐飲業廚餘、食品加工廢棄物、人類水肥、下水道污泥等,將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只是,現階段台灣的生質廢棄物大多採「去化」一途,殊為可惜;唯一例外,就是拿來餵豬的廚餘。不過想一想,人們把一整天的廚餘裝著,等到垃圾車來時拿出去倒,接著清潔隊送往轉運站,廠商再載去牧場,若是夏天可得熬過近40度高溫,裡面還可能含有牙籤、塑膠袋、保鮮膜等,免不了摻有豬肉,最後就一股腦被同伴吃下去。

為了杜絕後患,政府便規定廚餘一定要高溫殺菌,又花上億預算添加抗生素及施打口蹄疫苗。相反的,歐美均嚴禁將接觸過肉品的廚餘拿去餵牲畜,台灣10餘年前也曾禁止過,但因豬農抗議成本升高,政策只好回到原點。

循環台灣基金會認為,如果不採取去化處理及將廚餘餵豬,而是將上述禽畜糞尿、農業廢棄物、廚餘等生質廢棄物,僅僅回收5成來厭氧消化,就可供建置160座集中型生質能中心、帶來640億元建廠投資商機、創造5000個在地工作機會,後續還有販售電力及肥料收入。另就環境面而言,可以減少廢水排入河川、避免惡臭產生等。

幾招方法  達成養豬業的循環經濟

值此亟須轉型的時刻,台灣必須重新設計養豬方法,一方面改善豬肉品質、提高豬隻育成率,另一方面也消化掉棘手的廢棄物、增加環境與經濟效益。像快樂豬的主人,有一回到豬比人還多的丹麥取經後,就決定重新整頓一番。

他先改裝成高床式,讓豬在鐵架上活動,糞尿落入地板,平時只要清理下層空間即可,這樣除可減少抽取地下水,也避免了沖淡豬糞尿的有機質。接著,為飲用水裝上吸嘴,當嘴巴接觸到時才會流下來,避免豬隻們玩弄盆子浪費水。如此,一頭豬的每日用水量就從20公升減到6公升。


(採用高床式養豬法讓糞尿落入地板,便不需天天用大量地下水沖洗豬隻。來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清掃後的汙水會順流至囤蓄池,再進行厭氧發酵,上面要套上紅布袋蒐集揮發出的沼氣,接著經由管線送入鍋爐燃燒,用於洗澡水、烘衣,以及為豬舍保暖等。發酵後剩下的沼渣,供給農民做堆肥。這麼一來,由豬糞尿汙水產生的沼氣、沼液、沼渣都得到充分利用,達成循環經濟的目標。

這番改造約花了100萬,但平均1頭母豬1年可生產26頭離乳小豬,相較於全台平均值的11到14隻,多出2倍左右。

接下來,他們又裝了沼氣發電機,估1頭大豬每天可產0.25立方公尺的沼氣,每0.7立方公尺又可轉成1度電;若以1萬5000頭來算,一天就能產出5357度。而目前沼氣躉購電價為每度3.9211元,假設全售給台電,一個月約可賣得48萬元。


(快樂豬牧場的沼氣發電機。來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不過改裝豬舍要花那麼多錢,一般農民負擔得起嗎?別擔心,創新本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

養豬合作社  農村經濟新勢力

台灣養豬業的規模普遍小,畜養1000頭以上的豬舍僅有20%,199頭以下的則占了46%,將近一半,如果每戶都自己架設沼氣發電機的話,成本過高,並不划算。

不過,大家可以共同組織合作社,也就是一起出資,選定農村一處地點建造廠房,統一屠宰、發酵、發電、堆肥、檢驗、運銷等。另外像購買飼料、控管藥物、借貸改裝等,也都可以團進團出。

循環台灣基金會即估算,建置一座1萬頭豬的沼氣發電廠,約需5500萬建廠成本,後續會有售電及肥料收入。此外,若進一步蒐集整個農村裡的生質廢棄物,可先分析不同廢棄物的材料特性,優先萃取、製造出價值較高或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為農村帶來多元收益。依「生物質價值金字塔」(Biomass Value Pyramid)的概念,這些產出成品的價值由高到低排列為:藥物、食品、飼料、肥料、化學品、燃料等。

如上所述,這樣重新設計整條產業鏈之後,不僅改善了養豬環境,還能進一步展現循環經濟的多重效益。例如在環境方面,為了提高豬糞尿有機濃度以進行沼氣發電,就必須減少沖洗豬舍的用水量,因而避免了超抽地下水。又為了提高沼渣、沼液的商業價值,以出售優良的肥料,就不能在飼料裡添加銅、鋅,因而減輕了重金屬汙染。

另外在經濟方面,串聯產業上下游不但更便於把關豬肉品質,利潤也回歸農民,還可以創造多元就業機會。凡此種種,見證了利用養豬場的循環經濟,打造出整條高品質、高競爭力的在地經濟產業。

如今要跨出第一步,初期可由養豬大戶帶頭招募會員,或農村居民聯合起來尋求政府及企業投資。至於政府的角色,除了適當補貼外,還可著力於揭露資訊、研發技術、改良檢驗方法等,打造轉型的支持體系。例如農委會近期便規劃提供低利貸款,幫助養豬戶改善設備與環境,並推動沼氣發電。而當政府有配套措施時,也能進一步吸引上下游企業投入,帶動整體養豬業轉型。

歷史即有借鏡,海盜起家的維京人至今「分享寶藏」的意識不變,150年前丹麥即發展出養豬、農耕、消費、風力發電等合作社,居民早已習慣集體出資、利潤共享的模式。看起來,台灣養豬業的未來,或許就掌握在這些小小的農村裡。

核稿編輯:金靖恩(社企流)、循環台灣基金會
策展夥伴:循環台灣基金會

(本文為社企流與循環台灣基金會合作之專題文章,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循環經濟》精華懶人包:手機的獨白
《循環經濟》專題網頁

同場加映:

源頭設計: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追求零廢棄
>> 循環經濟:垃圾Bye Bye!今日的產品都是明日的資源
>> 這支拆裝螢幕只需30秒的手機,有著改變整個產業的大願景—讓你把手機「用好用滿」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 這間「只租不賣」的嬰兒服品牌,讓寶寶有穿不完的可愛衣服、爸媽再也不用煩惱舊衣物
>> 這裡曾是4億頭豬的生命終結站,現在變身魚菜共生、麵包與啤酒飄香的新樂園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末端回收:產品不再壽終正寢,賦予廢棄物新生命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 可以用一輩子的行動電源!紅點設計大獎得主,讓舊手機電池擁有燦爛的第二春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 當「酒矸倘賣無」不再悲情,他用回收廢玻璃做成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外銷全世界


循環經濟 X 社會設計

兩大創新關鍵議題一次滿足:從搖籃到搖籃,如何讓線性進化到循環經濟;從設計到社計,用設計思考解決社會問題。

這個夏天,從7/6到8/17,社企聚落串聯世界設計之都、歐萊德、布花園、佳龍科技、REnatoLab、以立國際服務、SolutionaMakers...各方團隊
用講座、工作坊實作形式,讓你一次掌握兩大創新議題!

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