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會堆肥不稀奇,不一樣的是科技:元沛農坊用科學研究精神,「算」出不會發臭的堆肥比例

文:林冠吟

社企流在豔陽下走進位於田中央的香園紀念教養院(簡稱:香園),在一個看似什麼都沒有,僅放著數十個箱子的大倉庫中,有一群人正捲起袖子,圍坐在角落挑蚯蚓。他們把買來的蚯蚓進行分類,例如體表有藍色繞射光澤的是非洲夜蚯蚓,而體型偏小的是歐洲紅蚯蚓。在汗如雨下的工作中,他們還得不時翻動一旁的堆肥。

這是「元沛農坊」團隊的例行公事,創辦人許又仁說,他們正在實驗以蚯蚓做堆肥的方法,希望可以運用蟲體去細化農業廢棄物。 

從研究室走到田裡的博士生

談起農業科技便滔滔不絕的許又仁,具有奈米工程與微系統博士的學術背景,不像其他同學大多畢業後就到科技大廠工作,他選擇走進田裡,以農業為主題創業。許又仁認為目前的生物科技發展已經很成熟,「但是這些技術無法落實民間,原因在於『沒有使用者』。」如果要創造使用者,就得有人願意把新技術帶去陪伴需要這些科技的場域。因此他決定把擅長的生物科技帶到農業現場應用。

挑戰傳統堆肥方式,促成田裡的循環經濟

然而田裡的工作這麼多,團隊為什麼要選擇發展廚餘堆肥呢?

根據許又仁的觀察,過往二、三十年的慣行農法,用農藥和化學肥料栽培作物,容易破壞土壤中微生物的多樣性,使得土壤劣質化,農作物便容易生病。他認為解方就是避免過度使用化學肥料,並補充有機肥料搭配當地的土壤,做合理化施肥,以提高土壤所需的微生物多樣性。
 
許又仁進一步說明,台灣大部分的廚餘是進到公有堆肥廠處理,但是團隊觀察到有些堆肥場的營運狀況並不佳,一來是因為缺乏堆肥經驗,二來是有些包商考量到成本而不去翻動堆肥,導致嚴重的厭氧發酵。「那個味道臭起來可以影響到1、2公里內的住戶,導致堆肥廠不受民眾歡迎。」因著注意到廚餘堆肥的發展困境,他與團隊決定利用這個切入點來創業。
 
不同於傳統堆肥,大多是「有什麼廚餘堆什麼」,團隊用科學家的角度做堆肥,研究它的碳氮比,放進去堆肥的廚餘種類皆經過精密的比例計算。許又仁表示,堆肥技術是一門生物降解(註一)的學問。透過微生物的繁衍,將有機廢棄物轉化成堆肥,也培養出土壤所需的微生物,進而幫助農業生產。

因此在堆肥時必須配比適當的營養進去,滋養微生物,而正確的比例和適時的翻動,能有效消除堆肥的異味。許又仁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個過程,

「堆肥好比釀酒跟做味噌,(比例)錯的話就不是你要的東西了。」

現在團隊除了不斷地實驗哪種比例能更有效率地生產出含有豐富微生物的堆肥,更要進一步嘗試培養與投放蚯蚓,協助消化農業廢棄物。

不少媒體把許又仁稱為科技農夫,然而他認為團隊的科技性其實不在於使用高科技產品來製作堆肥,而在於知道如何善用專業知識解決問題。(推薦閱讀:回收再生正夯,廢棄啤酒麥粕變身環保建材

從香園開始,建立零浪費的成功案例

目前元沛農坊為眾多需要做堆肥利用的單位,提供顧問服務。許又仁說,在香園紀念教養院的計畫中,元沛農坊蒐集院生每日產生的廚餘來做堆肥,再讓院生利用堆肥在農場種植蔬果,形成從搖籃到搖籃、資源零浪費的循環。他補充道,藉由這種方式,香園能充分利用廢棄物,並透過販賣蔬果獲得額外收入,降低本身的營運費用,而專心在照顧學員的業務上。
 
團隊目前也與外部的餐廳或商店做不同的嘗試,例如與喫菜吧合作,把香園自栽的青辣椒,加工製成醃漬剝皮辣椒,未來也會和1982 法式冰淇淋合作,用香園的農作物開發新的冰淇淋口味。

然而,他也坦承團隊目前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讓這個模式走出去,大多數的民眾仍無法理解團隊提供的服務內容和價值所在,因此團隊正在累積實際的案例,用成功的模式去說服民眾。(同場加映:科技結合農業:清大無償出資育成,元沛農坊讓教養院變身科技庇護示範農場

在團隊建立更完善商業模式的過程中,他們加入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許又仁表示,對於許多創業家容易忽略的財務建構,社企流都有提供相關的專業課程,而除了與專家和社企前輩交流外,iLab也幫助創業家找到門當戶對的合作夥伴。

下一步:盼進行一場大型的社會試驗

成立近3年,團隊已獲得不少媒體的關注,他們希望藉由每次的曝光,向民眾推廣正確的堆肥知識。雖然目前團隊大多數執行的計畫仍屬小型方案,但許又仁期望在成功的模式累積愈來愈多後,能將之規模化,進行一場大型的社會試驗──以規模化的方式把循環經濟帶入農業,將整個社會帶進循環經濟的結構中。
 
 註一:生物降解是指有機物質通過生物代謝作用而分解的現象。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你想來鄉村看什麼?比起走馬看花式的觀光,鄉村更需要與「在地連結」的創新產業
>>「不讓又髒又臭的廚餘汙染家園」:清大博士生用科技與堆肥打造永續循環的農業
>> 社企流新聞快報─東南亞移工瘋創業,科技堆肥或食物減量,剩食也是一門好生意!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冰島鑽探全球最深的火山孔,潛藏的地熱能源將有望為全英國供電

2017.07.05

編譯:黃思敏

「把冰島的火山地熱能源供應給英國家戶使用」這個能源話題每隔幾年就會浮上檯面被大眾討論,但這個想法是否太天真了呢?

數間來自冰島北部,執行地熱計畫的公司皆認為,這個構想不只可行,更有市場潛力。

「克拉夫拉熔岩試驗臺(Krafla Magma Testbed)」計畫的科學家將於冰島克拉夫拉火山下鑽超過2公里,直達地核溶岩,並宣稱在未來20年內這項計畫能讓英國取得冰島的地熱能源。

克拉夫拉火山。

由於地熱能的發展成本高,因此普及程度仍不及太陽能及風力。目前冰島有25%的電力來自於地熱能,然而根據世界能源理事會(World Energy Council)的數據,地熱能在全球能源佔比中未達1%。

冰島大學的地理學教授Freysteinn Sigmundsson認為,這項位於克拉夫拉火山的計畫將有機會促進地熱能的成長。(同場加映:站在全球暖化最前線:冰島首都目標2040年 成為全球首座「碳中和」城市

英國利物浦大學的火山熔岩研究主席Yan Lavallée指出,地熱是有極大潛力的再生能源,僅僅1立方公里的熔岩就能滿足整個英國所需,而地熱所產生的能源未來也可以儲存於大型電池或既有的礦坑中。

使用乾淨地熱能源的美好願景吸引了許多跨國大企業,其中更包含了石化產業及礦業。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表示曾與克拉夫拉火山計畫團隊洽談,而加拿大的採礦公司「Falco Resources」則贊助了與計畫相關的研究。

計畫的專家學者也與美國核能承包商「聖迪亞國家實驗室(Sandia National Laboratories)」合作,研究如何處理達900度高溫的熔岩。

專家著手進行下鑽計畫。

「透過海底管線1次將2吉瓦(GW,註一)的電力從冰島輸往英國、荷蘭及丹麥,將不再是天真的想法,也許這在20年內就會實現。」英國地質調查局的執行長、同時是克拉夫拉火山計畫一員的John Ludden表示,這項計畫將能為150萬家戶供電。

然而這項計畫也面臨著政治與經濟上的挑戰,以打造海底管線來說,橫跨北大西洋、長約1千公里的管線成本約為35億歐元(約等於台幣1187億元),金額幾乎是全球最大的風力發電廠之一「倫敦陣列」(London Array)的2倍。(同場加映:大風吹,吹什麼?荷蘭將100%採用風力發電,吹出新一代火車綠能科技

另一方面,英國公投脫歐後,也將使計畫的程序複雜化。不過英國及冰島的專案小組已於去年7月達成打造管線的商業共識,歐洲聯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已將這條管線列為「共同利益方案(projects of common interest,註二)」。

專家亦將為住在克拉夫拉火山附近的居民進行風險評估,目前看來,專家並不認為下鑽會導致火山爆發。無論如何,在此計畫正式開始建設前,至少還需要超過5年的評估期做準備,讓正反雙方有機會進行充分討論。

註一:1吉瓦等於10億瓦特,也等於100萬度電。
註二:歐盟委員會共同選定248個共同利益工程,藉此提升既有能源基礎設施,並發展關鍵的新能源傳輸基礎建設。(來源:
經濟部能源局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Could British homes be powered by Icelandic volcano?

延伸閱讀
>> 川普退出巴黎協定,各州長:不意外,反而會加倍努力節能省碳
>> 瑞典節能出新招——只要在家滑手機和上網,就能加熱你的洗澡水!
>> 英科學家研發「鑽石電池」:將萬年核廢料,化為恆久遠的乾淨能源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